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血染的阴丹士林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菜蛋肉的采购很快结束,满载而归,顺利装车。金股长拍拍肚子说:“弟兄们也都该饿了吧,我们先去把姑娘们的胭脂买了,扯了布,然后再吃早餐,顺便给码头上的弟兄们也捎点。”

章铭和赵兴邦都在想吃不吃饭不要紧,阴丹士林一定要买的,忙点头表示同意。

一行人来到对面的“海美人”胭脂店,阵阵香风扑鼻而来,正值清晨,店里也没什么顾客。只有一位穿紫色旗袍,抹着头油,浓妆艳抹的妖艳女子在玻璃柜台对着小镜子梳妆,像是老板娘的样子。

看到戴礼帽、穿风衣的金股长领着几个人进来,忙扭腰摆臀迎上前去。

“哟,老板来了,外面挺凉的,快进来暖和一会,看看您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洋货、国货、老字号样样都有哦。”边说边接过金股长手中的帽子和风衣挂在店内的衣架上。

“我们歌舞团的姑娘都很讲究,六盒孔凤春的珍珠霜,四盒鸭蛋粉,两瓶桂花头油,一定要扬州谢家的哦。”生怕老板娘记不住,金股长一字一句的说。

老板娘听得一愣,迅疾媚笑着说:“老板真是识货的主儿,可惜的是小店桂花味的头油卖完了,您看玫瑰味的行吗?”

“玫瑰味的有点冲,我要两瓶兰花味的吧。”金股长慢条斯理地答道。

“一看就知道爷是雅致的人,喜欢清淡的,我这就给您拿。”老板娘扭着水蛇腰转身踮脚在货架上拿出六盒珍珠霜,四盒鸭蛋粉,两瓶兰花头油。放在柜台上,用一个大纸盒包起,又用红绸带扎起来。

老板娘拿头油的时候,赵兴邦明明看到在绿瓶兰花头油旁边,有几瓶黄瓶上面写着“桂花头油”,这几个简单的字他在岳明伦的教导下还是识得的,心里就想明明有桂花头油这老板娘怎么不卖呢?

“把刚才拿的那些每样一瓶,拿两套,包起来,送给这两个弟兄。”金股长大方地指着一旁站着的章铭和赵兴邦,两人连忙推脱,却盛情难却,只好接受。

“哟,老板真是敞亮人,我这就给您拿。”老板娘又转身拿货,旗袍的开叉处露出浑圆雪白的大腿。

赵兴邦想这金股长真是个大方人,拿回去川妹儿一定喜欢,大不了回去还钱给金股长就是了。

东西打包好,金股长价都没有讲,爽快地付了款,转身拿起衣架上挂着的风衣,对章赵两人说:“走,陪你们旁边布店买阴丹士林去,再晚了弟兄们该饿坏了。”说完走出门去,转身走向隔壁的“衡胜洋布庄”。

章铭急着给老婆买洋布第一个跟了出去,张采购和司机紧接着也出去了,赵兴邦走在最后正要迈出胭脂店门口,看到金股长的黑色礼帽还在衣架上挂着忘记拿,老板娘也快步朝衣架这边走过来,不再扭扭捏捏。

赵兴邦于是抢先一步把礼帽取下,拿在手里准备喊“金股长帽子忘了拿”,却发现帽子内侧有一圈白色的纸粘在上面,老板娘面露惊恐,停住了脚步。

赵兴邦不敢迟疑,撕下白纸,上面正画着进入071的路线图和仓库平面图。

此时老板娘似乎刚反应过来,从旗袍的开叉处摸出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了赵兴邦正准备击发。

说时迟,那时快,赵兴邦一个箭步抢到跟前,左手用力举起老板娘握枪的手,子弹“啪”一声打在了房顶的天花板上,木屑横飞。

他右臂随即一个肘击砸到了老板娘的胸口上,老板娘闷哼一声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

赵兴邦夺过小手枪,捡起手绘地图,揣在怀里,拔出自己腰间的二十响驳壳枪,冲出了店门。

与此同时赵兴邦听到了隔壁“啪!啪!”两声枪响,一个穿着黑风衣的肥大身躯仓惶地越过街道跑向集市方向,手上还握着一把手枪。街上的人群先是一脸惊愕,明白过来是枪声时立即四处逃散。

“啪!啪!”又是两声枪响,远处那个黑色肥胖的身影也应声倒下,在地上爬行。

“排长!”赵兴邦惊呼一声蹿到了布店门口,章铭浑身是血倒在布店门槛上,胸前和腹部各有一处弹孔在往外“汩汩”地淌着殷红的血,张采购和司机站在旁边吓傻了,一动不动。

原来四人刚进布店,章铭发现赵兴邦没有跟来,再看金股长的脸色有些不对,他的手一直插在风衣里。

此时一声枪响传来,章铭正要拔枪冲出去,却被金股长抢先开枪打中胸部和腹部,张采购和司机没有带枪对金股长构不成威胁,所以才逃过一劫。

在倒地的同时章铭已经握枪在手,双手端枪迅速瞄准击发,可手臂无力两枪都打低了,幸运的是有一枪击中了金股长的脚踝。

赵兴邦左手抱起章铭,右手去捂伤口,可捂住胸口,捂不住腹部,捂住腹部,捂不住胸口,急得嚎啕大哭。

此时,章铭已经面色苍白,呼吸急促,他抬起胳膊摊开手掌,手心里一团皱巴巴的法币上沾满了血,有气无力地对赵兴邦说:“别哭了,我怕是不行了,给你嫂子扯块布,也让她有个念想。”

赵兴邦憋了一口气,止住了抽泣,接过钱使劲点了点头。

“另外告诉我爹娘我是在战场上被日本兵打死的,不然太窝囊,太窝囊……”

赵兴邦放下已经咽气的章铭,发疯似地冲向集市。

一个菜摊前,金股长拖着一条伤腿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左手拿枪,右手掏出兜里花花绿绿的钞票,举过头顶,叫喊着:“不要叫警察!谁把我送到康宁街十五号,这些钱就是谁的!”

围观的市民和菜贩都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好。

正在此时,赵兴邦拨开人群,二话不说,对着金股长的头就是“啪!啪!啪!”三枪,金股长猪一样的身躯一头栽在了地面上,手中的钞票散落在血泊里。

赵兴邦从怀里掏出金股长买的本准备送给川妹儿的化妆品砸在他的脸上,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转身就走。

回到洋布店,赵兴邦揪起一个捂着头在地上哆嗦的布店伙计,“哪个是阴丹士林?”伙计指了指中间的那两匹。赵兴邦把章铭带着血的钱拍在桌子上,抄起一匹蓝色的阴丹士林,抖开结结实实缠在自己身上。

接着把金股长的枪递给还在发抖的张采购,自己背上章铭的遗体,让司机去隔壁背上老板娘,一起回到车旁。

围观的市民看着几个手中持枪、满身是血的人,谁都不敢靠前,只是在远处指指点点。“嘟嘟嘟!”警笛声急促地响起,由远及近,人群中出现一阵**,“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此刻的赵兴邦似乎一瞬间长大了许多,抹去泪水,镇定地说:“张采购背老板娘上后车厢,一定要看好她。司机开车,吴淞港六号码头。”说完将章铭的遗体扶进驾驶室,上车坐好,摇开玻璃,掏出驳壳枪上膛,用命令的口吻对司机说:“走!”

采购车猛地喷出一阵青烟,加大油门,嚎叫着冲出市场,全然不顾身后警察的叫喊。

吴淞港六号码头,装卸已进行了大半,警卫连的士兵都背向轮船,持枪肃立。虽然从夜半就路途奔波,此时早已饥肠辘辘,但没有一个人喊饿,也没有一个人回头,警惕的目光始终盯着码头上任何一个可疑的人。

输送连的军工可是不行了,一个个湿透了衣衫,体力透支,肚子饿得咕咕直响,坐下就不想站起来,装卸进度越来越慢。

金铁吾不停地在货场里踱步,偶尔会停下看看腕上的手表,已是九点三十分,怎么还不见采购车回来,章铭和赵兴邦都是第一次出这样的跟车任务,不会出什么事吧?士兵们可还都等着采购车上的早饭呢。去码头上买,都是小摊子,哪里够这百几十号人吃的。

正在金铁吾愁眉不展的时候,轮船上下来十几个抬着大纸箱的水兵,翻译跑过来对他说斯蒂芬船长看到大家都没吃早餐,说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精心培训的“帝国师”饿着肚子,就给大家准备了早餐,可能吃不习惯,但也比饿着强。

看着打开的纸箱里是一个个黑麦面包和盒装黄油、罐装熏鱼,还有一大桶甜汤,这些应该德军水兵的早餐。虽然可能吃不惯,但有这些东西可以裹腹,金铁吾总算心里踏实多了。

输送连的军工们拿起干得掉渣的面包就啃了起来,就着熏鱼,至于小盒的黄油没人知道怎么吃,也没人去动。

吃完饭,金铁吾心中正为三排长章铭和赵兴邦他们而忧心忡忡,德语翻译走过来说托马斯上校请金连长去船上一趟。

金铁吾整理了一下军服,随翻译上船,来到甲板上,一位头发灰白穿灰色德军上校制服的军官,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红酒,脚下放着一个长长的黑色皮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