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

穿越之农妇难为

晚上睡觉时,罗云初清点了如今他们二房的财物,现银二百四十三两。还得把李家的余额结清,那就还有不到二百两银子。不过田地那是多多地增加了。前头从黄连生那换得的三亩沙地,加上如今四亩水田。那他们家所有的田地加起来大概有十三亩左右,这十三亩已经把宋铭承的份都去掉了,全是他们自己的。

他们一个小小的三四口之家就有这么多地,足够村子里的人羡慕的了。要知道,好些个**口人的甚至十几口人的大家庭也才**亩地。

二郎觉得很满足,如今住着新房子,家里攒着一大笔银子,又置了几亩地,媳妇肚子里的娃儿再过几个月便出来了。这日子怎么想怎么美。

“媳妇,你今天咋那么好心,把家里的剩饭剩菜给那个风小四送去啊?”二郎不解,留来喂羊喂鸡多好。

“嘻嘻,我在那碗剩饭剩菜里放了巴豆。”哼,拉不死他!

“你放了多少?”

“家里有的全放了。”便宜他了。

二郎冷汗,家里的巴豆是他上回猪不拉屎的时候买的,足足有半斤,买回来后只用了一半,剩下的没有三两也有二两。这么一大把巴豆粉放下去,不拉到虚脱才怪呢。难怪她特意交待李大哥一家子都不要碰那碗饭菜呢。不过他如今也只能祝风小四两人好运了。

“爹,外面那两个人好不要脸,竟然在树下就拉了起来。”李大妞一脸晦气地道。

相反,李重文满脸笑意,这宋二嫂子忒淘气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整他们,难怪啊...

“别理他们,等明天风二婶拿银子过来赔了咱们家再说。”今天他们算是在里正家备过案了,就算风二婶闹到里正那他们亦不惧。

“嗯。”李大妞见她爹皱着眉头,知道他身体又开始痛了,“爹,又痛了?”

“唉,是啊,这两天估计要下雨了。春雨贵如油,下了也好,也好哇...”

过年对孩子来说就是吃吃喝喝顺便领压岁钱,对大人来说就是忙碌了。祭祖、拜年、走亲戚、迎神等等一连串下来,罗云初差点忙晕了。前头罗云初做的咸脆花生这会派上用场了,但逢有客人来,拿一个托盘,放上几把咸脆花生、几把瓜子、各式糕点,体面!不管谁见了都要说一声二郎家的是个会过日子的。

过年罗云初给饭团做了套喜庆的新衣,如今白白胖胖的他一出来,必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这个抱抱那个亲亲,人人都恨不得把他抱回家里养去。加上饭团嘴巴又甜,这段时间可得了不少亲戚的红包。

记得某天晚上,饭团小包子从兜里掏出一把红封出来,“娘,全给你!”然后仰着小脸向她邀功。

“好乖,饭团,娘帮你攒起来,等你长大了就用这钱给你讨房媳妇。”罗云初笑看着他满脸期待的样子,大过年的也不忍捉弄他,遂捏了捏他的包子脸,嗯,手感不错,

“娘,又捏人家。”饭团撒娇地在她怀里拧着麻花,“饭团要娘,不要媳妇啦。”

小孩子害羞了,罗云初乐呵呵的,明白这话当不得真,她呀,只希望到时他有了媳妇别忘了她这老娘便成。

“才不会咧,除了娘,饭团别人都不要。”说的话不被相信,饭团气呼呼的扭过头去。

罗云初一怔,原来她把刚才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呀。

哟,小嘴都长得可以挂两斤猪肉了,“好啦好啦,娘相信我们饭团,别气了,再生气鼻子要长长哦。”

“娘记错啦,说谎鼻子才会长长。”饭团一脸认真地纠正。

“是是是,娘记错了。”不生气了就好。

送往迎来,好容易过了初八,村子里的人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初九一早,牛毛般的春雨终于停了,李重文拖着不咋利索的腿脚来约二郎一道去量地,二郎扒了几口饭菜填了肚子,回屋里拿了把木制的尺子便出去了。

没多久,二郎独自回来了。

“李大哥呢?”罗云初问。

“他腿脚不好,量好了田我就先送他回家了。一会我拿了银子过去,然后把田契拿回来就好。”

“那田多大呀?”

“四亩多几厘,那厘他们也不算了,让我们给四亩整的银子就好。”

“其实我们又不催,他们也不必如此急切啊,下雨天李大哥身体不爽利,何不等天晴了再去量呢?而且这会春耕又还没到。”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赶,订金都付了,根本无需担心他们不买嘛。

“唉,他们家也难,卖了这几亩水田,他们还指着这些银子看病,然后拿出一部分再置回几亩差点的地呢。”二郎叹了口气。

也是,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啊。李家卖了水田得了四十八两,留下十几两看病,三十几两尽可以买四五亩差点的地了。只要好好耕作,每年也能产些粮食,不愁饿肚子。

“一会我和你一道去吧。”也不知道李大爷的身体好点了没?

“我自个儿一个人过去就得了,你在家里等消息吧,前些日子天天下雨,路滑不好走。”二郎看着她还没有显怀的肚子,否定了她的提议。

“没事,我们打西边那条路去就成了。那里的路面比较干爽。”

拗不过她,二郎只好带着她一道去了。

这一路,二郎胆战心惊的,见她左一拐右一扭地跳过那些烂泥和水坑。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让她爬上自己的背,将她背了起来,慢慢往前走。

罗云初乐呵呵的,拿脸蹭了蹭他的后背,低声和他唠叨些琐事,二郎专注地看着地面,时不时地回她一两句。走这条路的人不多,所以这一路上,罗云初他们都没有遇上什么人,要不,肯定被人拿来取笑打趣的。

两人慢慢地便到了溪边李家,甫一进门,就受到全家热情的招待。李大爷总共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李重文,还有一个小儿子前两年外出做买卖,一直都没有音讯传回,李大爷只当他是凶多吉少了。李重文的妻子顾氏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膝下有两子一女。

罗云初见了李大爷,虽然他是半躺在床上,但精神头尚好,人也比之前红润了许多,想来李重文有听进她的建议,常买些骨头熬汤给老人喝。

李大爷见了二郎夫妇两人,乐呵呵的让顾氏把家里的一些吃食拿出来招待他俩。

顾氏拘紧地给两人倒了两碗茶,“这茶叶不是顶好,你们就将就吧。”

“没事,不过李大嫂,你给我倒杯开水就成。”她现在双身子,不知道茶叶对胎儿是好是坏,可不敢乱喝东西。罗云初怕她多心,遂解释了一翻。

顾氏笑笑,给她换了碗白开水。

买地的事,罗云初不懂,全交给二郎了。罗云初慢慢地喝着,和她聊了起来。顾氏毕竟是生养过三胎的,很是有一些经验。和罗云初聊开了,整个人便没那么拘束了。

闲聊的时候,罗云初不着痕迹地交屋子四处打量了一遍,皱了皱眉头,她发现这屋子真是到处潮湿,现在还没到回南天呢,真不敢想象到了那时候,这屋子会湿成什么样子?那样还能住人么?

“李大嫂,李大哥那都是什么病呀?”这话甫一出口,她便知有点鲁莽了,交浅言深的...“这个,我...”

顾氏打断她,“没事,我知道你是关心才问的。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他这病大夫说是什么风寒湿热之类的入侵身体,我也不大记得住。只知道常年都得吃药,其实吃那药也没见得有多大起色,不过若断了药一到天气转变时便要遭罪。”到了最后,她深深叹了口气。

罗云初听着便知这病**不离十是风湿了,她以前老家不少人得过,一到雨天连路都走不了。当时她家老人都没沾上这个病,她也不大关心这个。直到后来出来工作,认识了几个医生朋友,有时吃饭时他们会聊到一些病症。听到熟悉的,罗云初便会记起来。这风湿便是其中一种。

“李大嫂,这样的病,我倒听人提起过,据说有个偏方很有效的。”

“哦?”顾氏眼睛一亮,她追问,“需要什么样的药材呢?”

“药材也挺简单的,就是要一根干燥的狗骨头。每晚把它用火烤热,然后用它来按摩四肢以及关节。”罗云初缓缓道出,这法子她听那几个医生说,好些老人都用过,效果非常不错。

“这法子倒是新鲜,也不难,得试试。”顾氏很高兴。

“还有啊,你们这房子临水,对李大哥的病很不好的。得了这种病的人最好是住在干爽一点的地方。”对此,罗云初只能建议了。毕竟换房子建房子都不是件简单的工程。

听到这个,顾氏很发愁。想到这两天进帐的银子,寻思着待会和丈夫公公商量一下,是不是拣块地来盖几间房?青砖瓦房自然是盖不起的,但盖几间泥房,只需要人工和木材,两三两银子就差不多了,这却是可行的。

罗云初这边话刚落,二郎那边也好了,他将田契揣进怀里,就招呼罗云初走人了。

两人婉谢了他们留饭的请求,出了门,二郎就背着罗云初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去。

棉花深加工棉花增产46 秋收惩治穿越抓虫头疼分家生产打发42 有奔头惩治杀猪过年敬茶余有希望启蒙第19章 --翻外两张床找上门怀孕分得彻底捉虫金元宝处罚现世报拒绝伸手第12章 --翻外大收获抓虫温馨一刻现世报45 银子到手运动新婚夜二二更菊花与仙人掌罪有应得到手拒绝伸手八月新婚夜二正文完结生活初始成亲新婚夜一买田衣锦还乡两张床准备洗三初次成果新婚夜二生活初始晋身地主阶级以粮换地准备盖房包子来袭权衡利弊分家生病助人现世报34 新衣设计39 想通祸及大房二郎显威棉花增产35 和谐生活防寒扶贫开放粮仓头疼乔迁之喜饭团淋雨头疼搬家开放粮仓棉花增产到手寒冻安全感40 再到镇上借住新婚夜一香芋绿豆成亲权衡利弊二郎归来30 改善伙食31 余府来人31 余府来人现世报37 蠢女人棉花增产表妹39 想通29 花钱反应寒冻乡试圈地行动感激涕零回门
棉花深加工棉花增产46 秋收惩治穿越抓虫头疼分家生产打发42 有奔头惩治杀猪过年敬茶余有希望启蒙第19章 --翻外两张床找上门怀孕分得彻底捉虫金元宝处罚现世报拒绝伸手第12章 --翻外大收获抓虫温馨一刻现世报45 银子到手运动新婚夜二二更菊花与仙人掌罪有应得到手拒绝伸手八月新婚夜二正文完结生活初始成亲新婚夜一买田衣锦还乡两张床准备洗三初次成果新婚夜二生活初始晋身地主阶级以粮换地准备盖房包子来袭权衡利弊分家生病助人现世报34 新衣设计39 想通祸及大房二郎显威棉花增产35 和谐生活防寒扶贫开放粮仓头疼乔迁之喜饭团淋雨头疼搬家开放粮仓棉花增产到手寒冻安全感40 再到镇上借住新婚夜一香芋绿豆成亲权衡利弊二郎归来30 改善伙食31 余府来人31 余府来人现世报37 蠢女人棉花增产表妹39 想通29 花钱反应寒冻乡试圈地行动感激涕零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