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3章 大魔王的梦想(今晚8点直播)

...

————————————

(两件事哦)

第一:还会再写一些章节,我知道有些人物没有交代,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交代哦,陆陆续续更一点收尾小故事给大家看,我只会按照我觉得合适的方式来写,对人物有争议的朋友们,只能先说声抱歉咯。)

第二:我们下周六,也就是是12月7号晚上开个“完结直播”。晚上8点

到时候和大家聊聊天,同时收集下大家的意见,看看大家后续期待谁的小故事,我在休息时间可以写一些,有什么想问的,也可以现场问,我尽量回答大家。)

...

……

……

乳白色的云似一座一座浮空的天空堡垒,静立在无垠的青色世界中,也映在了碧色的海面。

一条银色的沙滩横卧,随着地平线展开可以看到沙滩比想象中的要巨大,完全就是一片浮于海洋之中的沙漠。

突然一阵冷空气席卷,充斥在了青色的云空中,也灌入到了银沙岛上,海面开始有了涟漪,可没有过几秒钟的时间涟漪突然间又静止了,变成了一道一道美丽的海纹,变得有些晶莹剔透。

原来,海面被冻结了。

不仅是海面,那青色云空也好像被冰冻了,无论风怎么刮那些堡垒形状的云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它们仿佛变成了真正的冰川堡垒,正在随着重量的增加开始下坠……

“嘣!!!”

“嘣!!!!!!”

堡垒冰云真得砸落到海面上,而满是纹理的海面竟然没有碎,冰层厚得难以想象,根本无法撞破!

“唰!”

一柄剑,纤细如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青色的苍穹之顶,烈日照耀下剑身流光闪耀,荡漾开的气与芒朝夸张无比的朝着天边扩散!

剑笔直的插入到银色沙漠岛中!!

银色沙漠里传出了一片凄厉的惨叫,那些砂砾也不知为何突然间活过来了一般,在那剑辉之中痛苦的挣扎起来,试图逃离这片区域。

异霜剑辉肆意的扫荡,可以看到那些活过来的银色砂砾极速的枯萎,从原本鲜亮的活体光泽到死亡的黯淡,美丽壮观的海洋银色沙漠岛转瞬间变成了一片黑色的戈壁!

“雪雪,让我来……”长空之中,有一男子高声呐喊。

可这呐喊声还在飘,就看见一抹洁白无瑕的倩影不知何时已经瞬移到了那柄细剑位置,她傲然而立,只见那柄剑突然间分化出了千万道,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冰剑漩涡。

千万道霜剑组成的漩涡顺势往下,那些残存的银色砂砾生物更像是经历了一场种族的灭绝,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包括那只藏在银色沙漠下面的巨大银妖!

当整片银色沙漠里彻底消逝时,青穹碧海下只剩下了一个满目疮痍的冻结岛屿……

莫凡珊珊来迟,看着站在岛上美艳至极的女人,不由的长叹出了一口气来。

卿本佳人,奈何如此生猛?

给我这位大法神留口汤喝也行啊,银贝妖大军是你灭的,受伤的贝妖统治者也是你灭的,说好的海岛杀妖蜜月旅行,好歹你让我也动动手啊!

唉,和穆宁雪组队,索然无味。

还是谈情说爱吧。

……

银色的沙漠并非真正的砂砾,正是繁衍泛滥成灾的贝妖大军,如今太平洋就像是一个庞大无比的温床,培育出了最可怕的两大种群,蝾魔与贝妖。

自由神殿那边有学者统计过,若是将全世界的魔法师计算进来,以理论的方式朝着太平洋中的蝾魔帝国与贝妖帝国释放毁灭魔法,哪怕它们像靶子一样给魔法师攻击,耗尽了全世界所有魔法师的魔能,它们也还剩下大概三分之一的种群数量。

而且这三分之一数量可以在后面短短几年时间又恢复“人口”巅峰。

没有天敌的异种,当它们掠夺完海洋的资源之后,势必会开始蔓延到陆地,到那个时候森林、土壤、岩石都可能成为它们的奶粉……

莫凡和穆宁雪最近一直在东海与远海“游荡”,尽可能的将未来五年内可能造成的海洋威胁给消灭,只是世界存在着太多未知,能够看到的威胁本身就不能称之为威胁,哪怕到了现在的境界莫凡和穆宁雪也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回去吧。”穆宁雪看了一眼这片肮脏的海,似乎不喜欢这些残躯散发出来的味道。

“好。”莫凡用手指开始在面前轻轻的点画着,就像面前有一个透明的触屏一样,可以看到银色的点连了线,然后慢慢的拉伸成了一个银色的空间图案。

莫凡在画传送阵,这个魔法在实战中是没有什么用,毕竟没有人会给你那么多时间一点一点构架,但在闲暇休息又想要早点回家的时候,还是特别方便的。

当然,这个世界上能够画传送阵的人可不多,大部分传送阵都是一个庞大的装置,没有人可以随身携带。

“我帮你。”穆宁雪走过来,在莫凡没有点亮的那些图阵区域输送魔能。

“不用不用……”

“我想学。”穆宁雪说道。

“好吧,你勾勒那些星座空间节点。”莫凡说道。

穆宁雪现在也是一名空间系的魔法师,只不过境界还没有达到莫凡这个级别。

莫凡现在虽然拥有大半魔法系,可每一个系的基础还是要打牢,他的修炼道路可谓更加漫长了……

但任何事物都是无穷的,会觉得自己处在巅峰望不见更高的境界,往往是因为处在一个没有打破的瓶颈。

“搞定,以我的手法,就算出现偏差我们应该也可以直接传送回到东海浅海,没啥大问题的话,就直接抵达飞鸟市。”莫凡对穆宁雪说道。

伸出了手,邀请穆宁雪站到传送阵的中央,为了确保两个人不被时空乱流给吹散,莫凡特意将穆宁雪搂得紧紧的。

两人犹如在舞台中央曼舞的情侣,站在空间传送阵处,随着莫凡打了一个响指,银色的能量焕发出了灿烂至极的光辉,那些银色的点与银色的丝线,交织在一起梦幻至极,浪漫无比。

“嗖!”

光辉最盛时,两人消失在了传送阵中,这片碧海也在短短几秒钟时间恢复了宁静,只是宁静没有存在多久,海面附近突然间沸腾起来。

沸腾的水域里,一个个长着角的小生物发出了各种叫声,正兴奋的争抢着那些贝妖的残躯,似乎对它们来说这些是最完美的午餐,可以看到它们一边吃,身体一边在长大,有些长出了鳞,有些长出了翅,有些甚至开始蜕变……

……

印度洋热带区,一片令人心为之融化的碧蓝海岛,一座奢华的酒店附近,银色的钻石粉尘洒落在白色的沙滩上,慢慢溶解。

莫凡与穆宁雪站在柔软的沙子上,满脸讶异的感受着这不属于秋冬季节该有的阳光与暖和……

“额……好像出现了一点小偏差。”莫凡尴尬的挠了挠头,还好是在有人烟的地方,而且岛上林茂处有一座看上去非常惊艳的酒店。

“我们在印度洋。”穆宁雪没好气的说道。

穆宁雪看到了建筑的一些标志,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应该是马尔代夫群岛。

印度洋赤道附近,莫凡的传送阵偏差得何止是离谱,偏了四分之一个地球了!

“咳,意外,这是个意外。”莫凡无比尴尬的道。

穆宁雪看着莫凡,更加坚定了要学好空间系的话得另求名师的想法了。

环顾四周,穆宁雪发现这一带虽然被广袤的海洋被包围,却没有怎么嗅到危险海妖的味道,宁静得就像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国度,也仿佛没有工业与魔法产业的污染,真正意义上的圣洁不染……

这让穆宁雪想起了那片银色的森林,银色的湖。

“我们就这休息吧。”穆宁雪对莫凡说道。

“我还不知道这是哪。”莫凡道。

“这里挺美的……”穆宁雪将手放在后面,轻轻掂起脚,深深的呼吸着干净的空气。

看到穆宁雪难得展现出了少女甜美的一面,莫凡心境也随之发生变化。

莫凡在黑暗的地狱中挣扎过。

穆宁雪也曾在极南的永夜里苟活。

他们都清楚,最难熬的不仅仅是那个恶劣绝望的环境,而是那份见不到思念之人的孤独。

在哪来不重要了。

舒适的环境,舒适的腻在一起……

想拥抱拥抱,想亲吻亲吻,想一整天都翻云覆雨也都可以!

“莫凡??”

“啊!”

穆宁雪都唤了他好几声了,而且也已经从莫凡那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坏主意。

这家伙一天到晚怎么都只想着这种事情呀?

“走,上床……额,上岛!”

“莫凡,你是不是故意的?”穆宁雪开始怀疑,这一次偏差的空间旅行是莫凡预谋已久的!

“是又怎么样。”莫凡意识到自己拙劣的演技被穆宁雪识破了,直接原形毕露。

他粗野的抱起了穆宁雪,并且大声的宣读着小时候玩的一个扮演台词,道,“我的公主,你的城堡已经被我这个大魔王攻破,我可以给你盖一座更牢固更华丽的城堡,从今往后你还是公主,但只属于我一个人。”

高高的围墙,小小的街道。

很早很早的时候,穆宁雪在莫凡的心中就是一位住在高围墙大城堡里的公主……

故事里往往都是王子打败了魔王,娶走了公主。

莫凡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王子,但他想当一个不会被打败的大魔王,可以将公主永远囚禁在自己的城堡里……

来多少不长眼的华丽王子,都会被自己一巴掌怕死在城墙下!

让这位公主成为大魔王的美丽俘虏,和自己没羞没臊的生活下去,多生几个小魔王,小小公主……

——————

(今晚8点做个完结直播活动哦,跟大家聊一聊天。)

(有什么想问的,当面问,有什么想喷的,欢迎来互喷……额,开玩笑的,文明围观作者,不要投喂石子,刀片,谢谢!)

(企鹅dian竞,晚上八点见!)

(不知道地址的,查看下公众weixin:)

(还是不知道的,直接去平台找标题直播间,蛮找找看,应该可以找到……)

第3214章 你是堕落天使吗?

……

……

北欧,灿烂的宫殿与雪白的冰川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宫殿看上去更加辉煌高贵,使得冰川更加圣洁干净。

这是一个富饶的世家,来来往往的帮佣正在为了一顿丰盛的晚宴忙碌者。

一位系着头巾的女人,正驾驭着一头牛车,车厢上装满了新鲜的瓜果时蔬,缓缓的驶入到了北欧世家宫殿的后厨区,才到后厨院子就已经可以嗅到一些烤饼的香气正在弥漫。

“唷,今天是一位漂亮的小姐来送啊,您一会可别闲逛哦,族里的那些小伙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平日里被长辈们约束在族里专心修炼,你应该能够明白他们内心有多么的渴望,所以可千万别轻易落入他们视线,被他们盯上,可能你就……”主厨打量着今日送瓜果的乡村女孩,笑眯眯的说道。

今天的这位女孩确实独特,处在最令人垂涎的年纪,又拥有绝妙的身材,哪怕只是穿着那些有些庸俗的衣裳,包裹得也很严实,也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尤物。

这年头,已经很少能够看到天生丽质的女人还自力更生了,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就会被一些条件优越的男人给看中。

“可能我就锦衣玉食,从今往后你们便要按照我的吩咐来做我想吃的东西?”女子用非常平常的口吻回答道。

主厨听罢愣了愣,随后故意爽然的大笑来掩饰尴尬。

好吧,姑娘早就有想法了,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了,就说嘛,这般出众的女孩干嘛做这种苦力活。

“我听说里面有一些奇怪的规则,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那些曾经进去过的女孩精神上出现了一些变化,我们都知道蓝思卡所有人都想要挤入到这座富有温暖的宫殿,包括我们这些干活的,总之还是谨慎一些吧。”主厨说道。

“嗯,我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女子笑了笑道。

主厨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样暗示她,她还要这样做选择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总之自己一个厨师也没有资格对一个贵族世家内的人私生活指指点点。

卸下瓜果,让学徒们小心翼翼的切成好看的拼盘,等待那些烤炉里的肉达到精准的熟度后,主厨便专心做好这顿全族晚餐……

具体是什么日子主厨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蓝思卡世家究竟庆祝什么,他只知道族内那些长辈们把今天看做创立日,宛如要迎来一个新的时代,整个北欧都会知道他们蓝思卡世家那般。

……

“餐车一定要保持整齐的队伍推入到晚宴厅,必须要在三分钟的时间内将食物全部呈现给客人们,手脚要快,但不能失去礼节,明白吗!”主厨特意高声说道。

侍者就有二十名,餐车有十辆,这家族的宴会不亚于一家豪华的大规模餐厅,哪怕是上菜都像是一场需要提前排练的隆重表演。

十辆餐车从晚宴厅三个不同方向的大门推入,主厨自己端着自己最拿手的一盘烤牛腿优雅的踏入,其他学徒和侍者们簇拥着餐车,一同进入到了那个盛大的厅内……

突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来,这让主厨不由的皱起眉头,想要训斥学徒怎么可以让后厨宰杀牛鹅的气味传到这里来时,却骇然发现整个晚宴厅内横七竖八的躺着那些衣着华贵的人,他们倒在血泊之中,就如同他们不久前进行的牲畜处理画面一样!!

可这些都是人啊,而且还是一个个地位显赫的人,他们在泥泞的血浆之中和那些死去的鸡羊没有任何的分别。

“哐当当!!!!!”

餐车与餐盘摔落在地上,香喷喷的食物洒出,学徒们与侍者们吓得手足无措,偏偏美食这样浓郁的香气都无法掩盖人死亡时散发出的那股恶臭。

学徒、侍者、女佣们慌忙逃窜,发出了最渗人的尖叫声,这哪里是美妙的晚宴,纯粹是一场血腥屠杀,整个世家的人都暴毙了!

主厨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其他人都在一边打滚一边逃跑,但主厨知道那个魔鬼既然可以杀死整个世家的魔法师,要杀他们这些普通人更是易如反掌,跑没有任何意义。

这时,血毯尽头,一位穿着葡萄色修身袍的女子提着一柄修长如牙的黑色长剑缓缓走来,她那双独特而充满惑力的眼睛,在主厨看来却有几分熟悉……

是她杀了这里所有人???

这不是那个送时蔬的农村女子吗!

她之所以出众,是因为穿着一身朴素过时的衣裳,她那双灵美动人的眼睛却依旧给人高贵之感,像一位落魄的王孙贵族。

“可惜了所有的美食,对吗?”女子将黑色的龙牙剑优雅的收回到剑鞘中,那剑鞘只有光芒交织,却没有实物,等到剑完全没入后,剑与光芒剑鞘一同消失在了女子纤细的腰肢处。

“你……你是圣城来的,你是来惩罚他们的??这个肮脏的世家,他们活该,他们活该!”主厨无比震惊道。

“我可不为圣城卖命,我不过是来讨债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他们明明向一位并不友善的神明借走了强大的力量,满足了私-欲,却在纸醉金迷中忘记了之前许下的诺言,想要抵赖,甚至想要违抗,他们自以为聪明的利用黑暗契约的漏洞来逃避债务,总以为黑暗永远都不能踏入这个宁静的世家,孰不知那位神明对这里的人的贪婪了如指掌,于是像我这样的人遍疲于奔波,像一位讨要债务的人,当然我们从来不要他们别的什么,只要他们的性命,然后将他们的灵魂一起送到下面。”

黑剑女子说完这些,用手指了指血泊下面。

血泊之下是什么?

无非是某个黑暗炼狱,这些违背了黑暗契约与黑暗祭献誓言的人,他们很难侥幸活下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主厨根本听不懂这些,他完全不了解魔法的深奥规则。

“对那些缭绕在这个宅子里的冤魂来说,我是他们的天使,对这个世家所有违背了黑魔法法则的人来说,我是魔鬼……”女子打开了主厨手上的餐盘,用手指撕下了一块牛腿肉,放到小嘴里品尝了起来,而且还不忘吮去手指上的那点油腻。

绝世姿容,高贵却妩媚的声线,还有这性感的动作,本应该是一个可以令所有男人瞬间血旺膨胀的画面,可一想到她妙曼身子后面是一片鲜血淋漓如屠宰场一般的情景,主厨顿时全身不寒而栗!

……

宫殿依旧金灿灿,冰雪也仍旧洁净,只是宫殿内充满了惊恐万分的尖叫声,雪地上随处可见仓惶逃窜的人。

女子披上了一件抵风的长袍,秀丽的长发在风雪中飞舞起来,她走出了弥漫血腥味的宫殿之后,不由的望了一眼没有一丝丝雾霭的天空,星河璀璨,光辉交织似童话那般烂漫,北欧寒冷归寒冷,却总有令人为之热情昂扬的景色。

“一个人看星星?”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传出。

女子猛的转身,白皙修长的手往腰间为之一抽,那凌厉无比的黑色龙牙长剑突然荡开庞大的气魄,犹如一只远古巨龙在此处狂啸!

女子如临大敌,她很清楚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自己附近的人,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魔法师。

“别紧张,是我,莫凡。”男子已经在女子面前,一只手摁住了她正打算拔剑的纤纤手背上。

女子一脸讶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那还算熟悉的气息带着一丝热量,极其暧昧的靠近着她的鼻尖……

“好……好久不见。”女子回过神来,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可以融化人内心的笑容来。

莫凡看着她,感觉自己一下子被这个大妖精给捕获了,失神了片刻后这才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能离太近,不能离太近。

这花,有剧毒,不是靠意志力可以抵挡的!

“你让我找得好苦。”莫凡调整了一下心态,这才说道。

“如果你是为了我而来,那你很容易找到我,如果你是为了别的人而来,那你永远都找不到我。”阿莎蕊雅将龙牙剑慢慢的放回了剑鞘,很随性的想要坐在雪地上上。

“别冻着屁屁,坐我腿上?”莫凡急忙拉着她。

“好呀。”阿莎蕊雅毫不介意。

“我开玩笑的……”莫凡挠了挠头。

“说吧,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不过你只有一次机会哦,我只会答应你一件事。”阿莎蕊雅也没有往雪地里坐了,伸出手来,优雅的挽着莫凡胳膊,让莫凡陪她在雪地上散步。

“我听圣城的老天使说,堕落天使不仅仅只有一位……”莫凡说道。

“嗯?”阿莎蕊雅没正面回答。

“我顺着一些线索,也找寻了很多符合一些条件的人,最后觉得另一位堕落天使很可能也是我的熟人,阿莎蕊雅,你是另一位堕落天使吗?”莫凡认认真真的看着阿莎蕊雅的脸庞,也认认真真的问道。

“你不考虑考虑吗?”阿莎蕊雅抬起头来,迎着莫凡的目光。

“考虑什么?”莫凡道。

“我说了呀,你只能问一件事,难道你不考虑另一个问题……每一次你和我靠近,你都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我真有那么危险吗?”阿莎蕊雅问道。

莫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莫凡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特别,他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垂涎阿莎蕊雅的美-色。

“你确实很危险,我一边被你的独特与出众给吸引,一边在告诫自己不要轻易越界。一方面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你心里所想,另一方面我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要……咳咳,要自律。”莫凡也不知道这种鬼话怎么说出口的,但他只能够坦诚。

“你现在就可以问我呀,我会回答你。你不明白我心中所想,我也不理解你的行为,这说明我们是对等的,公平的。”阿莎蕊雅说道。

“不能问两个问题吗?”莫凡有些为难的说道。

阿莎蕊雅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莫凡不解道。

“我奉行的一个理念,女人即便已经内心沦陷了,也不能轻易的将自己全盘托出。我只回答你一个问题,代表着我没有欲迎还拒。我保留一个问题,代表着我还有我的价值。”阿莎蕊雅同样很坦诚的对莫凡说道。

莫凡皱起眉头来。

两个问题,只能够选择一个。

莫凡也很清楚,任何一位在人间游历的天使,无论是圣城天使,还是堕落天使,他们都不会在“荣归”之前暴露自己身份。

阿莎蕊雅愿意回答自己一个问题,却要保留一个问题的心情,莫凡真得很理解了,毕竟她愿意无偿的帮助自己就已经是很大情分了。

话说起来,自己好像欠了阿莎蕊雅不少情分。

这些情分,要还的。

可阿莎蕊雅什么都不缺。

而且阿莎蕊雅也绝不是那种靠花言巧语便可以骗出两个答案的人,她说只有一个,那绝对只有一个,哪怕将来可以如胶似漆,她也绝不会回答她是不是堕落天使的这个问题。

看着夜空,星芒多姿。

偏偏眼下的美人却更加令人神往。

莫凡陷入到了一种苦痛当中,他知道自己必定会失去什么。

阿莎蕊雅真的好聪明啊,能够给男人出难题的女人,从来就不可能是一片陪衬的叶子。

自己要么可以完全了解她。

要么这辈子都不可能明白她的心意。

要问什么?

你是堕落天使吗?

你爱上了我吗?

倘若还有别的出路,莫凡万万不愿意面对这个抉择。

……

“真好。”阿莎蕊雅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她看着莫凡的脸庞,道,“我以为你会很快给出答案,你的这份痛苦的犹豫,让我感觉自己确实是有价值的,而且不低。”

“我想问的是……”莫凡终于开口了。

狂风吹起一大片的雪,扑向了在星河下、雪地上缓缓行走的两人。

莫凡声音很小,只有贴近莫凡的阿莎蕊雅能够听见。

阿莎蕊雅依旧优雅而保持距离的挽着莫凡手臂,没有疏远,也没有靠近,只是她的脚印时浅时深。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