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0章 这里招人吗?(修)

...

初中的时候,我经常满目无聊的趴在课桌上,看着窗外的旗杆,看着不远处的山林,看着天空在幻想着一个并不是学科学而是学习魔法的世界。

长大了,我就写了出来,这就是我全职法师的最初灵感。

再次感谢大家,用了四年半的光阴陪我畅游了这个白日梦。

就是现在写完,突然不舍,突然感慨……

好像很多人和画面,还在脑海里,像真人,像自己经历过……

...

……

入冬前还有一小段难得的暖秋,伦敦的南郊外有一片别致的茶园,嫩绿的茶叶也会在这个节气里释放出它一整年最后的茶芳,随后便和其他绝大多数植被一样进入到一个休眠的冬季,来年春天才会再生长。

这个暖春,茶女们天还未亮就已经开始采摘了,带着黎明的露水,这些秋茶甚至会比春季的更加香醇浓厚,往往是最耐喝又最爱茶人士欢迎的。

制作成品花不了太长的时间,成茶刚出,莫家兴就已经在等候了,购买到了第一批成茶后,他还要带回去做一些小小的改良,这样才可以作为店里的主打。

莫家兴买了一个园艺景观店,将其进行了改造,最后作为了一家不算偏僻的茶店花园,店里所有售卖的茶基本上是莫家兴自己在整个英国跑下来精选的,英国人和中国人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喜欢喝茶。

伦敦这边有凡雪山的一座商会,在这里住久了,莫家兴开始有些喜欢这里了,正好他自己也是搞园艺,搞后勤的,在伦敦繁华的市区边沿开一家茶花园,正好也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

为了这个小茶店花园,莫家兴忙碌很久了,如果不是突然间去了一趟希腊,这个茶院应该会更早就营业了。

“大叔,你们的糕点,客人很多吗,这一次为什么要这么多?”甜品屋,一个穿着围裙的英国女孩问道。

“不是客人,不是客人。”莫家兴满脸都是笑容。

今天莫家兴不招待客人,因为昨天莫凡就说要过来了,还会把两个二媳妇一起带过来,莫家兴便提前做了各种准备,先是挂上今天下午不营业的牌子,然后张罗各种好吃好喝的,时间紧凑归紧凑了一点,莫家兴心情就是很愉悦。

……

整个茶院只有莫家兴一人,从调茶到服务都是他自己在完成,本身这个小茶院也不是特别大,客人不需要很多,一天有那么几桌基本上就不会亏损。

起初是没有几个客人,但什么店都需要有耐心,都需要专注,当莫家兴一点一点的将整个茶院打理得独特且温馨后,住在附近的人再忙碌都要到店里坐一坐。

到了现在,客人开始越来越多了,莫家兴怕招呼不过来,所以才特意挂牌今天不营业的。

“叮叮叮叮~~~~~~~~~~~~~~”

悦耳的银铃响起,正在厨房忙碌的莫家兴听到了声音,立刻抬起头往挂满了紫罗兰藤的门处望去,一眼就看见了有个脑袋探了进来,然后跟做贼一样四处寻望着。

“臭小子,别看了,就是这!”莫家兴快步到了窗边,朝门处喊了一声。

“我还以为走错门了,可以啊,爸,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惊艳的艺术才能,面如糙汉子憨大叔,心如贵少女才名媛!”莫凡走了进来,也不知为何特意看了一眼脚底板,担心自己鞋下的泥尘弄脏了这小圣土。

入门就是一个非常舒适的花园,几张放置得非常随意的桌椅,几颗叶茂正好的小种银杏,花丛环绕,色彩与整个茶院完美契合,浅浅的芬芳与煮茶的香气更是恰到好处的引人入座……

才走进来,稍稍感受一番,便有一种想要瘫在这里一整天哪里都不去的念头,完美的放空自己,完美的沉浸在这份惬意之中。

厨房和小屋都是采用可以一眼望进去的现代落地窗式,中国人不喜欢将厨房展示给客人看,英国这边却更偏向于开放式厨房,客人可以看见你的整个处理食材的过程,这一点莫家兴显然有做一些深入了解的,将整体风格更偏向于敞开式。

“爸,我帮你吧,我们可来了不少人哦。”叶心夏说道。

“不用不用,你们都给我坐好,这可是我的地盘,我说的算,都给我坐着,我能搞定!”莫家兴急忙阻止道。

说着这些话,莫家兴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大大的托盘。

这个大托盘上铺着蓝色的雕花布,上面摆着热腾腾的白色陶瓷茶壶,还有围着茶壶一圈的简约茶杯,莫家兴稳稳妥妥的将它们端到莫凡、穆宁雪、叶心夏三人坐的桌前。

“这些点心也是我尝了一百多家才最后选的,味道很好,连我这种不爱吃甜食的老头子都很喜欢。”莫家兴将之前就准备好的茶点摆好。

仅仅几分钟时间,桌子上就变得特别丰盛了,有热腾腾的新品绿茶,还有各式各样的糕点。

“咿咿呀呀!!!”

“呤呤呤!!!”

“呓~~~~~~~~~!”

“嘶嘶嘶~~~~~~~~~”

三人旁边,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桌子,桌子、椅子上正爬满了各种小圣灵。

全身火焰的瓷娃娃率先表示抗议。

我们都是宝宝,为什么不给宝宝们先上吃的!

全身洁白毛发的小脑斧也同样在用爪子轻拍着桌子,一幅再不给吃的就要捣蛋的凶狠驾驶。

小月蛾凰围绕着茶院,似乎也特别喜欢这里的味道,但最后闻到香喷喷糕点的气息后,最后还是加入到了闹腾大军中。

图腾玄蛇与海东青神这两位老大哥就比较镇定,它们此时虽然也变成迷你状态,但它们看上去就像幼儿园里早熟的那么几个淡定从容的娃,平静的注视着这些没长大的小家伙闹腾!

“来咯,来咯,才几分钟呢,你们可真馋!”莫家兴笑呵呵的端来了一个更大的托盘,里面有各种美食,还有小白虎最爱的烤肉。

一时间宝宝们欢呼起来,围着这个餐桌开始扫荡,明明眼前还有一份,还得从别人那里再抢一份过来,似乎抢来的味道会更好!

大家都被这些小吃货们给逗乐了,笑个不停。

“宁雪,你可多吃点,好些日子没有见了,你瘦了好多。”莫家兴有些心疼的说道,一边给穆宁雪添茶,一边说道。

“嗯。”穆宁雪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到你们都相安无事,真好啊,真好……”莫家兴由衷的感慨道。

每个人都平平安安的,这对莫家兴而言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什么大世界大规则,莫家兴又哪里会去关心呢。

莫凡听到这句话反而有些惭愧了。

折腾了这么久,最令莫凡新潮澎湃的莫过于此时的安逸与宁静,一家人不受打扰的享受着不被追赶、不被压迫、不被什么事物牵锁的时光。

……

吃饱喝足,大家坐在一起闲聊着,小图腾们也在院子里打闹追逐,时不时有一些客人走到门口,同样将脑袋往这里面探了探。

这时莫家兴总会起身,认认真真的重复着那句话:“很抱歉,今天小院不营业。”

“是被包店了吗?”客人总会不死心的问一句。

“不是的,是家人聚会。”

“那祝你们愉快。”

“谢谢。”

客人走了后,莫家兴才会重新坐下来,然后接着刚才的那个话题。

“爸,我们明天就回国了,你不打算跟我们回去啦?”莫凡问道。

一个下午来了不少人,有些甚至都是特意跨过一个城区过来的,看来这里真的生意很不错,莫家兴显然也打算继续经营着这个小茶院。

“不了,有事情做的话,在哪都一样,更何况凡雪山商会又在隔壁街区,都是熟人,在这里还蛮热闹的。到了过年,我再和他们一起回去。”莫家兴笑着说道。

“也行吧。”莫凡点了点头。

能在一个地方有自己热爱的事情忙碌着,也是一种小幸福,莫凡就没有必要给自己老爹添乱了,论生活,莫家兴可比自己这个年轻人在行太多了,有的时候还挺羡慕莫家兴这种心态的。

……

莫家兴没有让孩子们帮忙,将莫凡和两个二媳妇打发了之后,莫家兴放了一些轻音乐,不紧不慢的收拾着整个小茶院。

已经到夜里了,伦敦的冷空气也随之袭来,莫家兴也没有急着回去,给自己煮了一杯热乎乎的红茶,然后开始修剪着那些上一家人留下的园艺。

伦敦的夜空也是充满了雾霭,很少能够看见星辰,朦胧的月光与浑浊的星光洒落下来,却往往会被整个都市繁花似景给掩埋,亦或者闪烁着夜辉的城市会将星空染上一些特别的光尘。

“叮叮叮叮~~~~~~~~~~”

门铃响起了,莫家兴有些疑惑的看着门外。

这个点应该不会有客人才对。

“打烊咯。”莫家兴对门外还没有走进来的人说道。

没有人应答,但莫家兴也没有听到那个人离开的脚步声。

莫家兴以为对方没有听见,于是放下了修建刀,擦了擦手上的泥土,朝着门处走了过去。

门处,一个清瘦的身影立在那里,发丝稍显凌乱,垂在了肩前,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女人,她黑色的双眸在莫家兴走来时闪过了一丝紧张,但很快又表现出平静的样子。

“你……你好。”女人说得是中文。

“你好。”莫家兴礼貌的打量着她,发现女人身上披着一件泛着灰尘的男性皮夹克,看上去在她身上有些宽松。

女人有些怕冷,用手拉了拉皮夹克,犹豫了一会,小声道:“请问您这里招人吗?”

莫家兴起初是没有招人的想法,店小,一个人足够了,但最近确实客人开始多了起来,自己要亲自跑那些食材点的话,还真有些应付不过来。

“进来说吧,外面风大。”莫家兴请她进到院子里,院子有花墙,比门外暖和多了。

“谢谢。”

坐在院子里,莫家兴走到了厨房,正准备泡一壶简易茶,给那个女人暖暖身子,想到有些人未必喜欢喝这种浓厚茶味的,于是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喝什么,我这里也有花茶。”

“茉莉有吗?”

莫家兴愣了楞,过了几秒钟才回答道:“有的,有的……”

端上了一壶热腾腾的花茶,茉莉花的清香慢慢的弥漫开。

莫家兴等女子喝了茶,暖和了身子,这才开口问道:“怎么会想在我这个店里工作呢?”

“我也不知道,就感觉这里挺亲切的……”

“这里可能会有点辛苦哦,毕竟我没有招其他人,很多事情要亲力亲为。”莫家兴说道。

“我很勤劳的,只是我记忆力有点差,会忘记事情。医生和我说,如果我继续遗忘身边的人,身边的事情,可能就得回到医院里接受看护,我不喜欢待在医院,我也……我也没有钱请看护人员……”女子声音越来越小。

莫家兴看着女子,又看了一眼那件看上去有些旧的皮夹克。

“行吧,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真的吗?”

“恩,你住哪,最好住近一点。”

“很近,这里能看到的那家医院。”

“……”

莫家兴觉得自己应该去医院确认一下这女人是不是偷跑出来的。

女人给了莫家兴一个电话号码,莫家兴打过去咨询了一番。

果然是一家看护医院,医生给莫家兴说明了情况,表示该女士近几个月没有再出现持续遗忘的症状,已经算是康复了,可以出院的,假如她有一个正规的地方工作的话,医院自然更放心。

“我问过了,那你明天过来上班。住的地方我会找人给你安排,可以吗?”莫家兴问道。

“可以。”

“还有别的要求吗?”莫家兴问道。

“没有了。”

“明天见。”莫家兴道。

“明天见。”女人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第3211章 开学典礼

……

阳光透过树木的天棚,泻落下的是明媚灿烂的砂金色之辉,正好落叶也是一片秋黄,自然完美的配色总是令人不自禁的陶醉其中。

牵着手,踩在这些叶片上,发出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温柔,莫凡特意走得很慢很慢,大概是二十多年来一种下意识的呵护,使得他总认为让叶心夏陪着自己散步都是一种自私的索取,无论如何都需要走得很慢很慢,要让她歇息一会,不然她就会很辛苦。

“莫凡哥哥,你这样小心翼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教我走路呢。”叶心夏注意到周围的人目光,轻笑着。

莫凡扫了一眼周围,发现确实有几个人在往这里看,但不少都是独自一人在公园里瞎逛的。

“要不,我抱你吧。”莫凡说道。

也不给叶心夏回答,莫凡蹲下身子一个娴熟的公主抱,将心夏搂了起来,然后昂首挺胸的往人多的草地上走了过去。

“啊!”叶心夏娇呼一声,赶忙抱紧莫凡脖子。

“还是这样舒服点。”莫凡总觉得少了点以前的味道。

牵着手,散散步,谈谈天什么的,真的不太适合莫凡这种躁动的性格,他还是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大暧昧,就是要让心夏软软的小身子贴得自己紧紧的,说话的时候几乎可以感受到香唇的热度与芬芳,让她所有的一切埋在自己的胸膛上……

公园椅上,一名正装的老青年眼睛都瞪大了。

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以这样蹂躏单身狗的,女朋友长得好看了不起是吧!!

推了推眼镜,正装老青年扭过头去,不再盯着点这两个没有一点情操的情侣看了,他拿出了手机,观看起了直播,直播里面那些小姐姐哪一个不惊艳,哪一个不妖娆,任君挑选,哼!

只是也不知道为何,人家女朋友那种真实的娴雅气质与柔美的外表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看了几分钟,正装老青年就关掉了软件,忍不住又往刚才那对情侣那里看去,却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颗大树下,男子依靠在树干上,女子则完全依偎在他的怀里,那妙曼的身姿一展无余……

畜生啊,你手往哪里放,规矩点行不行,这是公众场合!!

……

公园南边响起了一些音乐,那种比较慷慨激昂的旋律传得很远很远。

那边是一座重建的魔法学校,今天应该是正式开学的日子。

由于海妖季节的影响,开学的时间也推迟了一两个月,但对那些迫切需要到学校里学习魔法的学生们来说,学校能够重新开学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阿尔卑斯山、帕特农神庙、明珠学府的三位校董来到我们州龙魔法第一实验高中,你们是幸运的,因为你们接下来所学的法门有可能是近几十年来最优秀的全民奥义,同时也会由我们国民图腾英豪,你们心目中的大法神莫凡来为我们做开幕仪式的演讲,大家欢迎!”

新任的融合魔法学校的校长正是封离大导师,他现在退出了国府,加入到了魔法基础教育当中。

当然,这也是牧奴娇的功劳,为了能够将这位国府大导师请来做自己联合学府的大校长,牧奴娇可是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拜访封离的宅院。

牧奴娇是校董,她代表的是明珠学府,同时兼任校董的还有代表了帕特农神庙的叶心夏、阿尔卑斯山的海蒂。

莫凡没有在这所学校任职,他只是来这里传授融合魔法。

这所学校被取名为州龙,往后所有接纳了融合法门的学校都将以州龙第几实验学校命名。

融合魔法需要推行,这不是一个莫凡念出口诀来,大家去背诵就可以的,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也需要很多机构的协助,而且更需要足够多年轻魔法师自身的实验。

要想达到全民,就得从第一所融合魔法实验学校开始!

当然,这所学校同时也是神庙学府、阿尔卑斯山、明珠学府三大国际名校开始完全成为合作办校的第一个学校,为了能够三方能够达到完美的协作,为了能够推行更多利于魔法师基础的教学方式,牧奴娇在这三个组织之间不断奔走,最终达成了协议。

可谓准备了充足之后,第一所州龙魔法高中也在一个曾被海妖摧毁的学校废墟中创建起来。

“同学们好,我是莫凡。”莫凡浮起了笑容。

“噢噢噢噢噢噢!!!!!!!!!!!”

一大片呼声在整个操场中响起,这些十五六岁的青少年们又怎么会没有听闻魔都战役,他们居住的地方离魔都不到一百公里。

图腾英豪的名头已经响彻国内了,莫凡踏着国兽青龙守卫黄浦江的那个画面更令无数初入魔法领域的青少年们痴狂!!

“时间过得真快,到现在我还记得第一次踏入魔法高中时的情景,我们天澜魔法高中的朱校长说的那番话也还在我脑海里……我的那位校长说了两样东西:魔法师的天职和魔法师的本心。天职,那就是在妖魔践踏人城的时候用去勇敢的战斗。魔法师的本心,那就是无论自己处在什么阶段都不要忘记追寻魔法的至高奥义。”

“我也经常被挫败,也经常迷茫不知路在何处,但我想正是因为这位老校长在我入学之处就为我指明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教育者,所以我想将我的这位老校长的话送给大家。”莫凡开口对这些脸上洋溢着期待的学生们说道。

一路走来,莫凡会猛然间才意识到有些人一直都是智者,他们对自己有着很深远的影响。

朱校长只是一位高阶魔法师,在浩瀚的魔法体系里并不耀眼夺目,而且他本人也在博城灾难中死去了。

不过他的精神,莫凡会为他传递下去的。

当然,莫凡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真正将这段话听进去,每一位老师,每一位教育者,从来都不是要将什么思想灌输到学生们的脑袋里,对他们来说,几千名学生,每个人都有漫长的岁月,但凡只要这句话能够影响一个人,能够帮助这个人某个时期走出困境,那就足够了。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