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畅通无阻的离开桃园,只是没有向导的我们迷路了,没有办法与安敬奥他们会合。站在古代的旷野上,我突然忍不住抱怨,当男人当个英雄一样的男人好累!尤其,要是在当个古代男人就更甭说了!此时,我左手持弓箭,右手牵着那美如桃花静如幽兰的女孩,走在草有一尺高的丛林间,要预防野兽,预防飞虫,预防爬行动物。我说过我是怕蛇的,所以长年携带各色蛇怕的东西,这之间包括干掉的蛇胆,身为现代人我伤害了好多动物,希望没人会对我秋后算账!有人喜欢野营,如果你穿到古代,在野外一夜我保证你再不想野营!

我费了好大的力找到一个干净的山洞,山洞下面是小溪,旁边是一挂小瀑布,就是它处的位置有点陡,我本身上去还是很容易(那是人家木兰身形轻灵,再加上和猴子待那么长时间,如果是二十一世纪你SNOW的身材,你大概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露儿恐怕有些困难,后来我找了木桩搭了简易梯,总算ok!

当晚上来临时,我只能坐在火堆旁在洞口数星星,谁让我此时是个“男人”?有风度的男人应该守夜,唉!同情我自己。

我用一根小棍拉着露儿,我们终于如愿找到营地,安敬奥他们大概是接到我回营的消息,毕竟营地周围布置了不少暗哨,他带着几个我手下的兵来迎接我。几个人的担忧全写在脸上,我边向营帐走边询问征粮的事,毕竟职责所在。很安慰他们圆满完成任务!

安敬奥停住脚步,我下意识也跟着停下,安敬奥埋着头说:“将军,上将军有请!”

露儿焦急地看着我,我知道她担心上将军处置我,所以我说:“安校尉,将露儿带回营帐休息!” 露儿上前,说:“将军...”

我淡淡一笑:“露儿,英雄擅自离开自己的士兵违反军法该受处罚,你累了几天回去好好休息!” 说完不再看她一眼,向上将军营帐走去!其实,我是怕再看一眼会忍不住想逃跑,我估计其他人看了一定觉得真是男子大丈夫敢作敢为敢承担责任,估计我这英雄的模样在这些士兵的眼中又高大不少!

走到营账门口,我朗声道:“校尉将军花英雄特向上将军领罪!”其实平日不需要通传,此刻待罪之身礼仪不能马虎!

帐内传来上将军苍老的声音:“把他押进来!”怒气可揭的声音让我肝儿颤,门口的守将将我押进帐内扭跪在上将军面前,两人做完这一系列事情正步离开!我低着头心中那个惴惴不安,偷眼见上将军铁青着脸,这位上将军岂止是我的伯乐?军中三年他更是我的严师慈父,我决定还是自我认罪吧!

我拱手道:“末将花英雄有负上将军所托,擅自离开军队置百人将士生命于不顾,枉顾军法请上将军责罚!”

“哼!”上将军只对我的长篇大论发表了一个语气助词,我知道后面一定还有!

上将军坐到几案后面,我抬头见他正气的满面通红的看着我,我很想幽默一下:别耍小孩子脾气,有什么话请直说!只是我不敢!

上将军见我看他,才说道:“你既知错还如此作为?身为将军,为一女子抛弃军务,你可知延误军粮不止你我人头不保,更会延误前线军事,一场仗会使魏国陷入怎样危险境地?家国天下你心中不知衡量?”

虽然语气中还气焰未消,能这样语重心长上将军还是恨铁不成钢!

我连忙磕头:“英雄知罪!”

上将军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来回踱着步,我知道他现在仍然气着,正考虑着给我哪样的惩罚稳定军心,上将军说:“既已知错,好!你虽本将一手提拔亦不可枉私,花英雄即日降为校尉,另跪在此地一日一夜反思其过,得本将令才可回营!”

我知道这在军营中是最轻的处罚,所以说道:“谢将军饶命!”

上将军大步走出了营账,帐内安静下来,偶尔有脚步声,那是巡逻兵!跪到腿麻时我才回过神,在野外生活四五天,蓬头垢面累得全身无力,又跪在那么凉的地上,我体力到达极限!我这人有个不好的品质认死理,不知变通,如果不是遇到上将军以我这位花木兰的个性难出头!所以,即使那么痛苦我还是没想过偷懒;所以,即使我知道自己意识模糊了我也没想过站起来......

天暗下来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昏过去了!梦中我抱着我妈大哭了一场,告诉她全世界人都欺负她女儿,告诉她凭什么我也是个女孩子不能像露儿处处受人照顾?我还梦见从前欺负过的一个男孩子,我向他道歉,知道做个有担当的君子有多难!谢谢他迁就我。总之,一场梦乱七八糟,我一直在梦里哭。

再醒来时,我看到有阳光投进营帐,爬起来感到腿有些疼,拉起裤子膝盖青紫,眼睛有些肿痛根据以前没穿的经验是几天睡眠不足的缘故,我是绝不承认自己哭过!营账内很安静,只有帐外有“呼哈!”的声音,我知道是在做训练,伸了个懒腰一瘸一拐走出营帐。

“将军!”

“将军!”

刚走出营帐,就有人围上来,七嘴八舌叫将军,我安抚道:“一个一个说!”况且我现在已经不是将军,只是个校尉!徐镇江说:“将军,上将军送露儿姑娘回胡地!”

安敬奥补充道:“上将军说露儿姑娘是红颜祸水!”想到古代女人在社会上是没有地位可言的,而露儿现在不过是孤身一人,去胡地等于要她去死。

我一把扯过安敬奥问:“何时?”

徐镇江说:“将军去上将军营帐领罪,上将军就遣人带走了露儿姑娘,已经两天一夜!”

知道凭青锋也难以追上,我厉声问:“为何此时才报?”安敬奥说:“将军昏迷...”我甩开他,向上将军营帐快步赶去,还没走近就见一匹快马疾驰进营地,一般而言士兵是不能在营地随意驰马,我想肯定是发生大事了!那人跑进上将军营帐,我也紧随进入!

“花校尉来得好!本将派往前线押送军粮的小队遭遇山贼,你此刻领百人去,务必救回我军将士,拿回军粮!”

我弯腰拱手道:“是!末将领命!”

转身正要去点兵,上将军又叫住我,说:“你昨日晕倒在本将帐内,现下可好了?”

我又回身道:“令上将军挂念实是英雄处理不周,英雄已大好,校场点兵定不负上将军之所托!” 上将军打发报信的人离开,坐下来语重心长对我说:“我知你并非来向本将问好,是为露儿姑娘。”我没有回答,上将军又说:“露儿姑娘姿容也确实世间罕有,花校尉又是翩翩少年为美人折腰无可厚非,但须知凡是以国事为重!”

我拱手说:“将军教训的是!英雄亦不过是怜惜露儿世间再无亲人,别无他想!”上将军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我也总不至于告诉您我是女的吧?

上将军说:“如果此次救回众将士,你与露儿姑娘的事情本将不再过问!噢,本将还不曾说露儿已落入山贼手中!”

“什么?”一位绝代佳人落进山贼窝?我连告辞都没有说,就离开营帐去了校场点兵!

一路快马,满目的金黄都不曾让我停下观赏,大雁南飞,泣鸣在高而远的天空中回响,密密的草丛间马蹄翻飞疾驰而过!“驾!”我的马鞭在半空中响着,安敬奥他们的马虽然赶不上青锋却也紧随不放!山林间的雀鸟惊飞无数,丛间的小动物惊得慌不择路!有风扬起我的青衫,身上的衣裳还是露儿为我亲手裁制的,指间美丽的皮革指套,是露儿用柔软的鹿皮做的,射箭时不伤手,又不影响手指灵活。马鞍上还有露儿做的肉干,想着美丽的女孩此刻正面临的危难,我真有百抓挠心的感觉,死死地捏紧马鞭 “驾!”,马鞭实实在在打在了青锋的身上,我的心紧跟着疼了一下!

行了一天,终于“吁!——”我停在一个山坡上,身后几十个骑兵相继停下,我说:“前方是‘云山’是山贼聚集地,大家小心行事!”

放慢了速度,我乘着侦查观赏山间景色,许久后在露儿离开的那一年里我常常会回忆这一天的景色,一遍遍问着自己如果那时就那样样放过露儿,,是不是以后就没有这样那样的痛苦?

古代是没有望远镜的,山脚下的我们无法探知上面的情况,我派了士兵探了一下地形,山贼们也不笨,在山脚下的林子里下了暗哨。捉了一人打听了云山的情况,那人经不起威胁就一一交代。他们据点在半山腰,人不多,所有人加起来也就五六十人,但对于仅带了几十骑兵做路探的我们而言,攻打云山有些困难。况且,我们这些人又对云山不熟悉。

“将军!”安敬奥可能是见我犹豫,所以担忧的叫我。

我长叹口气说:“安大哥,小弟已不是将军,此时你我平位可称我姓名吧!”片刻后我又说:“不知安大哥你有何良计?”

“英雄...”他显然不适应这个称呼,他说:“云山地险,处茂林深处,我亦不知如何破贼?”

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我们所处周围全是大山,除了脚下这片山林!云山又处深山野林易守难攻,我看着安敬奥说:“我领十人暗自潜入贼窝,先将人救出,再涂他法。”

“将军!”安敬奥震惊的看着我,也许在他心里我仍是将军,他说:“这些贼子杀人不眨眼,将军此去?”

我知道他是担心我,可是上将军军令已下,几千斤前线士兵的粮草,十几个将士的生命,露儿人也要救,一切由不得我不去!

安敬奥见我不说话,他说:“那,我同将军去!”我说:“不!安大哥,小弟要大哥去接应徐大哥他们,我们人寡,必须聚众以攻,才有胜算!”

安敬奥说:“那,英雄大可待镇江兄汇合再攻以图之!”我长叹口气说:“安大哥,你只知此处地险,也要知贼子乌合之众,却义气相交,不得硬攻!攻则必定以死相拼,我等不熟地形胜之不易!若小弟先带人潜入那时,也可在内里接应。”安敬奥不再说话,我点了十人换了寻常麻布衣服,又分配了一下十人主要的任务,还交代,一旦得手放火烧山,不给这些人留后路!如果这事放到二十一世纪我进监狱是铁定的了!十人各自分开,去执行任务,我自己的任务是救人!紧贴着墙壁,借着麦秸垛潜上山,刚刚伸出头就看到一个人被捂住嘴杀死在我面前,紧接着杀人的安敬奥闪身来到我身边,我轻轻闭上眼就知道他不会听令,他说:“末将要保护将军周全!”我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有他在更容易得手。

不出所料,这里规模并不大。想起电视上关押人都是在柴房,我与安敬奥迅速来到柴房,成功的救出十几人,却没有发现露儿,我扯过一人问到:“可见过露儿姑娘?”

那人上下看我说:“与梁校尉一起关在西厢!”我点头说:“那快下山,山下有人接应!”

我和安校尉向西厢走,古代房子大多分东西厢,东西厢中间必然有厅堂,这里虽然是贼窝,房子甚至与山洞相结合,却也是东西格局!可是,就在我以为事情很顺利的情况下,我们被发现了,我大喊一声::“下山!快下山!”

转眼已经被山贼包围,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只有我和安敬奥被俘!被俘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们在东厢,穿过厅堂目标大被发现了!我本不想反抗,因为反抗会给他们伤害我的借口,但安敬奥血气方刚不愿受此屈辱,毅然和山贼动手,我怕伤了他,也动起手,结果我左臂中箭,安敬奥前胸被划伤,然后我俩被打晕了过去!我又做梦了,梦里自己在发高烧,有一双微凉的手一直在照顾我,然后我就变得很舒服!这一觉睡得很不安慰,手臂上的伤传来阵阵的疼。

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
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