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春天是米兰古城一年中最好的时候,而米兰古城最好的地方就是米兰大街。

在朝阳慢条斯理的爬升时,秦霜正行走在这条大街上。

米兰大街是条古老而尊贵的大街,散发着青金色光芒的石砖铺满了宽二十余米长千米的恢宏大街,黑夜遮掩不了它的光辉,阳光也只是装饰用的陪衬。大街两旁有高耸的尖顶哥特式教堂,也有寺庙的宽宏圆顶建筑,还有一些米兰大街的标志性图腾建筑,而更多的是一些大家族的华丽门庭。这里没有商业气息,却是最繁华的地段。

然而,真正令米兰大街高贵起来的不是这些建筑与各方大势力的簇拥,而是一段凄伤的爱情故事,是这段故事让米兰大街有了魂。米兰大街流淌的不是糜烂的奢侈与滥觞,而是高贵的信仰与爱情。

米兰大街上往来的人流衣着光鲜,错综缤纷,只是未必人人感受到了米兰大街涌流的尊贵血液。

秦霜安静的走着,他很少这么安静的走着。

街道旁边长椅上的一个女子对环抱着他的男子道:“你说,上帝把男人造的这么英伟睿智,可你们为什么在女人问题上会这么愚蠢呢?”

那男子落寞的叹了口气,道:“依你的智慧,我很难跟你解释。”

那女子想了想,道:“这样啊,那好吧,当我没问好啦。那你爱不爱我?”

那男子双手去捧那女子的脸,满脸蜜意的低下头,闭上眼,全身心的贴吻那片柔软甘甜所在。于是,他便没有看见那女子眼角一丝得逞的笑意。

秦霜安静的走过长椅,走过一座尖拱的高大华美教堂,看到前面人头攒动,引颈相望。秦霜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这次却凑了上去。

“安静!”人群中一个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道。他的身边分站着一对青年男女,那男青年穿着饰有繁复蔷薇花枝的华美衣衫,显然是个贵族子弟。男青年眼神看向的女青年穿着普通的粗布长裙,却是清丽无双,正在咬着有些发白的嘴唇。那中年男子的身后立着数个神情倨傲的侍从和一对十二人的铠甲鲜亮的骑士团。而人数远超他们十倍的便是那看热闹的人群了。

秦霜释放神识扫过人群,便已明白原委。

原来,那青年男子名叫罗伊,是格兰潘家族的嫡系长子,他爱上了家里的女佣——朱莉,却为家族不许。二人决定私奔,却还未走出米兰大街,便被其父德莱带着随从追上了。

德莱厉声道:“吵吵闹闹的成什么样子!你是格兰潘家族的长子,贵族的礼仪和高贵的灵魂全被这个可恶的女巫吸噬蛊惑了吗,竟敢当街大喊‘我爱你’!”

罗伊又羞又怒,白嫩脸皮通红,大声答道:“这里是米兰大街,我为什么不能大声喊出心中的真爱誓言!三百年前,勃兰特王子可以为了一个纺织女工反出皇室,我为什么就不能为了一个女佣放弃家族!我爱朱莉,我愿意为她舍弃一切,我要和她共度一生!”

眼见群情一片激昂,纷纷支持罗伊朱莉二人的伟大爱情,德莱再次断喝道:“安静!好,你要学勃兰特王子是吧,那你们就要就按照米兰古城的律法,接受真神的三次考验。如若你们通过了考验,我就宽恕你们,让你们二人结为夫妻。否则,我要送那个女巫进监狱!”

罗伊大声道:“朱莉不是女巫,她是我的唯一!”罗伊说完,微笑着看向朱莉美丽的眼睛,二人同时点了点头,算是对德莱的回复。

传说,勃兰特王子通过了前两个考验,却没有通过最后一个,结果二人双双洒血街头,而原本的青色石板路一夜之间变成了青金色,米兰大街一夜成名。

德莱知道现在民众的情绪已被彻底点燃,确实只能按米兰古城的律法行事了。在行使公正的律法之前,德莱秘密的让一个亲随侍从去柏塞亲王府求助,以备控制考验失败后的混乱局面。

德莱一摆手,从他身后走出来一个秃顶的牧师,也不知他是如何躲在那狭小的空间所在。牧师立即将朱莉带进了米兰古城最为高大华美的教堂——曙赫大教堂,之后上了曙赫大教堂的最高一层。

第一个考验:真爱。

罗伊依依不舍的看着清丽无双的朱莉被带进曙赫大教堂,站在宏伟门庭前的他显得如此的渺小。在恢宏浩瀚的宇宙之中,星辰犹显渺小,人类就更加的微不足道了。

牧师打开了一扇彩饰华美玻璃的木窗,之后敲响了教堂里的金铃,呤——。考验开始了,女方请说话。

朱莉从窗户处探出半个头,感觉一阵眩晕,但她忍住了,坚持了一分钟,于是,她看清了在高大教堂面前显得有些猥琐的罗伊。她幽幽道:“罗伊,你是真的爱我吗?”

呤——,牧师再次敲响了金铃——女方已说毕,男方请重复。

罗伊吃惊的环顾了一圈,然后对着教堂最上一层大声喊道:“朱莉,我是真的爱你!啊,不,我重新说,刚才说的不算。你说的是‘罗伊,你是真的爱我吗’。”

金铃久久没有敲响,而上面的牧师也没有表态。

罗伊心里忐忑起来:“错了吗?刚才我明明听到了她的声音的。”

民众突然怒了,不住叫喊道:“罗伊最后说的那几个字到底对不对?”

又过了一会儿,金铃响了,呤——。

民众瞬时欢腾起来,为见证伟大的爱情欢呼,为见证这伟大的一刻欢呼。

罗伊不知道朱莉在教堂里已经高兴的哭泣了起来,他只是露出一个奇怪的思考表情。

呤——,金铃又响了。

第二个考验:缘份。

牧师捧来一个巨大的玻璃罐子,里边装满了玻璃珠。每一个玻璃珠敲碎后,会出现写有一张人名的纸条,女方需要从玻璃罐子中检出一个玻璃珠,玻璃珠里要有男方的名字。机会只有一个。

朱莉浑身颤抖的站在捧玻璃罐子的牧师面前,手伸进去再缩回来,拨拉了数次玻璃珠,依旧不敢取出那仅有的唯一。

牧师开始催促了,朱莉知道必须赶快取出一个玻璃珠了,否则考验就要作废了,已经通过的一次考验也就随风而逝了,再也不能和罗伊在一起了。

朱莉拼命的想睁大眼睛,努力的要从众多的玻璃珠里取出属于她的唯一,当她触摸到一颗玻璃珠时,她闭上了眼,然后取了出来。

呤——,催命般的金铃敲响了。

民众在下边屏住呼吸,等候着真神降临神迹一般的昂首看向那高高的所在,心里虔诚的祈祷。

而罗伊,他还在思考。

一名牧师自身上取出一柄金色小锤,轻轻的砸在玻璃珠上,咔——啪。

朱莉感觉那把小锤狠狠的砸在了自己柔软的心上,她仿佛没了呼吸,静候幽冥的召唤。

呤——,铃声再次响起,传递奇迹的铃声响起了!

民众彻底欢腾了,疯狂了,歇斯底里了!于千万个玻璃珠中取出了她的唯一,罗伊·格兰潘,不是皮特·蒙,也不是巴鲁·灿,是罗伊·格兰潘,这是何等的奇迹!

三百年前勃兰特王子达到的不可思议的神迹今日有人重现了,就是再次有人洒血米兰街头又有何妨!民众不知是开始期待还是已经疯狂,接下来是奇迹还是鲜血,对他们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教堂最高一层里的朱莉看不到罗伊有些发白的脸,她已经完全的软倒了,迷醉了,脱离了欢喜,不再有任何期待,只有这**一刻的存在。

德莱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柏塞亲王的骑士团还没有来到,民众的情绪已经无法掌控,而且越聚越多,比之最初又多了十倍不止。德莱冒着青筋的左手握紧了腰间装饰红宝石的华丽十字剑剑柄,眉毛也压了下来。德莱的随从骑士见状,也握紧了腰间的十字剑,只是眼色没有德莱坚定阴狠。

曙赫大教堂下黑压压的人群,完全淹没了身着华服的罗伊。

呤——,声音亘古不变的金铃再一次响了起来,喧闹的民众刹那间全部静止了,时间似乎也停在了这一刻。

第三个考验:勇气。

考题:蜘蛛般爬上光滑直耸的曙赫大教堂——朱莉在等他。

不知谁喊了一句:“爬!”紧接着,千万人的应和汇成直贯天地的音波洪流:“爬!爬!爬!”

巨大的音波震的曙赫大教堂打开的那扇窗户一阵抖动,一名牧师急忙过来扶住,这时,他看见了米兰古城所有的大街小巷都站满了亢奋的民众,他们都在声嘶力竭的喊着:“爬!爬!爬!”

沉寂太久的米兰古城需要一个惊天动地的神迹,无聊透顶的米兰人民渴求一个**迭起的刺激,于是,宁静多年的米兰古城彻底喧嚣了!

第六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
第六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