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黄小柔

“女尸?”

小宦官急吼吼的等在宫门口,肯定是出了急事。而许七安与他的交集,只有福妃案。那么女尸必然与福妃案有关。

许七安眯着眼,心里一动:“是福妃案中,那个失踪的宫女?”

小宦官一愣,心悦诚服:“大人真是神机妙算,奴才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句话既是恭维,也是发自内心。连续两日的监督,小公公发现许七安是一个外表看似浮夸,智慧却过于常人的名捕。

这不是神机妙算,这是很简单的推理........许七安点头道:“带我去看尸体。”

小宦官忙前头带路。

“尸体在哪口井里发现的?”

“蟹阁的后院。”

“蟹阁?”

许七安心说什么破名字。

“蟹阁是宫女们住的地方。”小宦官回答。

宫女也分三六九等,地位高的宫女叫女官,甚至是有品级和称号的,比如婕妤、美人、才人、御女、采女等等。

这类宫女有希望被皇帝临幸,一炮而红的。当然,元景帝在位期间,她们一个都别想出头。

次一等的,是在妃嫔身边伺候的宫女。

最低等的,就是住大宿舍的杂役。

蟹阁就是一个宫女宿舍。

边走边说,很快来到了皇宫内的停尸房,在南边一个僻静的小院里,这里用来停放宫中被处死、病死、意外身亡的尸体。

简陋的床板上,躺着一个身体泡的略显臃肿的尸体。

“你去取刀具过来,我要解剖尸体。”许七安吩咐道。

他有些见猎心喜,上辈子在衙门当差的时候,他常常被派去旁观法医解剖,以及充当助手。积累了许多专业知识和经验。

从最初的惊恐呕吐到慢慢接受,再到后来面不改色的打下手,许七安隐约发现自己挺喜欢解剖的。

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案子不少,但需要解剖的机会却不多。

“福妃是老皇帝的女人,我不能碰,这个小宫女我总能开膛破肚了吧......如果能再新鲜一点就好了。”

一边想着,一边解开了宫女的衣服。

“狗奴才,狗奴才,你进宫怎么不派人通知我......”

临安公主欢快的嗓音从外头传来,紧接着,一道红影飞奔着停在门口。

“你在干嘛?”

临安看着许七安手里抓着女尸的肚兜,脸上明媚的笑容倏地凝固。

身后,白裙飘飘的怀庆跟着跨入门槛,看了许七安一眼,目光随之落在肚兜上。

有点尴尬......许七安面不改色:“检查尸体,打算解剖。”

“你不要碰那么恶心的东西啦。”

裱裱连连跺脚,她扫了一眼女尸赤裸的上身,便立刻缩回目光。

对此,怀庆公主采取相同看法,并给出建议:“为什么不让仵作来做?”

因为我喜欢干这事.......许七安一本正经的摇头,认真解释:“两位殿下,你们知道卑职事必躬亲,办事一丝不苟,能自己做,就不会假手他人。在别人眼里,这是勤勤恳恳的好品质,但在卑职看来,确实不值一提的寻常事。”

裱裱很钦佩许七安的工作态度。怀庆面无表情,似乎不相信他的鬼话。

“两位殿下先回去喝茶,稍等片刻,莫要留在此处。”许七安想赶人。

怀庆闻言,没走,反而莲步款款走到女尸面前。

“尸体是昨晚打捞上来的,辨认出是黄小柔后,便被常公公带走了。”怀庆说道:

“我想留下来看看,或许尸体里能得到线索。”

怀庆似乎对动脑子的活计很感兴趣,下棋、修史、以及现在的破案........许七安扭头,默默看着长公主清亮的美眸。

怀庆目光微凝,对他对视,声音有着冰块撞击的质感,极为悦耳:“嗯?”

简单的一个“嗯”,蕴含的意思是:小老弟,你有意见?

许七安收回目光,不再看长公主无暇的脸蛋,扭头朝裱裱说:“二殿下呢。”

裱裱看了怀庆一眼,有些踌躇的说:“这有什么的,我也留下来。”

“好的!”

许七安痛快的剥光了女尸。

裱裱脸蛋刷的红了,接着白了,掩面而走。

“二殿下,不留下来看了?”许七安喊。

裱裱捂着脸,细若蚊吟:“走了,走了.....”

怀庆扫了眼女尸,尽管隐藏的很好,不过许七安还是从那双寒潭般清澈剔透的眼睛里,看出了尴尬。

这种尴尬,就好比许七安以前陪父母看电视,恰好播到男女主角在床上

拥有完美的外观和顶级的配置,内核非常强大,就是公里数几乎为零.......许七安在心里做出评价。

如果把怀庆比作一台顶级跑车,刚出厂的。

那么裱裱就是一台模型车,外观漂亮的不像话,内核嘛......一言难尽。

不过对于男人来说,大概是裱裱这种爱撒娇,又内媚,且不算太聪明的女子更受欢迎。

“这是什么?”

怀庆从宫女黄小柔的贴身衣物里,发现一截色泽黯淡的黄色丝绸,上面绣着一朵红艳艳的莲花,以及一行小字:

元景三十一年春。

“临死前还贴身收藏,说明对她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东西。”

怀庆看着许七安,似乎在求证,道:“许大人觉得呢?”

许七安“嗯”了一声。

怀庆嘴角微翘。

“殿下这般聪明,不如来看看这具女尸,您能看出什么?”

怀庆不由看他一眼,许七安一副要考校她的姿态,不由收敛了嘴角的弧度,涌起不服输的情绪。

“根据尸体发白、浮肿的程度,她不是在案发之后投井的。”怀庆做出判断。

“两天之内。”许七安给出更精准的回复。

“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所以她应该是溺水死的,可能是被人打晕了。”说完,清丽脱俗的长公主下意识的看向许七安。

见他面无表情,不做回复,公主殿下心里有些不开心,低头时,轻轻撇了一下嘴角。

“还有吗?”许七安问。

怀庆想了想,微微摇头。

“你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步,通常在检验女尸时,哪怕有明显的死亡特征,但也永远不要忘记检查.......”

许七安朝怀庆挑眉,露出嘿嘿嘿的笑容。

怀庆懵了一下,接着,看见许七安的目光落在禁忌之地,聪慧如她,立刻懂了。

唰.....

白皙的脸蛋立刻涨红,长公主柳眉倒竖,咬牙切齿:“许宁宴,你敢调戏本宫!”

许七安果断认错,态度诚恳:“卑职无意冒犯,公主恕罪。”

怀庆侧过身去,表示不接受他的道歉,心里很生气。

调戏一下骄傲高冷的公主,比调戏临安要有成就感多了.......怀庆嗔怒时的风情别有一番滋味啊........许七安咳嗽一声,道:

“她是溺水的没错,但不是在井里溺死,是被人按在水里憋死的。”

“何以见得?”怀庆不相信,扭过头,质问道。

嗯,只要讨论学术性的问题,她就会暂时不生气.......女学霸也有女学霸的弱点......许七安默默记下来,表面不动声色,讲解道:

“你看她的脸呈紫红色,正常溺死者,脸是惨白浮肿的。只有被人压在水里,姿势是头朝下,死亡时血液回流头部,脸才会充血。”

怀庆皱着眉头,做思考状。

“还有一点,”许七安抓起女尸的手腕,“你看她的手,紧握成拳,这符合溺死的特征。但仔细看,她的指甲缝里没有沙子和青苔。”

怀庆凝神一看,指甲缝果然干干净净。

“这说明她确实是溺死,但不是死在井里?”她问。

“殿下实在太聪明了,与您相比,临安殿下只是个妹妹。”许七安拱手,表示叹服。

虽然知道他在恭维自己,但怀庆还是觉得舒坦。

人都是爱听好话的,圣人也不例外。何况怀庆公主向来骄傲,她表面会对阿谀奉承不屑一顾,但心里会暗暗的爽。

怀庆矜持的“嗯”了一声。

“所以,她是被灭口的。”长公主殿下随后补充道。

许七安点点头,同时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抬头望向门外,远远的看见小宦官抱着解剖尸体的刀具过来。

急促的脚步声冲入门槛,小宦官看见女尸的第一反应,是尖锐的叫了一声:呀~

“小公公没见过女人吧,来来来,本官给你上一堂生理课。”许七安老混子一般的口吻调侃。

小宦官不搭理,有些窘迫,低着头,把刀具摆在长条桌上。

刀具共六把,大小粗细各异,用厚厚的麻布包裹。

许七安想舔一舔嘴唇,表达一下内心的期待,又觉得这个姿势过于鬼畜,不好在怀庆面前露出来,只好忍了。

真是的,我进行一些趣味爱好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旁观的.......他选中一把匕首大小的单刃尖刀,刀尖抵在女尸喉咙处,划开了喉管。

一股略显浑浊的水流出来。

“呕.......”

嫩红的血肉暴露在视线里,小宦官捂住了嘴,忍不住干呕。

许七安接着换了把大刀,剖开了胸口,剖开了肺......

“呕.....”小宦官逃了出去。

这就撑不住了?

怀庆玉雕般的脸庞,露出了很生动的表情——惊悚、厌恶。睫毛颤抖,瞥开了目光。

“肺里也有积水,死因可以确认了,是溺水身亡。”许七安放下刀。

怀庆颔首,道:“还需要检查什么吗?”

“没有了,殿下我们离开吧。”许七安说着,突然“咦”了一声。

已经扭头准备离开的怀庆,回头看来,忽然柳眉倒竖:“你做什么?”

“她受过伤。”许七安皱眉,说话的时候,把女尸胸口的“脂肪块”往上翻,让怀庆可以看见乳下的情况。

怀庆愣住了。

这位叫黄小柔的宫女,左侧下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位置正对着心脏。

她顿时知道自己错怪了许七安,也明白了他的疑惑:

一个宫女怎么会受这么危险的伤?离奇的是,竟然还活下来了?

许七安重新摊开粗麻布,握住最大的那把刀,顺着伤疤,剖开了女尸的胸膛。

怀庆一副想看又怕辣眼睛的模样。

许七安摘下心脏,眯着眼看了片刻,体贴的说道:“从疤痕来看,伤口很深,武器应该是剪刀或者其他尖锐之物。已经触及心脏,她本该死于大量失血。”

怀庆点点头,目光望向门外,分析道:“能治愈这种伤口的药,后宫只有母后和贵妃品秩的妃子才能使用。

“其余人如果需要丹药救命,得母后允许,或本身得到过父皇赏赐,无需从库房挪用。”

她说的“其余人”里,自然不包括皇子皇女。

两人离开停尸房,院子里就有一口井,许七安打了一桶清水,仔细洗了手。

然后,他把女尸身上发现的那块黄丝绸用力搓洗了几下,摊开晾在井边。

“你告之一下管停尸房的当差,里头那具尸体,本官还有用,送到冰窖去。”许七安打发走小宦官。

“许宁宴,帮本宫打一桶水。”怀庆公主俏生生的站在一旁。

根据她的称呼,许七安判断出她这会儿心情还可以,客气生疏的时候喊的是许大人。生气的时候喊的是许宁宴。

这会儿怀庆的语气肯定不是生气,那么这声许宁宴,就有点喊朋友的味道了。

许七安给她提了一桶水,怀庆蹲下,撩起长袖,一双白皙的小手浸在水里,青葱玉指修长匀称。

小手真漂亮......他心说。

怀庆浸完手,取出锦帕擦干水渍,道:“本宫带你去御药房。”

许七安正要点头,这时候,他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为什么要投尸到蟹阁呢?

皇宫之中,少说也有数十(河蟹,不明白为什么这都屏蔽?)口井,有更隐蔽的,比如冷宫里,比如停尸房的这口井。

“我们先去蟹阁。”

远处的临安见两人出来,迈着轻快的步子迎上来,道:“有什么发现?”

“确实有些收获。”许七安告诉她验尸的发现,临安边听边点头,小脸很专注,但许七安说完,她注意力立刻转移,明显是左耳进右耳出了。

临安指着晾在井边的淡黄丝绸,惊喜道:“狗奴才,这上面的莲花像不像是你.........”

话音未落,许七安忽然惨叫一声,捂着脑袋,满地打滚。

裱裱和怀庆吓了一跳,急切道:“你怎么了?”

“头,头好痛......”许七安痛苦的抱住头,不惜让自己的貂帽落下,露出光秃秃的脑瓜,可见是真的头痛欲裂了。

“你等着,本宫立刻去请太医。”裱裱急的跺脚。一转身,扭着水蛇腰跑开了。

怀庆公主见讨厌的妹妹走了,这才不摆架子,在他身边蹲下,扣住脉搏:“本宫略通医术......”

一摸脉象,确实搏动的很快,想必许铜锣此刻心跳加剧了。

“殿下.....”许七安反握住怀庆的柔荑,痛苦的说:“卑职踏入炼神境以来,便时时头疼,魏公说,是元神躁动的原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元神离体而死。”

怀庆大吃一惊,她竟不知道此事,于是也就没有立即抽回小手。

当裱裱吩咐侍卫去请太医,返回院子时,发现许七安面不改色的拍着身上的灰尘。

讨厌的怀庆蹲在木桶边洗手。

“你没事了?”裱裱愕然道。

“没事,是阵痛,一会儿就好的。”许七安一脸心累的摆摆手。

呼.....差点翻车了,还好老子反应机敏。不然,要是让姐妹俩知道我给她们写了一样的情书,送了一样的莲花瓣,怀庆不能忍,裱裱也不能忍.......好感度肯定降到谷底.......许七安干的漂亮,不但稳住了方向盘,还牵了怀庆的小手......他在心里为自己喝彩。

怀庆低着头不说话,小手被捏的通红,仿佛还残留着许七安的温度。

裱裱狐疑的打量着他。

.........

蟹阁在皇宫的西侧,距离妃子们扎堆的宫苑很远,是一座很大的四合院。

这个时辰,宫女们早已离开了蟹阁,前往皇宫各处干活。只有一位管事的嬷嬷,躺在大椅上晒着初春的朝阳。

她脸上的老年斑在阳光中清晰分明,身体发福走形,头发花白,简单的插着一根玉簪子。

“容嬷嬷,容嬷嬷......”

小宦官喊了几声,老嬷嬷幽幽转醒。

容嬷嬷?!

许七安童年的回忆被勾起,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一句名台词:

皇上,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容嬷嬷吗。

“两位殿下来了。”小宦官说道。

容嬷嬷定睛一看,果然是宫里最漂亮的两位公主,联袂大驾光临。

她以不符合年龄段的敏捷速度起身,边施礼,边喊道:“老奴见过两位殿下。”

怀庆看着她,说道:“本宫陪同许大人过来查案,事关今日从井里捞上来的女尸,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容嬷嬷点头应是。

见状,许七安不再沉默,问道:“尸体是谁捞上来的,什么时候发现的?”

“是小玉发现的,今早她到井边打水,察觉到桶落水声不对,有些沉闷,趴在井口看了半天,哎呦喂,竟然是一具尸体。”老嬷嬷表情很激动。

许七安指着槐树下的石井:“是那口吗?”

“是啊。”

他走到井边,往里看去,井道深邃,视线昏暗,井水如镜。

以普通人的目力,要在这么阴暗的井里发现尸体,确实需要分辨很久。

“昨日没有人发现吗?”许七安皱眉。

宫女黄小柔的尸体泡水时间绝对超过24小时。

“说起这事就来气,今早发现井里有死人,那些死丫头才说,难怪前天打水时声音怪怪的......”老嬷嬷提到这事就来气,骂道:

“就没一个把眼珠子抠出来放进去瞧瞧,害老奴喝了两天的尸水。”

裱裱一脸嫌弃。

许七安嘴角一抽:“嬷嬷你认识那个黄小柔吗。”

老嬷嬷一愣:“黄什么?”

许七安道:“黄小柔。”

嬷嬷瞪大眼睛:“什么小柔?”

许七安怒道:“我不是在问你马冬梅,你不用这么回我。”

嬷嬷想了很久,恍然大悟:“老奴只是再确认确认,黄小柔老奴认得,认得。”

怀庆眼睛一亮,她领悟了许七安要来蟹阁的原因。

这个小铜锣什么脑子呀,转的这么快。

“你认识她?”许七安提醒道:“她是福妃身边的宫女,你怎么可能认识她。”

..........

PS:感谢“蓝影荭茶”的盟主打赏。

先更后改,帮忙捉虫,谢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场头脑风暴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六章 验尸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两百零八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师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两百一十一章 忌惮第一百五十七章 赠诗第八十六章 变天(二)第七十一章 救说一说最近的剧情第五十八章 佛门问心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刚第两百一十四章 扑朔迷离第六章 验尸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的截杀计划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第六十一章 高调入场(大章求订阅)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栏听曲能抚慰我的心灵第两百五十五章 对答第十章 县衙命案第九十二章 苦肉计第一百章 许七安:没人能薅我羊毛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两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一百九十三章 见临安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护番外一:劫后第四十四章 女贼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战越勇第四十章 大日如来第一百四十六章 复盘第七十二章 道门地宗第十二章 许铃音:大锅,我是你的小心肝吗(大章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情报换丹药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二十四章 杀招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头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谦的身份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八十八章 登场卷尾感言!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我鱼塘里没有废鱼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愉快的单章时间。第九章 跳水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六十二章 众生之力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我鱼塘里没有废鱼第三十八章 诗成第二十六章:许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零五章 称帝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零六章 举荐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二十四章 议事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惊无险第八十一章 绿光代表着什么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三章 李灵素修罗场(二)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传书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四十八章 婶婶:哼,小王八蛋还算有良心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莲子第八十四章 祸从口出第七十四章 守门人的秘密第四章 更待何时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第两百四十三章 告御状第七章 新任监正之争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四章 许辞旧会作诗?呸!第六十八章 我是谁(5000)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四十一章 临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七十三章 天地会群聊第八十一章针砭时弊第二十一章 自古恶霸多嚣张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第七十七章 在下陈近南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一百三十章 决战前夕第一百二十六章 问询使团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释第四十章 上猫第一百一十五章 气运调节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场头脑风暴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六章 验尸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两百零八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师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两百一十一章 忌惮第一百五十七章 赠诗第八十六章 变天(二)第七十一章 救说一说最近的剧情第五十八章 佛门问心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刚第两百一十四章 扑朔迷离第六章 验尸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的截杀计划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第六十一章 高调入场(大章求订阅)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栏听曲能抚慰我的心灵第两百五十五章 对答第十章 县衙命案第九十二章 苦肉计第一百章 许七安:没人能薅我羊毛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两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一百九十三章 见临安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护番外一:劫后第四十四章 女贼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战越勇第四十章 大日如来第一百四十六章 复盘第七十二章 道门地宗第十二章 许铃音:大锅,我是你的小心肝吗(大章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情报换丹药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二十四章 杀招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头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谦的身份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八十八章 登场卷尾感言!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我鱼塘里没有废鱼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愉快的单章时间。第九章 跳水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六十二章 众生之力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我鱼塘里没有废鱼第三十八章 诗成第二十六章:许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零五章 称帝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零六章 举荐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二十四章 议事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惊无险第八十一章 绿光代表着什么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三章 李灵素修罗场(二)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传书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四十八章 婶婶:哼,小王八蛋还算有良心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莲子第八十四章 祸从口出第七十四章 守门人的秘密第四章 更待何时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第两百四十三章 告御状第七章 新任监正之争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四章 许辞旧会作诗?呸!第六十八章 我是谁(5000)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四十一章 临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七十三章 天地会群聊第八十一章针砭时弊第二十一章 自古恶霸多嚣张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第七十七章 在下陈近南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一百三十章 决战前夕第一百二十六章 问询使团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释第四十章 上猫第一百一十五章 气运调节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