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听多了中年妇女的絮叨,秦霜也知道了有关这个家庭的许多事.......

中年妇女赵氏三年前死了夫君,便带着儿子小君改嫁胡屠户,而胡屠户生性残暴,经常虐待他们母子二人。只是乱世之中,能保的性命已属万幸,外头兵荒马乱,赵氏母子默默忍受胡屠户拳打脚踢的蹂躏,却是不曾想过要逃离出这等困境。

这是秦霜以往所不敢想象的经历,就算在地球上的漫长岁月中见识过此等非人道的苦屈,可是,冷眼旁观与切身感受那是不同的情感历程。

秦霜仔细的看着赵氏平凡苦楚的脸庞,脑海中却是浮现姜立慈爱温柔的笑容。

秦霜道:“娘,你别担心,等我的伤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再伤心流泪了。”秦霜用破烂的袖口轻轻拭去赵氏眼角的泪水。

赵氏听闻“小君”如此安慰自己,眼泪却是更加多了,最好竟是抱着她的“小君”痛哭起来。

秦霜静静的感受着赵氏的情绪波动,感受着眼泪滴落衣衫的触感,感受着这份静谧忧伤温馨的氛围,胸膛里腾升的不是神力,而是汹涌之极的感动怒潮。

许久,赵氏止住哭声,擦泪道:“小君,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活着,娘就是再委屈,那也没有什么。小君,你以后不要再跟你爹犟了,他真的会掐死你的。”赵氏想起当日胡屠户狰狞的脸庞,犹自后怕不止,如若不是自己拼死救下“小君”,只怕“小君”早已命丧黄泉。

秦霜点头道:“娘,你放心吧,我会的。”说罢,努力调动颧骨上面的皮肤,让自己的表情显得高兴些。

在秦霜看来,如此被动忍受屈辱,那是懦弱无能的表现,是苟且偷生,等于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和荣耀!

可是,当秦霜真正面对赵氏的酸苦容颜泪水和深切关怀爱护,那道在生命线上不顾尊严挣扎求生的身影不再佝偻,不再卑微,此刻,尽显博大和容恕。那也是一种人,苦难摧残着他们的肢体和灵魂,可他们依旧追求着要生存下去,要活下去,要让自己身边的人好好的活下去!

如果说这也是一种力量,那么,正是这种普通而平凡的生命追求,推动了人类的轨迹前伸,推远了人类的眺望视野!他们信仰生命,也信仰自由!

赵氏笑了笑,不是风华绽放,而是凄楚的路边黄花迎着朔风飘摇。

秦霜目送赵氏离开,眼神沉静下来,开始思索整个过程和今后的规划。

一万年前,落日牧场边缘,秦霜和小红静静的坐着,眼前的成群牛羊披着金黄丝毯犹在吃草,和煦的风吹过,远处的草香和着风铃一起荡来,暖洋洋的空气缓缓起伏,一起是那么宁谧安详。

秦霜突然心中大动,直接带着小红瞬移到了虚空,而后进入一种奇特的状态,灵魂开始极度不安,如同惧怕着什么,又期待着什么,隐约中,周遭开始黑暗起来。

秦霜不知是自己行走在黑暗中,还是真的行走在黑暗中,总之,似乎突然之见,秦霜已经到了一个黑暗的世界,无边无际的黑暗。

黑暗空间似乎是万物之源,却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无尽的黑暗不知道是真的存在,还是神识与眼睛无法窥视,总之是一片黑暗。

在黑暗空间中,秦霜醒悟了创世的法则,却又突然自黑暗空间中消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时空,这里,似乎有着平凡的生活和少见的艰苦。

秦霜知道,自己的境界还在,虽然暂时无法施为,但是随着对这具身体的不断认知,自己终究是会找到或创出一个适合这具身体的功法,或许时间要花费的久一点,但是,强者的过往经历决定了秦霜不会甘于平庸的,现在要做的只是蛰伏,默默的提升实力,而后活出自己的精彩!

“小君”衰弱的身体阻止不了秦霜从眼睛里流露出的那份自信,那份坚定。对秦霜来说,这次的经历,或以往的历程,一切只是磨刀石,秦霜的目标一直都在那遥远的未知世界,那里,才有秦霜向外的精彩。

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二章
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