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 韩无咎?

“冲呀!杀呀!”

小重阳激动大喊着,胯下的小炭红也是放声嘶鸣:“唏律律~”

下一刻,却是连人带马...外加一条龙,统统都被江晓瞬移了回来!

“诶?”小重阳愣了一下,自己刚刚杀到队伍前面去,怎么眼前一花,又站在众人的身后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鬼打不打墙,不知道,此时此刻,江晓很想打何重阳......

......

小重阳挨训了,江晓给她明确了任务、以及职责过后,尾羽小队再次开拔。

这一次,团队非常有秩序,缓缓的踏上了这座石桥。

前方的四人众都是感知强大的主儿,可谓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江晓也是越走越心惊,虽然这石桥宽敞,桥宽足有十米之多,但是那两侧的不见底的深渊。

下方隐隐传来了厉鬼嘶鸣声,时时刻刻都在挑动着他的神经。

但是这一路,却是有惊无险,小队缓缓走过这长达百米的石桥,却是没有遇到任何危险,遭遇更多的,反而是心里上的挑战。

众人尚未下桥,江晓突然开口道:“停。”

尾羽队立刻停了下来,站在桥头上的第一梯队,似乎也发现了有些不对,纷纷向左侧望去。

而在一片迷雾中,身旁环绕着影鸦的玛尔达,却是身披斗篷,伫立在深渊正上方的空中,傻傻的看着脚下一群鬼卒。

这群高高瘦瘦的身影,大都三米开外,数量足有上百。

随着队伍行进,那瘦高的鬼卒左右摇晃着,诡异异常。

看它们衣着打扮,很像是华夏古代的兵丁服饰,头上戴着锅盖似的“顶戴”,帽檐压得很低。

当然,哪怕是帽檐不压低,它们的脸上也是黑雾缭绕,让人根本看不清它们的脸。

如此规模的团队,行进之间,却是没有半点声音,脚下四溢着淡淡的黑雾,随着它们步步前行,也浸染着周围的环境。

“咕嘟。”顾十安的喉结一阵蠕动。

尾羽队并未下桥,而这群鬼卒,也是从桥前路过,两支团队异常和谐。

一片诡异的沉寂之中,列成两队的鬼卒,足足行进了20秒,都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相安无事。

但就在众人等待阴兵过境之时,后明明的瞳孔微微一缩。

只见那左侧的黑雾之中,缓缓走出来几个鬼卒,它们肩上扛着的,却是一台红色的轿子。

花轿?

不...但凡是个人,看到这样的惊悚、诡异的画面,都不会认为这是花轿。

那鲜红的轿子,一经出现,就仿佛成为了这漆黑世界里唯一的颜色。

二尾微微皱眉,桥上与桥下,是完全两个“世界”,别看此时前方的鬼卒仿佛没见到桥上人,但是,一旦尾羽队下桥,那绝对会是一番恶战。

如果只是鬼卒也就罢了,而随着那大红色的轿子出现,事情就变了性质,里面坐着的,很可能是八方狱鬼之一:血池狱鬼。

没有鬼会要求鬼抬轿,也没有鬼能在这一片黑色的世界里,制作出来一台鲜红鲜红的轿子。

眼前惊悚的一幕,瞬间就变成了“鬼祸害鬼”。

显然,这群例行巡逻的鬼卒被欺骗了,无论它们认为自己抬的是谁,一定不是它们想象中的那只鬼。

八方地狱中的血池狱鬼,和眼前的鬼卒根本就不是一个“单位”的。

既然是八方地狱中的厉鬼之一,那也正是江晓的任务目标,看来,一场大战是在所难免的了。

但问题是...血池狱鬼为什么会出现在桥头?

这不是它生存的地点!它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也就在轿子出现的那一刻,易轻尘开口道:“幻象!小心!血池狱鬼!”

而易轻尘的提醒声音,却是和夏妍的惊呼声重叠在了一起:“呀!”

却是见到夏妍的左侧,在那左边的深渊之中,一只黑雾缭绕的手从桥底探了上来,那黑雾缭绕的个胳膊仿佛能够无限伸长,弯折着一个诡异的弧度,向夏妍抓来!

你们过桥,也就算了。

但是你们站在桥上这么久都不下去,你们是什么意思?

怎么?

看眼前阴兵惊悚,瞧不起我们藏在桥底下的呗?

夏妍猛地一甩手,一只锋利的影刃“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叮!”

“嘶...啊啊啊......”一声惨叫从桥底传来。

由于夏妍的星槽未满,而堕落影刺的星珠中有三种星技,夏妍拥有其中之二:暗影之刃、影刃之怒。所以夏妍这两项星技并未置换高级品质,她害怕吸收到那个没学过的“影刃之护”。

但即便是黄铜品质的暗影之刃,也将那黑色雾手给刺穿了,而且,夏妍似乎非常幸运的触发了灵魂伤害!

那疼痛级别,瞬间从被蚊子叮一口,变成了被匕首刺穿手背。

灵魂层面的进攻类星技,是清理酆都鬼区的最佳星技。

那从桥底探出、抓向夏妍脚踝的鬼手顿时缩了回去。

但是,夏妍的一声轻呼,却是让桥前的鬼卒队伍停了下来!

鬼卒们应该有着和桥下恶鬼一样的心理。

你们站在桥上别动,不越界,这事儿就算了,但是你们大喊大叫是什么意思?

肃静不懂么?

瞧不起我们过境的鬼卒?

“咳。”

正在两军剑拔弩张之时,那鲜红鲜红的轿中,传来了一声女子的轻咳声。

鬼卒团队顿时慌乱了起来,纷纷调转方向,不再看向石桥,再次列队,摇摇晃晃的向前方走去。

众人眼中看到的一切,显然与开启了夜瞳的易轻尘不同。

当那血红色的轿子中,一只纤纤玉手,缓缓的掀开了小窗口的轿帘......

美!

真他吗的美!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想之美”!?

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对“美”的标准也有所不同。

但那大红轿中露出来的半张女子脸蛋,却是符合所有人对美的判断。

什么是“一想之美”?

你闭上眼睛,想象她是什么样,再睁开眼,眼前的人,就和你心中想的一模一样!

她的存在,诠释了每个人对“美”的定义!

江晓不知道别人眼中看到的是什么,反正江晓眼中看到的、那坐在那鲜红轿中那高贵优雅的女子,是韩江雪!

是身穿大红袍的韩!江!雪!

江晓急忙询问道:“它开业火了嘛?”

易轻尘:“没有!它没开业火!”

有了易轻尘的这句话,江晓当机立断:“沉默红轿!六尾重明光!探环境虚实!”

付黑与易轻尘猛地一抬手,顿时将那鲜红轿子笼罩其中。

在那轿窗之中,一只表情阴厉的血脸探了出来,面目扭曲,眼神狰狞的看向了众人,张大了嘴,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它那浑身上下流淌着鲜血,已经浸透了轿帘,向下滴落着点点鲜血。

呯!

随着幻象破碎,众人发现脚下踩着的,竟然是一滩血水,确切的说,是虚幻的鲜血石桥。

这一下,鬼卒也愣住了!

它们猛然惊醒,我们抬的是?什么玩意?

怎么是血池狱鬼?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群铂金段位的鬼卒们,竟然扔下了轿子,竟然掉头就走!

其他鬼卒也是飞速离去,尽管它们知道被欺骗了,但是却并没有报仇,面对血池狱鬼,一众令人感到惊悚的鬼卒,却是怂一批,纷纷逃离......远比众人用星技清场要快!

这一幕,也是江晓没想到的......

顾十安双眸分别变成了双瞳孔,那眼睛仿佛两个探照灯一般,体内的星力急速消耗,向周围看去。

周围再无幻象!

大战起!

江晓怒声喝道:“远程星技全力输出!杀!”

呯!

霎时间,一连串的冰咆哮、火龙卷、星辰落便砸了下来。

大红轿被彻底搅碎,其中的厉鬼也彻底被搅成齑粉,连半点尸体没存留在这世界上。

再强的生物,也扛不住这群龙、马的爆炸输出!

荒地之中,唯有一枚血色的星珠,存留了下来。

前方,二尾的声音传了过来:“八方狱鬼,不该出现在桥头,八种狱鬼,不会离开自己的八方地狱,这酆都鬼城有问题。”

说话间,一枚血色星珠已经扔了过来。

江晓伸手接住,可惜的是,内视星图正处于关闭、调整期间,不过江晓倒是知道这血池狱鬼的星珠信息,毕竟...他好歹也是曾经备战高考的学生。

更何况,此时的江晓,拥有《星武纪》。

虽然书中学过,但却无法让江晓看到《星武纪》上血池狱鬼的信息,但是江晓亲眼见过血池狱鬼,图鉴终于解锁了!

江晓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血池狱鬼的信息。

“血池狱鬼(铂金~钻石)

阴险狡诈,喜食惊惧。

生物特性:化作血水。”

血池狱鬼可以化作血水,流淌过任意地形,可惜的是,这是它的生物特性,而并非是星技。

江晓继续向下看去,也看到了它的三项星技。

“鬼灯(黄金~铂金),召唤一盏血色鬼灯,诡异的灯光,可使被照到的目标镇定、免受幻象干扰。

血池(黄金~铂金),使地面上浮现虚幻的血池,并以自身为中心向四周延展。

在血池范围内,使目标杂念丛生,脑中浮现出各种幻象。

业火(铂金~钻石),召唤业火焚烧自身,持续焚烧生命力,摧残意志与精神。

在此状态之下,任何攻击者,身上都会沾染上业火,一同被焚烧。”

江晓也正是与易轻尘确定了那血池狱鬼并未开启业火星技,而后这才让小队进攻的,才敢让医疗辅助甩出沉默,才敢让顾十安亮起重明光!

而且,先手必须是付黑和易轻尘的沉默。

如果尚未分清虚实,直接让顾十安用重明光破碎幻象的话,容易招致祸患。

这是非常关键的!

业火这种星技,强的可怕!

特别要注意的是,这项星技一旦开启,便是永无止息。

这可是大坑中的大坑!

华夏的教科书中就明确表示过,不建议任何星武者吸收血池狱鬼的星珠。

哪怕是鬼灯星技和血池星技再怎么强,都不允许学生去尝试。

当然,酆都鬼区一直都是国家守着的异次元空间,数量不多,也并不对外开放。

在老年间,曾有士兵献身、研究此项星技,最终结果极惨。

当时,开启了业火的士兵,不仅仅被业火焚烧,持续消耗着生命力,关键是精神上的摧残,最终让士兵面目扭曲,心神崩溃。

这是一种开了就无法关闭的星技!

而真正把士兵的性命救回来的,可不是医疗星技,而是沉默类的控制星技!

万幸的是,甩出沉默的星武者,虽然身上也被沾染上业火,但那熊熊业火却不再是永久的了。

虽然同样水浇不灭、土掩不熄,但几分钟后,“二手业火”便自然熄灭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业火焚烧的整个过程中,医疗系星武者一直都在治愈被沾染业火的同伴。

医疗系星技,并不属于进攻的范畴,也不存在被感染这一说。

而且,受业火“感染”的人,也不存在二次感染,否则的话,一人开业火,怕是能一传十、十传百,最终蔓延整个世界......

这也是江晓禁止影鸦开启域泪的原因。

这也是星临小队要先于华夏大军进入酆都鬼区,清理八方地狱的原因。

这种地方,根本就不是大军应该踏入的地方,由于人数众多,一旦中招,蔓延开来的话,很可能会控制不住。

所以,必须是最精英的小队,先行清理八方地狱,华夏大军随后而来。

同样,这也是当初,江晓为什么喝下了那碗孟婆汤,说出了那句“哪的黄土不埋人”。

在尾羽旅未曾与江晓汇合之前,江晓...真的是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踏入这里的。

八方狱鬼,每一种鬼,无一例外,全都有业火星技!

足以想象这里到底有多么凶险。

江晓面色凝重,缓缓的开口道:“血池狱鬼离开了自己的生存范围,出现在了酆都鬼区的入口处。

这太诡异了,不符合星武世界的规则,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八方狱鬼不会离开生存地点,也就是说......”

二尾面色冰寒,声音嘶哑:“有人在暗中做手脚,驱赶血池狱鬼至此,想让我们沾染上业火。”

江晓轻轻地点了点头......

此行,

有点意思。

...

抱歉来晚了,今天先两更哈,下一个更晚八点。我仔细打磨一下剧情,来点刺激的。

不过放心,两更也是八千字,量大管饱。

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