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原本七彩的劫云再次开始压缩,如同塌缩的球体一般,无尽的乌云被吸噬进来,便再也出不去了。劫云漩涡被压缩到只有直径千米左右,远不如阵法球的体积,颜色也开始变作漆黑的墨色,但无可抵御的天道威压却是再次飙升数十倍,非洛等人布置的防御阵法仅仅是晃荡了一下,便轰然溃散。

非洛等人一口本命鲜血喷出,强提妖力,在防御阵法溃散的同时,再次撑起一个巨型的光罩,将场中的众妖兽完全的遮蔽起来。但是,这个光罩也是仅仅晃荡了一下,便再次轰然溃散。

秦霜在非洛等人再次布置防御阵法的同时,得空偷歇了一瞬间,就是这一瞬间,便足够秦霜有所行动了。

秦霜双手挥出,一片庞大的七彩阵法在非洛等人结阵溃散之前飞到了众妖兽的上空。神界防御阵法为本,天神器为眼,由二流鸿蒙灵宝承托,这样的阵法就是放眼神界,也没几个人可以破开,用来抵御这样的“灵丹劫”实在是足够了。

秦霜断喝道:“借材料一用!”

只见自防御阵法之下体如筛糠的众妖兽身上不断飞出各种各样的材料,有晶石,有法宝,还有各种奇珍药草,妖兽的储物戒指根本束缚不住各类材料的溢出,无可抵御的吸噬力道自上空的阵法球四散开来,将各类材料吸噬靠近,当材料遇到球壁上的平面时,平面上的青金色符篆便猛地绽放光华,将靠近的材料吸噬进去,同时平面也开始变得透明了一丝,符篆的光辉也黯淡了一些。

随着各类材料源源不断的涌入阵法球,阵法球的光色降低许多,但是阵法球里面的各个小阵法却是开始独立的转动起来,如同熔炉一般开始融化各种材料,不同的材料在不同的阵法里面得到熔炼提纯,整个阵法球就是一个巨型的复杂熔炉工厂。

秦霜一只手掌控阵法球,一只手布置防御阵法,随时准备加固半空中的阵法球,毕竟天空中的劫云还虎视眈眈的准备咬嗜猎物。

随着各类材料的不断熔炼,乌云更加快速的自远方涌来,天空中的劫云再次发生变化,整个劫云漩涡此时却是开始平复了许多,漩涡渐渐消失,但是自原来的黑色漩涡之中开始衍生出道道白光。时间累进,白光也愈加粗壮起来,辐散开来,和原来黏稠液体一般的黑色交互转动,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白色太极图!

太极图缓缓转动,一股更为猛烈的天地威压如同实质化一般,磨盘般碾压大地生灵。

好在秦霜布置的神界阵法实在变态,阵法中的妖兽一时还没有什么威胁,但众多的妖兽根本无法直视天空,他们承受不了那股威压,只有达到妖帅级别以上的妖兽才能够直视天空转动的太极图。这种境界上灵魂上的威压虽然难以承受,其实也是蜕变前的必经阶段。

此时阵法球里的各类材料液体如同滚沸的开水,丝丝灵气不断从液体中以可见的形态冒出,但由于阵法的禁锢,它们无法脱逃,只能在各自的阵法里旋转挣扎。

随着天空中的太极图旋转加快,秦霜也加紧了阵法球的运转,同时在阵法球上面布置了一个弧形的防御阵法,紧紧贴着阵法球。秦霜此时也没有多余的神力用来布置多余的屏障了,只能尽力让阵法球少受太极图的威压。

秦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再次断喝一声:“吷!”

原本各自为政的阵法猛然间变得浑为一体,同时,各类液体漕渣在原本的阵法中泄露出来,只余下自材料中溢出的灵气被禁锢在球形大阵中继续酝酿。

天空中的太极图猛然急剧旋转起来,道道空间裂缝在太极图的边缘产生,涌来的乌云都被空间裂缝吸噬进去。

天地威压再次猛然大涨,阵法球上面的防御阵法一阵开始晃荡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溃散。

秦霜双手急速结印,一个更为庞大的阵法在手掌之中开始成型,秦霜猛地将其抛到阵法球的上空,用以抵挡即将落下的“灵丹劫”。

而后,秦霜双手未停,重新结印,一个催发阵法转瞬成型,直接抛到了半空的阵法球里。此时,阵法球里的各类浓郁灵气彼此开始急速碰撞,彼此不断聚集,形成新的架构,新的材料即将形成。

太极图完全的震怒了,旋转速度再次猛升,变作一团模糊的黑白色,如同衍化的轮回巨轮,同时,一个更加庞大的太极图虚影开始在原来的太极图上空形成,浩荡的天道威压彻底爆发狂化。

秦霜知道“灵丹劫”就要落下来了,当下不敢怠慢,随时准备收丹,并抵御这变态的“灵丹劫”。

秦霜身体上急速浮现出一件青色水纹战甲,这是天神器防御重宝,名为炫涙,可以吞噬劫云的能量,化解为人体可以吸收的游离能量,是秦羽炼制的得意天神器,被姜立连同其他重宝一股脑都送给了秦霜。

秦霜手掌伸开,一团匹练白光凭空长出,之后化作无尽的长条缠向阵法球,而且每隔一寸距离,长条上便会有一个青色疙瘩,那是用来收集灵丹的储物阵法。

天空的太极图如同感受到了什么,一个涨缩之下,猛然降下一道黑白色巨型光注,直击半空的阵法球。

秦霜知道关键时刻到了,再不保留实力,两件得意天神器同时出手,一件形若古枪,名为穴夺怨,主攻击,化作黑色流光,直接击向垂直坠落袭来的黑白光柱。另一件形若钟罩,名为版遂决,主防御,直接扔在阵法球上空,瞬间涨大,将其完全包裹住。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穴夺怨与黑白光柱狠狠撞击在一起,穴夺怨被击下坠地,砸出一个无底深洞,但光柱也削弱了不少,崩裂了许多光华碎片,等光柱砸在版遂决上时,已经没有多大威力,化作点点碎星,渐渐消失于虚空。

待发出这个威力奇大的光柱之后,太极图渐渐隐去,上面的太极图虚影也慢慢消失无踪。

此时阵法球里滚沸着无数的各色小球,那便是万亿年以来唯一一次炼制成型的异种灵丹。

秦霜快速用储物阵法收集此时已经凝结的灵气丹丸,而后高声道:“格里拉拉,非洛,这里的灵丹就靠你们分发了,见者有份。”之后留下收集灵丹的阵法,收走其余各类阵法神器,瞬移消失。

无数个日子之后,秦霜和小红浮在无尽的虚空之中,静静的观看琴域在面前展现的迷蒙光影全貌。

琴域长长,有五排星球比较密集,形若琴弦。

秦霜道:“小红,我给你唱首歌吧。”

小红温柔的看着秦霜,点点头,露出微笑。

秦霜左手食指虚按,一根琴弦上数万颗星球凹陷了进去,紧接着,秦霜右手捻动,数根琴弦上的亿颗星球随之摆荡,如同弹奏古琴的音士一般,秦霜轻轻伴随吟唱,那是一首古老的歌谣,一首神界的忧伤序曲,探寻生命起源的求索乐谱。

“古之初,岁入录,彼方泅渡,诠冉多雾簇。

晓五苦,做南竹,大恍惚。

术途拉堵,吾行索灿,摆专垒步。

呃啦啦唔嘟噜噜。

朗有为,却防储,莫假沽。

你任叹苦,他言错数,无人解读。

阔戒扶,独也狐,限源亦墓,凭谁纳勘谱。

呃啦啦唔嘟噜噜。”

小红听着秦霜的清唱,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湿了面庞,也湿了心房。小红第一次察觉到,原来自己还有眼泪,还有心伤。

秦霜微微一笑,双手合上,轻轻展开,无数的琴域星球随之变动,形成一个迷人的微笑圈。

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
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