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失控

超凡境的武夫生命力旺盛,拥有断肢重生的能力,肉体上的伤势再如何触目惊心,也只能消耗气血,无法真的杀死超凡武夫。

但如果元神被磨灭,彻底烟消云散,那超凡境的武夫就会彻底死去,空留一具“不死”的躯壳。

在各大体系中,杀死超凡武夫的方法无外乎两种:

一,通过不断的给予打击,消磨气血,直到武夫力竭,然后将是将其分尸封印。

二,通过特殊的手段,将武夫的元神摄出,然后经过长时间的炼化,磨灭元神来杀死他。那时,武夫剩下的就是一具的躯壳。

当然,要摄出武夫的元神并不容易,在这方面,只有道门和巫师体系能尝试,还不一定能成功。

至于神殊对待阿苏罗的方式,纯粹是位格上的碾压,粗暴简单,没有丝毫技术含量。。

不对劲,神殊那一招固然强大,但物理层面的攻击不足以杀死阿苏罗的元神...........许七安宽松的裤管里,钻出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消失不见。

“咻咻!”

念珠从左侧袭来,宛如一群五彩缤纷的萤火虫,瑰丽夺目。

许七安正要挥剑格挡,眼前景物突然变化,染血的城墙、横陈的尸体、巍峨的山脉隐去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是钢筋混凝土的森林,是川流不息的车辆,是一幅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图卷。

叮叮叮........

锐利的碰撞声惊醒了他,前世的画卷破碎,现实的景物再次呈现于眼前。

太平刀和镇国剑操纵主人,将袭来的念珠挡住一部分,另一部分则被熊王挥动爪子拍开。

食铁兽双爪血肉模糊,杀贼之力侵蚀下,伤口短时间内难以愈合。

同时,远处的九尾天狐抬手往下一按,磅礴的气机从天而降,压制住蕴含杀贼之力的念珠,让它们在凝固在半空,任凭怎么震颤,也无济于事。

“多谢!”

回过神来的许七安,朝熊王拱手。

太平刀“嗡嗡”震动,传达出“生气”的情绪,指责主人在战斗中走神。

你已经是成熟的刀了,要学会操纵主人打架...........许七安如此安抚,正要继续关注阿苏罗的情况,便听银发狐耳的妖姬远远的笑道:

“你又变小了,真可怕,留在南疆当我儿子吧。”

许七安这才发现,扎紧的裤管、腰带,又变松了,他的年龄再一次倒退,变成了十岁的小男孩。

另外,气机和气血也衰退了许多,战力下滑更加严重。

这.........他瞳孔微微收缩,沉声道:

“我会一直小下去?”

九尾天狐颔首传音:

“接下去的两个时辰里,你会一直变小,直到成为婴儿,这是大轮回法相中的逆转。若是正转,则会让目标人物衰老。

“但你也好,我也罢,都处在巅峰。若是正转,凭我们的寿命,打到明天都不一定会衰老。而逆转的话,你成为超凡才多久?”

许七安再一次意识到九大法相的恐怖之处。

它们或许不擅长攻击,但都有各自的神异,诡异莫测。

“轮回法相能让人记起过去的事?”许七安斟酌的问道。

九尾天狐传音说道:

“传说大轮回法相能让人记起前世今生,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她转头望着神殊,高声提醒:

“神殊,吞了阿苏罗的精血。”

免得夜长梦多。

不管阿苏罗死没死,吞噬他的精血,不死也得死。

只要解决掉阿苏罗,此战便不会有任何意外和波澜。

同时,十岁的小男孩和成熟妩媚的御姐默契的寻找各自的对手,缠住敌人。

神殊嗡嗡怪笑,拎起无头的阿苏罗躯体,掌心“呼”的生出气旋,攫取着阿苏罗的生命力。

肉眼可见的,修罗王幼子的漆黑体魄,迅速萎缩,干枯。

就在这时,阿苏罗漆黑的体表,亮起了“卍”字,卍字缓缓旋转,于神殊身后显化出阿苏罗的元神,元神脑后,则是具有金属质感的轮盘。

轮盘的中心是“卍”字,盘面外圈刻着“天、人、畜牲、阿修罗、饿鬼、地狱”。

大轮回法相!

“咔咔咔!”

轮盘转动,其上的“阿修罗”三个字亮起,一道金光将神殊和阿苏罗照在其中。

神殊强壮的身躯,陡然僵住,气旋消失,阿苏罗的“干尸”跌落在地。

而这时,广贤菩萨盘坐高空的身影,化作碎光消散。

下一刻,他出现在了神殊面前。

他不久前打入阿苏罗体内的金光,正是轮回法相的力量。借阿苏罗的近战便利,让轮回法相的力量笼罩神殊。

神殊兀自僵凝,宛如雕塑,对广贤菩萨视而不见。

“我,是谁.........”

神殊的胸腔里,传来迷茫的喃喃声。

月夜下,坍塌的城墙,遍地的尸首。

清冷的月辉照亮这片狼藉之地,由于西域守军和妖族大军已经远远退走,此处地显得格外安静,神殊的喃喃自问声里,只有火焰“噼啪”作响,似在伴奏。

轮回转盘缓缓转动,宛如巨大的氙灯,照射出的金光将神殊持续笼罩。

广贤菩萨双手合十,满脸慈悲:

“无根之人啊,希望你能在轮回中,找到归宿!”

他的身影处在透明和虚幻之间,似乎即将耗尽力量。

神殊渐渐的平静下来,左手犹豫着屈起,单掌合十,胸腔里传来平和的声音:

“阿弥.......”

声音夏然而止,他在抗拒某种本能,皈依佛门的本能。

许七安和九尾天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愕然。

大轮回法相对神殊的影响,出乎他们预料。

大轮回法相勾起了神殊过去的回忆,唤醒了佛性?许七安想到自己刚才所见的现代化都市,心里有了猜测。

突然,阿苏罗的无头尸体猛的跃起,于空中一个回旋踢。

啪!空气仿佛被踢爆,可怕的气机于脚尖炸开,当即撕裂了广贤菩萨的身躯。

这一脚,彻底打散了这具分身的能量。

广贤菩萨的叹息声回荡在夜空,轮回转盘随之溃散成金光,而阿苏罗的元神回归到了体内。

阿苏罗的残躯缓缓站起,细胞疯狂增殖,血肉蠕动,先是脊椎骨生长,补完颈骨,然后头骨从颈椎骨上“生长”,等骨骼生长完毕,嫩红的血肉迅速覆盖,接着是漆黑的皮肤。

他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震碎体内的十几条尸蛊。

“做的不错!”

九尾天狐侧目,给了小正太一个微笑。

阿苏罗“死”后,对尸体异常敏感的许七安,认为这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立刻分化出尸蛊子蛊,暗中侵蚀了他。

当然,侵蚀不代表操纵和转化。

以尸蛊目前的境界,做不到完全控制一具二品境的尸体,但操纵他做出一些简单的攻击性动作不难。

这就有了刚才踢碎广贤菩萨分身的那一脚。

小正太回了她一个笑容,如今广贤菩萨分身消散,阿苏罗遭受重创,能打的只有度厄罗汉。

失去轮回法相的影响后,神殊依旧处在茫然状态,口中喃喃道:

“我是谁,我是谁.........”

九尾天狐高声道:

“你是神殊,也是修罗王,修罗族不屈的战士。”

悦耳的声音回荡。

“修罗王.........”

神殊稍有平静,突然又开始喃喃自问:“我是谁,修罗王是谁,我记不起来了..........”

迷茫的自语逐渐变成暴躁的咆哮: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九尾天狐连说了几声“你是神殊,是修罗王”,全无效果。

她和许七安对视一眼,意识到了不对劲。

神殊失控了。

“大轮回法相能克制神殊?”

许七安缓缓扭头,看着银发妖姬。

银发妖姬眉头紧皱:

“你觉得可能吗?”

以神殊的位格和战力,大轮回法相或许能削弱他,影响他,但不可能克制他。

除非问题出在神殊本身.........许七安心里一凛,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如果当日阿苏罗放水,是他出于私心,想要图谋什么。而不是广贤菩萨真身前来,想要把妖族一网打尽。

那么,知道有神殊残躯的广贤菩萨,今日为何还是分身降临。

他难道自信的以为光凭一具分身和两个二品,挡得住神殊?况且还有他和九尾天狐,以及熊王。

现在,看着势如疯魔的神殊,许七安知道答案了。

轮回法相只是引子,它诱发了神殊的“疯狂”,至于其中缘由,许七安暂时没想明白。

不管是他,还是九尾狐,其实对神殊都不够了解。

最了解这位半步武神的,是佛门。

“我到底是谁?!”

可怕的魔音在万妖山中回荡,神殊体内骤然鼓舞起一团血光,疾速膨胀,吞噬着沿途的一切事物。

在场的五位超凡强者,同时腾空而起,飞快后撤。

血光膨胀成直径十丈的光团,然后轰的爆炸。

站在高空的五位超凡强者,看见整片山头的树林,在这一刻齐齐“弯腰”,而靠近城墙范围的民房,尽数坍塌。

南城的西边,火光移动,无数细小如蚁的人影仓惶的朝城门方向逃去。

那些退走的僧兵、禅师、城防军努力维持秩序。

血光消散,一尊高二十丈的巍峨法相,缓缓直起腰。

祂通体漆黑,后背长着十二双肌肉虬结的手臂,眉心亮起黑色火焰印记,脑后燃烧着灼热火环。

祂的脸庞宛如雕塑,没有任何表情。

祂仿佛是力量和邪恶的化身,每一寸血肉都蕴含着恐怖的怪力,又充满了邪异可怕的精神污染。

许七安如坠冰窖,浑身生寒,浑身毛孔张开,冷汗淋漓。

不是受到可怕的精神污染,而是因为他被锁定了。

神殊锁定了他。

神殊疯了,迫切的要补完自己,而我体内有一条断臂..........许七安心里升起明悟。

下一刻,巨大的阴影将他笼罩。

那尊二十丈高的法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十二双手臂握成拳头,同时捶出。

好快,来不及阴影跳跃.........许七安当机立断,让浮屠宝塔震荡出镇狱之力,同时金漆自眉心亮起,迅速染遍全身,脑后火环“轰”的炸开。

紧接着,力蛊进入狂暴状态,浑身肌肉膨胀,体格壮大了一倍。

太平刀和镇国剑交叉斩出。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砰!

刀剑冲天飞起,射向远处。

金光和火光交缠着炸开,金刚神功当场崩溃。

许七安眼前一黑,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回过神之后,发现身体正在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速度就像流星。

双臂已经失去直觉,无力的耸拉着,浑身骨骼尽碎,没有一处完好。

轰!

他狠狠撞入远处的山中,造成山体滑坡。

正要追击的神殊法相,忽然身躯僵硬,接二连三的颤抖,像是被人用木棍连续敲打身体。

玉碎!

许七安把伤害返还给他,打断了神殊的节奏,为自己赢得喘息的机会。

“阿弥陀佛!”

另一边,度厄罗汉双手合十,缓缓道:“九尾狐施主,神殊非你们能驾驭之人。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恐怖。”

九尾天狐眼眸闪烁红光,冷冷的望着阿苏罗和度厄: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佛门好算盘。本座不明白,神殊为何会失控至此。”

阿苏罗缓缓道:

“这只有广贤菩萨知道。”

说话间,他和度厄罗汉一左一右,围住九尾天狐。

“你们说的对,神殊确实非我能驾驭,但同样不是你们能驾驭的,玩火自焚的道理两位大师可知?”

银发妖姬丝毫不慌,笑吟吟道:

“你们太小觑许七安了。”

这时,神殊的法相在坍塌的山体上空左右顾盼,似乎失去了目标,再也感应不到自己残肢的气息。

遵循着补完自身的本能,渴望精血的他,缓缓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三位超凡境的高手。

第六章 匪患第两百一十九章 一号身份第两百六十章 技高一筹第七十九章神魔终结的秘密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第八十三章 围攻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年(大章奉上)盟主感谢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约定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阴真经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马桶第三十一章 名不经传许银锣第九十九章 晋升二品(二)第九十三章 三号不愧是读书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第一百三十三章 蛊族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二十八章 赌命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上架感言第六十九章 丹书铁券第一百四十章 沮丧的金锣们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脑子宕机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复盘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九十二章 兑现承诺第两百二十四章 梦巫现身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结果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二)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国第七十九章 惊!墓穴主人现身第十五章 古往今来人类不变的劣根第七十七章 在下陈近南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诏第一百零四章 许辞旧:无论如何要救大哥第七十三章 天地会群聊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第两百五十五章 对答第八十三章 情报换丹药第九十章 大难临头(7000)第五十章 投壶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门第一百九十二章 许七安:二郎,大哥教你养鱼套路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见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谢“山河墨韵”的白银盟)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规矩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两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五十九章 这个孩子太难了,我不会教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养第十章 不平事卷尾总结兼请假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惧(为盟主“男孩很想”加更)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十一章 摸鱼第四十三章 另一个计划第两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二十三章 送别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闹鬼 (为盟主“熿裘”加更)第七十章 赴会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一十七章 脱离天宗第五十八章 佛门问心第十四章 不愿十万订!!!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传书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气元景帝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书碎片持有者——许七安第一百一十三章 针不戳(求月票)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处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气息第二十七章 问询第两百一十二章 大巫师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袭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四十八章 没有头绪第一百九十六章 卖身契第四十八章 夜话第三十八章 五号的传书第五十三章 大师您保重第五章 解开谜题第一百零三章 腰斩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两百零四章 烂人
第六章 匪患第两百一十九章 一号身份第两百六十章 技高一筹第七十九章神魔终结的秘密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第八十三章 围攻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两百二十二章 贞德26年(大章奉上)盟主感谢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约定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阴真经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马桶第三十一章 名不经传许银锣第九十九章 晋升二品(二)第九十三章 三号不愧是读书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第一百三十三章 蛊族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二十八章 赌命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五十七章 认错(9000大章)上架感言第六十九章 丹书铁券第一百四十章 沮丧的金锣们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脑子宕机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复盘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九十二章 兑现承诺第两百二十四章 梦巫现身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结果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二)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国第七十九章 惊!墓穴主人现身第十五章 古往今来人类不变的劣根第七十七章 在下陈近南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诏第一百零四章 许辞旧:无论如何要救大哥第七十三章 天地会群聊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第两百五十五章 对答第八十三章 情报换丹药第九十章 大难临头(7000)第五十章 投壶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门第一百九十二章 许七安:二郎,大哥教你养鱼套路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见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谢“山河墨韵”的白银盟)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规矩第三十七章 劝学第两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五十九章 这个孩子太难了,我不会教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养第十章 不平事卷尾总结兼请假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惧(为盟主“男孩很想”加更)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十一章 摸鱼第四十三章 另一个计划第两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二十三章 送别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闹鬼 (为盟主“熿裘”加更)第七十章 赴会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一十七章 脱离天宗第五十八章 佛门问心第十四章 不愿十万订!!!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传书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气元景帝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书碎片持有者——许七安第一百一十三章 针不戳(求月票)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处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气息第二十七章 问询第两百一十二章 大巫师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袭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四十八章 没有头绪第一百九十六章 卖身契第四十八章 夜话第三十八章 五号的传书第五十三章 大师您保重第五章 解开谜题第一百零三章 腰斩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两百零四章 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