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格里拉拉见状,正要叫嚣一番,耳边传来秦霜的传音:“小喜,去把非洛的肚子划开,放出你的手下。”

格里拉拉大喜,知道自己的手下并未死去,只是被非洛以天赋神通禁锢了,便传音道:“老秦,他的肚皮硬啊,我划不开。”

秦霜没好气传音道:“我给你一件兵器。”

格里拉拉得意的笑了,猛然一个瞬移,落在了非洛的面前,邪笑道:“嘎嘎,非洛,如果你让我砍你一刀的话,咱俩的帐就算两清了。”手掌里冒出一把极薄的碧刀,上面光影流转,那是时间与空间的流连忘返驻足。碧刀释放出淡淡的威势,宛如有生命的灵兽睁开沉睡千年的目。

格里拉拉虽然有无敌的防御,可是缺乏趁手的神兵,因此不敢直接对非洛叫阵,如今秦霜给了他一件无敌的兵刃,这如何不让格里拉拉狂喜,马上就要尝试一番。要知道,妖兽都是欺软怕硬爱出风头的,有便宜不占,那不是聪明的妖兽能忍受的。

非洛的眼神落在格里拉拉手里的刀上,瞳孔一阵收缩,沉声道:“我拒绝。”他已经看出这把刀的不凡之处。

众妖兽尽皆大哗,都认为非洛是胆小怕事,连一个妖王的刀都不敢承受,实在是对不住九级妖帝的称号,纷纷口吐嘘声,粗大的妖指竖起,当然这是格里拉拉一方的妖兽军团。

格里拉拉狞笑道:“嘎嘎,恐怕由不得你了!”手里的碧刀猛地挥手斩去,一道碧色光华脱离刀体,光电般直击非洛。

非洛神色凝重的面对袭来的碧色刀影,双手急速结印,身体周围迅速出现一层金色丝线,相互缠绕结成茧状,牢牢护住周身,这是非洛的护体绝招--金蚕誓约。

然而,碧色刀影竟然无视金蚕誓约的防御,悄无声息的没入了非洛的护身丝茧,非洛随即静止了下来,没有了任何动作。

格里拉拉大喜,再次挥手,又是一团碧色刀光脱离刀体,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向着非洛击去。

宗览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非洛会挡不住格里拉拉的刀光袭击,要知道格里拉拉只是一个妖王,而非洛却是九级妖帝,而且马上就要成神了,二人实力实在有天壤之别,非洛怎么会挡不住格里拉拉的攻击?宗览现在想要阻止格里拉拉射来的刀光,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碧色刀光这次强横的突破金色丝茧,刀光如同嗜血的恶魔,再次啃噬非洛,不过这次的目标是小腹。

只见非洛的金蚕誓约被划开一道口子,胸腹上也被划开一道足有两尺长的恐怖裂口,奇怪的是没有鲜血流出,而是一道漆黑的伤口,里面墨云翻滚,如同恶灵的囚室,在金色丝茧的包裹下显得异常诡异。

格里拉拉奇怪的看着此等景象,猛然嗷嚎道:“宗览,你最好老实的在一旁待着,否则,嘎嘎,老子也庖解了你!”

宗览自成为妖帝以来,那里受过妖王级别的妖兽呵斥,心里登时怒焰滔天,却是忌惮格里拉拉手里的碧刀,一时也不敢有所动作,只是怒视着格里拉拉。

然而宗览却不知道,秦霜赠给格里拉拉的这柄碧刀虽然是天神器--却罪,但秦霜却是在刀身上布下了三层极厉害的阵法,第一层是静止阵法,第二层是攻击阵法,第三层是隐匿守御阵法。此时却罪已经失去了两层阵法,仅余下隐匿守御阵法守护,天神器级别的威力便发不出来,否则单单是天神器的威压,格里拉拉便无法掌控,还要被反噬,因此,却罪此时只是一件普通的攻击神器,完全发挥不出天神器的威力。

众妖兽看着传说中的“天才雄狮”被开膛破肚,一时间竟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各个陷入痴呆状态,乌烟瘴气的陷空山突然陷入一片静谧。

“呜---!”

突然,非洛的身体带着响声开始急剧增大,如同充气的气球一般涨大起来,金色丝茧跟着涨大,那道恐怖的伤口也变长变阔了不少,显得更加诡异可怖。

“噗,噗噗,噗噗噗----!”

变得有如二十层高楼一般的非洛突然腹部猛地再次大裂,从裂口处吐出一个又一个沾满浊色黏液的刀霸戮,落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却是动弹不得。

眨眼间,非洛便已将吞入腹中的刀霸戮悉数吐出,身体也恢复原来大小,恐怖的伤口开始缓慢愈合,金色丝茧也渐渐隐没。

格里拉拉看着满地的刀霸戮,眉头一皱,紫明立即瞬移过来,手挥处,光华闪过,刀霸戮却是凭空消失,都被紫明收入储物戒指。

非洛突然睁开双眼,剩余的金色丝茧悉数钻入非洛的双眼之内,形成金睛,而非洛腹部的伤势瞬间修复完毕。

非洛看向天空中的密密麻麻妖兽集团,似乎在寻找什么。许久,沉声道:“多谢。”

格里拉拉见非洛醒转,大吃一惊,正要再次对非洛施展一次攻击,手中的碧刀却是倏忽消失。

格里拉拉干笑道:“谢什么,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当真下杀手呢,呵呵。”

非洛淡淡道:“既然秦先生也在这里,那么,我便放心了。可笑我还准备用这些刀兽换锉闾一族的性命,我那里有这个资格,呵呵。”非洛自嘲的笑了笑。

格里拉拉听闻非洛没头没脑的话,狐疑道:“你怎么知道我大哥在这里?”

非洛恢复原初的漫不经心表情,淡淡道:“我自然知道。”

格里拉拉嗷嚎道:“奶奶个嘴儿,说话不干脆,打什么哑谜啊!嘎嘎,你又不是秃驴!”

非洛没有理会格里拉拉的挑衅,对着空中喊道:“既然有秦先生做主,那么一切拜托了!”非洛的金睛恢复黑色,身体一震,破裂的衣袍完好如初,便要离去。

“等一下。”一个亲切的声音响起,如同和善的大哥冬日里在跟众妖兽坐在火炉边谈心,非洛面前的虚空中渐渐浮现一个黑色的身影,嘴角带笑,正是秦霜。

第八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五章
第八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