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时,一直不曾说话漠然傲立的秦霜,嘴唇未动,却响起了他那标志性的略带颤音的磁性男中音:“指骨很漂亮,毁了怪可惜的。”

红粉骷髅的指骨只差一毫便要触摸到秦霜的黑色贴身衣衫,但这时她再次停了下来,并且保持着这个姿势,牙齿摩擦道:“小哥好本事,这最难练的腹语术竟也会,奴家真是爱煞你了。小哥,五百年了,我还以为你把奴家忘了呢,呜呜,你终于肯和奴家说话了,奴家真是欢喜得要死去了,呜呜。”

秦霜依旧不动声色,只是心内有些奇怪红粉骷髅所说的“五百年”,心念一动,便即明白,红粉骷髅所说的“五百年”只是一个泛指的时间,骷髅界本没有什么时间概念。秦霜的眼神依旧望着无尽的前方,充满雾瘴的前方,磁性颤抖的男中音却再次响起:“你身后是谁?”

红粉骷髅牙齿摩擦的嗤嗤声如若玻璃与金属在挤压挫拉,这是她独有的笑声:“咯咯咯,哪有谁,小哥骗我呢。”红粉骷髅这么说着,却依然艰难的回转了不甚灵动的头骨。

原本只是无尽的浓重雾瘴的红粉骷髅身后,依旧是无尽的浓重雾瘴在飘荡。

红粉骷髅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头骨得意的摩擦牙齿,忘却了骨骼咬合不适的痛楚:“咯咯咯,小哥,你真是讨厌哦,净会骗奴家,哪有......”红粉骷髅的牙齿停止了摩擦,身体开始艰难的反转。

原本只是浓重雾瘴的红粉骷髅身后,却响起了这一连串的声音:嚓嚓,噼啪,嘭,咔咔。

一具高大的人形骷髅开始自黑色泥土里爬出,他的骨骼晶莹如黑玉,浑身生长着茂盛的倒立骨刺,两团幽蓝色的命法之殇火焰比之红粉骷髅大上一倍有余,额头正中上另有一团坟状凸起,上有繁奥的更深色密纹,竟是一具猛恶之极的漆墨骷髅。

红粉骷髅的幽蓝色火焰似是停止了跳跃,只是定定的望着眼前的漆墨骷髅,竟是忘记了背后的秦霜的存在。

漆墨骷髅牙齿摩擦着,弥散出一种冷冷的瘆人感觉,发出更甚红粉骷髅的嗤嗤声:“小红,五百年了,我休息了五百年,你是不是就把我忘了,急不可耐了,另结新欢了?快说,他是谁?”

红粉骷髅如同见到了有虐妻症的恶夫,安静的如同冷夜里受伤的小黄莺鸟一般,幽蓝色火焰却开始了低缓的涨缩。

漆墨骷髅显得很不耐烦,牙齿急速摩擦道:“小红,过来!”

红粉骷髅听话的上前走了一步,又猛然停住,紧接着反而后退了两步,退到秦霜的身边,之后牙齿摩擦道:“我不过去,你好凶哦。小哥保护我!”说着头骨向上倾斜着,黑色眼窟窿中的幽蓝色火焰疯狂燃烧着,那是她在看神色漠然的秦霜。

漆墨骷髅大怒,幽蓝色火焰猛然大涨,放出两道足以刺穿十米浓重雾瘴的强烈幽蓝光线,恶狠狠的摩擦着牙齿道:“小子,敢跟本尊争小红!你也不打听打听,那个不知道本尊是此地的骨尊。你是不是嫌你的骨骼有皮囊包裹,那么,本尊今天就剥了你的皮囊做睡袋!”

秦霜依旧面沉如水,磁性颤抖男中音再次响起:“你走吧,我不想毁了你。”

漆墨骷髅缓缓的向着秦霜走去,牙齿摩擦道:“小子,看来本尊只有剥了你的皮囊了。”

秦霜却是如同没有看到不断逼进的杀气腾腾的漆墨骷髅,待漆墨骷髅走的近了,方道:“小喜,还不下来!”

“得令!”尖利细长的声音在高空兴奋的纵情聒噪。只见一团冰蓝色流光倏地从天而降,无视浓重的厚厚雾瘴,狭长锋锐的喙冲着漆墨骷髅的右腿膝盖骨处的骨膜奋力啄去,只听“喀哧——呲啦”短暂的交响乐之后,这团冰蓝色流光紧接着一个华丽的回旋,悬留在秦霜的头顶上方三米处,模样甚是趾高气扬,正是格里拉拉。

再看惊诧莫名一动不动的漆墨骷髅,右腿髌盖骨碎裂成屑,散落满地,而咬合处原本生出的黑锻般的骨膜已被完整的撕裂了下来,弃置在一处坟状土堆上。浓重的雾瘴慢慢将骨屑和骨膜隐去,如同将其吞噬消化了。

红粉骷髅见状,牙齿吱呀呀的愉快摩擦道:“小哥真好本事,竟能驱驭这等猛恶飞禽,奴家真是越来越爱煞你了。小哥,今后奴家就是你的了,你可要一直这么保护奴家哦,要不奴家可不依。”

秦霜亘古不变的脸漠然依旧,那充满磁性而又颤抖的男中音再次响起:“小喜,还不下来!”

格里拉拉延续着它那经典的尖利细长的聒噪:“准确的说,我是一只喜鹊,一只独一无二的喜鹊!不要随便的在外人面前叫我小喜,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我,格里拉拉,也是有尊严与荣耀的!”格里拉拉很是臭屁的将脑袋昂翻了天,不过盘旋了一圈之后,仍旧听话的落在了秦霜的肩头——它站惯的肩头,于是便紧挨着红粉骷髅的头骨。

红粉骷髅看着近在咫尺的格里拉拉,幽蓝色火焰涨了又缩,缩了又涨,却没有再挥动臂骨击打格里拉拉。

格里拉拉的眼角在红粉骷髅的身上扫过,嗤之以鼻的看着对面吓呆的漆墨骷髅,聒噪道:“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蠢货,在你家格里拉拉酷尊面前还敢妄想行凶伤人,奶奶个嘴儿,看来你是嫌骨头不够黑,想再到泥土里孕养五百年,本尊今天就成全你。”格里拉拉嚣张的抬起僵硬的细长右爪,努力拍打翅膀稳住摇摇晃晃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收拢边缘的两根利爪,只余中间的那根最为粗壮的利爪竖直的昂然挺立。

红粉骷髅看看滑稽之至的格里拉拉,又看看依旧漠然的秦霜,打消了想要与秦霜来个面面相觑的表情的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

漆墨骷髅突然浑身颤抖,却又移动不了脚步,就这么站在离秦霜有三米远的地方。

突然,“啪嚓”的一声脆响,漆墨骷髅的右小腿骨倒在了地上,打破了短暂宁静的浓重雾瘴笼罩的乱葬岗。漆墨骷髅猛地张大嘴巴,想要发出自己的声响,却又不能,紧急之下,霍然转身,蹦蹦跳跳的逃进无尽浓重的雾瘴之中。

磷火似乎多了起来,雾瘴也更浓重了一些,很快隐去了漆墨骷髅的身影。

红粉骷髅牙齿摩擦道:“咯咯咯,坏骷髅被吓跑了,小哥真有本事,奴家好欢喜呦,咯咯咯。”

“闭嘴,你个小骚骷髅!”格里拉拉猛然愤怒的聒噪道,然后又悄悄在秦霜的耳边压低声响的聒噪道:“允许你叫我小喜十次,不要再像刚才那样惩罚我了,并且保证我的安全。这个迷人的红粉骷髅其实跟你挺配的,别装闷骚了,喜欢就勇敢的说出了嘛,正所谓粉红配英雄,蜡像配骷髅嘛。”

冰山般漠然的秦霜脸上似乎终于有了一丝融化,亘古的磁性颤抖男中音也再次响起:“小喜,你不要皮了?安静!”

格里拉拉突然安静了,听话的好孩子一般一动不动。因为格里拉拉心里明白,秦霜所说的“皮”指的是格里拉拉羽毛上的一层胶质薄膜,虽说不显眼,那可是格里拉拉的护身保命最好防御,是秦霜在格里拉拉羽毛上描画了一套顶级的神界防御阵法以及注射了一丝神之力之后形成的,而且胶质薄膜还有其他的妙用,格里拉拉可不想让秦霜收回。那“皮”在这个星球上可是无敌防御,说什么也要留着做护身符传家宝,格里拉拉的小算盘可是打的叮当响。

红粉骷髅看着瞬息万变的格里拉拉,惊诧了三秒钟之后,愉快的牙齿摩擦道:“小哥,奴家现在是爱煞你到愿意为你挫骨扬灰了,奴家今后是你个骷髅的了,以后谁都别想再碰奴家,奴家只侍候你一个。小哥,奴家好想亲你一口啊,最好是咬你一口,小哥,求你了,就一下,一下就好,来嘛,亲一个啦,来啦。”红粉骷髅轻启满口的粉红色尖利牙齿,缓缓向秦霜的脖颈凑去。

格里拉拉眼睁睁的看着红粉骷髅的白厉牙齿就要触到秦霜的脖颈,而且她的幽蓝色火焰不怀好意的跳跃着。格里拉拉却只担心自己的“皮”,很听话的一动也不动。

红粉骷髅的幽蓝色火焰突地明快的闪跳了一下,触到秦霜脖颈的牙齿猛然大幅张开,然后急速的咬和下去。

只听“喀哧——嘭”的声响之后,红粉骷髅上下两排白厉厉的门前牙和獠牙如同咬到了铁板,并有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力涌到牙齿上,于是红粉骷髅的牙齿纷纷从牙床里崩飞出来,红粉骷髅的本体也被弹到了一尺开外,惊怒的看着漠然的秦霜的脸,只是那俊秀的脸上多了一丝怜悯和神伤。

格里拉拉似乎早料到会如此,竟然意外的没有聒噪,并且低下了昂着的头,冰蓝色的羽毛慢慢褪色,变为白色,灰色,直至黑色,极尽彻底的黑。

秦霜收回望透浓重雾瘴后的无尽前方的眼神,怜悯的看着红粉骷髅,嘴唇轻轻的动了:“何苦。”如同无家的孩子游历无数空间阅尽世态后依旧看不穿轮回一般,他的声音是那么苍凉、伤感、悲悯,闻之让人心碎欲哭。

红粉骷髅听后,由惊怒转为呆呆,有呆呆转为失落,继而黯然神伤,幽蓝色火焰如同燃尽了灯油一般也黯淡了下来,她双手手骨覆罩着面骨,如在低低的抽泣。红粉骷髅猛然拨开双手手骨,面骨朝天,张大嘴巴,发出无声的歇斯底里嘶吼——嗷!

她在痛哭。

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
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