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残垣,断碑,雾瘴,凸坟,磷火——乱葬岗。

一个尖利细长的声音兴奋的聒噪道:“奶奶个嘴儿,太魅惑了,太迷人了!”

只见一只通体冰蓝的巨大喜鹊站立在一人的肩头,拖着长长的尾音昂首嗷鸣,对面是一具粉红色的人形骷髅。

细观这只怪异喜鹊,冰蓝色的毛羽本体上隐隐有黑色丝线成枝状镶嵌延伸,淡蓝色的眼底深蓝色的瞳,尖锐的喙内锋利的舌尖搅动,脖颈较之一般喜鹊稍长,流线型的躯体上更有光晕浮现,更深色的双爪平伸着,稳稳的立在男子的浑厚肩头。算上三十公分的楔形长尾,约莫有八十公分长,可以说是喜鹊中的大号了。

让镜头从喜鹊上移开,移到该男子身上,镜头便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俊朗得让世间女子抓狂的青年男子,眼神却是星星般神秘忧伤,定定的望着雾瘴缭绕的前方,漆黑的长发松散的披在肩上。镜头逐渐拉远,一个一米八五左右的伟岸男子身穿黑色衣裤,手臂自然垂坠,身披宽大的黑色长袍,将他完全的包裹在内。这名男子如山岳般静静立在那里,仿佛自始至终便立在那里,时间的利刃避过了他所立的空间,不损其容颜。

镜头继续拉远,站在男子肩头的冰蓝色喜鹊渐渐变小,一具一米七左右的粉红色骷髅缓缓显出,空洞的双眼窟窿内有两团跳动的幽蓝火焰,那是她的命法之殇。红粉骷髅的白厉牙齿摩擦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那是她在笑。她的骨骼结合处有淡黑色的骨膜包裹,而且骨骼咬合处的前端有尖利的骨刺倒生,尤其恐怖的是脊柱上排生的逆鳞般的骨刺,越往下越长,最下边尾椎处的那根倾斜骨刺竟达到十二公分,这些骨刺全都异常的红,血一般。毋宁说这是一具红粉骷髅,不如说是变异的裸骨恶魔。

允许我把记录的胶片向前拉,回到这一幕的初始那一刻,那是另一番的景象。

秦霜站在乱葬岗的中央,任凭浓重的雾瘴摸身缠过,幽绿的磷火贴着衣衫飘荡,他不动分毫。格里拉拉站在秦霜的肩头,斜向上睥睨氤氲中的朦胧弯钩,清辉于是变得更加捉摸不定。

嚓嚓,噼啪,嘭,咔咔。

一具粉红色的骷髅挣扎着自黑色泥土里慢慢爬了出来,看着站立的秦霜,她慢慢站直身躯,轻轻抖落了骨骼上沾染的泥土,伸出手骨抚了抚耳际,如同捋拢散乱的几根虚无的青丝。她的牙齿轻轻摩擦着,令人牙酸的吱吱声组成几个音节:“小哥,来了?”

秦霜面容未变,只是静静的盯着前方,无尽的前方在雾瘴中一片迷蒙,看不穿的迷蒙。似乎那里什么都没有,那里又有所追寻的一切。

格里拉拉张开它冰蓝的利嘴,细长绵韧的舌苔不住抖动,聒噪声再次响起:“奶奶个嘴儿,英明的格里拉拉早就知道,这迷人的氤氲气氛中,必然藏有迷人的非主流小妞儿。嘎嘎,半仙之体的格里拉拉知天知地,知过去未来百年事,嘎嘎,料事如神。”

红粉骷髅没有理会格里拉拉的聒噪,双手手骨挽成诡异的怒放兰花,然后咯吱吱的弯曲臂骨,让食指指尖触着脸颊骨,牙齿摩擦道:“小哥,我美吗?”

这就是之前的珍贵胶片,现在且顺着时间的齿轮继续扣和下一刻的必然的未知,也是初始镜头的下一刻。

红粉骷髅见秦霜不为所动,幽蓝火焰状的命法之殇一黯,似是有着无尽哀伤。红粉骷髅然后迈着优雅的脚步,猫一般没有任何声响,轻轻的走到秦霜的面前,却突然停住,仿佛在积攒很大的勇气。

格里拉拉拍动着双翅,羽毛上一阵迷蒙的冰蓝色光晕流转,雾瘴似乎忌惮的躲离了几分。格里拉拉兴奋的引吭聒噪道:“小妞儿,虽然你很迷人,可你要是敢再往前一步,我就吃了你的命法之殇,让你彻底的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奶奶个嘴儿!”

红粉骷髅闻言,两团幽蓝色火焰骤然收缩,似乎那火焰中心有个奇异的噬火黑洞吸引着一般,跳跃的幽蓝色火焰转眼间变作两个深蓝近墨的米粒大的斑点,而原本红粉骷髅身体上仅有的活跃气息刹那消失无踪,只剩下无尽的漠然和死意,定定的看着惊恐的格里拉拉。

格里拉拉缩回伸远的脑袋,嗫嚅般的聒噪道:“奶奶个嘴儿,君子动口不动手,动命法之殇就更不对了,弃**的法令、父母的教诲、朋友的忠言于不顾,真是大逆不道,该打屁股。不过这两团命法之殇化作的殇源斑点还算有点儿威力,可以与我的命法之光相比了,看你是个迷人小妞儿,我才不愿用光源斑点对付她而已。不过,唉,仔细一看,没刚才那么迷人了,路边的小妞儿还真是不经看呐。还是我们家小菲耐看,看多少次都那么清纯,那么可爱,那么迷人。”

格里拉拉的垃沓聒噪终于渐渐消失在雾瘴中。吞噬了这些音波之后,滞哉的浓重雾瘴流动的似乎又变得活跃多了。

红粉骷髅待格里拉拉安静下来,她的勇气也积蓄够了,死意的殇源斑点回复为跳跃的幽蓝色火焰。红粉骷髅右手食指指骨伸出,纤细的臂骨前伸,轻轻上挑,挑着秦霜的下巴,牙齿摩擦道:“小哥,你不爱我了?来,亲妹妹一下嘛,来嘛,人家想要。”

秦霜依旧是那个表情,下巴的皮肤上丝毫颗粒凸起也没出现,眼神仍旧望着无尽的前方,如同蜡人雕塑。

格里拉拉却是害怕兼吃惊的不知道聒噪什么,猛然间昂首嘶鸣了一声:“嗄——!太魅惑了!太迷人了!奶奶个嘴儿!嗄——!”

红粉骷髅突然恼怒的将挑秦霜下巴的指骨收回,攥拳,猛地一个千钧横扫,劈开浓重的雾瘴,向正在意气风发嘶鸣的格里拉拉疯狂击去。

格里拉拉怪叫着扑棱棱飞了起来,红粉骷髅雷霆般袭击的横扫擦着格里拉拉的尾羽边沿而过,柔嫩的羽绒被臂骨带来的风势吹的一阵翻卷,臂骨却是击空了。

格里拉拉在秦霜头顶数米高的空中一个曼妙华丽的盘旋之后,肆意聒噪道:“奶奶个嘴儿!想袭击你家格里拉拉爷爷,你大爷的,你还差点儿!你爷爷格里拉拉我啄人眼睛抓人头发拉人一头屎的时候,恐怕你还没死呢!奶奶个嘴儿,其实你一点儿也不魅惑,一点儿也不迷人,你个小骚骷髅!”

红粉骷髅闻言怒极,她极其困难的抬起头骨,双臂充满张力的倾斜垂坠,全身骨刺隐隐有血光冒出,两团幽蓝色火焰潮水般一涨一缩。

格里拉拉正欲继续大肆聒噪,却猛然嘶鸣着拔高到了数百米的高空,因为格里拉拉看见红粉骷髅又要凝聚命法之殇了。

红粉骷髅空自怒火中烧,却又奈何不得高空处的格里拉拉,她全身骨骼剧烈抖动着,猛地停止下来,头骨低回原来姿势,牙齿摩擦道:“小哥,你的小宠物有点儿烦人哦,老欺负人家,你可要为人家做主,要不人家可不依!哎呦,小哥,你笑一个嘛,人家想看你笑嘛,小哥!”

格里拉拉耳力好的出奇,闻言略微伏低了一些,却仍在高空,高声聒噪道:“奶奶个嘴儿,羞羞羞!”

红粉骷髅闻言又要发飙,却止住了,不理会格里拉拉的挑衅,幽蓝色火焰缓缓的起伏,如同在思考什么。

“靠!奶奶个嘴儿!你一个小骚骷髅,思考什么!想干什么就干哪。干!干他妈的!奶奶个嘴儿!胆小鬼!”格里拉拉眼力也是好的出奇,浓重的雾瘴竟然阻挡不了它的视线。

红粉骷髅依旧没有理会格里拉拉,只是牙齿摩擦道:“人家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那人家可就来了哦,你可不要欺负人家哦。人家来了......”红粉骷髅的手骨略微弯曲,慢慢的伸向秦霜的胸前衣衫。

格里拉拉正在高空中兴奋的纵情嗷嚎,猛地急速垂直落下,好像头上被人重重的夯了一闷棍,还未落到半空,却又倾斜的加速坠去,好像身体上又被人狠狠的拍了一板砖。“啪”的一声大响砸到地上,溅起一个不断辐射的羽毛球,格里拉拉拼命想要挥动翅膀,却是难动分毫,被下了定身法一般。身躯突然又扁扁起来,全身好像被一只大脚怒怒的踩了一下。

雾瘴兴奋的落井下石,转瞬填满了格里拉拉滑落时划开的一道折线。

红粉骷髅惊愕不已,手臂停在了秦霜胸前一公分处,好奇又痛苦的扭动头骨,幽蓝火焰不住跳动,思忖格里拉拉在搞什么鬼把戏。

格里拉拉猛然拔高,拔到了近万米的高空,依旧如同见到鬼般的安静着,没有嘶鸣聒噪。

红粉骷髅见状,更是惊愕莫名,不过以她的智慧和经验,是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用来思考的。红粉骷髅极其艰难又愉快的扭回头,牙齿摩擦道:“小哥,人家来了哦。”

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
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