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风拂面,晓月如钩,深沉的涛声自远处林间奔跑而来,渐渐低回,化作轻吟。

半空中突然一阵剧烈波动,如同数个立体涟漪相互交错,波纹起处有细小青白色雷电不断流窜。“吧嗒”一声,一个人从虚空中跌落下来,他坐躺在地上,用手揉着屁股,扯着破锣嗓子喊道:“唉,我好可怜啊!”

这人约莫五十多岁,一脸的懊丧,小眼糟鼻枯皱皮,头发纠结如鸡窝,灰扑扑的衣服被雷电烧的直冒青烟,真是衰到家了。

格里拉拉突然瞬移到这老人的身边,嗷嚎道:“奶奶个嘴儿,哪来的糟老头子?嘎嘎,样子真是衰啊!”

老人怪眼一翻,瞪着嚣张狂笑的格里拉拉,扯着破锣嗓子喊道:“哪来的扁毛畜生,竟敢对我老人家这样无礼,是不是想要我拔光你的毛!这是什么鬼地方,连扁毛畜生都可以幻化人形,还这样欺负我老人家!唉,我好可怜啊!”

格里拉拉此时幻化成一个俊美得近乎妖异的年轻人,身穿一袭镶金边的紫色高贵长袍,蓝绿色的短硬直发如同淬过剧毒的钢针,爆炸般的插满脑壳。

格里拉拉连听了这老人的两句“我好可怜啊”,兴奋的再次嗷嚎道:“奶奶个嘴儿,真是知音啊,嘎嘎!”

老人闻听格里拉拉如此直白嗷嚎,下巴差点被惊吓的掉下来,他呆呆的看了一眼格里拉拉,眼神飘向了前面。

秦霜和小红静静的站立着,如同远处的无瑕眷侣。

老人喊道:“这个世界全乱套了,连白骨精都有婆家了,夫君还是个修神者!唉,我还是单身,难道,我注定要孤独终老?我好可怜啊!”

小红虽然本体是骷髅,但经过长久的修炼,已经可以自行幻化,但她依旧保持着秦霜为她准备的空间阵法,模样未曾改变。

小红怒道:“你是哪来的的败家孩子,怎么跑到了碧落星空?”小红最恨别人说她白骨精了。

老人没有理会小红,却是对着秦霜道:“这里是仙界?”因为他看不透秦霜的修为,但可以感受到秦霜身上的澎湃毁灭气息和安然祥和底蕴,知道秦霜必然不是一般的修神者,或许便是传说中的神!

秦霜点点头,道:“你是天真?”碧落星空是秦霜用神界阵法在仙妖魔界开辟的一个居所,类似一个大型的庄园,有山有水,一层无形的隔膜舒缓了外界的讯息传入。

这老人正是天真,他在幻星神阵中凑热闹的时候不小心被甩了出来,竟然到了秦霜布置的一个空间之中。

天真挠挠头,道:“奇怪,我怎么没有印象,连定星盘里也没有标记?”天真翻手取出一个饼状的黑色玉盘,仙识探入,准备将这个星球的坐标重新标记进去,可是他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星域,他在定星盘里根本找不到相应的位置。

秦霜饶有兴趣的看着天真手里的定星盘,道:“这个宝物不错,比玉简或灵珠地图要好用多了。”

天真奇怪道:“怎么,你没有定星盘吗?”天真虽然不清楚秦霜有多厉害,但能感觉到秦霜比他之前见到的任何人都要恐怖,连青帝也不能跟给他造成这样的威压和恬淡,若说他没有仙界常见的定星盘,天真无论如何难以置信。

秦霜笑道:“没有,不过我可以现在炼制一个。”秦霜看到天真的定星盘,神识弥漫,便知道了定星盘是如何炼制的,而天真根本发现不了秦霜的探查,这不仅仅是境界的差距,还有身份的差距。

格里拉拉问道:“老秦,什么是定星盘?”

秦霜淡淡道:“一个宇宙星系的坐标图谱而已。”

格里拉拉嗷嚎道:“奶奶个嘴儿,那么厉害啊,整个宇宙都有!老秦,来仙界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仙界的宇宙有多大呢,你炼制一个定星盘给我看看。”

秦霜手掌平伸,一阵空间波动在手掌之上翻涌,不多时,一个黑黝黝的乌龟壳状的定星盘渐渐成型,有月饼大小,朴实无华。

天真目瞪口呆的看着成型的定星盘,虽然炼制定星盘的材料容易收集,难的却是炼制手法,秦霜竟然不动声色的就炼制完毕,不是心炼也不是禁制炉,而是一种超越了他理解范围的炼制手法,那应该是神的手段了。天真偷偷咽了一口吐沫,知道秦霜炼制的这个定星盘容量比自己的要大多了,差不多可以储存十几个宇宙。

秦霜道:“待我标记一下,马上就可以用了。”秦霜神识急速弥漫,竟在一刻钟的时间就将这颗星球所在的星域搜索完毕,同时标记好了。

秦霜道:“好了,你用仙识查探即可,虽然不是完整的宇宙,但也够你观察一阵了。”

天真完全惊呆了,这样的手段根本不是仙人能够做到的,就是神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毕竟一个星域可是包含着不知道多少亿颗星球,要逐个的标记,这可是一项艰苦漫长的工作,而秦霜竟然在一刻钟的时间内就做到了,这样的实力完全超越了天真的理解范围。

天真扯着破锣嗓子嗷号道:“唉,我好可怜啊,我怎么不会这种手段哪!”

格里拉拉正在兴奋的查探着翻涌的星系,听到天真嚎叫的一嗓子,便跟着嗷嚎道:“嘎嘎,老秦的手段,不是你能测度的,他是上穷碧落的修真者,嘎嘎。”

天真呆呆道:“修真者?不可能,修真者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他的实力应该超越了神!”

秦霜笑道:“我是修真者没错,我是神也没错,可我还没有超越神。”秦霜如今的实力还停留在中部神人的境界,但对阵法的理解却上升了一个层次,灵魂的境界也提高许多,而且体内的一股神秘力量也慢慢的愈加壮大了。

秦霜对天真也很感兴趣,他竟然能够看破神界的阵法,而且是高等级的空间阵法,一眼道破小红的本体,实在不是一般的仙人能够做到的。秦霜神识再次弥漫,搜索天真的记忆,随即明白了一切,天真一直在幻星神阵附近晃悠,对神阵的理解不知不觉中竟上升了许多。

秦霜笑道:“天真,你不应该来这里的,这里的仙界不是你能来的,你还是回原来的宇宙吧。”秦霜手掌一挥,天真还未喊出他赖以成名的台词,便消失在虚空之中。

小红疑惑道:“秦大哥,天真是从那里来的?”

秦霜笑道:“一个厉害的空间神器之中。呵呵,天真这次也算是运气,竟然能够被传送到我布置的碧落星空,而且见识到了我的炼制手法,如果他能够好生利用加以琢磨的话,他是有可能突破古仙人的限制,进入神界的。”

小红叹道:“唉,五百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竟有仙人被困在神器之中,而且好不容易出来了,还被你瞬移回去了。唉,可怜的孩子!”小红虽然对时间的概念有了新的认识,但还是改不了先前的观念。

秦霜笑道:“你莫要可怜他,如果他留在这里,我们就要可怜了。”秦霜从天真的记忆里已经了解到了天真的可怕之处,因此急匆匆的就将他传送回去了。

格里拉拉嗷嚎道:“嘎嘎,老秦,我们什么时候再出去闯荡一番?在这里呆的久了,我的帅毛都要失去光泽了,奶奶个嘴儿!”格里拉拉轻轻抚着脑壳上的钢针,叹了口气。

小红笑道:“怎么,还忘不了你的一帮兄弟啊?”

格里拉拉又兴奋起来,嗷嚎道:“那是,有一帮手下就是爽啊,说灭谁就灭谁,又拉风又神气,嘎嘎!”

秦霜笑道:“小喜,低调!”

格里拉拉瞅了一眼秦霜,嗷嚎道:“那不是英伟的格里拉拉的风格,嘎嘎!”

第九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八章
第九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