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秦霜不知疲倦的奔跑着,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颇不寂寞,对寂灭境的认识也越来越深。

这些漂浮的黑斑就像暗夜里的萤火虫,浮浮荡荡,在空中舞蹈。所不同的是,这些黑斑比之黑暗更要黑,而且黑斑远比看上去要大的多,它们大多数内部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而且是一个浩大的世界。

有几次秦霜都忍不住要进入黑斑,但还是抑止了,决定不去干扰那个世界的运行。

秦霜道:“措沽大哥,那么多的黑斑,你怎么都会记得的呢?难道你一个个标记了?”

措沽笑道:“虽然不是全部标记,但也有大数被探求过了。寂灭境内太寂寞了,又有无尽的岁月挥耗,所以我们无聊时便会追逐这些黑斑,思维浸入,如果这里面有生命的迹象,便根据生命的不同形态而分别命名,并将这些黑斑的特征标记起来,存储在定星盘中。”措沽从怀中掏出一个黑黝黝的鹅卵石般形体的物品,递给了秦霜。

秦霜接过定星盘,发觉跟在仙界炼制的那个差不多,只是材料更加的高级,内空间也更加的浩大。秦霜对定星盘不是很感兴趣,但对措沽的叙述却是感到一阵悲凉,无尽的岁月只是用来标记漫天漫野的黑斑,这是何等的无奈和寂寞,或许这才是寂灭境为什么称作修真者的墓地吧。

秦霜将定星盘递还给措沽,道:“措沽大哥,你们是怎么分辨这些黑斑的呢?在我看来,这些黑斑可是一模一样的。”

措沽将定星盘放入怀中,笑道:“这个其实很简单的,你看那些黑斑,它们外表虽然看起来大致相同,但是它们散发的生命气息其实是有差别的,随着你以后对寂灭境的熟识,你会对这里的黑斑产生深厚的感情的。”

秦霜沉默着,对措沽他们来说,在寂灭境里的时间是以衍季为单位的,那也就是说,至少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亿万年了,这是何等的寂寞永生!

这时,一个女声响起:“措沽,你们的速度实在太慢了,怎么现在才到了这里。这位是秦霜小兄弟吧,见到你真是高兴,我是措洛。”

秦霜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女性柔美体型,心里突然一惊,幸亏脸孔如今是黑色的面板,流露不出什么诧异神情。秦霜本来对女修真者没有任何歧视,但是在印象中,好像修为高绝的人物依旧是以男性居多,因此骤然见到一个女修真,便不由自主的先自一惊。

秦霜拱手道:“秦霜见过措洛大姐。”

措洛咯咯笑道:“秦兄弟,不必客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还要一起度过漫长无边的岁月呢。”

措沽在一旁笑道:“措洛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措洛笑骂道:“臭小子,还不是因为你们走的太慢,所以,我这才赶上来,与你们会合。”

秦霜脚步不停,道:“真是麻烦措洛大姐了,我们真是罪该万死。”

措洛如若顺风而翔的蒲公英,摆手笑道:“哪里话,秦兄弟无须如此客套,都是自己人嘛,咯咯。对了,秦兄弟,你原来的世界里都有什么人啊?”

秦霜不得不重复之前对措沽说过的话:“我家里有父有母,还有一个大哥,还有一个亲爷爷,一个澜爷爷.......”

自从措洛加入以后,便一直不停的找机会与秦霜说话,仿佛对秦霜的家事很好奇,问的非常仔细,竟然连秦霜小时候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都问到了,对秦霜他们一行的速度并没有再次发表意见,如同忘记了她此来的目的。

秦霜猛地醒悟,他们是都太寂寞了!

这里很少有人能够突破黑斑的限制进入寂灭境,他们交流的对象数百个数千个衍季都是那么几个人,这份孤寂是难以忍受的,即使他们是修真有成的思维体,心性无比坚韧苦默。如今有新人突然出现,他们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多多聊几句,派遣心内苦闷,这也就怪不得措沽之前也没有助秦霜提速,而且话题虽然不多,却也不曾间断。不过如此看来,措沽比之措洛还是有更大的耐性的。

秦霜突然停止脚步,道:“措洛大姐,措沽大哥,我累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
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