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盖成

房子盖成

罗云初对自家新建的房子有点想法,她见这里的房子大多只有七八尺高(两米来高)而且只有一层,不禁想起她以前老家住的土坯房来。她老家那土坯房虽然也是黄泥夯的,但少说也有一丈高(三米来高),而且中间拦腰用长短厚薄一致的木板隔开。这样一来,上下都可以住人,或下面住人上层用来囤放粮食。如此一来,大大地利用了屋子的空间。

她想,既然老家那的土坯房都可以这样弄,那么这回他们用青砖建的房子一样适用的吧,只要地基打得结实点,她觉得是没问题的。于是她那天便和二郎说了自己的想法,二郎弄明白她的话后,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虽然会多耗点材料,但以后若来了客人什么的,都可以住木楼上呢,方便!这么想着,他便兴冲冲地跑去找赵大山商量了,看看能不能照着这样子做。

于是,接下来几天,赵大山二郎两人一直在他们准备建房子的地里转悠,低低咕咕的。后来二郎告诉云初,赵大山说想试试,大概有八成的机会能成功。罗云初觉得这不是问题,赵大山第一回建这房子,信心不足是肯定的,但有她时不时地看着,料想也出不了什么大事的。当初她家建新的土坯房时,她已经十三四岁了,几乎目睹了夯房的整个过程。

这个地基颇费工夫,七八个壮汉忙和了一天,从天一亮,就忙到天黑。

次日,赵大山蹲在地上,用手摸了摸地基里的材料,满意地笑了,“放心吧,这地基,绝对结实!”他拍着胸脯,朝二郎大声地保证。

接下来,敲敲打打的过了十天,房子已经有了稚形。

因为罗云初他们建房子这事是临时起意的,所以建房子所需要的木材自家准备得并不齐全,现在砍伐的话又来不及了。没法,这个要么借要么就掏银子买。不过木材他们自个儿的山头就大把,谁愿意掏那个冤枉钱啊。为了这个木材颇费了一翻周折,最后在大郎的帮助下,和一个姓周的犟老头借到了木材。并且答应了,来年的时候,带着他到自己山头去,看中哪些木材就砍哪些还他。

那些木材赵大山看过,听说是极好的,若不是看在大郎的份上,这犟老头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口借的。木材是拿到了,但只是做房梁的。平整结实的木板得到城里有名的木材行里买方成。在房子快封顶的时候,二郎并大郎一块儿到城里跑了一趟,回来时,傍晚回到时,果然拉了一大车木板,请赶车的车夫喝了碗稀粥,待二郎他们将车上的木板全卸了下来后便让他赶着马车走了。

“媳妇,这银子你收着。”说着,二郎就从怀里掏出几个银元宝来。

罗云初很意外地接过,“这银子哪来的?”她不知道木材的行情,所以今天他和大哥进城,她给了十两银子。他拿回的这些,少说也有四五十两了。

二郎倒了碗开水,咕噜噜地喝完,“大哥还我们的。”

“哦。”前阵子大伙一起卖炭卖方子,大郎二郎两人少说也赚了一百五十多两。大家分了银子后,见大哥迟迟不提还他们银子的事,她以为这债多数是废了。而且当初他们拿钱出来还高利贷时,也没有个借据啥的,罗云初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没表现在脸上,只当那些银子打水漂了。

“那时大哥说要还我们的,只是那时事情多,一时忘了。”二郎解释着。

“嗯。”她才不管呢,银子还来就好。这笔银子正好用来填补建房子所需。“对了,那木材花了多少银子?”

“不多,按你的意思,就买了两间屋的木板,花了一千二百文钱,只是雇那马车贵了点,来回就花了一千三百钱。”

唔,花了不到三两银子,还可以接受,“明天就要封顶了,封了顶,咱们再把这木板铺上去钉好就成。”想到快建成的房子,罗云初的心情很好。等搬了新房,他们一家三口关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嗯,小叔子也一起。

“儿郎们,今天咱们卖点力气,早点把这屋顶给搞好了。宋二嫂子可说了,今天晚上她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咱们,想吃想喝的,都给我卖力干了!”赵大山乐呵呵地吆喝着。

四五个汉子听了,立马起哄。

“头儿,你别说了,你这么一说,我肚子里的酒虫都被勾醒了,难受得紧呢。”

“是啊是啊,你这不是存心馋咱们么?”

“那是,头,咱二嫂子烧的菜就是好吃。我家婆娘还说我呢,出来干活腰还肥了一圈!真不知道我是出来干活还是享福的。”

“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心你肥得抱不动你家婆娘!”赵大山笑骂,“好啦好啦,一个个,少给我耍嘴皮子,赶紧干活!”

不过两天功夫,房子便盖好了。在盖好的第一时间,罗云初便跑去看了。这新房大致和这里的房子格局差不多,主屋坐北朝南,东西两厢紧挨着主屋。

听二郎说,主屋三间高约一丈二尺多(约四米出头),除了中间的大厅没有修阁楼外其他两间房间都修了。进了房间一看,土地和木板之间的距离,据她目测,应该有两米三左右。

他们这房间门口也是开在大厅里的,总的来说就是,大厅一个大门是总出口,大厅的西北两侧各开了一个门通向旁边的两个房间。而阁楼的出口全开在房间里,待二郎弄好了木楼梯搭上去,上下就方便了。这样的设计能更好的防盗。为了让屋里更明亮,房间里南北方向都开了一个窗口,阁楼上也是如此。

这是主屋,东西厢房用的也是青砖黛瓦。考虑到以后宋母和她小叔也会过来住,他们咬咬牙,一起建了!西厢两间是打算给宋母和小叔住的,所以建得也挺宽敞明亮的,和里正家的差不多。他们过不过来她现在不知道,反正她和二郎的态度给摆好了,不让村子里的人有机会说闲话,万一他们一句不孝压下来,二郎这辈子就别想抬起头来做人了。而东厢的两间,则是厨房和杂物房,就建得比较矮一点了。

浴室猪舍鸡舍都建在一块儿,就在大门进来朝西不远处的地儿上建了一排矮屋,挺像格子间的。从北往南依次是浴室、茅房、羊舍猪舍鸡舍。在这排小矮屋后面挖了个大坑来蓄粪,人拉的耙耙和猪羊拉的屎,通过他们挖好的斜面通道流入蓄粪池,当然,还有他们洗澡水也一起流入这个蓄粪池里。

浴室里,为了预防打滑,罗云初让人在里面铺上了鹅卵石。她知道人体脚底多穴道,洗澡时踩在上面,按摩一下脚底的穴道也是不错的。

除了这些之外,屋子后面还有不少空地可以让她种些菜。之前黄老汉住着的时候,院子里也栽种了不少果树,但为了施工方便,砍去了不少,零零散散的只剩下了两三棵了。她寻思着,让二郎到山上挖一两棵竹子回来种,长出竹笋后能吃的那种。她才不种那些个华而不实的东西呢。

这房子整体参观下来,罗云初很满意,最让她满意的就是茅厕了,以后总算不用战战兢兢地蹲在摇摇晃晃的木头上了,拉个耙耙还担心自己会不会一起掉下去!

房子甫一建好,这帮农村汉子就去看了,连茅厕也试用了一下,水一冲,秽物就没了,这让一群大老粗直叫好。

“宋二嫂子,你这房子,硬是要得!你们说是不是?”赵大山做过不少工头,这样的房子他还是头一次见,房子大体的改动变不多,但却比之前的实用方便了许多。

“那是,等俺存够了钱,俺也比照着办!”

“对头,俺家娃儿多,照着主屋这样建,差不多就够住了,省啊。”

姐姐建新房,阿德自然是全程帮忙的。此刻阿德笑着坐在桌子一角,听他们胡喝海吹。

“阿德,你姐和姐夫建新房了哦,你啥时候建?我带上兄弟帮你去,就比照你姐这房子来吧。咱兄弟都是熟手了,保证建得不比你姐这儿差!”赵大山拍了拍阿德的背部,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赵哥,看你说的,我哪有那个本事呀,我现在只想把家里的几间破屋给修一修就好了。”阿德抓了抓头,憨笑着。财不露白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且他想念,姐夫他们也不是大嘴巴之人。

“小子,男人哪能没个志向,别小瞧了自己!还有,你家的房子,明天哥带几个人给你修去!”赵大山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头。

“那怎么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的?又不花什么钱,左不过是费些功夫罢了。叫上你姐夫,咱仨干就行了。”

说着,话题又扯回罗云初他们那房子上。

“唉,这房子好是好,但银子也花了不少啊。咱一辈子种地的,啥时候才能存够钱建这样一座房子啊?”

“是啊,每年都要交那么多税,地里的粮食刚收上来,没多久便被收去了一小半。一年到头,能攒下个一千几百文的,就算本事了。”

“哎哎,喝酒喝酒,别提这些烦心事!要我说呀,咱们这些个人都没指望咯,咱就指望自个儿儿子是个争点气的吧,以后考上个举人秀才什么的,光宗耀祖不说,朝庭还免税哩。”

罗云初在里间默默地听着,是啊,古代的税收重,前些日子交税那会,虽然有里正帮衬着,但宋家也交了不少的税,储存的粮食三分之一就没了。

这群汉子忙碌了十来天,今晚松快了下,个个都喝得满面潮红。饭后,罗云初让二郎经他们结算了工钱。

但阿德死活不要工钱,罗云初也不勉强,将钱收进了兜里。

“姐,你说来年我和阿宁去镇上开个店怎么样?”阿德问。

开店?“你啥时候有这个想法的,你不考科举了?”罗云初对他这个决定有点意外。

“姐,老实和你说,书上的那些个之乎者也的,我都记不大清了。我志不在此,而且我也不是那块料。”阿德自嘲地笑笑。

罗云初点头,人各有志,咱不能勉强是不?俗话说,牛不喝水,你还能强按着它喝不成?“那你有什么打算?”

“呵呵,就想在镇上开个店,然后卖点你之前教的那些下水做的菜。姐,你说,这样成吗?”阿宁手艺好,做出的菜味道和他大姐差不多,他们之前就商量过。阿宁让他问问他姐的意见,所以......

“成啊,这想法挺不错的啊。”罗云初赞道,这猪下水便宜,只要有人吃饭,总不会亏的。

受到鼓励的阿德明显很兴奋,“真的吗姐?”

“真的,骗你不成,你回去再仔细思量一下,回头我再教你们几道猪下水做的菜。”

“嗯。”

作者有话要说:可以送积分了,今天送了一点。二十五个字一分。

步入轨道46 秋收祸及大房生产离家前找上门二更再次开荤45 银子到手来去匆匆大收获抓虫拒绝伸手回门二更第69章杀猪过年42 有奔头新婚夜一三郎上京搬家分家野菜充饥42 有奔头打算准备34 新衣48 杀鸡取卵洗三成亲另一条路子准备盖房感激涕零闹洞房到手田水风波开放粮仓打发头疼菊花与仙人掌权衡利弊29 花钱准备盖房罪有应得开放粮仓穿越抓虫再次开荤大收获抓虫39 想通生活初始第19章 --翻外财政大权分得彻底捉虫再次开荤青竹学馆香芋绿豆晋身地主阶级寒冻生产搬家棉花增产拒绝伸手衣锦还乡启蒙打算拒绝伸手温馨一刻乔迁之喜分家到手棉花深加工安全感48 杀鸡取卵感激涕零主政一方打算集市圈地行动换耕争吵38 解决及新希望两张床亲生和拖油瓶罪有应得囤粮行动处罚新婚夜一32 报酬财政大权田水风波囤粮行动年初一种稻养鱼42 有奔头30 改善伙食运动安全感衣锦还乡48 杀鸡取卵助人
步入轨道46 秋收祸及大房生产离家前找上门二更再次开荤45 银子到手来去匆匆大收获抓虫拒绝伸手回门二更第69章杀猪过年42 有奔头新婚夜一三郎上京搬家分家野菜充饥42 有奔头打算准备34 新衣48 杀鸡取卵洗三成亲另一条路子准备盖房感激涕零闹洞房到手田水风波开放粮仓打发头疼菊花与仙人掌权衡利弊29 花钱准备盖房罪有应得开放粮仓穿越抓虫再次开荤大收获抓虫39 想通生活初始第19章 --翻外财政大权分得彻底捉虫再次开荤青竹学馆香芋绿豆晋身地主阶级寒冻生产搬家棉花增产拒绝伸手衣锦还乡启蒙打算拒绝伸手温馨一刻乔迁之喜分家到手棉花深加工安全感48 杀鸡取卵感激涕零主政一方打算集市圈地行动换耕争吵38 解决及新希望两张床亲生和拖油瓶罪有应得囤粮行动处罚新婚夜一32 报酬财政大权田水风波囤粮行动年初一种稻养鱼42 有奔头30 改善伙食运动安全感衣锦还乡48 杀鸡取卵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