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万岁侍寝争夺

夜色凉如水,楚络在御房审阅奏折。

昏黄的屋子里面,油灯闪烁,小东子站在旁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瞌睡。

楚络抬起眼,看到小东子的头跟钓鱼似的上下摇摆。

他轻轻的蹙起眉头,深呼吸一口气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小东子猛然睁开眼睛,胡乱的抹擦口水,迷糊的问道:“哪里?去哪里?”

楚络眉头一皱,自己起身看看外面的天,冷冷说:“你继续睡”说着就开门往外走。

“皇上您去哪里?”小东子匆忙将披风取上,急匆匆的跟着楚络。

门一开,楚络正对上云扬的脸,惊吓之余往后退三步。

“你站在这里干嘛?”楚络愣愣的看着他,心想这个侍卫的武功高的通常都是只听得见声音,不见人影的,今天杵在门口是想干什么?

“皇上,天色这么晚了?您到哪里去?”云扬垂着头用深沉的声音问。

“你都说天色这么晚了,朕当然是去睡觉”楚络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云扬不屈不饶的问:“去哪里就寝?”

“朕,这个,这个问题需要向你汇报吗?”楚络一时觉得哭笑不得。

“皇上,你去哪里,臣得跟着,所以你提前通知臣,臣去保护你”云扬依然沉稳的说。

楚络被他的镇定吓到,冷声说“朕去宁宫”

不想话说完,云扬还是站在门口不动,跟一根木头似的,把整个门都挡住,完全没有让路的意思。

“你有事情吗?”楚络有点生气,冷着脸问云扬。

“皇上,您已经好几天都去宁娘娘那里了”云扬说,表情八卦的想让楚络吐血。

“……”楚络一愣,看定他,“云侍卫,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云扬思考片刻,说道:“那个,今天下午有个人来找您”

“谁?”楚络看定他,冷冷的问。

“是一个丫鬟,她说……”云扬沉声道,“她找楚络护卫长”

“……”楚络一愣。

小东子站在后面一听,立马跳出来,“谁?谁敢直呼皇上的名讳?不是对皇上的不敬?”

“你给我滚回去继续睡觉,谁让你跟出来的”楚络瞪一眼小东子,不满的说。

小东子知道自己刚才惹着皇上,恹恹的退下去。

楚络作出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随意的问:“她还说什么了?”

“她说让我转达您,她叫林小墨,看到您一定要告诉您”云扬说。

楚络的脑海里面猛然闪现小墨抬起膝盖就直接磕在他的双腿之间,脸上不禁失笑。

云扬看着楚络表情变化,接着说道:“她其实是来求皇上你帮她一件事情”

“讲”楚络控制自己的表情,轻声问。

“她说,希望您今天晚上可以去皇后那里就寝”云扬说。

楚络脸上的表情一愣,去皇后那里?

云扬抬头看着皇上的表情。

“她没有说其他的?”楚络继续问。

云扬摇头。

小东子不满的再次跳出来:“这个丫鬟是不是管的多了,皇上去哪里是她能控制的事情?她简直是……”

“小东子”楚络挑起眉毛看着他,“朕好像没有问你”

小东子再次垂着头退下。

楚络眉头皱起,沉默许久,抬眼看看天色,皇后的凤寰宫其实就是冷宫,一年来,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对她太过分?单单是因为太后和皇后的恩怨就让这样的女子一年都独守空房。

脑海里面闪现林小墨低沉的声音:那样对一个女人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

楚络轻声叹息,他看着周围没有人,小声说:“去凤……”

“皇上皇上……”左边的回廊跑出来一个小丫鬟,“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红着脸说,“皇上,婉娘娘在高烧,说是要见皇上,娘娘脸色苍白,皇上,您就去看看”

得楚络暗自想,这次可是换了个新鲜的,将自杀给换成烧了……

“前些天自杀的后遗症?”楚络不满的说,“烧,她可真能折腾”

楚络眉头锁起来:“算了,朕去看看……”

话音还没有落,右边的回廊又跑出来个丫鬟:“皇上,那个……许公子说今天等着您过去……”

楚络差点没有吐血:“你说什么?许政?”

“是,许公子说,您已经好些天没有去了”小丫鬟镇定的说。

楚络张着的嘴半天才扳回去,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嘴角有点抽搐,今儿是什么日子?过年?是哪天,三个地方都将朕轰出来的?

“那个,今天……”楚络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宁宫的小丫鬟从正面奔过来,楚络一扬手,将欲言又止的丫鬟打住,“宁娘娘是不是要朕今天晚上过去?”

小丫鬟看到门口围着一片人,有点慌:“是的,皇上,宁娘娘说给您连夜宵都做好了您不去,就凉了”

楚络看着众人,突然觉得哭笑不得,小东子站在后边,不敢吭声,忍着笑意。

“皇上,婉娘娘在等着您……”

“皇上,宁娘娘说您答应她一个月都过去的……”

楚络咬咬牙,看着云扬:“其实朕今天晚上实在是很想去的,但是,朕改变主意了”楚络有点绝望的看着小东子,“你去把被子枕头给朕抱来,朕今天晚上在这里睡……”

“皇上”五个人异口同声。

“小东子,听不懂朕说话?”楚络回头看着小东子。

“是奴才遵旨”小东子从人群中挤出来,边很得意的说,“来来,让让让”

众人散去后,楚络将铺盖往地下一展,就地而睡,谁说朕一个人就不能睡觉了?今天朕就要让众人看看,朕也是会耍性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