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乱局开启

“算了,这件事就这样吧!”电话那头的张江和默默的挂断电话,唐城稍稍楞了一下,这才挂好电话。叔啊!你可别埋怨我,我也都是为了你好啊!唐城窝在椅子里默默的发着呆,发现曹春兰是中统特务的时候,唐城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应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情况。当时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立即干掉曹春兰,否则张江和就有暴露身份的可能。

干掉曹春兰,既是为了保护张江和,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亲友不被牵连,直到这个时候,唐城才忽然发现自己连同家人亲友,已经跟张江和纠缠的太深了。一荣俱荣的道理,唐城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从南京开始,唐城就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在帮助张江和往上爬。原本他以为只有张江和能在军统中站稳脚跟,自己和家人才能依附张江和不受人欺负,现在看来,自己当初的那个决定却还是草率了些。

张江和目前已经执掌重庆站,看似位高权重,可他却还有另一个身份,一个现在不能被公布出来的身份。一旦张江和的这个隐藏身份被曝光,不只是张江和会面临极大的危险,就连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思虑很久的唐城长叹一声,事已如此,已经是退无可退的境地,自己能做的只有继续为张江和提供帮助,咬着牙熬过这段时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独自待在办公室里的唐城,默默的一个人待了超过两个小时之后,心情才稍稍好了一些。黑子一回到军营,就主动去了靶场,跟着行动小队训练,走出办公室的唐城,只得独自去了军营后院。快到下班的时间,赵大山急匆匆的从外面返回军营,并且给后院闲坐的唐城带来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队长,千真万确,这是咱们在城里的眼线通报上来的消息。”

满头是汗的赵大山几口就干掉一块西瓜,然后一边擦去嘴角的西瓜汁,一边等待唐城做出决定。唐城此刻一边抽烟,一边暗自思量,赵大山带回的这个消息不好不坏,可如果处理不好,势必会招惹到城中的某些人。“队长,咱们这次要不要还拉上重庆站那边一起?现在可没人敢轻易得罪军统的人!”许是觉着唐城有些难以做出决断,赵大山便马上建言。

唐城闻言甩给赵大山一记白眼,“你是不是傻!咱们先不说你带回来的这个消息是否准确,就说重庆站那边,人家又不是和你一样的傻子,怎么可能次次来给咱们顶雷!就算那消息准确,重庆站那边要占大头怎么办?刚才你也说了现在没有人敢得罪军统 的人!你觉着咱们就能得罪重庆站的人了?”

唐城的话听着有些道理,可那是搜索队跟重庆站没有关系的情况下,不管是搜索队还是重庆站,都知道唐城跟张江和的关系,唐城说搜索队不敢得罪重庆站的人,在赵大山看来,那纯属就是在说笑找借口。“队长,依照你跟张站长的关系,重庆站那边应该不至于吃相难看。何况李家屯着大批的烟土军火,发卖之后,足够咱们两家分润的。”

赵大山的话让唐城稍稍动心,只是他暂时还没有拿定主意,至少在他打电话给张江和之前,赵大山并没有从唐城这里得到准确的回答。“叔,情况就是这样,李向东祖上是江匪,川地闹保路运动的时候,他家趁机上岸洗白了身份。这几年世道乱了,又听说他家暗中跟山匪勾结的传闻,只是没有实据能够证实传言。这一次我得到的消息,倒是足够证明李家通匪,不过我担心李家背后有人撑腰。”

唐城对于李家的担心,电话那头的张江和并不很在意,小酒馆的事情,已经令张江和心中恼火,此刻唐城的担心,在张江和看来跟没有必要。“李家背后是不是有人撑腰,这事你不用操心,只要你能确认离家囤积烟土和军火的事情是真的,那就去做,其他的事情,我这边给你顶着。”张江和的态度很是坚决,也根本不给唐城过多的解释,便先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听筒中传来的忙音,知道张江和已经挂断电话的唐城很是无奈,只好把气都撒在了赵大山的身上。“这下你满意了?那边说了,只要能确认消息准确,就随时可以动手抓人。”一直等在唐城办公室里的赵大山,闻言大喜,别说李家本就家底丰厚,就单说李家暗中囤积的那些烟土和军火,就值不少钱。

赵大山的速度不慢,当天晚上,便带着人去了李家,唐城临睡的时候,赵大山他们已经押着李家的人,去郊外的山洞里找到了李家暗中囤积的大批烟土和军火。唐城先前还担心李家背后的人会冒头出来,眼下不但有了这批烟土和军火作为证据,赵大山他们还从李家的密室里,找到了李家通匪的往来书信和账册,唐城就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担心。

烟土和军火,唐城并没有运进城里,而是直接运去了城外的劳改农场,至于赵大山他们找到的那些书信和账册,则被唐城亲自送到了张江和的手里。“叔,咱们手里有了这些书信和账册,就算上面来人查办这个案子,咱们也能说得过去了。”赵大山他们找到的书信很乱,而且时间跨度也很长,但还是被重庆站的人从中找到两份背面有秘写痕迹的书信。

如果李家只是一个暗中跟山匪勾结,暗中倒腾烟土和军火的土豪劣绅,家里又怎么可能藏着有秘写痕迹的书信?唐城原本只是想要借着李家暗中通匪的罪名,拿下李家囤积的那些烟土和军火,没成想他却歪打正着,居然从李家的来往书信中,找到了带着秘写痕迹的书信,这件原本看着很小的事情居然被闹大了。

“行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你能参合的了!”发现秘写痕迹书信的第一时间,原本想要赖在张江和这里的唐城,就被张江和给直接轰了出去。“你这次也算是歪打正着,那我就做个主,李家的那些烟土和军火全都给你,算是这个案子的奖励。如果李家过不了这个坎,到时候他家的财物,你们搜索队可以优先挑选城里的店铺和房子,用做搜集传递情报之用。”

张江和做主将李家囤积的烟土和军火给了唐城,但话中的意思,却是在提醒唐城,李家其他的财物,唐城就不要再乱伸手了。唐城闻言急忙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张江和话中的意思,实际就算张江和不故意提醒,唐城也不会去打李家家财的主意。光是李家囤积的那些烟土和军火,如果顺利在黑市脱手,就足够唐城养活搜索队好几年的。

唐城是张江和冷着脸从重庆站撵出来的,可是等他回到军营的时候,心情却极度的舒畅。“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那些烟土和军火暂时还能动,李家的事情出现了反复,很可能会牵扯出更多的人和事情。”回到军营,还没等唐城把气喘匀实了,等急眼的赵大山他们,就齐刷刷的跑来唐城的办公室打探消息。唐城不能说出实情,就只好叮嘱赵大山几人,千万不能对外透露这个案子相关的事情。

唐城看似为人随和,但赵大山他们却都知道,在说正经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要跟唐城开玩笑,更加不要把唐城的叮嘱不当回事。两天之后,军统总部突然派了人来重庆,等唐城得到消息的时候,一直被处于严密监视并不被允许出门的李家已经封门。“队长,李家这次是真的完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李家已经被封门,家里所有人都被关进了大牢。”

赶去李家看热闹的是老福,不出意外,他在现场看到了大批重庆站的人手,从他们的口中,老福打听到了一些所谓的内幕消息。“重庆站的人说,李家的事情已经交给了军统总部,现在就连他们都没办法插手。听说还有人帮着李家说话,也被连带着整治了一番,重庆站的小库房里,这两天都已经快被堆满了。”说到重庆站的小库房时,老福几人的眼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羡慕。

“我说你们几个行了啊!我好歹也从来没有扣过你们的好处吧?看看你们现在这幅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一直克扣你们了呢!”老福几人的反应,令唐城深深的鄙视几人,但同时,唐城也在心中暗自琢磨,李家的事情究竟都牵扯到了那些人。唐城心中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张江和给他打来电话,招呼唐城去重庆站商量事情。

“李家的事情,你就别多问了,总之李家这次是彻底完蛋了!”张江和一脸的疲倦,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随手扔给唐城一摞单子,张江和冲唐城言道,“这是李家在城里的一些生意,按照咱们说好的,你先挑,不过只限于店铺和房子,而且还得要是位置利于情报搜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