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晚间,和太子、王洋用餐,我要当卧底的事王洋并没告诉太子,我想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越少人知道越好!

其间,我询问了一下义父状况,太子笑着说:“老将军整日以逗孙为乐,好不自在!噢!老将军亲为你打造一把宝剑托我送来,盼你能持剑大展宏图!”

说完太子遣了小厮去取。手捧宝剑,对义父感激更盛,我没有看到在我细致看剑时王洋正以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我。

我的潜伏工作大抵在太子走后开始,军中事物由安校尉暂代处理,露儿、千雨也交给他照顾。

露儿送我时很是哀伤,我只能一遍遍强调,明年五月一定回来。

刘秀英自那日走了就没再出现。

千雨在我耳边说:“你真放心把我一个现代人放狼窝里?” 我笑着说:“整个军营最放心的就是你,我还担心其他人呢!”

千雨骄傲的冷哼道:“放心!我会照顾好嫂子的。”

她讲的很大声,周围人都看向脸已经红成苹果的露儿。

我压低声音:“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千雨笑道:“这叫落井下石!学好成语了没?”

我语噎。这小妮子,这个90后,我斗不过!

我没有骑走青锋,因为卧底身份不能太张扬。

当我看到卧底衣服时,我不解的看向王洋,我以为他会给我准备女装,就像赵薇的《花木兰》一样,谁会想到大魏的卧底会是女的?

王洋解释道:“你应对本将心怀感激,胡人大多野蛮,你小小女子不好生存,男装行动便捷。”

从他手上接男装时,他却不愿意给,我疑惑的看向他,他到底想怎样?

最后,他还是松了手,说:“胡人蛮不讲理,木兰行事需谨慎!我每半个月会在胡地五里外燃起狼烟,到时你无论如何要来见我!还有,一旦发现危险定要设法自保...”

看着他似乎还有没交代的事情,却又闭嘴不说了,这样的王洋很反常啊!

他看着我,手很留恋的揉了一下我的头,望着那双眼里涌动的情绪,我竟无比期待他能再说些什么,最终他只是无奈的笑笑,说:“男儿国是家,仗剑指天下。”

真豪气啊!但是,中心思想是什么呢(笨蛋!他是在警告自己,不能对你动情!)?

我潜伏在一个副将手下做近身小厮,噢!对了,虽然我一直称敌军胡人胡人的,其实是跟从义父叫的,有鄙视人的意思。魏国其他人也有称柔然的,比喻一种虫子。胡人自己称自己则是“天狼族”,说起来我们叫的还是很含蓄的。

为了更好的偷到消息,我常常在他们开会时主动承担伺候的任务。和露儿在一起近三年,胡人的语言我已经学的八九分像了,所以卧底对我来说再容易不过!

我进了胡人大营,里面果然如王洋说的有人接应,一切都很顺利,我在里面适应的很好,好像我本来就在这胡人阵营里当兵。

我与王洋约定没半个月报告胡人动向,不知道是被胡人察觉了还是怎样,总之在我卧底期间胡人没什么大的动向!

当我第十二次见到王洋时,他看了看我,我注意到他眼窝很深,很累的样子。

“王将军身系国家令我佩服,但自己身体也该好生照料!”我礼貌的劝道。

他忽然上前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我本能躲闪着后退,道:“将军...”我的声音怎么软成这样?像在撒娇,真想拿脚丫子抽自己,王洋这样城府深沉的人你也敢学人家大家闺秀娇羞,不要命啦?

他苦笑了一下说:“木兰,你好似廋了?”

我开始向他大吐苦水:“胡人那饭食是人吃的吗?若露儿在我也不必委屈自己的肚子......”

本来在古代我就不怎么适应这儿的饭菜,尤其还是在从军!现在又落到少数民族阵营里,每天基本油盐酱醋茶见不到也就算了,还净吃些牙撕都撕不开的牛羊肉!食之无味,能不瘦嘛!能不想念露儿做的饭菜嘛!

没想到半个月后再见王洋,他竟带来了饭菜,他亲眼见我把饭菜吃光,愁眉苦脸的表情露出一丝笑意,他问:“如此美味么?”

我说:“王将军可是吃过的,这也问我?”

王洋笑道:“我自是不觉得!”

我将最后一根青菜吃了,大白话道:“不会享受生活!”

他笑起来!又笑!

我白了他一眼,抹了抹嘴告诉他:“胡人有异动!”

胡人似乎进行什么大工程,王洋却不是十分在乎的嘱咐我注意安全。 王洋太奇怪了!他是要我来卧底的吧?他来跟我接头是打探敌情的吧?这么个反应不对啊!没来的及问什么,他就走了。

第十八次吃饭时,味道稍有不同,但却更合我的口味!我说:“王将军,这不似露儿的手艺!”

王洋不安的问:“能足木兰口腹之欲么?”

我兴奋地冒出大白话:“太合了!”王洋长舒一口气,似乎什么放下了。

想到露儿,此时她的手是抓不住我的胃了。

那天吃完食盒的饭,太阳已然落山,这一次我们坐在一条小溪旁,见他已经第二十二次了。我告诉他胡人在挖山道,我单方面认为这法子太笨,尤其在对方

已知的情况下,这方法简直就像傻缺出的主意。

王洋只是看看天空说:“今日天气阴晴不定,多加衣!”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看了看阴沉的天空,难道事情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第二十四次,我慌慌张张找到王洋,事情大了!不知胡人从哪里知道,这里山底有能爆炸的东西,他们要一举歼灭魏国大军!

可这次,满山碧青,山泉叮咚,却没找到王洋。

自从上上次就定下了这片小谷见面,我焦急地等,等到肚子都饿了,眼见太阳落山,我喝了点山泉溪水,让肚子不那么饿! 就在这时,周围跳出十几个胡人摸样的人将我团团围住,看样子我的身份暴露了。看到他们满脸汗水盯着我,应该监视了不是一时两刻了,那么王洋没出现是因为发现危险了吗?

我一下子陷入了恐慌中,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山,山连山连绵天外,一片翠色,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很美!不是吗?我安慰自己。不!花木兰是不会死的,她的结局我知道。

于是我决定和他们周旋一阵子,也许会等到人来救我!我解开腰间碍事的古人裙裾,冷眼看向他们。

突然背后一声嘶鸣,是青锋!没想到救我的是青锋,我翻身上马,发现马后跟着我营中的人,我驾马离开时他们冲向胡人,我知道他们在为我争取逃离的时间。

我扯住缰绳正要回冲,竟看到露儿,露儿骑着青蒙冲我喊:“将军,快走!”

这一声喊话害的我大脑一片混乱,在极短的时间内我愣在原地!山腰间有人呐喊着冲下来,竟全是胡人。我顾不得别的,立刻要回头帮大家一起逃,突然有马鞭拦住我,抬头看到千雨,她浓黑的眉皱在一起,一双眼睛闪着戾气,她说:“王洋那个王八蛋想你死!今天,如果不是露儿去询问你的状况不小心听到真正的卧底和王洋的谈话,我们根本不会知道你遇难!你别意气用事,快走!”

我看了一下陆续倒在地上的士兵,眼睛一下子酸起来,王洋我疯了才会认为你喜欢我!你害的我手下死死伤伤,我要留命找你算账!

我咬牙冲露儿喊:“我们走!”

青锋双蹄踏风,箭声划破空气,在我耳边呼啸而过,令我冷汗直冒。不时有人上来拦截,青锋身上有义父为我打造的宝剑派上了用场,我仍不忍杀人,只要有人来挡,我只挥剑刺伤他,但那金属刺进皮肤的声音还是令我心惊肉跳!想想21世纪的“四有”青年,立志将好人平凡到底的我,在古代一再杀人伤人,心里怎么能不恐慌?不知道法律权限是否扩展到古代?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看到月亮爬上树梢,明亮的月光照亮周围,突然发现露儿他们没一个跟上来,才知道自己又落单了!

溪水潺潺,月光下粼粼波光美极了!从青锋身上翻下来,我的脚刚落地,青锋救摇晃了两下瞬间倒了下来,我着急地扑过去:“青锋!青锋!”

见青锋两眼无神,我无知的摇着它:“青锋你受伤了?伤在何处?” 此时粗心的我才想起检查一下它。月光下,马儿的后腿上、臀上密密麻麻箭影绰绰,我的泪水一下子流下来了,“射人先射马!”我只想到这句话!

我抚摸着青锋,泪水一滴滴砸下来。青锋直到死都没放下我!

我哭着一下下抚摸着它已经毫无生息的脑袋,回想从前一起在溪边戏水;回想它从前小女孩一样害羞的将头放进我怀中;回想在山林草丛间它欢快的将水踢到我身上;回想它调皮的朝我耳朵里喷气...

青锋是双眼皮啊!?我看着它,乌黑的皮毛,彪悍的肌肉,眼睛又大又漂亮,我苦笑着,泪水不停地流下来,青锋的皮肤被我一寸寸拂过,耳朵不会抖来抖去了,尾巴不会甩来甩去了,眼皮不再眨啊眨的,青蒙是孤儿了...穿越以来第一次如此痛心的哭,为青锋,我的坐骑,我无比忠诚的朋友!

风吹进山谷,悲伤的我忘记了之前的危险,一条冰凉的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来人用胡语威胁我不要动!然后他擒住我的一只手拉我起来,我抽噎着脑中只有青锋无神的眼睛,心中的火在燃烧,我要为青锋报仇!

一手扣住他拿刀子的那只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折了他一根手指,他鬼哭狼嚎的抱住自己的手,我已经抽出一根插在青锋身上箭捅进他的身体里!

那人倒下,我看到他背后站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同伴,我先下手为强用头撞了他的鼻子,又抬脚踢了他的膝盖!他激怒之下面目更加狰狞,手里本来攥着地刀子掉在地上,他抬手给了我结实的一拳,头一下撞在溪边的石头上,晕晕的,眼前有双脚步步靠近,我勉强自己爬起来,这个男人强我太多,硬拼我会死的,我又不擅长近身搏斗,我必须逃! 我向山上跑,却没几步就被 被绊倒滚下山来,身上疼痛蔓延,他大吼着又扑过来,我忍住身上的疼,原地打了个滚儿,躲过他那一扑!本身的瘦削占了大便宜,一翻闪躲后,我意识到我又要杀人了,不然根本逃不了!趁他手忙脚乱时,飞身扑到他身上双脚勾住他,缠住不让他起身,然后圈住他的脖子,本来他的力量比我大,生死挣扎的力量更大,但无论如何我死都不松手,斗了半天,早已没了力气,再加上我双腿缠住他不让他动弹,片刻后他终于不动了,我力气一松从他身上翻下来!

月亮亮地照着山谷,我心中平静下来,这才是殊死搏斗,我亲身经历。我爬起来摇晃着走向青锋,脑子昏昏的将它身上的箭拔下来,却脑子一晕昏在了溪水旁。

我是被一阵药香熏醒了,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炕上,看了一下周围这是一所竹子砌成的房子,周围装饰非常素雅。我坐起身,发现自己浑身酸疼,一定是和那胡人摔来摔去所致!令我惊异的是我身上的衣服是白衣长衫加肥加大的裙子,刚想下炕,牵动了肩膀上的伤,一阵扯疼,轻轻拉下衣服一角,裸肩上出现一条惊心动魄的青痕,但显然已经被处理过了,因为感觉有丝丝凉意。

就在我疑惑间,门外传来一个爽朗的男声:“姑娘醒了?”我看过去,一个素服男子,衣袂飘飘,像从天上飞下来,眉宇间有儒雅之风,想必是这房子的主人。

正要向他称谢,他一下坐到我身边扶住我说:“姑娘有伤在身,俗礼就免了吧!”

我抬头望向他,见他手里正捣着药,犹豫片刻后,我问:“我的衣衫,是你为我换下的?”

他笑了,我发现我在古代遇见的男人都爱笑,像王洋。对!王洋我想到那日的状况,我觉得我是诱敌的饵,想到几次会面他的脸色都十分差,而且竟是担忧,我握紧手,这事一定要问清楚,否则青锋白死,我白白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师傅,”一个脆生生的童音打断我的联想,我见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头上还扎着冲天髻,他手里端了个碗来到我们面前举起说:“药煎好了!”

他接过小孩手中的碗,递到我面前,说:“姑娘的衣衫是这孩子换的。”

我接过碗说:“请见谅!公子虽是丈夫,但总是男女有别。”

什么男女有别?他如果是像军医那么慈眉善目,且一直秉着医者父母心,被他看一下也无所谓!在我的概念里,长的太帅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像王洋,就是典型范例。

我轻轻端起碗,喝尽碗中的药,苦的我脸都变形了,古人的“苦口”真不是盖得!面前出现了一只手,白衣大夫的话传来:“这是乳酪,吃了不苦!”

在这个被称做药庐休养了几天,身上的伤渐好!

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一章
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五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