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喜,回来。”秦霜突然说道。

格里拉拉如同没有听到秦霜的召唤,依旧愤怒的向盘成高大蛇山的魔纪懒蛇急速冲去,如同一团疯狂燃烧的血焰。

“啪!”格里拉拉再次被魔纪懒蛇的粗大鞭尾抽飞,猛地砸到了地面。短短的时间内,这已是格里拉拉第十二次被魔纪懒蛇抽飞了,它们两个还真是卯上了劲。

秦霜手未动,一股无法抗拒的神之力却是裹住了格里拉拉,将它牢牢的拘到了自己的肩头。

格里拉拉愤怒的看着秦霜,体表上血红色光芒急剧流转,但身体却是动弹不得。

黄金骷髅突然笑道:“聪明,知道妄图逃脱是不可能的,想要复仇更是妄谈,所以放弃抵抗。我知道你的实力可能已经达到了八劫散修的水平,不过,你依然没有任何机会。受死吧!”黄金骷髅手骨里的死亡镰刀突然挥动,鹅卵粗细的镰刀手柄瞬间伸长,黑色的死亡镰刀无视空间的距离,直接去收割秦霜的头颅。

“寂灭。”秦霜毫无感情的声音轻轻响起,看都没看那致命的飞舞镰刀,一片清晰可见的水银色空间波纹却是缓缓荡漾开来。

一个黑色的小球在秦霜伸出的食指尖端缓缓冒出,瞬间涨大成直径一米的黑色大球,球壁不时有手臂粗细的蓝白色电弧乱窜,并“嗞嗞”作响,黑洞一般散发出强横之极的吸噬力道。

黑色镰刀陡然遇到这个漆黑光球,如若扑火的飞蛾,黄金骷髅还不及将之收回,便已被黑球吸噬净尽,只余一段长长的黑色手柄。

黑球上的蓝白色电弧更为粗大了一些,同时还有黑色的焰流开始溢出,宛如来自黑魔界的祭捩穴熘(注:黑魔界是仙妖魔界中的一个魔族分支聚集地,以黑色的火焰球攻击闻名,其中最厉害的便是祭捩穴熘,其特点是可以吸噬生物魂魄,且有防御功效)。

黄金骷髅呆呆的握着黑色镰刀手柄,盯着这个黑球,突然惊呼道:“空间之殇!不可能!你是十二劫的散修?不,十二劫的散修也没有这样的实力,这不是凡人界存在的力量,你到底是谁?”

秦霜没有回答黄金骷髅的问话,而是再次轻轻道:“摄。”原本消失了的水银色波纹再次荡漾开来,速度比之先前那片波纹却是快了不少,无视任何物质阻碍,直接穿透过去。

猛然之间,天空、地上所有的生物骸骨如若冰雪见到阳光,不断有生物骸骨开始解体,冥火摇摇欲熄。弱小的骷髅旋即命法之殇火焰便被吸噬进去,天空中的飞禽骸骨也开始纷纷落下。

那些强横的骷髅,如亃毵骷髅,恐龙骷髅,魔蛇骷髅等,虽一时没有解体,却也是身躯不住的摇晃,关节处剧烈的错动着,“呲啦呲啦”的摩擦着,胶质球似乎也要脱离身体而去。

“饶命啊!”黄金骷髅及众骷髅或喊或摩擦牙齿,那是来自地狱的呼唤,炼狱中的求饶,既绝望又疯狂。

加上从天空落的飞禽骸骨,乱葬岗地面上平添了更多的生物骸骨,它们开始相互挤压,相互踩踏。乱葬岗上不时响起骸骨碎裂的声音,彼此撞击的声音,场面愈加的混乱起来。

黑球的吸噬力量猛然大涨,所有的生物骸骨突然全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但命法之殇火焰却猛地一荡,然后陡然熄灭,强横骸骨的命法之殇胶质球也是“嘭”的猛然炸裂开来。

随着轰的一声惊天巨响,所有的生物骸骨猛然尽数解体,化为细不可查的齑粉,漫天弥漫飞舞。

格里拉拉见到如此震惊的场面,呆呆的站在秦霜的肩头,还不知道秦霜已经解开了对它的禁制,它被吓呆了。

一股股乱流吹卷着骨粉,漫天的骨粉滋养了雾瘴,使其显得更加的浓重起来。

站在秦霜撑起的梭形光罩里,许久,格里拉拉方始颤抖的聒噪道:“奶奶个嘴儿,好爽!”

黑球早已消失,秦霜的手指却依旧酷酷的摆着。秦霜陡然闻听此言,原本严肃的表情不由哑然失色,道:“你要不要也尝尝?”

格里拉拉忙聒噪道:“不用了,还是让小红吧,她比较喜欢尝试新事物.......”格里拉拉猛地停下头,身体的颜色一黯,独自神伤。

秦霜单手一招,红粉骷髅碎裂的骸骨及完整的头骨飘了过来,悬浮在秦霜的面前。她的骸骨并没有随其他的骸骨一起化为齑粉,那是秦霜特地留下的。

格里拉拉见状,疑惑的聒噪道:“你能复活她?”

秦霜淡淡道:“你变聪明了嘛。”

格里拉拉突然兴奋的聒噪道:“这么说我以后也不会死了?奶奶个嘴儿,本酷尊终于永生了,欧耶!”

秦霜一时语塞,他竟有时跟不上这个低等生物的断层思维。秦霜便淡淡道:“我可没说过会救你。”

格里拉拉闻听此言,毫不翻脸,继续聒噪道:“我说老秦,咱俩谁跟谁啊,说什么救不救的,虽说我今天救了你,也不是为了得到你的回报。以后你要是再有什么危险,我还是会奋不顾身救你的,谁叫咱俩要好呢。对了,老秦,你要怎么救小红?”格里拉拉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秦霜拿格里拉拉没办法,便道:“以前或许还不能,不过,今天有了它,那便可以了。”

秦霜双手平平探出,然后顺势转动,凌空划了一个虚拟的太极图案,之后变幻了几个手决。

只见那个凌空虚拟的太极图猛地放出强烈的黑白双色光华,漫射到天空,同时放出一道碗口粗细的黑白驳杂的光柱,直射黑色的地面。

这是中部神人才拥有的神通——光线索探。那黑白光柱实则是由能量凝聚成的无尽光线组成,用来索探危险遥远处的事物最为方便,便如渔网一般,是搜物术中的极品神通。

不一会儿,只见一团拳头大小的流动液体被秦霜从地底拘出,悬浮在红粉骷髅的头骨上面,太极图案及光柱旋即消失不见。

格里拉拉疑惑的看着,聒噪道:“这像酒一样的东西能救小红?”

秦霜正色道:“这不是酒,而是生命泉水。”

秦霜感应到了这液体蕴含的强烈力量,知道这不是凡人空间能孕育出来的天材地宝,就以为是他母亲生命神王姜立为他准备的,因为那澎湃之极的能量只有他才能缓慢的吸收。

但这次秦霜却是错了,格里拉拉说对了,这本就是鸿蒙当日洒向地球的酒水。数百年过去了,由于酒水密度太大,渐渐淀积在数千米的乱葬岗地底下,稀薄的蒸汽滋养了这片土地,通过泥土的过滤,能量已然锐减,可以供生物吸收,也难怪会孕育出这些奇异的骷髅生物,而且他们的实力在孕养时还会得到提升。只是由于时日尚短,这里还没有孕育出骷髅族的皇者,但假以时日,料想必定可以孕育出来,甚至是孕育出超越骷髅族皇者的无上存在。

这些酒水蕴含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就算是用来复活红粉骷髅,所需的也不过一滴而已,而且不能直接的作用在她的骸骨上。

秦霜运用神之力从这团悬浮的酒水中小心的抽出一滴,然后随手虚空画了几道灵符,将这滴酒水化作雾状洒出,让其充分的吸附在灵符的轨迹上。

待灵符渐渐的密布酒水,秦霜轻叱道:“化!”紧接着往空中的灵符输入一丝神之力,让酒水的蕴含的神力可以得以充分的发挥,同时灵符也能更好的发挥作用。

秦霜左手一招,红粉骷髅碎裂的骸骨开始自动重组,不一会儿便组成红粉骷髅的原始模样,横躺着悬浮在秦霜身前一米处。

格里拉拉吃惊的看着这些,它还从未见过秦霜施展过这般手段,这等手段已经远远超越了它的理解范围。

秦霜又洒出仅有的几块极品元石,在横躺着的红粉骷髅上方布置出一个小小的六芒阵,随后,水纹流动的数道灵符缓缓的也移到了六芒阵的中央。

秦霜又轻叱道:“阵法,生命!”

只见六芒阵猛地放出强烈的紫色光华,酒水流动的灵符放出温和的青色光华,二者相互作用,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紫青太极图案。太极图案缓缓转动,自浓重的雾瘴之中抽离出来无数道极细的青黄色光线,这些青黄色的光线涌进了太极图案上方,而后自下方涌出更为纤细的光线,这些光线慢慢的钻入红粉骷髅的骸骨之中,幽蓝色的命法之殇火焰在眼窟窿之中冒出。

看着红粉骷髅渐渐有了生命气象,格里拉拉兴奋的聒噪道:“真是太棒了,终于又有人可以说话了!”

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
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