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

穿越之农妇难为

此次罗家的麻烦来得快,去得也快。罗云初直到事情过去了才从自家弟弟的嘴里知道了这事,她知道后,对二郎这个丈夫的好感度直线上升。女人都希望依附强壮的男人,不管是身体上还是能力上,她也不例外。

阿德回到家时,他老娘和媳妇抱着他哭了许久,将媳妇老娘安慰好了。阿德走向偏厅,二郎早在那等着了,刚才不好意思打扰他们一家子,便退到偏厅来。阿德和他说了后面的事,又转述了韩先志的话,重点说了那句恭喜。

二郎想了想,也摇摇头表示不解。不过阿德能顺利出来,一定有韩师爷的功劳,这点他得记在心里,待得了空一定要备上一份礼物表示感谢。

“哎,姐夫,说实话吧。今天不管是哪路神仙保佑我平安归来,我都打算将这店关了回老家去了。这大半年我也赚了不少银子,回去盖几间新房,再置上十来亩地,尽够了。”这两日他在牢里虽然没受什么罪,但想到家中担忧害怕的老母和妻子,他就一阵难受。更别说妻子因为担心他,不顾自己月子没坐完便去牢里探望他这点了。他这回算是想明白了,这回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被轻易放出来,有惊无险,下回可能就没有那么走运了。钱虽好,但也及不上家中的妻儿老母重要不是?

二郎对他这个决定深以为然,“你回来得正好,你家的地你拿回去种,正好赶上播种时节。”

罗德点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二郎挂心家中的妻子,见阿德这头事完了,便准备回去了。

“姐姐那肚子有九个半月了吧,稳婆有说什么时候生么?”阿德亲自将他送了出去,随口问道。

一提起这个,二郎就有点发愁,“按稳婆的说法,前两天她就应该生了,可是她肚子就是没动静。”他媳妇的肚子也大了点,又是头胎,他真怕...他心里好希望她肚子里的孩子快些出来。

“姐夫,别担心,这也挺正常的。”罗德安慰。

二郎点点?头,如今也只能这般自我安慰了。

其实罗云初已经很注意控制自己的食量了,她知道这里可没有剥妇产,医疗技术也远远比不上现代的。若出现难产什么的,一个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的下场。而且生产是个力气活,每日早晚也会在院子里走走什么的,一些轻省的家务活她也乐意动手。

可肚子里的孩子是个慢性子,外头的亲人都急死了,它还不愿意出来,连带它娘也是一副老神在在不急不躁的样子。

马车平稳地在道路上走着。

“宋相公,这路怎么走?”赶车的老车夫看着叉路,不得不询问。

宋铭承探出头看了一眼,道:“走右边这条道。”

“好咧,坐稳咯。”

宋铭承闭上眼,脑中不断地回想他恩师刚才的问题,“铭承啊,你这份卷子不管到了哪个考官的手上,都让人挑不出毛病。中举是没问题的,不过你下一步有何打算?是进京参加春闱呢?还是瞅着咱们县里某些行将就木的小官员屁股下的凳子?”

他恩师当时并不急于让他回答,而是让他回家好好想清楚。

举人,已经具备做官的基本条件,当县官出缺离任或任期满,举人可以直接代理县务,经上报朝廷可补缺转正,也可另派县官。如今他们青河县的县官张有仁明年三月份任期将满,是离任还是连任,尚未可知。不过他已经连任了两届了,而且他任满的时间点太敏感了,正是春闱结束不久。依他看来,连任的可能性不大。

若他留下来,或许等张有仁离任后可以捡个便宜。但他朝中无人帮衬,这椅子估计也坐不稳。三月,正是朝廷人才济济的时候,上头极有可能会另派县官下来管理青河县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宋铭承心里是愿意去拼一拼的,他今年才十七,明年十八,若是能更进一步,就能领先许多人了。即便不能,进京一趟也能结实一些可交的举人朋友。官场讲究的就是人情交情,但利益不足以打动人的时候,人情交情往往能起到不可思议的效果。

他想着他恩师问他这问题时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想必他也想看看自己这个弟子是不是目光短浅之辈吧,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思来想去,思绪纷杂,不过他也渐渐下定了进京一趟的决心。

八月的日头,热气薰人。罗云初他们的房子建得高,加上阁楼就相当于双层,遂比别处来得凉快。加上院子里树木葱葱郁郁的,他们家着实是避暑的好去处,宋母及一些与罗云初交好的妇女下午的时候,都爱来她这做做针线说说闲话。

宋母将衣服上的线头给剪了,放下剪子,略显担忧地说道:“算算日子,老三也该回到了才是,怎么还没见着人影呢?”

“娘,您别担心,或许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也不一定。”以古代的交通设备,晚个一两天不奇怪。

“是啊,宋大娘,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了。三郎我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你就安心等着享福吧。”

李大嫂一开口,就把宋母哄得笑不拢嘴,“承你吉言了。”

“二嫂子,你的肚子大得吓人,莫不是双胎吧?稳婆瞧了是怎么一个说法?”福二娘好奇地问。

罗云初看着自个高耸的肚子,无奈地道:“稳婆瞧过了,说不像。”

“我看呀,二嫂子肚子里就是个顽皮的胖小子,还想在里头折腾他娘几日,舍不得那么快出来呢。”赵大嫂笑道。

一群女人在屋里有说有笑,突然大胖冲了进来,嘴里嚷着,“娘,娘,我在村口看到宋三叔了。宋三叔回来啦。”

“浑小子,你宋三叔赶考去了还没回来呢,你莫不是眼花了吧?”赵大嫂轻斥。

“我保证没看走眼,他当时坐在马车里,还冲我笑了呢。”

听到这,宋母坐不住了,霍地站起来,“我去看看。”

“我也去。”罗云初也想站起来,赵大嫂见了,忙扔下手中的针线,过来扶她,“浑小子,最好你说的是真话,若不然,仔细你的皮!”

其他人也站了起来,嚷着要出去看准举人。

当她们来到门口时,正好看到宋铭承掏了一块银角子给那车夫,他见了他娘和二嫂,笑道:“娘,二嫂,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宋母抹了抹眼角,笑道。

“是呀,宋大娘,宋老三大老远刚回来,您也别给他罚站呀,赶紧进去给他喝碗水吧。”福二娘提醒。

其他人纷纷附和。

“对对对,瞧我这糊涂的,这太阳大着咧,赶紧赶紧。”

“刘大叔,你先别急着走,进去喝碗水吧。”宋铭承对赶车的车夫道。

宋母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车夫,也忙请他进去歇会。

“呵呵,谢谢宋相公,那老头子就厚着脸皮进去讨碗水喝,叨扰了。”

说话间,一群人便往院子里走去。独罗云初定定地站在那,脸色很奇怪。

“二郎家的,咋啦?”赵大嫂关心地问。

“赵大嫂,我可能,快生了。”她感觉双腿间一股温热的液体沿着大腿一直往下流。

赵大嫂一听,唬了一跳,低头一看,果然如此。她冲着院内就是一嗓子,“宋大娘,你儿媳妇快生啦。”

“哎呀,可算来了。赵大家的,麻烦你扶她到屋里。”宋母顾不得刚归家的三儿子了,冲着老大家的屋子大喊了一声,“二郎,你家媳妇要生啦,赶紧去将孙稳婆请来。”

正回家拿铁锤的二郎听了这话,吓了一跳,手上的大铁锤掉了,砸中了脚拇指,疼得他直皱眉。

宋母眼神好,一眼就瞅中他站在那里,没好气地道:“还站在那傻愣着干嘛,赶紧去呀!”

二郎一听,也顾不得疼了,飞也似地跑了出去,见着自家老三,也仅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了。

女人生产九死一生,在场的几个妇人都是生养过的,而且和罗云初一向交好,此时也不吝啬卖点力气帮衬一把。趁着请稳婆的空档有的烧热水;有的给她端点吃的,好让她一会生孩子的时候攒点力气;有的则在房里安慰她并叮嘱一些生产时候该注意的事项。

宋铭承见二嫂要生产了,很自觉地不去添乱,有帮得上的地方也不推辞。这样的他一致获得了赵大嫂几个女人的认可,不过她们也知道宋母眼界高,看不上村里的姑娘,心里暗道了声可惜。明明一个很好的男人,却白白便宜了别人家!

“哎,宋家老二,慢点慢点,容我喘口气。”孙稳婆挣开他的手,一手扶着墙,一手拍着胸口直喘气,“哎哟喂,我这把老骨头就要散架了。”

“孙大娘,您快点行不行?要不,我背你吧?”这当头,二郎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

“冷静冷静,你媳妇头一胎,没那么快的,我们一定赶得及的。”生产的事,孙稳婆见多了。

“那我扶着您走吧。”说完二郎不等她的拒绝,搀着她快步往家里头赶。

孙稳婆理解地笑笑,努力跟上他的脚步。

外面的吵吵闹闹罗云初全部无暇顾及,她只觉得肚子一阵阵抽搐,光应付这一波波的疼痛已经耗费了她大半的精力。

“娘,孙稳婆来了。”

“快,快请她进来。”

野菜充饥敬茶白面馒头44 决定合作大收获抓虫到手寒冻反应42 有奔头46 秋收圈地行动棉花增产防寒扶贫另一条路子30 改善伙食打算解禁各有改进借住打发洗三开放粮仓48 杀鸡取卵棉花增产争吵乔迁之喜成亲分家准备盖房生病离家前头疼安全感另一条路子设计二郎显威寒冻另一条路子田水风波青竹学馆新婚夜一另一条路子争吵年初一打算菊花与仙人掌新婚夜一权衡利弊来去匆匆圈地行动准备盖房亲生和拖油瓶离家前生产棉花深加工35 和谐生活找上门找上门包子来袭再次开荤菊花与仙人掌46 秋收分得彻底捉虫42 有奔头生活初始准备盖房圈地行动现世报开放粮仓37 蠢女人财政大权准备杀猪过年生产新婚夜一又一年二郎归来洗三新床39 想通38 解决及新希望乡试换耕拒绝伸手打算29 花钱准备45 银子到手新床集市温馨一刻46 秋收准备盖房温馨一刻双喜临门亲生和拖油瓶亲生和拖油瓶田水风波囤粮行动启蒙
野菜充饥敬茶白面馒头44 决定合作大收获抓虫到手寒冻反应42 有奔头46 秋收圈地行动棉花增产防寒扶贫另一条路子30 改善伙食打算解禁各有改进借住打发洗三开放粮仓48 杀鸡取卵棉花增产争吵乔迁之喜成亲分家准备盖房生病离家前头疼安全感另一条路子设计二郎显威寒冻另一条路子田水风波青竹学馆新婚夜一另一条路子争吵年初一打算菊花与仙人掌新婚夜一权衡利弊来去匆匆圈地行动准备盖房亲生和拖油瓶离家前生产棉花深加工35 和谐生活找上门找上门包子来袭再次开荤菊花与仙人掌46 秋收分得彻底捉虫42 有奔头生活初始准备盖房圈地行动现世报开放粮仓37 蠢女人财政大权准备杀猪过年生产新婚夜一又一年二郎归来洗三新床39 想通38 解决及新希望乡试换耕拒绝伸手打算29 花钱准备45 银子到手新床集市温馨一刻46 秋收准备盖房温馨一刻双喜临门亲生和拖油瓶亲生和拖油瓶田水风波囤粮行动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