春秋故宅 简介

三代人,两座宅,一生情

春秋故宅 最近章节

十七

十七

八一三之后,租界当局就实行了宵禁制度,但是相对宽松,宵禁时间是从零点开始的。日军进驻以来,把宵禁时间提到九点钟,一过九点大街上就没有人了,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不是军警特务就是持有特别通行证的汪伪新贵们,普通百姓哪怕生了急病也不能随便出门,被巡逻队抓住轻则脱层皮,重则被当成重庆特务严办,不把家财勒索干净是不罢休的。

春宝出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他先去了法大马路上的铺面,那里原本是自己花巨资顶下来的算盘店,现在白耀祖鸠占鹊巢,整天和一帮地痞流氓在店里赌钱,吃喝都在附近馆子解决,但是晚上铺子里是不好住人的,须得在宵禁前赶回家或者去赌场妓院之类地方过夜。所以春宝打算趁着天黑在路上给白耀祖一刀送他归西,然后投案自首。

中山装是林延鹤留下的遗物,春宝从未穿过,再带上一顶黑礼帽,就算是熟人对面经过也未必一眼认得出来,他远远地站在黑暗街角,看着自家铺面的门板早就上好了,今天白耀祖提前回去了,看来是他命不该绝,起码不是绝在今晚,正当他打算回家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弄堂里出来,正是白耀祖。

春宝的心开始狂跳,摸了摸怀里的匕首,这把刀是他用来削竹子的工具,锋利无比,只要轻轻一划,白耀祖的咽喉就会像鸡脖子那样割开,神仙都救不了他,兴奋和恐惧交织冲击春宝的心,他能听到自己的牙齿在打颤。白耀祖没看向这边,走了几步,叫了辆黄包车径直向西去了,路灯昏黄,行人匆匆,路口的警察开始上岗,一辆载满宪兵的卡车经过, 车厢里成群的刺刀闪着惨白的光,春宝被仇恨烧灼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白耀祖这种瘪三是不值得自己搭上性命同归于尽的,只要细细筹划,并非没有机会全身而退。

...

春秋故宅 章节目录

加载失败,请重试
章节目录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