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秦霜暗道,乖乖,看来我与格里拉拉的交流确实是太少了,以后要多和它聊天才是。

秦霜那里知道,经此一事,在格里拉拉的眼里,秦霜根本就不再是人了,而是远超人的存在,上穷碧落的修真者,无所不能的大贤!

雾瘴中的光线渐渐消失,灵符也缓缓隐去,六芒阵黯淡了下来,一切回复原装,红粉骷髅却依旧没有醒来。

格里拉拉看着秦霜,聒噪道:“老秦,小红怎么还没醒?你不会是吹牛吧?”

秦霜扫了一眼格里拉拉,没好气道:“刚才我用生命阵法重新刺激了她的记忆体,她一时承受不了如此大的力量,所以陷入了沉睡。你要是想让她醒过来,很简单,只需要抓她一下就行了。”

骷髅的灵识藏在头骨深处的记忆体,那里是记忆的居所,而命法之殇火焰只是躯体运动的能量支柱,如同炉膛里的燃料,燃料尽了,再添加一些即可,如若没有补充,则会失去存在的意义,渐渐腐化。只是骷髅的灵识会逐渐的丧失,如若没有及时得到力量补充,即使再次复活,也可能要重新孕育灵识,原本的就消失了。

格里拉拉狐疑的看了看秦霜,有些不相信,缓缓拍打翅膀飞到依旧悬浮着的红粉骷髅上方,利爪便要抓下。

“你敢!”红粉骷髅突然摩擦牙齿道。

格里拉拉不忿的聒噪道:“奶奶个嘴儿,小红,原来你早就醒了,害本尊还一直担心你,真不够意思。”

红粉骷髅咯咯的摩擦牙齿道:“这次秦大哥为了救人家可是施展了大神通呢,人家还没有回味够嘛,刚才的奇妙感觉真是棒极了。”

格里拉拉狐疑的聒噪道:“什么感觉,比喝酒的感觉还要好?你真是越来越像一个女的了。”

红粉骷髅盯了格里拉拉一眼,摩擦牙齿道:“那种感觉太美妙了,太迷人了!”

格里拉拉高声聒噪道:“小红,注意你说话的内容和语气!‘迷人’是我的专属词汇,感叹句是我的私人财产,说过了你不许用!”

红粉骷髅摩擦牙齿道:“呦,这次又多了感叹句,你还真是霸道。”

格里拉拉老气横秋的聒噪道:“那是,本尊有无敌防御在身,当然可以横着飞,霸道点是应该的!”

红粉骷髅扭头看向秦霜,道:“秦大哥,你看小喜神奇的样子!你也帮我弄一套防御嘛。”她前一句的语气还是气鼓鼓的打小报告,紧接着就是醋溜溜的撒娇。

秦霜闻言又是一阵语塞,格里拉拉和红粉骷髅一个比一个难缠,自己在一旁晾晒够了还要为他们提供服务!

秦霜撤去神之力,让红粉骷髅缓缓降下,便要给红粉骷髅加防御,因为他答应过的。

格里拉拉突然聒噪道:“老秦,你真是见色忘友喜新厌旧,你要是给她加防御,你也要再给我加一套!”

秦霜似笑非笑的看着格里拉拉,道:“再加一套?”

格里拉拉突然一阵心虚,忙聒噪道:“不用了,不用了。奶奶个嘴儿,老秦,不用了还不行吗,不要那么崇拜的看着我,我虽然很谦让,也很害羞的。”

此语一出,惹得红粉骷髅又是一阵咯咯的摩擦牙齿。

秦霜不再理会格里拉拉,运用一丝神之力猛然包裹住了红粉骷髅,登时红粉骷髅身上冒出温和的金色光芒,身上的骨刺却是渐渐消失,血肉渐渐显现,同时银灰色的水纹状铠甲也开始隐隐浮现。

秦霜轻叱道:“阵法,空间!”

以秦霜如今的阵法实力,即使放眼整个仙界也是没有对手,在神界也是基本够格了,在凡人界更是毋需多言,只是现在还无法施展“阵法,乾坤”这等高级别阵法。

红粉骷髅身上的金色光芒猛然大涨,之后倏忽消失。

再看红粉骷髅,此时变作一个充满灵性的年轻女子,身穿漂亮的水纹银色镂空铠甲,黑发垂肩,明眸皓齿,顾盼生辉,让人见之忘俗。

格里拉拉见状,聒噪道:“奶奶个嘴儿,太魅惑了,太迷人了!小红,你以后就叫小红吧。”

红粉骷髅温柔的笑道:“我可不就叫小红吗。”

格里拉拉高声聒噪道:“声音也这么迷人!不过,小红,你现在没有先前那么有风格了。”格里拉拉压低声音聒噪了后半句。

小红笑道:“风格是自己选择的,我有权利走自己的路。你说是吧,秦大哥?”

秦霜点点头,道:“不错,每个人都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要形成自己的风格。”

小红眯眼问道:“秦大哥,我们还不知道你是从那里来的,给我们说一下嘛。”

秦霜看着巧笑嫣然的小红,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不说也罢。”

格里拉拉聒噪道:“他说不出什么的,而且有时词不达意,他讲故事这方面还需要多多历练。”

小红咯咯咯的清脆笑着,眼睛比眉毛还要弯。

秦霜正要教训一下皮痒的格里拉拉,却听小红说道:“秦大哥,你既说‘说同是天涯沦落人’,想必也有自己难言的故事吧,你既然不想说,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不过,秦大哥,我明明是个男的,你为什么把我装扮成一个漂亮的女子呢?”

秦霜又是一时语塞,还未说话,格里拉拉却是兴奋的聒噪道:“太卑鄙了,太无耻了,为了满足自己的无耻眼福,竟然把一个男骷髅变成一个漂亮女子!老秦,你是我的偶像!奶奶个嘴儿,我要是也会这一手,老早就和格里答答双栖双宿了!”

秦霜听格里拉拉越说越离谱,一巴掌倏忽就把它拍了下来,砸进了地里三尺。

格里拉拉灰头土脸的看了秦霜一眼,愤愤不平的抖落了身上的骨粉,飞到了小红的肩膀。

秦霜望着小红有些幽怨又有些期待的表情,叹道:“我感受到了你体内的灵识波动。”

小红定定的望着秦霜,幽幽道:“所以呢?”

秦霜徐徐道:“以你现在的防御,这个星球上没有什么人能伤害到你,而且我会把这团生命泉水留下,你很快就会孕养成骷髅界的皇者,说不定还会超越皇者。我和小喜很快就会离开了,你多保重。”

小红的眼脸黯然下落,道:“你真的感受到了我的灵识波动?”

秦霜一愣,旋即明白,道:“这个,我还有很艰苦很漫长的路要走,我希望你明白,我这是为你好。”

格里拉拉听着两人的对话,听清了每一个字,却是没有听懂内涵,它苦恼的摇摇头,只是无奈。它的脑容量太小了,某些词汇又占用了太多空间。

小红猛然睁大眼睛,盯着秦霜,道:“你既然感受到了我的灵识波动,为什么还不明白我的心意?我是会害怕艰苦漫长的人吗?我如果害怕,能够在乱葬岗坚持了五百年吗?我如果害怕,还会冒死往前冲吗?我如果害怕,我怕失去什么呢?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还会害怕什么!是你在害怕,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小红生气的吼着,眼泪却是掉了下来。

在小红心内,她已经将自己当做一个人了,而秦霜还没有,还没有将她放到和他同样的位置。

秦霜看着容颜变色的小红,她在厉声质问自己,她无所畏惧,她的新身体比不上她的灵识纯洁!

自己明明是为她着想,小红为什么会很生气?自己给的完美身体,此刻看起来怎么会有些龌龊呢?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呢?秦霜再次开始反省,开始自责。

格里拉拉却是有些明白了,它愤然聒噪道:“老秦,是男人就别让女人流泪!”

格里拉拉是在一个小岛上长大的,那个小岛上有残留的文明与科技,在那里它看到了许多数百年前的娱乐节目,也学会了如今了口头禅。

秦霜猛然浑身一震,格里拉拉的话宛若当头棒喝,秦霜猛然醒悟,自己除了是个修真者,还是一个男人!身为男人,自己都做了什么!

秦霜看着泪流满面的小红,道:“小红,对不起......”竟是再也说不下去。

小红看到秦霜面容难受却又强自压抑,心内也是没来由的一痛,眼泪又是滚滚而下。

格里拉拉愤怒的聒噪道:“秦霜,你这个男人!......真不争气!”

秦霜温柔的擦去小红的眼泪,轻声道:“不哭了,小红。”

小红拉着秦霜为她擦泪的大手,紧紧的贴在脸上,泪水却是更多了。

格里拉拉聒噪道:“小红,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跟着哭了。嘎嘎,我好难过啊,嘎嘎,我好难过啊。”那哭声如同猫头鹰和野猫干架后的喘息声,别提有多难听了。

小红闻听格里拉拉哭声,差点没笑出来,拉着秦霜的手擦干了脸庞,柔声道:“秦哥哥,你现在可以说你的故事了吗?”

秦霜心内此时已是翻江倒海,平复了一下,缓缓讲述起自己的故事:

“我来自神界,母亲是生命神王,父亲比神王还厉害,哥哥出生前就存活了亿万年,其他的亲人不是神王,就是天神,连我的后辈都很多都是天神,只有我一个人是下部神人.......”

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
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