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 奇怪的能力

江晓和古岛的守护军交代了一番之后,便带着谢小黑返回了石质别墅。

来到别墅门口的第一时间,谢焱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心里只剩下了一句话:这?是个什么玩意?

“别害怕,那是我家邮筒,不是活的。”江晓看着门口立着的巨大晶龙首,笑着回道。

谢焱的面色有些古怪,仔细观察了半晌。

你家邮筒可真大,是邮信的还是邮人的啊......

两人进屋,来到了客厅,刚好看到沙发上那闭目养神的后明明。

豌豆姐姐睁开了双眼,与谢焱灼灼相视,曾经,两人都是站在华夏巅峰的星武学员,都是代表国家出征的国家队员,却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相遇。

江晓的存在,似乎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

本该前往开荒军、碎山军的后明明,被江晓硬生生拐到了守夜军。而一直是守护军的谢焱,却是兜兜转转,最终也来到了守夜军。

后明明看着谢焱,微微扬头,打了个招呼。

而谢焱却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像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对着后明明微微颔首,一句话也没说。

看得江晓这个难受啊......

这也算是他乡遇故知吧?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者风范嘛?

江晓对后明明开口道:“你给小黑介绍一下我们的具体任务,然后带他去休息,养精蓄锐,什么时候出发,等我通知。”

说着,江晓后退一步,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旁走来的韩江雪。

“你怎么还不休息?”江晓急忙询问道。

韩江雪对谢焱打了个招呼,道:“也许我能用焰火傀帮助谢焱打打下手。”

江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从胸前抽出了一本书籍。

韩江雪道:“我已经置换了铂金品质的焰火傀,自爆的伤害很不错。”

江晓一边翻看着《星武纪》,一边眉头紧皱,道:“你确定能切断与召唤兽之间的联系?”

韩江雪想了想,开口道:“业火没有二次感染的特性,最终的反应,也应该是在焰火傀身上?焰火傀毕竟与你的诱饵不同,不是与我感官相通的。”

“嗯......”江晓沉吟半晌,提议道,“也可以让你的焰火傀召唤焰小傀,二手的召唤物,应该不会让业火沾染你的身体。”

韩江雪点了点头,道:“到时候试验一下吧,如果业火只是反应在焰小傀身上,不会干扰作为召唤师的焰火傀,那么就印证了我们的结论,我可以直接召唤焰火傀帮助谢焱。”

江晓和韩江雪有些特殊,都是参加了两次世界杯的学员。

所以,韩江雪与谢焱也是同届的国家队员,只不过一个是团队赛选手,一个是个人赛选手,所以交情不算很深。

“嗯。”江晓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要是贺老在这就好了,他的金钟罩,能让人在一定时间内无敌,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星技伤害。”

说着,江晓也在暗暗可惜,要是自己早点幻化出贺老的星图就好了,现在地光星技被封印了,无法制造星图,江晓只能切换之前已经制作好的星图。

易轻尘的星图倒是也有守护作用,但是与贺老的橘红钟罩完全不同,易轻尘的平安扣,是免疫控制类星技的,对于业火这种进攻型星技,不会有半点免疫效果。

说话间,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后明明讲解任务的谢焱,突然开口,对着门口的姐弟俩说道:“有我。”

江晓转过头,却是看到了谢焱那坚定的眼神,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江晓觉得心里特别有底。

江晓笑了笑,带着韩江雪一个闪烁,进入了花海牧场。

阵阵花香飘过鼻尖,沁人心脾。

韩江雪打量着四周,发现只有那些优哉闲逛、吃花的牛,和那四处乱跑的小烛火。

韩江雪的心也安稳了下来,似乎意识到,自家弟弟突然带自己过来是为了什么。

韩江雪的眼神柔软了下来,难得的独处时间,以及江晓这贴心的举动,让她伸出了手,轻轻挽住了江晓的手臂。

然而小江雪却是想瞎了心了......

因为江晓不仅把她传送过来了,身后还带来了一个江守。

江守站在花丛中,开启了祸影训练空间的大门,脑袋向其中探去,却是看到银维与陈灵涛正打的热火朝天。

“嘘~”江守吹了个口哨,里面激烈的战斗也是微微一停。

“师父!”

“师父......”

江守对着陈灵涛道:“快点星海昂~”

说着,看向了银维:“你出来吧。”

银维面色一喜,黝黑的鬼脸上露出了惊悚的笑容。

它那巨大的身影刚一出来,便兴奋的有些颤抖。

师父,果然还是好师父!

银维看着满地的花朵,顿时扑倒在地,不远处,一群花磐牛如临大敌!

丫怎么又来啦?

蹭吃蹭喝?

连牛你都白嫖,你还是个人?

哦,对,你是鬼......

江守蹲在银维身旁,道:“吃饱了好干活,晚些时候,我们出去执行任务,需要你那钻石品质的圣力之印。”

“唔!唔!”银维一双大手胡乱的往嘴里塞着花,激动的泪流满面......

韩江雪看着趴地上吃花的鬼脸僧侣,一时间,她有点不适应对方这如此巨大的体型。

这得是什么段位的鬼僧?

江晓询问道:“二尾带着犯人去哪里了?”

韩江雪:“湖畔森林里。”

江晓道:“走,去看看......”

两人闪烁来到树笠木桥头,江晓却是愣住了。

守桥婆婆呢?

啥情况?

《星武纪》给的生物特性是假的?她跑了?不守桥了?

远处的深林中,隐隐传来了一声声惨叫,江晓观瞧了一下,带着韩江雪向前走去。

走了不一会儿,江晓却是乐了。

呦呵?

老婆婆在这呢?她鬼鬼祟祟的,在这干什么呢?

只见子婆一手按在树干上,佝偻着身躯,藏在树后,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好奇的向不远处张望着。

越看,子婆的心里就越激动!

老天开眼,那曾经让她胆战心惊的女人,真的是一头恶鬼!

你看...那恶鬼的手段残忍至极,正在折磨着一个生灵。

这?是人干的事?

这女娃娃必然是新晋的恶鬼!而且很有可能是八方狱鬼中的新品种!

八方地狱,有九种恶鬼,这不是常识么?

“诶,你鬼鬼祟祟的干啥呢?”一旁,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子婆那搭在树木上的手掌一哆嗦,显然是被吓了一跳。

她转过头,却是啥都没看到。

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左右的摇晃着。

江晓一边跳着,一边摆手:“我在下边,往下看。”

子婆低下头,这才看到了腿边的两个小家伙......

子婆犹豫了一下,手指竖在嘴边,一副噤声的模样:“嘘......”

江晓:???

子婆藏在树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

江晓也迈步上前,歪头向林中看去,刚好看到大猫在折磨猎物。

后方,韩江雪的面色极为古怪。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藏在巨木后方,体型上当然是很不正常的,但是按照比例来看的话......

这不就是一个正常的老婆婆,带着3、4岁的小孙子的画面么?

韩江雪尚未有幸亲眼见到子婆,这一次,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子婆是酆都鬼区中唯一友好的生灵了。

这也太和谐了吧?

在江晓的视线中,远处的猫在玩人,而后方,还站着付黑保驾护航。

嗯,别误会,不是给二尾保驾护航,付黑的存在,是给囚犯保驾护航,确保囚犯别被打死......

只见付黑双手交叉在胸前,歪着身体,靠着一棵树笠木,嘴里还叼着一根草,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人,都有千面。

江晓意识到,眼前这极其残忍的一幕,对于付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江晓很确定,二尾选择让付黑来保驾护航,而不选择易轻尘,是有其深意的。

二尾一手拎着囚犯的脑袋,膝盖猛提,“咚”的一声闷响,这一次,男子却没有惨叫了,看起来,他似乎是昏了过去。

付黑再次挥手,治愈着男子,而二尾也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树林。

一大一小两张脸,正从树边冒出脑袋,偷偷摸摸的看着这边。

吓~

子婆被那阴厉的眼神吓得一哆嗦,急忙藏在了树后,甚至还好心的伸长手臂,将那不知危险的江晓拽到了树后。

江晓:“......”

江晓一脸懵逼的挠了挠头,道:“给我来碗汤吧,压压惊。”

子婆显然是听不懂,江晓双手虚捧着碗,做出了一副仰头大灌的模样。

子婆这才反应过来,手中制造出了一碗孟婆汤。

“咕嘟,咕嘟......”江晓一口气喝完了汤,抹了抹嘴角的汤汁,抬头看着子婆,道,“老婆婆,别害怕,我这就去战恶鬼!”

说着,江晓迈步走了出去。

子婆眨了眨眼睛,却是看到身后的女孩也要跟上去,子婆急忙拽住了韩江雪,那苍老的手上,再次制造出了一碗汤,向韩江雪的口中灌去。

婆婆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咋说呢,嗯...一路走好!

“来啦,小皮~”付黑嘴里叼着草,笑着对江晓打了个招呼。

看得出来,他的心态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江晓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看清这个男人。

吊儿郎当、嬉皮笑脸,都是外在的表现形式,他的内心怕是要比二尾都狠!

二尾的确是审讯者,但付黑的存在,才让二尾没有任何顾忌。

不断治愈囚犯的付黑,不仅看起来没有半点负罪感,甚至连半点惊慌都没有!这尾羽旅招的都是什么人......

还是小轻尘好,表里如一,温温柔柔的。

二尾拎着被治愈好的囚犯,一手探出,一股股的冰霜风吹当开来,再次将囚犯给吹醒了。

江晓也打量着这个陌生男子,他大概一米八左右的个头,身材消瘦,五官...嗯...端正,之前应该很端正吧?现在都快被打的没人样了。

最关键的是,这是一张东方面孔!

他双手负后,铐着星力手铐,眼神涣散,看着将自己拎起来的人,他似乎并未放弃抵抗......

突然间,男子吐出了一口血沫。

二尾猛地一歪头,躲过了这道暗器。

男子“嘿嘿”一笑,道:“打死我。”

这纯正的中文,听的江晓眉头紧皱,华夏人么?

二尾一膝盖击在男子的小腹上,男子又吐出了一口鲜血,而二尾那漆黑的衣衫,已经被染得一片通红。

她并未急于审讯,而是转头看向江晓,道:“你来干什么。”

江晓道:“看看情况。”

说话间,男子迷迷糊糊的转眼看向了江晓,二尾也意识到了他的动作,拎着他的脑袋,转了半圈,对准了江晓。

男子的眼神微微眯起,也有了少许的神采,那看向江晓的眼神中尽是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江晓百思不得其解,自从上了异球之后,他也没有什么敌人。

他甚至都没时间去“结交”敌人,毕竟他一直都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面对的大都是星兽。

真要说敌人的话,三尾小队那边,江可丽倒是猖狂霸道、飞扬跋扈的很,但是跟华夏这边没啥关系吧?

仙花组织的成员,现在都被江可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给小队卖命,充当专业的敢死队......

难道是樱花军团?不应该啊,就算是要找场子、报复的话,那目标也应该是三尾小队,怎么可能找到酆都鬼区来?

江晓一脸的疑惑,道:“看起来,你对我有很大敌意,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男子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江晓说道:“你被业火摧残了精神,又被拷问了这么久,依旧能保证精神状态,看起来是个狠人。我不认为...我招惹过你这种层次的星武者。”

“呃......”男子一声闷哼,小腹处再次被二尾给了一拳,但却死死的咬着牙,闭口不言。

江晓迈步上前,一手拍了拍二尾的手臂。

二尾手掌一松,向后退去。

江晓也是蹲了下来,道:“我们队伍的身份摆在这里,正在执行的任务,也是在守卫疆土、守护下边的人。

你的中文很纯正,如果你是华夏人的话,那么你来对我们动手,就代表了你并不在乎这个国度...所以,你在为谁卖命?

化星组织?我能想到的敌人,也只剩下化星了。

杀了我,你有什么好处么?”

江晓盘腿坐了下来,疑惑道:“为什么死也不开口呢?

穷凶极恶之辈,理应不在乎很多东西,我无法想象你为什么还坚持......

是因为尊严么?尊严对于你们这类人来说,不值钱吧?

所以,你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

“嘿嘿,你想多了。”男子抬眼看向江晓,身体微微探前,凑到了江晓的耳边。

男子小声道:“我保证,我死了,会有更多的人来找你,到时候,我们地狱见。”

“呵呵。”江晓却是笑了,一手按在男子的脑袋上,硬生生的扭转方向,同样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道,“我也向你保证,来多少人,我就有多少台机甲。”

说着,江晓手一甩,将男子推倒在地。

江晓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看向了二尾,道:“硬茬子,你喜欢的类型。”

二尾看着脚下的囚犯,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呵。”

...

三更继续~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