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很强。”中间的黄金骷髅突然道。他没有摩擦牙齿,而是直接口吐人言,漠然的冷酷声音在乱葬岗的雾瘴里飘飘荡荡,久久不息。

这便是骷髅族王者拥有的神通吗?灵识的波动可以化为物质的音波!传说中的骷髅族的皇者又会有什么样的惊人手段呢?

秦霜不置可否的向前看着,眼睛里只是一团迷蒙的雾瘴倒影,倒影比雾瘴更迷蒙。

黄金骷髅继续道:“但今天你死定了,我要吞了你的本命精血,让你化为赤漠骷髅,以后就跟着我。五百年来,你是第一个值得我亲自动手的存在。”黄金骷髅的命法之殇胶质球突然射出两道细细的金色光线,直接击向秦霜的胸口。

红粉骷髅惊恐的看着射向秦霜的死亡光线,有心向前替代阻挡,却是无论如何移动不了脚步。

格里拉拉仍然一动不动,盯着那两道疾速射来的金色光线,身体却是如若石化。

秦霜宛若无觉,只是胸前的黑色衣衫上突兀的出现了两个小孔,露出两点古铜色的肌肤。

“果然很强!”黄金骷髅猛地一跺脚,整个乱葬岗突然一阵动荡,如同一座小山凭空砸下,地震一般的剧烈晃荡随之而来。紧接着,自乱葬岗地底下传来更大的动荡,同时一阵阵低吼声隐隐传来,而且声音逐渐加大。

嚓嚓嚓.......

噼啪噼啪噼啪......

嘭嘭嘭......

咔咔咔......

一具具人型骸骨自乱葬岗的泥土里不断爬出,各色糙脏牙齿“嗤嗤”的摩擦着,头骨上的两个窟窿里闪烁着幽蓝色的冥火。

不多时,便已有数百具的人形骷髅从地底钻爬出来,围绕着秦霜及黄金骷髅密集的站立着,彼此的骨骼相互错杂的拥挤着。整个乱葬岗此刻到处是幽火闪烁,白骨森森,磨牙声如同数百个矬子同时摩擦玻璃,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更可怖的是,还有更多的巨大兽型骷髅开始缓慢的爬出。

“嘎!”一只巨大的骨鸟猛然顶起压在它头骨上的三具漆墨骷髅,自泥土里急速的钻爬出来,而后晃动身体,抖落了身上的黑色泥土,嘶鸣着拍打骨翅,随即飞上了高空,这便是传说中的飞禽界蛮荒巨凶——亃毵。亃毵骷髅的骨骼有些像放大数十倍的大雕,只是胸骨向前凸起,骨翅上亦像蝙蝠一般的利齿丛生。亃毵的黑色骨骼经过泥土的孕养,变得更加的坚硬强横,胶质眼球闪烁着摄人的碧青色妖异光芒。

紧接着,一头小山般的恐龙骸骨摆荡了一下它刚露出的巨头,甩开周遭的数具小兽骨骸和人型骷髅,挣扎着爬出了泥土,一只奇大的脚骨踩踏在一具被挤翻的人型骷髅头骨上,“啪”的一声脆响,头骨尽裂,幽蓝色的命法之殇火焰一阵猛烈跳动,旋即熄灭,消失在混乱的雾瘴中。高大的恐龙骸骨愤然张大了巨口,喷出灰色的腐蚀性吐息,似要宣泄数千年来的怒火,长声嚎叫:“嗷!”

在恐龙骸骨的旁边,同时钻出了一条水桶粗细的魔蛇骸骨,每个关节骨都有碗口粗细,黝黑闪光,三十余米长的骨骼躯体扭动着,转瞬便盘做一个高大的土丘蛇阵,尾骨摆荡之际便会有数个倒霉的骷髅被击散架,它高昂着的硕大头骨上一个血红的信子“咝咝”吐缩,而冷冷的绿色胶质眼球摄人心魄。据说这就是来自屠戮道的魔纪懒蛇,是出了名的懒惰煞星,最喜吞吃活物。

.........

越来越多的奇形怪状的巨大魔兽不断爬出,乱葬岗显得空前的拥挤起来。不少飞禽骨骸都飞上了天空,地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生物骸骨,散架断裂的骨关节散落满地。地上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这些骸骨,尤其那些恐怖的巨兽骸骨,每一个都要占据数十具人形骷髅的空间,而如魔纪懒蛇这般大的巨兽骸骨便已爬出十余头。只是们似乎都很忌惮黄金骷髅,全都围绕在他的周围,在雾瘴中冷冷的注视着秦霜。

似乎是在陡然之间,本就邪异之极的乱葬岗变得更加的恐怖起来,犹如炼狱之中盛大聚会的魔兽老巢。

红粉骷髅看到这般景象,已然不知如何去做,她呆呆的看着面前所有的发生,幽蓝色火焰似乎停止了跳动。

秦霜的表情没有变化,那个温柔的身影在他的心里开始抽泣,泪滴“嗒嗒”如雨,落在了他最柔软的所在。

格里拉拉牢牢的站在秦霜的肩头,继续石化状态。

红粉骷髅知道,不管秦霜有多厉害,面对这无穷无尽的骷髅,即便灭杀得了数百具骷髅,也必将无法生还,洒血于此。这里竟将会是秦霜的葬身之地吗?红粉骷髅不自觉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红粉骷髅突然下定决心一般的微笑着,那是一张虚拟的女性绝美脸孔,面具一般浮现在头骨上,她对着秦霜摩擦牙齿道:“你错了,我其实是女的。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曾经借尸还魂。今日如果必然会有一个人要从世间消失的话,那么应该是我,我早该随风而逝了。你要好生保重!”红粉骷髅凄美的脸孔上似有泪珠悄然滑落,而后滴在了记忆深处。

红粉骷髅身上陡然冒出强烈之极的幽蓝色光华,整个躯体急速的冲向黄金骷髅,如同投向火把的飞蛾,竟是不再回头。

生亦何欢,死复何惧,得君一顾,心愿已足,若能助君得保平安,虽千万人吾往矣!

她燃烧了自己的魂!她的命法之殇火焰只是伪装,她还保留有自己的魂!

传说,有魂便可再度为人。

只是,人的魂太过脆弱,大多数人在死亡的时候魂也跟着散了,只留有魄化作命法之殇火焰残留在体内,随同尸骨一起慢慢腐化消亡。

格里拉拉这时也动了,它展开双翅,化作一道流光,比之红粉骷髅的速度还要快,却是击向了青铜骷髅和一具背生数十根青黝尖刺的狰狞巨蜥蜴的空隙,它要打开一处缺口,帮助处于迷蒙中的秦霜逃走。

红粉骷髅和格里拉拉还不清楚秦霜究竟有多厉害,但他们要尽自己的努力去保护身边的人,因为秦霜在迷蒙,在思考。

秦霜太多的时间是在迷蒙,思考的时间很短,而且思考的是如何如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凡人空间的灵气太低,地球又是一个科技星球,修真用的天材地宝稀少之极,对他这么一个需要充足神灵之气的中部神人来说,这里实在是荒夷之地。

那巨大蜥蜴骸骨的精钢般的长尾突然一个千钧横扫,直接将格里拉拉扫击了回来,格里拉拉但觉登时眼冒金星,又跌了个七荤八素。不过格里拉拉的防御阵法实在变态,它没有受什么伤,于是格里拉拉旋即飞起,固执的向那个方向冲击。

红粉骷髅就没那么好运了,她虽然燃烧了自己的魂,力量提升了很多,但她面对的是实力远超于她的骷髅王者,更何况对手还不仅仅是他一个,黄金骷髅两边的白银骷髅眼窟窿中同时射出四道银白色的死亡丝线,直接击中了红粉骷髅的大腿骨。

“嗤!”“嗤!”“嗤!”“嗤!”

几乎同时响起的四道响声还未息停,红粉骷髅支持不住的身体还未下沉,黄金骷髅手里的死亡镰刀倏忽便伸到了她的头骨下面,镰刀过处,红粉骷髅的头骨已经落下,余下的躯干骨骼却依旧向黄金骷髅奔去。

“嘭!“啪!”

红粉骷髅余下的身子被魔纪懒蛇的粗壮长鞭尾一下子抽飞了,碎裂一地。

秦霜望着红粉骷髅在密集的骨丛之中显得无比单薄的身子转眼间就被毁坏的支离破碎,红粉骷髅的头骨里的命法之殇火焰却是早已熄灭,只剩下两个无尽漆黑的窟窿。秦霜的心里似乎突然多了道模糊影子,而原来的温柔身影渐渐远去。

她又说了一个谎,秦霜没有错,她确是一个女的,她并不曾借尸还魂,她燃烧的也不是魂,而是一团命法之殇火焰,她的另一团命法之殇火焰则化作了一张女性脸孔。在她心里,或许不知觉间便已承认自己是一个女子,并且喜欢上了做一个女子。

到最后一刻,她终于知道了。

秦霜有些震惊,古井无波的心再次泛起了涟漪。自从独立突破进入中部神人,秦霜的情绪便很少波动,一直冷漠的领悟碧落星辰。

小时侯,大哥挺着一流鸿蒙灵宝的金色长枪说要保护自己,捅欺负自己的人一个透明窟窿。可是自己却惧怕大哥的光环夺去父母的关爱,于是自己开始自卑,逃避着离开了,母亲想必为此哭了多次吧,唉。秦霜的心里似乎少了些迷蒙,多了些思念和感怀。

格里拉拉见到红粉骷髅的惨状,却是怒极,愤然聒噪道:“奶奶个嘴儿,犯小红者,虽强必诛!”它的身体陡然加速,仗着无敌的防御,拼命撞击魔纪懒蛇。

被击回去了就重新飞过去,折断了利喙算什么,“皮”被毁了又能如何,不能长生我不在乎!奶奶个嘴儿,敢犯小红,虽强必诛!

格里拉拉的眼神如血,身体如血,那是他变异后的本体颜色。

秦霜的眼神渐渐回复清明,迷蒙之色彻底退去。秦霜低头看到了胸前衣衫的小孔,等秦霜抬起头的时候,黑色衣衫已经恢复完好的状态。

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
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