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2章 黑暗判官

...

“莫凡,让那些星虫进入到你的灵魂里!!”穆白急切的大喊道,他打着黑色的羽翼,身体在半空中都保持不了一个很好的平衡。

“我已经看到地狱了……”莫凡另一只眼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光辉。

他的身体莫名的潮湿起来,就像侧躺在一个冰冷的浅水湖中,那一侧还在随着柔软的泥慢慢的下沉。

这一次进入的不再是黑暗位面的游廊,更不是某位黑暗王的游戏棋格,是真正的黑暗底部,被拽入到那里的人,无论强大到了什么境界,无论超越了多少神明,都绝不可能再回到这个世界。

灵魂不灭,却远比灰飞烟灭更绝望痛苦,这就是米迦勒对待不遵守他规则的人极致的惩罚!!

...

似一个黑色巨大的瀑布,本可以沉沦数以万计的生灵,但那一只只饥饿的魔爪,却统统拽住了莫凡的魂魄,正兴奋癫狂,正迫不及待的要让他成为这痛苦锅炉中的一员!!

往下望一眼,已经令人感觉魂飞魄散。莫凡第一次没有了直视的勇气,那还有一点点人间视线的眼睛,忍不住想要再多看几眼,多看几眼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多看几眼这些令自己恋恋不舍的人……

总是把可以为之献出生命埋在心里,做好那个万全的心理准备,可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竟然这样难以割舍。

终于,最后有色彩的视线消失了……

连另一只眼也看不见了。

自己不再拥有那具备生命活力的身躯,也将不再拥有纯净的灵魂,即将面对的是一个麻木恶臭的位面,永远没有安宁的日子!

下沉。

继续下沉。

似一个冰冷发臭的湖,在关闭自己的气门,在冻住自己的心脏,在堵塞自己的血管,这大概就是只剩下一个灵魂的感觉,死亡却还存在着。

在黑暗游廊的时候,莫凡有听一些人说过,第一次进入炼狱里,人会一直往下沉,经历好很多个不同状况的炼之层,虽然每一个炼狱之层都有不一样的“风景”,但那份折磨与崩溃都是一致的,每当你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的时候,每当你觉得应该结束的时候,下面还有……

莫凡闭上了眼睛。

他想要给自己一些心理暗示,好让自己有勇气去面对接下去要发生的。

可突然莫凡脑海里浮现出无数过往的画面,那些温暖的,那些宁静的,那些刻骨铭心的,那些喜极而泣的……

像是记忆的纸片。

正被狠狠的卷入到了搅碎机械里。

遗忘!!

自己正在遗忘!!!

莫凡猛的睁开眼睛,他几乎本能的去挣扎!!

黑暗炼狱什么都可以夺走,自己可以从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折磨成一个麻木的骷髅,更可以让自己化为一个没有秉性没有怜悯的魔鬼,就是不可以夺走自己的记忆……

他不要遗忘任何人。

更不要遗忘任何与他们在一起时被触动的每一个瞬间。

他只有这么一个乞求!!

莫凡本以为自己经受得起任何炼狱的拷打,但仅仅是这第一个环节,便让莫凡彻底崩溃了!!

这还只是开始,还有那么漫长的几百年、上千年,如果没有这些自己珍藏的过往,没有那些可以愈合自己创伤的笑容,没有了属于自己的记忆,自己要拿什么来渡过那可怕灰暗永无光明的岁月!!

莫凡开始疯狂的挣扎,似一个溺水者那般。

他难以从容。

原来自己这般懦弱。

那些美好从他脑海里抹去就已经无法承受了。

他想要往上游,可怎么使劲,他都在以一个平缓的速度沉下去,一些可怕狰狞的面孔逐渐塞入自己视线,一些尖锐的笑声充斥在自己脑海……

莫凡开始愤怒,愤怒的对这些嘲笑自己的东西挥拳。

那些东西快速的逃走,但没过多久又会飞回来,继续嘲弄着莫凡。

莫凡开始感觉到无助与痛苦,他开始忘记自己珍惜的一切,他开始忘记自己为什么活着,开始忘记自己是谁……

最终,他精疲力竭。

闭上眼睛,一点一点的下沉,与一颗肮脏砂砾坠入泥湖中没有任何区别。

“咚。”

有什么东西顶住了自己的背。

莫凡意识到自己抵达第一个炼狱层底部了,他茫然的环顾四周,脸上没有了喜怒,纵然情绪里还有一丝丝不甘,可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不甘了,唯有那揪心的痛还在……

还在深渊泥沼里啊?

可为什么不再下沉了呢?

莫凡正充满疑惑时,莫凡忽然感觉到自己背上的物体正在将自己往上托。

身体开始往上浮,之前莫凡无论怎么挣扎,身体都在下沉,但不知碰到了什么物体,这个物体却将自己托了起来,让自己身体终于向上了一点。

莫凡身体不能翻转,他只能够很努力的扭着脑袋往自己背下面看,想知道是什么在托着自己,是什么力量可以强大到让自己上浮……

一只手!

莫凡看到了一只手!

那只手的主人全身都几乎被深渊淤泥被侵蚀的腐烂了,可他依旧用那一只手托着自己。

他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是断去的。

莫凡脑袋嗡嗡作响,依稀记得自己看到人间的最后几个画面里,就有一个在厮杀中失去了一只手臂的人,可自己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你下不下地狱,由我说的算!!”

“我才是炼狱的黑暗判官!!!”

这个腐烂的人怒吼道,他的双眼是这个地狱深渊里唯一绽放出光辉的物体,他的脸都没有了,剩下枯骨,他的背部有许多断掉的翼骨,同样没有了羽皮。

他托着自己,不断的向上,不断的向上浮……

地狱深渊里的一切都是下坠的,唯有这个人在托着自己往上!!

“呃呃呃呃呃!!!!!!”

那些狰狞的鬼怪似乎不愿意让莫凡离开,它们群涌而至,疯狂的撕咬着身躯已经这个人还黏在身上的皮肉,甚至啃着他的骨骼!

“给我滚开!!!”

那人咆哮着,他继续用那一只手托着莫凡,朝着“水面”上吃力无比的游去,然而啃咬他这位堕落天使身上的深渊鬼怪越来越多,在残酷的黑暗炼狱里,能够咬到一口高血统生物的机会可非常少,它们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无垠的深渊泥沼,一个单手的人托着还没有腐化的灵魂之躯,身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噬魂鬼怪,一点一点的向上,一点一点的靠近渊口……

“穆白……”终于,莫凡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这就是我本来的面目,我的灵魂早已经腐烂不堪。”穆白抬起了头来,那张白皙俊秀的脸庞早已经不见,是一张骨面,残存一些修饰不了五官的皮。

“这些你都经历过一遍吗……”莫凡问道。

穆白没有回答,只是用那只手继续使劲将莫凡托出渊口。

人间很近了,这个渊口陷落的力量最为强大。

“是我们的错,没有让你真正活过来。”莫凡几乎哽咽。。

“那就替我好好活着!”

第3203章 七魂人间一魂地狱

重重的一推,莫凡只感觉自己像是撞碎了一面薄薄的镜子那般,干净得可以瞬间将肺腑中的浊气给扫劲的空气涌入自己的身体。

那些僵死的肌肉,那些凝固的血液,那些逐渐遗忘的记忆……就好像一切都活了过来,包括自己那具即将枯朽的躯壳以及腐烂的灵魂!

莫凡平躺着升空,却拧过脑袋,余角间看到那沉陷的巨大黑暗深渊内,有一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一点一点的被那些浑浊腐朽给包裹,他身影一点一点的远去,变得渺小。

莫凡不敢再去看,紧紧的闭上眼睛。

眼睛格外的干涩,心中更是填满了愧疚,脑海里还在回荡着穆白说得那几句话。

堕落天使……

还能回到这个世界吗?

如果回不来了呢。

那个地方,自己连刚刚触碰到表层便已经脆弱、惶恐、抓狂、崩溃、绝望,为什么他有勇气坠落第二次……

……

“莫凡!”

“莫凡!!”

“莫凡!!”

耳边不断传来一些声音,莫凡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阳光暖暖的照耀在自己的脸颊上,有风轻柔的吹拂在自己的肌肤上,还有许多为自己担忧的人,莫凡能够听出他们呼唤自己时的喜悦心情……

明明只是坠入到地狱那么短暂的时间,却为什么宛如隔世,那么真正沉沦下去的那个人又要经历多么漫长的煎熬??

本以为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大英雄,到头来身边的每个人都比自己做得更好,都值得自己用尽一生去仰望。

“为什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米迦勒要让一个真正的异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需要经过你们这些人的准许!!”米迦勒看到莫凡从炼狱深渊之中浮了起来,整个人几近发狂!!

从审判到叛变,再到这场越演越烈的斗争,圣城要杀死一个人竟然会如此艰难,如果没有绝对的制裁,邪术、妖法只会越来越泛滥,到那个时候人们又将被妖魔给支配,又会沦为那些妖族帝国的食物,难道人们在怀念做古神奴隶的时代吗,那是人类的文明在倒退!

没有了圣城,就没有了魔法的公约,不禁止邪术,这个脆弱的魔法文明会被其他位面的那些主宰践踏得没有一点点尊严!

“你要背负千古罪名!!”米迦勒指着从地狱中归来的莫凡,几乎嘶吼道。

“我听够了你这些让人作呕的阔论了!”莫凡的血液不仅开始在全身流淌,并且逐渐沸腾,此时的莫凡就像是一位上古神魔的后裔,正一点一点的蜕变,正一点一点的强壮。

因为天地八魂格,善魂与恶魂并存,他的力量一半充满着圣洁高尚的精魄,另一半更蕴藏着极恶本质。

他的身上开始燃烧着烈焰,是源自于圣图腾朱雀的涅槃凰炎,万羽之王,每一根火焰之丝都透着神圣尊贵,不可亵渎的至高无上。

可他的骨子里,又是一位来自于黑暗最底部的恶魔,恶魔的火焰由血液之中诞生,由内心深处的愤怒作为燃体,邪性凛然之炎将他的眼睛化作了一双可以融穿人灵魂的魔瞳,将一位邪神恶魔的狂态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两种火焰共融,在莫凡一个人的身上,尤其是这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朱雀的涅槃与恶魔的狂怒,现在屹立在两座圣城之间的莫凡,已经分不清他究竟是神性多一点,还是魔性多一点!

“我现在只想用你这个脏脏恶臭的天使的血,来祭奠每一个被你迫害得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人,你可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多么留恋这个世界?”莫凡注视着米迦勒。

他身上明明拥有这个世间最极致的两种火焰,本应该怒可焚天,让耀日之芒都黯然失色,可人们却感受到了一种九幽之下的冰冷从莫凡的身上散发出来,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灵魂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明明是对米迦勒的怨念,却像是宣泄到了几十万人的内心!

米迦勒的眼里永远都只有他高高在上的理念,以守护之神自居。

可他所迫害的人,哪一个不比他热爱这里的一切?

正因为视若珍宝,才不愿意掀起毫无意义的战斗,才会想要以自己的牺牲来终结这一切争端……

只是有些人始终都不明白,这美好与安宁是建立在一个又一个甘愿付出的人基础上的,绝不是米迦勒这种藐视一切人间可贵一心只想要铲除异己的主宰者!!

世间绝大多数人可以被米迦勒的十六翼辉煌光芒蒙蔽双眼,也可以和他一样在虚伪的安宁中高高在上的唾弃那些泥潭里挣扎的人,但见过真正高尚可贵之魂的自己,绝不会认同,也绝不会妥协!!

“替我好好活下去……”

这不是穆白一个人对自己说的话,是记忆里那每一个挥之不去的人,他们托着这个脆弱不堪的世界,自己却一点一点的沉入泥潭,在窒息前,在死亡前,发自内心对自己说的话。

自己并不是泥泞前行中的那个幸运儿,而是承载着所有人的期望。

自己的脚下已经太多人的肩膀,哪怕自己倒下了,都有人托着自己的背不让自己沉下去!

为什么一定要在高处嘲笑?

为什么就不能伸出手来,拉这些人一把,他们被淤泥裹得不能窒息,他们充斥着泪水的眼睛多渴望真正的光明。

人间的天使,不应该给人带来希望吗?

为什么还要用脚将这些人狠狠的踩下去!!

“一秋,你不配做我的义魂。我的义魂,即便灵魂永生永世沉沦于黑暗,他在我心中也仍然不死不灭!”

莫凡背后有八座魂山,一一浮现。

莫凡却转过身去,一只手伸向了那虚无的魂体,生生的将一秋的义魂给抓住。

那座魂山被莫凡抓在手中,被面容冰冷可怕的莫凡给生生的捏碎!!

自灭一魂格!

这是无比痛苦的过程,但莫凡依旧没有一丝丝的表情,可以看到莫凡胸膛上那个芒星烙痕与灵魂之中的桎梏也随着莫凡这无比残忍的方式一同粉碎!

恶魔与朱雀之炎相融,神魔共存。

天地善恶魂魂格分庭,有一魂山空空如也。

七魂在人间,一魂在地狱。

莫凡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拥有完整的魂了,却会因为这残缺的一魂变得更加强大!!

……

黑色的芒星随着莫凡自灭一魂而彻彻底底的粉碎,胸膛上那一个触目惊心的烙痕瞬间化为了一团炽热的朱雀之炎,火焰扫过,胸膛的伤口也已经快速的治愈,变成了熔火之肌!

朱雀之火,鲜艳如虹,随着芒星烙痕的消失,这些火焰变得更加绚丽多姿,它们在莫凡的背脊后面一点一点的舒展开,似破茧成蝶时那惊艳的翅膀从浓稠的蚕茧中缓缓的打开!

而另外一侧是张狂邪异的恶魔之火,纯净的黑色,魔之血统在苏醒,黑色的炎之翼与那朱雀炎羽一同朝着长空两边舒展开。

不似天使那般层层叠叠的夸张之羽,无论是朱雀涅槃之身,还是恶魔之躯,都只诞生了一只,一半是朱雀虹炎圣羽,一半是恶魔黑焰之翼,但两者都硕大至极!

两翼完全遮蔽了这一片天空,圣城东面与西面,都被这两种光辉反差巨大的羽翼给笼罩,完全像是两道浮空燃烧着的烈焰天峡,一眼见不到尽头!

“我先将你这自诩我神明的天使圣羽一只一只折断,你和沙利叶一样,应该鲜血淋漓的趴在地上,好好看清楚每一个负重前行的人的脸,他们有多憎恨圣城,多憎恨你们这些虚伪的主宰者!”

莫凡振翅,两道天峡之翼卷起了两重焚天之焰,他的速度已经无法用肉眼去看清了,只有漫天的恶魔之火与朱雀之炎像绚丽的天空画卷不断的铺开不断的渲染!

穿梭了次元,但震撼至极的焚天之炎却紧紧相随。

莫凡出现在了米迦勒的面前,而米迦勒周身有金色的圣羽屏障,似一个金属法球将米迦勒保护在里面。

“嘭!!!!!!”

金色的守护法球碎成了一大片光影,米迦勒整个人从天空坠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大地圣城的恢宏圣殿中!

魔火铺下,由天空翻卷到大地,大地圣城顷刻间化为了一片两火共存的火焰城池,没有一间屋宅可以幸免。

“第一只!”

莫凡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米迦勒跌落的地方,他一只脚踩着米迦勒的肩膀,双手抓住了米迦勒背后的十六翼最外部的一只!

翼芒滚烫至极,带有非常强烈的圣光之灼效果,当莫凡双手抓住翼根时立刻被烫得皮开肉绽,双手都在流出血来。

但相比于内心真正的创伤,这点肉体上的痛苦对于莫凡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感觉了,他死死的踩住米迦勒,不给米迦勒翻起身的机会,更不在乎那圣羽灼烧!

抓住翅膀,硬生生的从米迦勒的背骨上折了下来,可以看到嫣红至极的血泉一般喷洒出来,米迦勒的背上立刻多出了一个窟窿!!

“我要将你的灵魂千刀万剐!!!”米迦勒痛苦的嘶吼着。

“轰!!!!!!!!”

金色的能量从米迦勒的身上爆射,似一根根可以刺穿一切的金针,有百万之多,一时间大地圣城与天空圣城被这几金色尖雨给洗礼,就连远处的平原都没有能够幸免,全部变成了镂空的蜂窝状平原。

米迦勒逼退了莫凡,但那只天使之翅还是无法复原了,他的背上只剩下了十五只,每一只都染上了鲜血,包括他的青衣圣铠也没有刚才那么洁净!

米迦勒看了一眼身后的圣殿,已燃一片灰烬。

再扫了一眼古老悠久的圣城,同样变成了连绵的废墟,还有那一只被折断的翅膀,十六翼炽天使最骄傲的羽翼,与凡人区别的圣羽……

痛苦与愤怒一同表现在了米迦勒的脸上,使得他的面容看上去有些狰狞。

他盯着莫凡,憎恨到了极点!

在之前漫长的审判过程中,米迦勒对待莫凡的态度都只不过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态度,眼睛里没有多少憎恨与怨怒,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平淡且厌恶。

但随着情况不断的发生变化,米迦勒对莫凡的恨意更达到了一个峰值。

就因为这个人的存活,以至于一切都叛离,这样的人不是终极异端又是什么??

“只有我亲自将你撕碎,人们才不会挑衅十六翼炽天使的威严!”米迦勒即便折了一只翼,也不影响他的战斗力。

他冲向了城池火海,那烈焰里数之不尽的梵葵竟然肆意的生长,那些梵葵似乎可以吸收任何暴躁的物质化为自己的养料,当米迦勒杀到莫凡面前的时候,梵葵之藤已经盖过了一切魔火,生长到了城外!

米迦勒飞向莫凡,而满城的梵葵更如同青色的植物海啸,恐怖至极的袭向了莫凡,莫凡头顶上的光线正在被遮蔽,米迦勒与那黑压压的梵葵融为了一体,使得梵葵海啸变得更加夸张!

从圣城到千穿百孔的平原,还有之前那从阿尔卑斯山滚下来的雪崩之径,米迦勒的梵葵都全部吞噬,莫凡的朱雀之炎与恶魔之火都无法烧毁这些拥有圣性的植物,反而火焰不断的滋养着这些强大的梵葵……

从圣城卷到了平原,再从平原袭向了慢慢起伏的山峦,阿尔卑斯山学院最南端的历练小院都没有能够幸免,那些梵葵简直就像是一场史诗级的丛林蔓延灾难,侵吞万物,汲取世界所有养分,化作一场植物泯灭!

大地被梵葵丛林碾过,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密恐至极的藤蔓与梵葵之花,连冰雪与山峦都随之消失了!

而米迦勒身影逐渐浮现,他悬浮在这史诗梵葵上方,高傲的俯视着下方,找寻着被梵葵不知埋葬在何处的莫凡。

“第二只!”

莫凡的声音却从米迦勒极近的地方响起,就看见一只带有黑色铠刃的爪子紧紧的抓住了米迦勒一翅,重重的拧了下来,翅膀与肩后相连的骨骼顿时发出了悚然的响声!!

“啊啊!!!!!!!!”米迦勒惨叫,这痛苦比之前被扒断的第一翅还更强烈,米迦勒五官都扭在了一起!

————————

(两章合一章一起发咯~)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