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了岸,我在草丛树林中闲逛,,一步步上山,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山林里迷路很正常,我要爬上山看看路程。爬到半山腰被一具尸体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那山贼头,原来他自己摔在了石头上,却把我推到了溪水里,我于是便顺水而下流去了银鱼村。

我轻叹口气绕着他上了山,我又害死了一个人。后来想到既然这人的尸体在这里,那么太巧了我爬的竟是云山!

在距山顶七八米处,我看到悬崖边站着一抹白影,是露儿!她离悬崖那么近干什么?

只听露儿大喊:“将军,你等等露儿!”

我亲见露儿直直的向悬崖倒去。

“不要啊!”

疯了!我用那双已经很累的腿跑过去,只恨自己不会轻功,我已经不敢看的闭了眼睛。

“露儿姑娘!”

再睁开眼,发现安敬奥牵住了露儿,他说:“露儿姑娘,将军会没事!为何不多等些时日?”

露儿说:“安大哥,五天,露儿已等了五天,将军为露儿而死,露儿怎能偷生?”

我踏上山顶:“露儿!”

两人看过来,露儿或许是没想到我这么轻易就出现在她面前,惊喜的奔过来,紧紧抱住叫我:“将军!”

安敬奥轻叹口气,走过来对我拱手,说:“将军安然无恙就好!”

我疑惑的看着安敬奥,他的那个叹息是什么意思?

想我死?不能!他从来都是最保护我的那一个!

“将军,下山吧!”

他伸手做了请的姿势,我牵着露儿,安敬奥小心的提醒:“露儿姑娘小心!”

原来是为了露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天空已到了下雪时,今年雪下得特别大!露儿早已为我缝制了冬衣——雪貂长袍就是文人墨客口中的貂裘。第一次穿上它,军营一群人羡慕的不得了,当然也包括上将军!露儿答应为上将军缝制毛领坎肩,上将军才哈哈笑着罢休!

我向上将军提议这一年春节要大办,因为我想我已经在军营渡过这是第六个新年,却从未见过大办。当我把这个提议提出来上将军可能也考虑到士兵的情绪,所以准了!于是,在离新年还有一个月时间时,我已经带着士兵四处张罗年货。

这个消息传到了在云都驻扎的云啸将军耳里,他听说我们储备军营要过春节,竟然派来士兵带着各种吃穿用来慰问我们。上将军感激,除夕夜邀请云将军参加。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后来,从徐镇江那里总算明白,他的目的是露儿。我也是直到这一刻才知道现在凡是当兵的,上至前锋将军、校尉将军下至马夫,没有不知道露儿姿容的,当初一说将露儿送走多少人虎视眈眈露儿。

徐镇江说,幸而露儿被劫,不然早被这些将、兵拆吃入腹!这么说,这整个军营除了我的身边没有地方是安全的。我忍不住看着对这些一无所觉为我做皮靴的露儿!

我轻轻叹口气,走过去牵起露儿的手,将她拉出营帐,她问:“将军,哪里去?”

我不说话,拉她到马棚,青锋看到我摇着缰绳打招呼,青蒙也蹭过来,我解开缰绳,将青蒙的绳子交给露儿,我说:“露儿,今日教你骑马!”

露儿不解的看着我,说:“可是如今雪还未化!”

其实,我想说,我不仅想教你骑马,我还要教你格术,让谁也不能欺负你。我扶露儿上马,我们两人调转方向骑出军营,两个雪白的身影和雪交相辉映,欢乐地在雪间奔跑,露儿那倾城之姿在白雪的映称下更显风华绝代!我担忧的看着,说:“露儿,攻打云山不止你受到伤害,英雄也是一样的!每每想到那日情景我总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你,如今这种感觉越发强烈,露儿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不受伤害?”

露儿动情地看着我,说:“将军,只要不赶走露儿其他都是不仅要的事!”

是这样吗?露儿你只要这个? 我暗下决心以后无论怎样,像云山上的伤害绝不可以再发生!我大喝一声:“驾!”

骑着青锋继续奔跑,冬日刺骨的寒风在耳边呼啸,我却因为心中那尖锐的疼痛,额上布满汗液!

“露儿姑娘绝姿芳华,请为在座将士舞一曲!乐师!”已经微醺的云将军兴致高昂的说。

露儿看了我一眼娇羞的起身,宽大厚实的貂裘在她的舞姿下丝毫不见笨重,反而更显露儿雍容华贵、风姿艳绝!雪白的貂皮毛,在寒风间幽幽荡漾,周围所有人都沉醉其中!

云将军摇晃着身体持着杯子来到我身边坐下。他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酒气冲天的面容依然英气勃发,他说:“老弟,哥哥敬你一杯!”

他举着酒杯,非得把我的倒满,他说:“你小子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竟得露儿如此红颜?小小年纪又几次立下奇功,让我等前辈汗颜!全军上下有谁比得上?不不,兵马大将军的儿子王洋还能与你一较高下!”

我忍受着他时不时喷在脸上的酒气,丝毫没有留意他口中的王洋是何人,也不会想到这个叫王洋的男人会彻底改变我。

我看看旁边的计时沙漏马上凌晨,于是我站起身对周围的人说:“即刻就是新的一年,花英雄为各位兄弟表演一个,虽比不得露儿但也望兄弟们莫要嫌弃!”

我让人摆下几面大鼓,这是我早已练过的擂战鼓节目,这些人都是热血男儿,对战鼓有着莫名的感情。我脚下四面鼓,还有几面站鼓摆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周围屏息等待,“咚!——咚!——咚!——咚!——”

我先一下一下敲打一面,在敲出节奏时猛然两手撑开双臂同时敲打左右两面,声音一下子强百倍,再来我两手举高背对着敲后面的鼓“咚咚咚咚!——”在敲到一定数量两只鼓槌同时打在前面的鼓上,这才只是个开头后面就加入了脚,鼓点快的让人的心脏都承受不住,在狭小的空间内我使出所有的武功在鼓间翻跟头,身手敏捷的我,穿着一身貂裘,灵巧如狐狸,配着鼓点周围的人被这难得一见的擂战鼓激发起来,不知谁喊得:“必胜!必胜!”一瞬间,喝着鼓点全营将士都齐喊着:“必胜!必胜!”在这必胜的呐喊声,我们终于迎来了新的一年...

花木兰,二十岁了!

我习惯的忽略身体在发育!一天,接到圣旨说要我将国库的粮食运过去!一方面方便囤积新粮,另一方面此刻前线缺粮而各地的粮食并未收!

露儿自然跟在我身边,不知不觉我们竟已经相处两年,她已经无比熟练于做好一个侍女该做的事了,最重要的一点她解决了我吃饭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她每次见我吃饭时都在烦恼,所以决定亲自为我做饭,据手底下士兵说,我吃的馒头需要筛选五次,牛肉要焖上一天,汤要加十几种调味料。终于知道食文化的最初是因为挑剔的舌头!士兵们都羡慕我,说皇上的饭食也不过如此。所以,两年来我明显胖了不少。但,比起21世纪的身材,还是无比苗条的。得知要入主皇城,我心里的算盘也拨起来了,最好能和皇上做朋友,太子公主王爷也行!文臣吗?宰相就可以了!上将军得知我要进皇城,连夜而来,他吩咐了不少注意事项,大部分在我看来是没用的,不过还是认真听着。这时,露儿走了进来,和一个士兵端着饭食,露儿是一定要跟着我的。

上将军看了露儿一眼,转向我问:“英雄,为何你如此祈盼入宫?”

我兴奋地说:“美酒、佳肴更有天下佳丽,小将不向往,岂不太奇怪了?”

上将军已花的胡子抖动了起来,露儿则睇过略带气愤的眼神。

进京路上,女人的烦心事到底来了,在我渐渐都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她红艳艳的警告我我是女人。

幸好任何人都没发现,庆幸《木兰辞》中那句“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诗女郎...”看样子是不会有人发觉的,但还是要小心! 快到京城时,在城外我们被一阵阵钟声吸引,念经的声音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自穿越以来,虽路过不少寺庙,但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拜过菩萨呢。于是,带了几个人和露儿向寺庙的方向走去。远远地就看到烟雾缭绕,这寺庙真是香火鼎盛,一路上,虽然也见过寺观,庵之类,都不及这座大,恐怕在众寺庙中这座庙也有皇宫般的地位。

踏上白玉的石台阶,见两边松竹相错,宁静悠远!我与露儿都一身素色衣衫,自从讲了《神雕侠侣》后,白衣成了我俩最爱,不过,今天有所不同,露儿外穿了件粉色纱衣,下身围了深色小裙,更显温柔妩媚!我手持一把玉圭,风度翩翩,引来不少女香客的议论。

踏上一处宽台,看到了一位青衫公子,虽然衣服看似挺普通,但每处衣角的装饰都加了金线,头上顶着一个冠,同样气度不凡,我若是潇洒飘若仙人他则富贵士族佳公子。见他身后的几个人脸虽然没有表情,却神经高度戒备,我暗付他绝不是普通人。就像两只高贵的孔雀,我们两个彼此注视,在要错开时,他站定身体拱手道:“在下叶飞,敢问尊驾尊姓大名?”

我连忙也拱手道:“不敢当!不敢当!花英雄!”

他笑着说:“小弟见阁下有见故人感,相见恨晚只想请阁下小酌一番,不知阁下可否赏脸?”

我也笑道:“小弟也有同感,正求之不得,来人!”

身着便装的安敬奥上前,我让她照顾露儿,又吩咐露儿为我多拜托菩萨保我平安,当然,这是附在她耳边说的。

竟来到城中最大的酒馆,此人身份我已心知肚明了。入了雅间,我撩起衣服下跪:“末将花英雄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刚刚失礼之处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太子显然大吃一惊:“花将军快请起,你是如何看出本宫即是当今太子?”

我指了指他腰间晶莹剔透的玉佩,他恍然大悟,笑了笑问:“现下你可还敢与本宫对饮?”

我21世纪的人,本来对什么君臣纲常不太懂,虽然学了不少,当然是上将军为我恶补的。想到电视上演的他们这些贵族最渴望像平凡人那样交朋友。

我于是说:“有何不敢?”

我坐了下来,太子眼中现出惊喜之色,对我更是赞赏。果然,京中的饭菜确实可口,酒过三旬,太子邀我骑猎,本来身体因例假不舒服,可骑猎是我的强项,对方又是太子不去不行。况且我也没有不舒服到躺床上的地步!野外,我们骑在马上,他说,我们比赛,赢了的必须答应对方一个请求,但仅限能力范围内的。我当然赢了,我的要求是我要到皇宫吃饭,太子竟比我还高兴!

晚上,露儿为我铺床问了些发生的事。我据实以告,当说到第二天要进宫赴宴,露儿的脸立刻阴下来, 我拍拍她说:“放心!我是不会丢下你的。”

刚说完,肚子一阵急速地疼痛,连忙让露儿离开。我开始有些烦了,如果我是男人,自然能许下不变的誓言,可惜我不是,我给不了露儿什么...

坐在太**中,不知为何我却食不知味,兴致缺缺,太子频频问我是不是不合胃口,我却看着满目珍馐微笑着说,宫廷宴席果然不凡!

正在我后悔不该提这个要求时,门外奔进几个衣衫华丽的女人,她们都娇柔的喊:“殿下!”

我立即一个激灵,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们来到殿前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像箭一样射来,难道她们还吃男人的醋?这时代...

断袖?我连忙看向自己的衣着,是挺容易引起误会的,白衣飞飞,本来束在一起的头发,被我散下几缕,用一根白绢缠绕,如果不知道我是“男人”的,一定会误会!

都说宫里的女人心狠手辣,我可不敢得罪,连忙起身离席拱手向那几个女人道:“校尉花英雄见过各位娘娘!”

唉!自穿越以来第一次向女人行礼。这些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一脸小家子气模样,在进门的刹那把所有遭人讨厌的嘴脸表演殆尽。

几个女人一听我是男人,果然欢喜无限的纷纷围着我绕圈圈,口里不时发出:“啧啧...”地声音,这群八婆!

有人娇笑着说:“没想到军中有这样年轻、英俊的校尉?” 说到这里,太子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唉!男人也是会嫉妒的,尤其看到自己的女人那么细致的看别的男人,我立刻慌了,会不会扣我个“惑乱后宫”的罪名?

我立刻端正态度拱手向太子,幸好那些女人已经从我身边飘回太子身边,并且带走了她们身上那浓郁的脂粉气息!

妈呀,呛得我差点昏过去。

只听太子说:“卿,坐!”

本来我是坐在太子身边,此时不用抬头也知道太子正遭遇“千手观音”的爱抚,于是我退到一旁坐下...

感觉自己像置身事外看一场古装大戏,名字叫《太子殿下你爱谁》,正呆愣着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咳嗽声,她华服锦簇,头上各种金丝珠玉围绕,围着太子的女人走下来向女人行礼,原来是太子妃! 我也离席即第一次向女人行礼后,第一次向女人下跪,她从我身边高傲的走过,我偷偷看了一眼太子,他额头紧蹙很苦恼的样子!我突然很庆幸自己没穿越成宫廷女人,这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似刀似剑,心理折磨啊!

我很满足现状的想,我多好,自由自在!估计此时太子没功夫陪我把酒言欢了,我也没兴趣目睹现场版争宠大戏,电视上演了不少了!没等太子吩咐我率先请求告退,太子便允了我!

纵马回驿馆,早有小厮来牵马!我看到灯笼下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我想一定是露儿!

走到她面前,将披风披在她身上,说:“夜深更深露重,受了寒不好!”

又是一年春来到,天气转暖,估计将粮送到前线,路上一定是片片地绿了。转过露儿的身子,见她脸上泪痕点点,我强迫自己没看到,不能再关心她了,如果伤害她可以让她幸福,我愿意做个坏人!不敢想如果自己现在心软会造成将来怎样毁天灭地的伤害,那时自己也一定不会幸免。所以,露儿我不能问你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知道一定与我有关!

第二天,太子约我去皇家围场射猎,我们彼此都发现对方脸色比昨天差,不约而同询问对方更不约而同的长叹:“女人啊!” 说完我们哈哈大笑,惊飞了林中无数麻雀,马儿也惊得原地动了动。

片刻后,太子凝望着我说:“若卿为女子,本宫愿舍弃江山,带你纵马江湖,逍遥山水间!”

说这句话时他看向天边,我的心却被震动了,2010年11月20日,我22岁,连初恋都不曾有过(当然是因为条件不行,是个男人都看不上),何曾有个男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小女人情怀泛滥了...

只是,时不与我,此时此刻我是个“男人”!

他忽而转过头问:“我瞧那小丫头挺可人,卿因何烦恼?” 我长叹口气,难道说因为我是女人?绝不!

我说:“恨未生在和平时,不负天来不负卿!即为国效力,国不安何以家?儿女情长有心烦恼!”

太子听了哈哈大笑,大喝一声“驾!”进了狩猎区,我也跟了进去!

回驿馆竟看到上将军,旁边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宣了一道旨意,到 此我才知道我又晋升为将军了,虽然任务还是征军粮却已是后勤部最高统帅,上将军被辞了。

太监都已经走了我还是跪在地上,心中似乎有什么被挖空了,看着上将军起身坐到了我面前,我眼中含泪的说:“将军...” 座上的人却满面红光的看着我说:“英雄啊!你我相交六年,而今你已到加冠年纪,你父不在不知本将可否为你行冠礼?”

我连忙叩头,泪水已经流下,我说:“将军即是英雄的亲,义父为孩儿行冠礼孩儿求之不得!”

上将军也终于老泪纵横,说:“我晚年得此义子,不枉此生!”

说完,上将军为我行了冠礼即古人迈入成人的行列,当然按女子成人礼花木兰早已过了!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