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秦霜睁开双眼,便看到了惨白的壁,那是劣质的石灰粉刷之后才能有的颜色,白擦擦的沙石子颗粒突起掩埋着枯叶杂草。

秦霜心头猛地一跳,便要悬浮起来,破壁而出,熟料身体竟是软弱乏力,想要抬起头也是千难万难。秦霜挣扎着坐起,便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破损的棉被洞眼下面,两条细弱的腿穿着打满补丁的单裤,脚趾头在棉被外面冻得青黑发紫,趾甲除了白惨惨的冻肉色,便是污泥的浊黑。

秦霜心内一阵恐惧,下意识的伸手抚摸脸颊,整颗心刷的凉了。

枯瘦的手掌上关节明显,脸颊在手心里却是更加的触之惊心,颧骨的突起如同两个榔头并错放置着,眼窝深陷,皮肤松弛。

这时,推门进来一个面容愁苦的中年妇女,她见秦霜坐起,忙快步上前,焦急道:“小君,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你还太虚弱。”

秦霜被那中年妇女按倒在床上,动弹不得,发霉的棉被也被再次盖上。

秦霜心里发怒,却是没有任何力气反抗,脸上表情却是直接表现了出来。

中年妇女揉着秦霜的胸口,道:“小君,你这次太莽撞了,怎么敢跟你爹顶撞,他要是真的掐死你了,你可要我怎么活!”几滴浑浊的泪水自她的双眼之中溢出,划过粗糙的蜡黄皮肤,落在了灰褐色的棉絮上。

秦霜心中蓦然一凉,如同那泪水滴落在了他的心上。秦霜想要说话,却是张大了口,发不出任何声音。

中年妇女见秦霜张口嘴,便道:“小君,渴了吗,娘这就给你倒水去。”说罢,她转身出门而去。

秦霜心里不由发苦,暗呼倒霉,自己明明沉浸在一个黑暗空间之内,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地方,还成为半分神力没有的凡人,更可气的是,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便被一个不相识的‘爹’给掐了个半死!

秦霜心中暗道,难道这就是穿越,不对啊,以自己的实力,绝不可能如此穿越的。难道是做梦?可是,千万年来,自己还从未做过梦。有谁听过神也会做梦吗?

但秦霜毕竟境界还在,知道眼下紧迫需要做的就是提升实力,这样才有自保的本钱。

可是,当秦霜准备内视查看新身体的时候,秦霜差点气的晕过去。

无法内视!!!

那也就是说,秦霜如今只是一个凡人了,要永远做一个凡人了。不过,也可能随时死去。

秦霜心内一阵悲哀,悔不该离开神界,离开父母兄长,离开关心爱护自己的家人朋友,离开属于自己的家园。

秦霜又想起了格里拉拉、小红、小欢等人,心内些许歉疚,些许遗憾。那些虽然只是生命轨迹短暂交集后相识的人物,在心中却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因为秦霜一直将他们当做朋友,为数不多的朋友。

秦霜苦笑道:“可笑,我知道的修真功法在神界也属于顶级,而且修炼方法不下百种,可是,却没有适合凡人修习的功法,真是讽刺啊!”

神界功法需要相当的基础才能掌控,这就如同大锤,强者运用起来自可轻松破敌,可是婴儿却无法使用。

门“吱呀”一声开了,中年妇女端着一个满是裂口的瓷碗进来,道:“小君,来,多喝点水,这样才能快些恢复。”

秦霜有苦自己知,既然无力反抗,那便由着中年妇女将水灌进去吧。

随着清凉的水顺着喉管滑入腹中,秦霜的腹中也开始变得清凉起来。

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
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