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4章 你是堕落天使吗?

...

(今晚8点做个完结直播活动哦,跟大家聊一聊天。)

(有什么想问的,当面问,有什么想喷的,欢迎来互喷……额,开玩笑的,文明围观作者,不要投喂石子,刀片,谢谢!)

(企鹅dian竞,晚上八点见!)

(不知道地址的,查看下公众weixin:)

(还是不知道的,直接去平台找标题直播间,蛮找找看,应该可以找到……)

...

……

……

北欧,灿烂的宫殿与雪白的冰川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宫殿看上去更加辉煌高贵,使得冰川更加圣洁干净。

这是一个富饶的世家,来来往往的帮佣正在为了一顿丰盛的晚宴忙碌者。

一位系着头巾的女人,正驾驭着一头牛车,车厢上装满了新鲜的瓜果时蔬,缓缓的驶入到了北欧世家宫殿的后厨区,才到后厨院子就已经可以嗅到一些烤饼的香气正在弥漫。

“唷,今天是一位漂亮的小姐来送啊,您一会可别闲逛哦,族里的那些小伙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平日里被长辈们约束在族里专心修炼,你应该能够明白他们内心有多么的渴望,所以可千万别轻易落入他们视线,被他们盯上,可能你就……”主厨打量着今日送瓜果的乡村女孩,笑眯眯的说道。

今天的这位女孩确实独特,处在最令人垂涎的年纪,又拥有绝妙的身材,哪怕只是穿着那些有些庸俗的衣裳,包裹得也很严实,也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尤物。

这年头,已经很少能够看到天生丽质的女人还自力更生了,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就会被一些条件优越的男人给看中。

“可能我就锦衣玉食,从今往后你们便要按照我的吩咐来做我想吃的东西?”女子用非常平常的口吻回答道。

主厨听罢愣了愣,随后故意爽然的大笑来掩饰尴尬。

好吧,姑娘早就有想法了,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了,就说嘛,这般出众的女孩干嘛做这种苦力活。

“我听说里面有一些奇怪的规则,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那些曾经进去过的女孩精神上出现了一些变化,我们都知道蓝思卡所有人都想要挤入到这座富有温暖的宫殿,包括我们这些干活的,总之还是谨慎一些吧。”主厨说道。

“嗯,我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女子笑了笑道。

主厨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样暗示她,她还要这样做选择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总之自己一个厨师也没有资格对一个贵族世家内的人私生活指指点点。

卸下瓜果,让学徒们小心翼翼的切成好看的拼盘,等待那些烤炉里的肉达到精准的熟度后,主厨便专心做好这顿全族晚餐……

具体是什么日子主厨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蓝思卡世家究竟庆祝什么,他只知道族内那些长辈们把今天看做创立日,宛如要迎来一个新的时代,整个北欧都会知道他们蓝思卡世家那般。

……

“餐车一定要保持整齐的队伍推入到晚宴厅,必须要在三分钟的时间内将食物全部呈现给客人们,手脚要快,但不能失去礼节,明白吗!”主厨特意高声说道。

侍者就有二十名,餐车有十辆,这家族的宴会不亚于一家豪华的大规模餐厅,哪怕是上菜都像是一场需要提前排练的隆重表演。

十辆餐车从晚宴厅三个不同方向的大门推入,主厨自己端着自己最拿手的一盘烤牛腿优雅的踏入,其他学徒和侍者们簇拥着餐车,一同进入到了那个盛大的厅内……

突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来,这让主厨不由的皱起眉头,想要训斥学徒怎么可以让后厨宰杀牛鹅的气味传到这里来时,却骇然发现整个晚宴厅内横七竖八的躺着那些衣着华贵的人,他们倒在血泊之中,就如同他们不久前进行的牲畜处理画面一样!!

可这些都是人啊,而且还是一个个地位显赫的人,他们在泥泞的血浆之中和那些死去的鸡羊没有任何的分别。

“哐当当!!!!!”

餐车与餐盘摔落在地上,香喷喷的食物洒出,学徒们与侍者们吓得手足无措,偏偏美食这样浓郁的香气都无法掩盖人死亡时散发出的那股恶臭。

学徒、侍者、女佣们慌忙逃窜,发出了最渗人的尖叫声,这哪里是美妙的晚宴,纯粹是一场血腥屠杀,整个世家的人都暴毙了!

主厨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其他人都在一边打滚一边逃跑,但主厨知道那个魔鬼既然可以杀死整个世家的魔法师,要杀他们这些普通人更是易如反掌,跑没有任何意义。

这时,血毯尽头,一位穿着葡萄色修身袍的女子提着一柄修长如牙的黑色长剑缓缓走来,她那双独特而充满惑力的眼睛,在主厨看来却有几分熟悉……

是她杀了这里所有人???

这不是那个送时蔬的农村女子吗!

她之所以出众,是因为穿着一身朴素过时的衣裳,她那双灵美动人的眼睛却依旧给人高贵之感,像一位落魄的王孙贵族。

“可惜了所有的美食,对吗?”女子将黑色的龙牙剑优雅的收回到剑鞘中,那剑鞘只有光芒交织,却没有实物,等到剑完全没入后,剑与光芒剑鞘一同消失在了女子纤细的腰肢处。

“你……你是圣城来的,你是来惩罚他们的??这个肮脏的世家,他们活该,他们活该!”主厨无比震惊道。

“我可不为圣城卖命,我不过是来讨债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他们明明向一位并不友善的神明借走了强大的力量,满足了私-欲,却在纸醉金迷中忘记了之前许下的诺言,想要抵赖,甚至想要违抗,他们自以为聪明的利用黑暗契约的漏洞来逃避债务,总以为黑暗永远都不能踏入这个宁静的世家,孰不知那位神明对这里的人的贪婪了如指掌,于是像我这样的人遍疲于奔波,像一位讨要债务的人,当然我们从来不要他们别的什么,只要他们的性命,然后将他们的灵魂一起送到下面。”

黑剑女子说完这些,用手指了指血泊下面。

血泊之下是什么?

无非是某个黑暗炼狱,这些违背了黑暗契约与黑暗祭献誓言的人,他们很难侥幸活下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主厨根本听不懂这些,他完全不了解魔法的深奥规则。

“对那些缭绕在这个宅子里的冤魂来说,我是他们的天使,对这个世家所有违背了黑魔法法则的人来说,我是魔鬼……”女子打开了主厨手上的餐盘,用手指撕下了一块牛腿肉,放到小嘴里品尝了起来,而且还不忘吮去手指上的那点油腻。

绝世姿容,高贵却妩媚的声线,还有这性感的动作,本应该是一个可以令所有男人瞬间血旺膨胀的画面,可一想到她妙曼身子后面是一片鲜血淋漓如屠宰场一般的情景,主厨顿时全身不寒而栗!

……

宫殿依旧金灿灿,冰雪也仍旧洁净,只是宫殿内充满了惊恐万分的尖叫声,雪地上随处可见仓惶逃窜的人。

女子披上了一件抵风的长袍,秀丽的长发在风雪中飞舞起来,她走出了弥漫血腥味的宫殿之后,不由的望了一眼没有一丝丝雾霭的天空,星河璀璨,光辉交织似童话那般烂漫,北欧寒冷归寒冷,却总有令人为之热情昂扬的景色。

“一个人看星星?”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传出。

女子猛的转身,白皙修长的手往腰间为之一抽,那凌厉无比的黑色龙牙长剑突然荡开庞大的气魄,犹如一只远古巨龙在此处狂啸!

女子如临大敌,她很清楚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自己附近的人,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魔法师。

“别紧张,是我,莫凡。”男子已经在女子面前,一只手摁住了她正打算拔剑的纤纤手背上。

女子一脸讶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那还算熟悉的气息带着一丝热量,极其暧昧的靠近着她的鼻尖……

“好……好久不见。”女子回过神来,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可以融化人内心的笑容来。

莫凡看着她,感觉自己一下子被这个大妖精给捕获了,失神了片刻后这才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能离太近,不能离太近。

这花,有剧毒,不是靠意志力可以抵挡的!

“你让我找得好苦。”莫凡调整了一下心态,这才说道。

“如果你是为了我而来,那你很容易找到我,如果你是为了别的人而来,那你永远都找不到我。”阿莎蕊雅将龙牙剑慢慢的放回了剑鞘,很随性的想要坐在雪地上上。

“别冻着屁屁,坐我腿上?”莫凡急忙拉着她。

“好呀。”阿莎蕊雅毫不介意。

“我开玩笑的……”莫凡挠了挠头。

“说吧,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不过你只有一次机会哦,我只会答应你一件事。”阿莎蕊雅也没有往雪地里坐了,伸出手来,优雅的挽着莫凡胳膊,让莫凡陪她在雪地上散步。

“我听圣城的老天使说,堕落天使不仅仅只有一位……”莫凡说道。

“嗯?”阿莎蕊雅没正面回答。

“我顺着一些线索,也找寻了很多符合一些条件的人,最后觉得另一位堕落天使很可能也是我的熟人,阿莎蕊雅,你是另一位堕落天使吗?”莫凡认认真真的看着阿莎蕊雅的脸庞,也认认真真的问道。

“你不考虑考虑吗?”阿莎蕊雅抬起头来,迎着莫凡的目光。

“考虑什么?”莫凡道。

“我说了呀,你只能问一件事,难道你不考虑另一个问题……每一次你和我靠近,你都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我真有那么危险吗?”阿莎蕊雅问道。

莫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莫凡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特别,他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垂涎阿莎蕊雅的美-色。

“你确实很危险,我一边被你的独特与出众给吸引,一边在告诫自己不要轻易越界。一方面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你心里所想,另一方面我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要……咳咳,要自律。”莫凡也不知道这种鬼话怎么说出口的,但他只能够坦诚。

“你现在就可以问我呀,我会回答你。你不明白我心中所想,我也不理解你的行为,这说明我们是对等的,公平的。”阿莎蕊雅说道。

“不能问两个问题吗?”莫凡有些为难的说道。

阿莎蕊雅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莫凡不解道。

“我奉行的一个理念,女人即便已经内心沦陷了,也不能轻易的将自己全盘托出。我只回答你一个问题,代表着我没有欲迎还拒。我保留一个问题,代表着我还有我的价值。”阿莎蕊雅同样很坦诚的对莫凡说道。

莫凡皱起眉头来。

两个问题,只能够选择一个。

莫凡也很清楚,任何一位在人间游历的天使,无论是圣城天使,还是堕落天使,他们都不会在“荣归”之前暴露自己身份。

阿莎蕊雅愿意回答自己一个问题,却要保留一个问题的心情,莫凡真得很理解了,毕竟她愿意无偿的帮助自己就已经是很大情分了。

话说起来,自己好像欠了阿莎蕊雅不少情分。

这些情分,要还的。

可阿莎蕊雅什么都不缺。

而且阿莎蕊雅也绝不是那种靠花言巧语便可以骗出两个答案的人,她说只有一个,那绝对只有一个,哪怕将来可以如胶似漆,她也绝不会回答她是不是堕落天使的这个问题。

看着夜空,星芒多姿。

偏偏眼下的美人却更加令人神往。

莫凡陷入到了一种苦痛当中,他知道自己必定会失去什么。

阿莎蕊雅真的好聪明啊,能够给男人出难题的女人,从来就不可能是一片陪衬的叶子。

自己要么可以完全了解她。

要么这辈子都不可能明白她的心意。

要问什么?

你是堕落天使吗?

你爱上了我吗?

倘若还有别的出路,莫凡万万不愿意面对这个抉择。

……

“真好。”阿莎蕊雅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她看着莫凡的脸庞,道,“我以为你会很快给出答案,你的这份痛苦的犹豫,让我感觉自己确实是有价值的,而且不低。”

“我想问的是……”莫凡终于开口了。

狂风吹起一大片的雪,扑向了在星河下、雪地上缓缓行走的两人。

莫凡声音很小,只有贴近莫凡的阿莎蕊雅能够听见。

阿莎蕊雅依旧优雅而保持距离的挽着莫凡手臂,没有疏远,也没有靠近,只是她的脚印时浅时深。

第3215章 猎人争雄赛

这是一个难得的暖春,被冰霜抑制了几个月的老树纷纷开出了花儿,香气胜过了以往几年,大街小巷都能够嗅到,哪怕是到了深夜,掩上了院子里的木门,整个院子依旧芬芳醉人。

寒冷终于熬过去了,暖和的气候慢慢的归来,熬过来的植被也仿佛经历了一次小小的涅槃,变得更加生机勃勃,树花更加灿烂。

彬彬有礼的女校服,垂落在肩处的乌黑发丝,一双灵动美丽的眸子犹如融化的冰雪在高山山涧中流淌,帝都学院的春季开学礼这一天,冗长的入学树花道上,有这么一个女孩成为了校园里一道最引人瞩目的风景线,她抱着书,缓缓的走着……

“学妹,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呀,我是学生会副主席,我想帝都学府应该没有我交不出名字的人。”一名俊美青年带着几分礼貌的走上来问道。

“我是明珠的交换生。”女孩回答道。

“这样啊,明珠校址不是已经被海妖们给摧毁了吗,转到了矴城。”学生会副主席说道。

“嗯。院长办公室是在哪,我找松鹤院长。”女孩说道。

“我带你去好了,你第一次来帝都的话,很容易迷路的。”

“好。”

……

领着这位明珠的女交换生,蒋宾明还是忍不住悄悄的打量起来,帝都学府尽管也有许多让人看一眼就着迷的美人,但不知道是新鲜感还是这位女交换生确实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学生会副主席蒋宾明总是忍不住去多看她几眼。

很美,很有气质,是自己心动的类型,还好自己正好路过自信的上来打招呼,要是被系院那些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看到,又要被祸害。

“院长,您在里面吗?我是学生会副主席蒋宾明,有明珠学府的交换生过来找您,我带她过来。”蒋宾明非常有礼貌的叩了门。

“进来吧。”松鹤的声音传来。

“院长。”

松鹤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女交换生的身上,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道:“你就是宋启明的小孙女冷灵灵?”

“是的,松院长好。”冷灵灵道。

“我听说你和莫凡是猎人搭档,现在是一名七星猎人大师?”松鹤接着说道。

冷灵灵点了点头。

一旁的蒋宾明张大了嘴,惊讶的看着冷灵灵。

七……七星猎人大师??

开得什么玩笑!

帝都那些优秀毕业生能够成为猎人大师的寥寥无几,这个大一的交换生怎么可能是七星级别的猎人大师!

“恩,你申请的事情我听说了,如果你要成为猎王的话,就至少得在猎人大师争雄大赛上获得荣耀猎人大师的称号,我们帝都确实有一个猎人学会,而且也会以我们帝都学府猎人学会的名义参加此事猎人大师争雄大赛。”松鹤说道。

“嗯,所以您看我可以加入这个猎人学会吗?”冷灵灵问道。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作为一个大一学生加入到这个优秀毕业考核级的项目里……咳咳,我倒不是担心你的能力,我是担心我们学府猎人学会里的那些家伙承受不了这种打击,论星级的话,你肯定得是领队,可论年龄和年级的话。”松鹤挠了挠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院……院长,我就是学会里的一员。您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位学妹是七星猎人大师??七星猎人大师得完成国际级别的悬赏,还得是有大悬赏池的那种!”蒋宾明说道。

“她确实完成了不少这种级别的悬赏。”松鹤院长说道。

不……不少??

那就是不止一个??

那种级别的悬赏又不是街边找丢失的小猫小狗,一些猎王级别的人物都未必可以解决!

“院长是担心猎人学会里的人看我年纪太小,不情愿听我的,那没关系,您就不要提七星猎人的事了,我要的不过是那个猎王竞争资格。”冷灵灵说道。

年龄确实是一个麻烦的事情,尽管冷灵灵已经当了七八年的猎人了,大大小小的赏金事件都处理过,更夸张的场面也见过……

可毕竟那都是自己之前未成年前的事迹。

成年后,还需要一份证明书,若要真的想成为猎王,猎人大师争霸赛是一定得参加的,必须在争雄赛上获得了荣誉猎人大师的称号……

当然,猎王需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个称号,还需要满足很多复杂的条件,但既然决心成为一名猎王,就得迈出这一步,并且是要独立的迈出这一步,未来的道路,都得依靠自己……

“也是,你需要的就是一个通行证,过过场罢了。那这位同学你就带她去你们猎人学会吧,和带这个项目的老师说她是我侄女,想跟队伍去长长见识。”松鹤院长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样处理妥当一些。

主要是猎人学会里本身就有自己的管理体系,灵灵一个七星猎人大师闯进来,很难不造成影响。

“好……好的,院长。”蒋宾明说道。

“回头我再和那边老师打声招呼,那冷灵灵,你就随队伍去好了,好好为我们学府争光。”松鹤道。

“嗯,谢谢院长,麻烦蒋同学了。”

“不麻烦,不麻烦,没有想到这么巧……那个,你真的是七星猎人大师?”

“以前有个搭档很厉害,都是他带着我,我混一些猎人贡献值而已。”冷灵灵谦虚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就说嘛,哪有这么年轻的七星猎人大师,我的目标也是成为猎王,一起努力吧!”蒋宾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原来是被硬带上来的。

确实有一些老资格的猎人为了让自己后辈在猎人圈中快速获得影响力,将自己解决的一些悬赏事件喂给后辈……

当然,能够硬生生的喂出一个七星猎人大师称谓,想来这个女孩背景非同一般。

长得美,气质佳,还有深不可测的背景,脾气似乎也看上去蛮好的,很完美哦,一定要趁她才刚刚踏入到这个成年人的社会圈子时下手。

蒋宾明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