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禀将军,前方十丈处有片桃园。”路探跪在马下说。

我坐在马上向前望了一下,说道:“那又怎样?上马前行!”

这时,身旁的向导引马到我身边说:“将军,前方乃是夸父桃园。”

我纳闷道:“不过是一片桃林,有何不妥?”

向导拱手说:“将军有所不知,桃园方圆五里是野生桃林,人畜入则迷途,传说夸父追日不得化为桃林故此命名夸父桃园!小人荐绕行!”

我知道人不能太过自大,可是如果绕行?怕是要绕到太黑。不穿不知道,古代和现代大有差别,古代物种丰富,丰富到什么程度?一个人在野外说不定就被不知名的生物吞肚子里了。古代为什么有城禁,为什么有打更的,只是因为防盗、防贼、抵御外敌?就是物种太丰富了!古人天黑就会睡觉,我们如果天黑没到下个城镇,晚上说不定会遇到什么野兽。不做将军不知道我现在得负责几百人的生命安全,不能无故损失任何一个人!不能像从前说走就走说留就留,马虎不得啊!

“安校尉!”安敬奥引马到我身边,我问道:“你有何看法?”

安敬奥说:“启禀将军,小将以为绕道而行怕是天黑也不能到达城镇,小将荐大家下马穿林而行!”

向导焦急道:“将军万万不可!真的会迷失的。”

我下了马摇着马鞭道:“那要你何用啊?”向导滚下马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说:“将军小人知罪!饶命啊!”

我笑了说:“起来!我没怪罪与你。”

其他人接二连三下了马,露儿自人群中走了出来。此时她穿着件粉色撒花裙,身上是同色披风,她脱下连襟宽帽,露出青云般的长发,一条翠色丝带在黑色中飞舞,与周围青翠山林相映,美艳不可方物!

她站到我面前问:“将军因何事停下?”

我拉她到身边说:“我们下来走走,前方是片桃林,这时桃子大概是熟了!”

露儿粉色的脸漾出笑容,问:“难道堂堂魏国将军要偷桃子?”

我摇头说:“怎能说偷?前方桃林无人看管,既无人看管何来偷?”

队伍中有人喊道:“将军那我们就去摘桃子吧!”

我牵着露儿向桃林走,扬声道:“刘跃,前方引路!”

有人应:“诺!”带了两三人炮向前。

无人照料的桃林与有人种植的桃林有什么区别?就是,我们脚下的草到膝盖那么高,桃树更高了,像树一样!虽然如此士兵们还是用尽方法打树上的桃子。我感慨的想:幸亏我们有任务在身,否则他们会在这待上三天只为吃桃子!不怪我们,要知道军营的伙食有多差?我们的生活有多苦?想到这里忽然想到大闹天宫的孙猴子,这满园的桃子反正不是我家的,现在不败更待何时?看着桃子在我头顶圆润的诱人无比!,我伸手摘下一个褪褪毛咬一口扔掉不自然的大笑起来,你没这么玩过绝对不知道那种欢快的感觉!士兵们也学起了他们的将军,笑声在林间回荡,桃林也像蝗虫入景般,光秃一片!败家败家,脚下全是只咬了一口的桃子...

“啊呜!——”

“什么声音?”

所有人都警惕起来,物种丰富,厄...不知道这种言论放在21世纪会不会直接被“动物保护组织”灭了?总之,我要说如果穿越在古代,你最幸运的是宅在宫里、王府,要像我一样满世界跑绝对不是好事情,因为你会看到很多动物园从未见过的物种,这些物种80%有危险性,威胁你的生命。例如此刻,我们看到的这只有着鬣狗的脸,豹的身子奇怪生物,我还在想,这种生物不该生活在非洲吗?来不及想了,树林里又陆续走出三只,手下士兵把我、露儿并几名校尉和下的瘫在地上的向导围在他们的保护圈内,被四只“豹”围着我们要怎样突围出去?

早已吓得泪流满面的向导嘴里喃喃的“刹猡、刹猡!”

校尉徐镇江把他领起来大吼道:“说!那是何物?”

露儿早已吓得将头埋在我的背后,也对!她不是男人也不是个士兵,其实我也想躲,只是没人为我撑着,所以我只能撑着。

向导结结巴巴说:“传说,夸父桃园住着刹猡看守桃园...”

刘云东看着他问:“你不是说这里没人!”

确实没人!这不是就有几只生物看着吗?

“安校尉,弓箭!”所有人看向安校尉将弓箭放到我手上,“啊呜!——”其实我腿软、手软,肝还颤,可又能怎样?这些都是我的人,不光是那个小小的女子,我只能自己顶!

手抓弓箭,食指扣住弦,“嗖嗖嗖——”三秒内,三支箭射向的不同的方向,就在三只“豹”倒地时,第四只豹向人群中扑来,而我已没有时间搭第四支箭,众人大叫“啊!”徐镇江、刘云东竟跳出人圈,一左一右分击“豹”的左右。

“啊——唔!”“豹”只来得及惨叫一声。

解除大家危险地一瞬间我在想,我猎杀了稀有动物,说不定这种生物灭绝就是因为我,那么这件事放在21世纪我是无期,还是死刑?唉!怕是回不去了!

就在我们自以为脱险时,天空飞来一只鸟。这引起士兵们议论,桃林中是有很多雀之类的小鸟,之所以会引起大家的注意是因为它飞的很高,像草原鹰。

有人高喊一声:鹏鸟,大鹏鸟!紧接着那只鸟越飞越近,近了才看清楚这是一只怎样大的鸟?张开的翅膀有五米长,它俯冲下来,我们眼前一黑我只听到一声尖叫就被安校尉扑到。

“呼呼——”两阵风过,露儿的声音响彻天空:“将军救我!”

推开安校尉我望着露儿被大鹏鸟带走的方向,下令道:“安敬奥听令!”所有人跪在地上,我说:“安校尉,军粮要紧,你领其他人速去前方府城,若我三日未出现,你领了将士们征了军粮去上将军那里领命...”

安敬奥急道:“不可啊,将军!将军身兼大任,露儿姑娘此去凶多吉少,将军大局为重!”

其实我也怕,但想到露儿小小年纪又是个小女孩,哪里经得起这番折腾?

我拿了弓箭对安敬奥说:“少废话!本将不能让露儿有事!你听令!”安敬奥说:“是,将军!”与他们分了手我向那个方向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层层雾,浓浓的雾气像自有意识飘向我,几分钟不过能见度就只有五米了,五米外看不见任何东西,仰头天空却晴朗非常,白云朵朵。可惜我不会轻功,不然就可以直接从林子上飞过,找人就方便多了!握紧弓我已经辨不清方向,仅能凭感觉继续前进,我怕!露儿更怕吧?

“你到底是何人?抓我来干什么?”是露儿的声音,我快步寻声过去。

突然眼前一空我立时停住脚步,脚边是一片湖水差点没有让我栽进去,极目望去雾气在水面上一层赶一层的散去,湖上出现一栋水上木楼。木楼如荷叶翼然湖上,门廊的铃铛叮铃铃似水滴般清脆,房子隔着竹帘内里看不真切,而露儿被绑在木柱上坐在木廊上。

“露儿!”我下了水,想趟着过去救她。

“将军不要啊!”露儿喊道:“水里有东西!”

我一听连忙举起弓退上岸,心中焦急地看着露儿,水中翻出奇怪的水花,又渐渐平静,我知道水中危险生物有鳄鱼、食人鱼,但古代水中除了这些恐怕还有别的,总之一句话我靠近不了那栋木屋救不了露儿。

“露儿,你莫怕!”我大喊着。

露儿笑着说:“将军我不怕!”

我躬身道:“阁下哪一位?”

最后我要说,明星隐瞒自己结婚是正确的,一次次梦的破碎,我们粉丝伤不起啊!久等都没人回答,只有幽幽琴音从竹帘内传来,伴着一个浑厚的男声:“你们杀死我四只爱宠,坏我百亩桃林,怎能一走了之?”我终于知道闯了大祸,毕竟不是孙悟空啊!

我看着露儿凌乱的头发,孱弱的女孩明明害怕得发抖依然倔强的不哭不闹,想到她身世如此可怜,又年纪小小的,深深躬下身体,我不是什么大英雄,我也不曾想过做大英雄,男人什么重千金的东西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在我的概念里哪有比眼前这个小女孩的生命再重要的?

我乞求道:“我虽不认为自己在狡辩,但杀阁下爱宠却是事实。虽然那不过是保护自己的第一反应!至于毁掉桃林...的确是不知道这是有主的林子。现在阁下宠物已死,桃林已毁,花英雄敢问一句怎样才足以平阁下怒气?露儿纤纤女子不好受这份苦楚。”

琴声如裂帛般骤然停下,显然主人已经发怒了,帘子里面的男人说:“既然如此那不知在下可有此等荣幸劳烦将军来舍下饮一杯?”

他的语气里为什么完全听不出怒气呢?这些事情见了人就清楚了?我看着茫茫水面,这人让我飞过去?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那人说:“沿岸右转五十步,有座桥。”

我知道稍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说不做无准备之战。这个人地上有猛兽天上有猛禽,水里有怪物,他整个就是一深林之王,小小木楼里说不准还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呢!但脚自有意识朝那边走过去,是啊!即使再有什么不知名的怪物又怎样?露儿在那个人手里,不去救不了她。害怕又怎样只要不会死咬牙就能挺过去!

踏上那蜿蜒的小桥天渐渐暗下来,有淡淡的雾飞来,两层木质古建筑白纱的门帘窗帘飞扬,木楼地基直深入水中,倒像是水中什么水神的府邸显现人间,小楼又在这水雾中如天上宫殿仙界桃园!真美啊!如果不是有机会穿越我这辈子也难以体会这种身在人间心似仙的意境。桥底下的莲蓬熟透的样子仿佛正等主人采摘,想起有人曾以莲子隐喻恋子送给孩子以期远行的人儿能有归期知道家人期盼,我的家人怎样了呢?知道自己多想无益,抬头看到门头匾额上写着四个字“落英神府”,左右一副对联“羡鬼羡仙天地一人间,无生无死世外桃花源”,我疑惑了这和小时候学的《桃花源记》有什么关系吗?那文言文是陶渊明写的,虽然早已背不全但那开头的犹如盗墓般的乘船钻洞我是趴黑板翻译过的,自今记得“初极狭才通人”,而这里是我不自量力闯进来的呀?走进去看到它的格局相当简洁,小小木楼桌椅床榻一应俱全,现代礼仪警告不要像个农民初次进城一样!却还是忍不住打量起来,对着门的是外面湖光水色,左面是主人待客饮宴的地方,只有右面有一两间房间,因为左面和前面都是开阔的,所以右面的房间其中一间一定是楼梯间。

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六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七章
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六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