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三百二十二章:招兵买马

吴采臻醉意中,那按着的手就用力捏了捏,路一鸣只能是用更大的力气把吴采臻推开。

看到吴采臻双眼醉意,路一鸣只好把她扶着重新坐好。

路一鸣发现这女人今天已经醉了,再喝下去估计真要出问题。考虑到自己送她回去不方便,便让老板的老婆辛苦一趟,送吴厂长回家。

……

……

吴采臻今天起来得很晚,一上午都没有去上班,昨天的酒喝得让她全身发软,上午醒来时就感到全身无力,那老板娘送回了家之后,睡在广木上就没有动静。

昨晚上的事情回忆了起来,吴采臻的脸上就有些发热,自己在路一鸣的面前失态了!

俗话说酒醉心明白,吴采臻比谁都回忆得清楚,昨晚在酒桌上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回味着。

那伸着的手也捏了捏,仿佛现在手中还有着路一鸣的那物。

很强壮!

这是吴采臻的一个想法。

把盖着的被子蹬开,那光洁的身子露在了被子之外,夹着被子,吴采臻仿佛感到自己的全身都有着一种酥麻。

接到了路一鸣打来的通知下午开会的电话时,吴采臻正在自我的一种欲情当中,随着路一鸣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她发现自己竟然出现了一种很长时间没有过的高。

在应答的时候,吴采臻竟然带有了一种撒娇似的回答语气。

现在镇党委成员们都已坐在了那里。

吴采臻虽然全身仍然发软,却也坐得笔直,一袭得体的服装把她衬托得很是严肃,淡妆之下显出了一种艳丽。

吴采臻并不敢去看路一鸣,表现出了一种若无其事勉强镇定下来。

路一鸣是上午从县里赶回来的,接到了县长沈睿召见的通知后,从沈睿那里得到了团市委书记刘震云要来六安镇的通知,立即就赶了回来。

团市委书记要来六安镇,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是全镇的大事。

这次路一鸣做得还是到位,在车上就打了电话给马小虎,讲了团市委书记要来的事情,要求马小虎立即通知班子成员下午开会布置这事。

看到大家都已到会,路一鸣严肃道:“我这次到了县里,沈书记通知了一个事情,团市委的书记要到我们镇,同志们啊,是团市委的书记要来,我们镇能够有市委的领导到来,这是我们镇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连忙就赶了回来,同志们,时间紧,任务重,这次的接待工作虽然有县里负责,但是,我们也要有一个好的风貌才行,现在就布置一下任务。”

镇领导们也没想到团市委的领导会跑到镇级别单位视察,都感到了兴奋和紧张。

张德柱道:“陈镇长,团市委领导到来,主要是什么事情?”

路一鸣道:“听沈县长提前透漏了一点,一方面就是考察城改建设工作,参观指导,重点是镇学校、罐头厂进行一次各方面的调研才是。另外一

方面是上级调派以为镇委书记上任,大概就这两个事,眼下我们的工作已经走入正轨,我们必须做好当前的迎接工作。”

“镇委书记上任?没必要让一个市团委书记跑来吧?”张德柱诧异的问道。他知道镇委书记空缺,一直巴不得路一鸣上位,然后镇长的位置交给他呢!说真的,王耀庆倒下后,他心思就盯着路一鸣了,所以心里有些抵触情绪。

路一鸣是正科级,虽然有资格升任镇委书记,可新书记是副处级,级别还是比正科大。按道理,副处级已经算是副县长的级别了,至于屈尊来六安镇当镇委书记,并不算降级。因为六安镇乃是省委指定的城改镇,若他日城改成功,便是县级规模,干部配备上并没有问题。

再说,很多挂职干部,也有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情况,当然,这是一种对干部的筛选和淬炼,属于体制内的工作性质不同罢了。

看到大家陷入沉思,路一鸣道:“班子建设组织上有组织的考虑,我们不要背后议论。对了,我再强调一次。这次团市委的领导到来,我估计着县里面的领导都会到来,一定要重视这事,把我们六安镇的风貌展示在领导们的面前是一件关系到六安镇下一步发展的大事,同志们啊,切不可轻视!”

大家都听得出来,林民书对于这事是高度重视了。至于那位新的镇委书记,他并不会和下面的人一样表现出不良的情绪来,这显得幼稚和没有修养,其实路一鸣对这个新书记的背景了如指掌,按兵不动罢了。

不要说是路一鸣心里怎么想,镇里的这些干部们同样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各怀心腹事。

吴采臻这时到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不过,她却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因为她在镇镇府工作六年,从王耀庆那个时候开始,对官场就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之前王耀庆的一手遮天,而自从路一鸣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从那个时候她就猜到路一鸣肯定是个有背景的人,而今天又有新的书记上任,似乎背景更深,六安镇这个小庙,来的却都是大和尚。

张德柱看了一眼路一鸣,补充道:“同志们,必须要有所分工才行,每一个人都要负责一个项目,这样才不至于发生混乱,中学是重点,也是领导们要来察看的重点,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盯在中学,吴厂长要把罐头厂的工作做好。九道沟水果产业园由马主任负责,南湾农场由代理镇人大主任的朱雪峰同志监督吧,剩下的几个点就全部交给农业服务中心的蒋一石主任代劳吧。至于接待领导的工作则是我们的陈镇长亲自负责。”

张德柱一番详细到人的安排,众人纷纷点头,没有安排到工作的镇干部则三人一组协助。

微微一笑,路一鸣道:“张副镇长的安排非常好,大家各执其责,别出乱子。我再强调一点,那就是不准搞面子工作,但是,必须还要把六安镇蓬勃发展的气势展现出来,大家都明白了吧?”

“那好,下面就研究一下其它的工作。

”接下来,路一鸣把会议的议题转到了镇日常工作上去。

……

……

车子开始不停的摇晃,道路也越发不好走了。

刘震云心中却在寻思起来,张和平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很有可能提拔起来去任一个市委书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一直跟随着张和平的亲信,自己会不会有一个爬升?

就看这次的情况了,城改成功,这功劳足够让省委乃至于中央重视,胡振已经下手布局了,张和平怎么会袖手旁观呢?搞得好的话,这就是张和平一个实实在在的政绩,对他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别看张和平胡振同为正局级,但是,没有到过地方上发展,就太过于单一,他们的目光肯定会同时盯住现在的机会。

这次布局叶大鹏,张和平的目的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是不是想跟胡振抢这份功劳?或是想先探探路?

再想到随行到来的叶大鹏时,刘震云微微一笑,市长张和平估计还在做着书记的梦的!

这事到是两个棋子之间的抗衡还是这龙景两位风云人物的一次争夺呢!

想到小小的一个六安镇城建试点竟然成了江湖,那个叫路一鸣的小子肯定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否则不会得到胡振的如此重用。随便搞出来的一个棋子如何有可能压倒张和平的颠覆,这都是未知数啊。

“之前听秘书汇报我都没想到这个路一鸣如此能干,上任大半年就把六安镇搞得风生水起,甚是荣光。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是太浮,只有深入到基层,我们才能够了解到下面的真实情况!”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刘震云发出了一种感叹。

坐在车里一个白净青年,年纪在二十八九岁,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刚说了这话,车子就是一个摇晃,几个车里的人都紧紧抓住了能够抓住的地方。

“六安镇到了!”

看着那条由路一鸣安排了挂在路中的长幅标语,驾驶员也松了一口气。

车子一长排停在了路上,六安镇的镇长路一鸣带着一些镇领导早已等在了那里。

车子一停,刘震云就下了车子。

看到跑过来的路一鸣,刘震云道:“你是路一鸣吧?”

“刘书记你好,我是六安镇镇长路一鸣,欢迎领导参观指导。”路一鸣面带笑容主动伸手,和刘震云握手。

这时刘震云的陪同下也走了过来。县委书记马名升,县长徐睿,这二位路一鸣认识,其余人都是县里其他领导,略微熟悉却并未打过交道,路一鸣一一笑着握手,十分亲切。

唯有最后一位白脸青年看着有些脸生,而这时,刘震云主动开口介绍道:“陈镇长啊!这位就是组织下派到你们六安镇负责党委工作的叶大鹏同志!”

路一鸣笑声伸手道:“欢迎叶书记,我叫路一鸣。”

叶大鹏也笑着道:“我才来,以后请你多多关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