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揭开阴谋

许七安披上袍子,独自攀登,来到八卦台。

秋风萧瑟,像一把把细细的小刀,刺在面皮。

他再次见到了这位大奉守护神的背影,与以往悠然端坐案前不同,这一次,监正负手站在八卦台边缘,望着皇宫方向。

“你的“意”是什么?”监正问道。

“玉碎!”

许七安直截了当的回答。

“玉碎.......”

监正缓缓咀嚼这两个字,微笑颔首:“与天地一刀斩的特性相符,不枉费我把这份绝学送到你手里。”

你这个老银币.........许七安早就猜到这件事,但还是首次得到监正的承认。。

监正又说:“你知道《天地一刀斩》的来历吗?”

许七安摇头。

“他来自一位一品武夫,那位一品武夫试图用手里的刀战斩破天地牢笼,然后他就殒落了。”监正笑着说。

那说明他用错了武器,换成一把斧头,他说不定就成功了..........哪怕是在这么糟糕的处境里,许七安依旧忍不住于心里吐槽。

“一品武夫叫什么?”他趁机补充知识,问出心底的好奇。

监正摇头:“当年儒圣划分境界,将各大体系分为九品时,唯独在一品武夫处留白,没有取名。有趣的是,武夫体系的超品,儒圣取名为武神。

“更有趣的是,自神魔时代总结,一品武夫虽凤毛麟角,但十几万年的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是会冒出一两个。唯独武神从未出现过。”

这确实有些意思,已经出现过的品级,儒圣留白,而没有出现过的品级,儒圣却命名为“武神”。许七安脑子里闪过一串问号。

同时,他思忖监正把《天地一刀斩》赠予他的原因是什么,总不能希冀他一刀劈开天地牢笼吧。

我又不是盘古.........他心里嘀咕,说道:“能说说贞德的事吗?我有几点好奇。”

“说他作甚,扫兴!”

监正摇摇头,语气就像路人在街上踩到一坨狗屎,叫一声:卧槽!

然后嫌弃的走开。

监正挥了挥手,一枚乳白色的丹丸隔空浮在许七安面前:“吃了这枚丹丸,你的伤势很快就能痊愈。”

许七安接过丹丸吞下,往前走了几步,道:“监正,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

云鹿书院。

清光闪烁ꓹ 一道白衣身影带着许七安来到山脚下,这位白衣身影面朝石阶ꓹ 后脑勺对准许七安。

“多谢杨师兄。”

许七安对逼王奉上诚挚的感谢,道:“有空请你去勾栏喝酒。”

“大可不必!”

杨千幻冷哼一声,身形一闪ꓹ 消失不见。

少顷,他又闪现了回来ꓹ 后脑勺灼灼的盯着许七安:“如果你能找一个病入膏肓的教坊司花魁,我可以考虑。”

为什么是病入膏肓的教坊司花魁..........许七安一时难以理解ꓹ 杨师兄竟有如此古怪的性癖?

他喜欢对姑娘施针?

杨千幻见他不说话ꓹ 便当他答应了,脑袋后仰了两下,表示点头,复而消失不见。

“杨师兄总是奇奇怪怪的,脑回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许七安嘀咕道。

想了想每天想着搞事情的某位炼金狂人,某位瑟瑟发抖的可怜虫,某位美食家ꓹ 他顿时心如止水。

许七安抬头,望了眼山顶ꓹ 缓步登山。

他刚来到半山腰ꓹ 一扭头ꓹ 看见石阶边的凉亭里ꓹ 坐着一位花白头发凌乱,儒衫浆洗褪色的老儒生。

院长赵守。

“你来啦!”赵守笑着说。

许七安不接梗ꓹ 在凉亭边坐下ꓹ 想了想ꓹ 问道:“院长知道先帝贞德的事吗?”

赵守沉默许久,“出征前ꓹ 魏渊与我提过此事,那时他并不确定。”

魏公对此,果然是心里有数的,即使没有实证,但不乏相应的猜测,而即使这样,他还是一意孤行的攻打总坛,封印巫神..........

他在信里说过,此事涉及到超品之上的某个隐秘..........

许七安沉吟道:“魏公为何封印巫神?”

赵守没有正面回答他,“你有没有听说过南疆蛊族里流传的,关于蛊神的传说?”

许七安皱了皱眉,脑海里旋即浮现丽娜说过的话:

天蛊部的先知预言,蛊神迟早会复苏,届时,将给九州世界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整个九州,会变成蛊的世界。

许七安悚然一惊,现如今,他知晓了巫神也被儒圣封印,蛊神同样被儒圣封印,那么按照蛊神的传说来解读,巫神解开封印,是不是也会带来相似的灾难?

这就是魏公哪怕拼上性命,也要封印巫神的原因么.........许七安深吸一口气,转而问道:

“你对贞德了解多少。”

“我隐居清云山清修多年,先帝的事了解不多。魏渊虽然意识到贞德可能还活着,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查。”赵守顿了顿,分析道:

“但我们根据他的行为,可以一定程度的猜测其目的。”

许七安摆摆手:

“我对他的了解,或许比您更深刻。贞德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长生,不,应该是当一个长生的帝王。

“魏公曾与我说过,战争会动摇气运,影响国本。败仗打的越多,气运流逝越严重,直至亡国。”

道理不难理解,国家一直吃败仗,一直在死人,领土一直被侵占,久而久之,当然亡国。

赵守颔首,接过话题:“所以贞德勾结巫神教杀魏渊,试图让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是为了磨灭大奉气运。

“炎康两国的大军不合常理的攻打玉阳关,同样是为了屠戮襄州,荆州和豫州,磨灭大奉气运。

“如今,他不愿给魏渊身后名,真正的目的也不是区区一个身后名,他是要借此将战争定性为惨败。这一场战,大奉打输了,十万大军近乎全军覆没。只要昭告天下,百姓信以为真,这同样是对国家气运的一种动摇。”

许七安点头,这点不难理解。

他望着犬儒院长,皱起眉头:“我有一个疑惑,不过在此之前,我得问一问题,是不是将气运削弱到一定程度,就能抵消“气运加身,不可长生”的天地法则?”

“我明白你想要说什么,如果仅是少量的沾染气运,不会受到天地规则的禁锢。可贞德不行,除非大奉灭国,不然他仍然是一国之君,那他的寿命必然会有尽头,并不会比常人长寿。”

赵守相当笃定的语气给出答复。

这样啊,那我的那套无限削弱气运,打破天地规则的猜想就不成立了...........许七安凝眉道:

“既然如此,他到底想忙活什么?嗯,皇室成员皆有气运,贞德身为帝皇,气运最隆,他是想亡国灭种,以此摆脱气运束缚?

“但这和元景帝表现出来的,对权力的渴求和留恋互相矛盾。”

两人旋即进入沉默,没再说话。

几分钟后,赵守说道:“我大概有一个猜测。”

许七安立即坐直身体,摆出聆听讲课的姿态:“您说。”

赵守缓缓道:“贞德和巫神教联手,灭十万军队,杀魏渊,前者是为了磨灭大奉气运,后者是为了保住巫神。双方在这场合作中各取所需。

“那么,巫神教后来派兵攻打玉阳关,态度非常迫切,这又是为了什么呢?如果仅是报复大奉,以巫神教现在的惨状,休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胜败乃兵家常事,报复什么时候都可以,没必要这么拼命。如果是为了盟友或者承诺,呵呵,两国之间只有利益不谈感情。”

许七安眼睛一亮,隐约间把握到了什么:“这其中,必然有巫神教无法拒绝的诱惑。”

赵守露出孺子可教的神色,接着说下去:

“按照你所说,贞德的目的是成为长生久视的皇帝,那么,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既当皇帝,又能长生?咱们换个说法,你或许就能明白了。

“你了解巫神教附属三国的统治结构吧。”

那是神权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国都。许七安当然知道,回答道:

“他们的国君掌控军权,臣子们掌控政权。而在两者之上,有一名三品灵慧师维系平衡,但平时不会插手军政事务。”

赵守起身,走出凉亭,眺望东北方向,幽幽道:“三国君王其实是藩王,真正的中枢,是靖山城。真正的皇帝,应该是大巫师萨伦阿古。

“可是,萨伦阿古活了几千年了。”

轰!

仿佛一道闪电劈入许七安的脑海,劈的他目瞪口呆,劈的他浑身发颤。

萨伦阿古是大巫师,是靖山城最高领袖,巫神被封印的一千多年来,他才是巫神教真正的话事人,地位等同了中原朝廷的皇帝。

而,萨伦阿古,是古时代活到现在的一品高手。

“院长的意思是,贞德想效仿萨伦阿古,不,是成为第二个萨伦阿古?”

许七安眼里的震惊慢慢收敛,语气变的冷静:

“对,只要把大奉变成巫神教的附属国,他就能成为第二个萨伦阿古。萨伦阿古管着东北三国,他贞德可以管中原十三洲。

“他依旧是皇帝,区别只在于头顶多了一位巫神。但巫神已经被封印了,无人能制衡他,即便巫神解开封印,那位超品巫师能让萨伦阿古管东北,未必不会让贞德管中原。

“贞德的修为至少二品,这样的高手,巫神教会给予最大的尊重。对巫神教来说,把大奉变成他们的附属国,是大奉开国皇帝承诺过的事,是巫神教梦寐以求的事。

“所以他们迫切的攻打玉阳关,与贞德里应外合,动摇大奉气运,这样一来,贞德和巫神教的行为,就有了完美解释...........想把中原变成巫神教的附属国,要先削弱大奉气运,这点我可以理解,但,但具体又是如何操作?

“气运玄而又玄,中原人杰却是实打实的存在,百姓不同意,必定揭竿而起,管你是巫神教还是佛门........但这或许正是巫神教希望看到的?”

他一边神经质得喋喋不休,一边看向赵守,征求他的看法。

“我们的猜测相同,至于怎么把中原变成巫神教附属国,这或许是超品的另一个隐秘,我并不知晓。至少儒圣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探索。”赵守沉声说。

“巫神凝聚东北三国气运,又是如何长生的?”许七安皱眉。

“没有任何人说过,也没任何文字记载,巫神凝聚了东北三国气运。这个问题,也许监正应该能回答你,术士修行与气运有关、监正活了五百年,而术士体系脱胎与巫师。”

赵守如此回答。

所以超品巫师,也能像术士一样,摆弄气运?许七安沉默一下,凝视着犬儒院长:

“我这次来,是想取走魏公留给我的东西。”

赵守没有点头,而是看着他:“你决定了?”

许七安缓缓点头:“我以前不明白监正为什么总是冷眼旁观,明明有能力,却什么都不做,尤其在知道贞德的存在后,我因为无法理解,乃至对他产生怨恨。

“魏公死后,我犹如绝境之人,退无可退,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事情,复盘了很多细节。忽然发现,答案其实早就给我,只是我没有醒悟而已。”

说着,他望向了清云山顶峰某一处,感慨道:“钱钟大儒已经告诉我答案了。”

只有气运,才能打败气运。

儒家修行与气运有关,那位二品大儒携民怨撞散大周龙脉,国亡,人也亡。

监正要杀贞德,便如钱钟撞龙脉。

玉石俱焚。

赵守袖子徐徐扫过凉亭内的石桌,石桌上便多了一只锦盒。

“这就是魏渊送你的东西。”赵守笑道。

..........

PS:十二点前,15000字成就达成。

第一百零一章 云州的条件(一)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气运第六十四章 大轮回法相第十五章 浑天神镜:我好难啊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两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六十八章 简陋版鸡精的制作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为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临安公主召见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刚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零一章 他来了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一百一十五章 气运调节器第四十章 上猫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六十八章 简陋版鸡精的制作第两百四十四章 许七安苏醒(万字大章)第两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第八十一章 徐谦就是许七安第一百零九章 蛊神的目标第一百零四章 烂漫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十章 不平事第八十五章 变天(一)第二十一章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许银锣第十章 不平事第七十四章 街头偶遇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一百五十三章 开幕(二)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二十四章 撸手串第一百八十四章 监守自盗第一百八十五章 点化佩刀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九十四章 凶杀案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章 脱胎换骨第九十七章 苏家往事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第五十四章 问答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气运第七十八章 互相试探第十九章 试探三花寺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个月的后手(五一快乐)第两百二十七章 备胎们的回信(为盟主“败笔的人生”加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第八十八章 惊变第四十二章 不当人子的风格第一百三十九章 恒慧现身第九章 称帝第五十七章 金刚怒目法相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讨厌第四章 请陛下赐死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第十七章 神殊残肢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四十一章 一个胥吏的诗才第七十六章 夜会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随行的原因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养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树第两百零三章 密谈第两百一十七章 许七安:我爽了第八十八章 婶婶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八十二章 突发事件第十五章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第六十九章 丹书铁券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五十章 两封密信(为盟主“奥利奥有点咸”加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号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炼金术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的七封信(为盟主“陨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龙寺第一百一十八章 灭口第两百零三章 密谈卷尾总结兼请假第五十六章 计划的核心(感谢“咸鱼不想说话”大佬的盟主)第九十二章 监正的礼物
第一百零一章 云州的条件(一)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气运第六十四章 大轮回法相第十五章 浑天神镜:我好难啊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两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六十八章 简陋版鸡精的制作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为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临安公主召见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刚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零一章 他来了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一百一十五章 气运调节器第四十章 上猫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六十八章 简陋版鸡精的制作第两百四十四章 许七安苏醒(万字大章)第两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第八十一章 徐谦就是许七安第一百零九章 蛊神的目标第一百零四章 烂漫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十章 不平事第八十五章 变天(一)第二十一章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许银锣第十章 不平事第七十四章 街头偶遇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一百五十三章 开幕(二)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二十四章 撸手串第一百八十四章 监守自盗第一百八十五章 点化佩刀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九十四章 凶杀案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章 脱胎换骨第九十七章 苏家往事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第五十四章 问答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气运第七十八章 互相试探第十九章 试探三花寺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个月的后手(五一快乐)第两百二十七章 备胎们的回信(为盟主“败笔的人生”加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第八十八章 惊变第四十二章 不当人子的风格第一百三十九章 恒慧现身第九章 称帝第五十七章 金刚怒目法相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讨厌第四章 请陛下赐死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第十七章 神殊残肢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四十一章 一个胥吏的诗才第七十六章 夜会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随行的原因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养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树第两百零三章 密谈第两百一十七章 许七安:我爽了第八十八章 婶婶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八十二章 突发事件第十五章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第六十九章 丹书铁券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五十章 两封密信(为盟主“奥利奥有点咸”加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号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炼金术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的七封信(为盟主“陨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龙寺第一百一十八章 灭口第两百零三章 密谈卷尾总结兼请假第五十六章 计划的核心(感谢“咸鱼不想说话”大佬的盟主)第九十二章 监正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