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万佛之主许银锣

见许七安沉吟不语,珍珠意念传输解释:

“传说,远古时期,这片天地只有一块大陆。后来神魔时代结束后,天崩地裂,九州大陆被打的支离破碎,形成了无数的岛屿。

“那座归墟里浮出的岛,应该是九州大陆的一部分。”

许七安点点头,一边看向‘怒浪’岛主,一边说:

“问问他有什么具体的看法。”

珍珠把许七安的话“翻译”给怒浪岛主听,后者闻言,露出严肃神色,道:

“我怀疑部分神魔没有殒落,而是被困在了岛上。

“祂们看起来如此真实,如此强大,溢散出的力量便会让人发狂,但一道可怕的屏障封住了岛,隔绝内外。

“我和墨玉在接近屏障的过程中,他和龙卫们沾染了神魔可怕的气息,出现了异变。。”

至于为什么神魔的气息会赋予墨玉以及龙人卫灵蕴,怒浪岛主自己也不清楚,那座岛本身就是个谜,尚需探索和研究。

九尾狐嗤笑道:

“谁能把神魔困在一座岛?纵使那是一块大陆。”

她不相信怒浪岛主的话,更愿意相信许七安,后者曾在蛊神的记忆里看到神魔陨落的画面。

不过,这座凭空出现的岛本身就代表着‘不可思议’,因此九尾狐没有直接反驳。

“情况如何,亲自去看看便是。”

许七安侧头,看着魁梧高大,外表狰狞的青鳞龙人,道:

“你负责带路。”

珍珠把话翻译给怒浪岛主听,青鳞龙人看向了九尾天狐。

虽然阿尔苏岛已经诞生文明,建立起城邦,但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依旧影响着广大的神魔后裔。

在场能半强迫他涉险的,只有九州大陆来的妖国国主。

至于为什么是半强迫,怒浪岛主亦是心有不甘,想重返“神魔岛”一探究竟。

相比上一次见面,这只九尾狐的实力似乎又有了极强的精进,恐怕距离人族划分出的一品境很接近了。

有她在的话,探索“神魔岛”会更有把握。

但怒浪岛主依旧没有立刻点头。

察觉到他的沉思和犹豫,银发妖姬笑吟吟的反问:

“有什么问题?”

怒浪岛主轻轻吐出一口气,道:

“神魔岛的存在,在我回来之前就已经泄露,这么久过去,南海归墟恐怕聚集了许多超凡境的神魔后裔。”

那位“朋友”把消息卖给了他,可是不会只卖他一个龙。

这意味着,竞争压力会很大。

虽说特别强大的神魔后裔早已凋敝,但海外广袤无边,是九州大陆的无数倍,真要把所有超凡境的神魔后裔聚集起来,依旧是个很惊人的数量。

哪怕只聚集起一部分,也是一股极强的力量。

怒浪岛主觉得,必须言明利害,省得九尾天狐太过招摇,惹来神魔后裔群起攻之。

珍珠翻译给许七安听,后者大喜过望脱口而出:

“还有这种好事?!”

?怒浪岛主听不懂人族语言,但见这个人族雄性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明媚起来,似乎极为高兴。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

西域。

一个叫做‘北昌’的城邦,它位于阿兰陀圣山以北,因为贫穷和荒芜,使得这座城邦有些破败和萧条。

城主是这里唯一的贵族,阿兰陀钦点,只因为他年轻时不远千里,前往阿兰陀朝圣。

北昌的城墙以石块和黄土为主,与城外的大漠几乎融为一体,带着一缕远古气息的孤寂和苍凉。

竺赖是北昌城中的乞丐,今年十七岁,他披着破烂的袍子,拄着一根木棍,蹒跚的走在北昌的街边,祈求着有人发发善心,给他这个四天没吃东西的人一点食物。

北昌贫瘠,生活在这里的百姓缺衣少食,哪里有饭食施舍乞丐?

“你看了告示栏的告示了吗?听说阿兰陀圣山入秋后要举办佛法大会,召集西域信徒前去朝圣。”

“唉,路途遥远,怎么过去?不说土匪强盗,光是寒冷和饥饿就能杀死你。”

“此时去的话,倒是不用担心寒冷,但返程时可是入秋了.......”

街边行人的对话,吸引了竺赖的注意。

阿兰陀要举办佛法大会,召集信徒朝圣?

竺赖精神一振,就像炎炎夏日里浇下一桶凉水,他当即拖着疲倦的身子,前往城门口的告示栏。

他乞讨生涯里,曾经听过关于城主大人的传闻。

据说城主大人年轻时,是游手好闲的混混,有一天突然福至心灵,觉得自己是为佛法而生,于是千里迢迢赶往阿兰陀,前去朝圣。

他在圣山中沐浴佛光,得佛门赏识,成了佛门弟子。

从此平步青云,坐到了城主的位置。

这个故事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一直在北昌口耳相传,可以说是信佛改变人生的模板。

信佛朝圣,可以改变命运........竺赖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去告示栏一看究竟!

半里路的距离,他像是走了半辈子,抵达告示栏时,已经气喘吁吁,头晕眼花。

“告示栏上说什么?”

他揪住告示栏边一位百姓。

“臭乞丐,滚一边去。”

那人勃然大怒,一脚把竺赖踹开。

本就饥渴交困的竺赖重重摔在地上,只觉得意识开始离开身体,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找回对身体的掌控。

“要喝水吗?”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竺赖睁开眼,看见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人站在自己身边,递来一袋水囊。

中年人穿着厚厚的朴素袍子,皮肤黝黑,看起来只是城中寻常不过的百姓,可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温和,充满善意。

竺赖抿了抿干涸开裂的嘴唇,迫不及待的接过水,咕噜噜的狂饮起来。

他早就渴的不行了。

一口气喝空水囊,竺赖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时候,他才涌起忐忑和警惕的情绪,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为什么要帮助自己这样一个邋遢的乞丐。

“阿弥陀佛!”

中年人双手合十,欣慰道:

“刚才我差点以为你死了。”

原来是佛门信徒........竺赖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奇怪。

北昌在佛门的领地里,信佛者自然不少,但根据他的了解,城中的佛徒信奉的是苦海争渡,得证果位。

度的是自己。

很少热忱于善事。

“谢谢!”

但他还是表达了感谢,并谨慎的递回水囊。

中年男人接过水囊,说道:

“告示栏上说,阿兰陀要举办佛法大会,号召信徒前去朝圣。但那只是对权贵和家境殷实之人的号召。

“像我们这样的人,根本走不到阿兰陀。”

竺赖沉默了一下,又说了声“谢谢”。

中年男人继续说道:

“真正的佛,不在阿兰陀!”

竺赖大吃一惊,惊慌的左顾右盼,他没想到中年人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幸好行人匆匆,无人关注这边。

中年人说道:

“我信仰的是大乘佛法,是真正的佛。小兄弟,你与我们大乘佛法有缘,可愿入我大乘佛教?”

大乘佛教?!

竺赖听说过这个邪教,据说宣扬什么众生皆可成佛,太具体的他就不知道了,总之是个妖言惑众的邪教。

“你与我说这些作甚?我,我可是虔诚的佛门信徒,我要去阿兰陀朝圣。”

竺赖大声说,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邪教。

他边说边起身,试图离开这个言语古怪的中年人。

中年人缓步跟在他身后,语气不疾不徐:

“你走不到阿兰陀的,只会死在途中。”

“不用你管。”

竺赖只想远离他,远离妖言惑众的大乘佛法。

北昌在打击大乘佛教徒,抓住就是死刑。

他虽然是命贱的乞丐,可也不想死。

“小兄弟,大乘佛法是真正的佛法,你若不信,我可以带你去聆听大乘佛法教义。”中年人压低声音,没有放弃传教的机会。

或许我可以假装混入大乘佛法教派,然后向城主举报,换取前往阿兰陀的盘缠.........想到这里,竺赖猛的停下脚步,看着中年人:

“那,那我就姑且听听。”

中年男人欣慰道:

“小兄弟,你一定会信仰大乘佛法的。”

不,我就算是死,死在途中,从城头跳下去,我也不会信仰大乘佛法........竺赖心里冷哼。

他沉默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后,两人穿街过巷,在一处僻静的小巷里停下来,中年男人有节奏的扣响某个院子的大门。

俄顷,院门敞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为他们打开了门。

两人进入院子,随着老妇人走向旁侧的房间,那里连通着地窖。

推开地窖的门,微弱的光芒灌入其中,竺赖目光一扫,看见二十多个穿着破烂袍子的人盘坐在蒲团,他们双手合十,闭着眼,专注而虔诚的听着一位年轻僧人讲经。

随着地窖的门打开,信徒们纷纷扭头回望,而正对着门的年轻僧人,也停了下来,朝这边看来。

中年人往前走了两步,双手合十,道:

“净思大师,我度了一位有缘人入大乘佛教。”

说罢,他朝竺赖招招手,示意他上前。

竺赖一边往前,一边审视着年轻僧人。

他眉目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西域人。

如果许七安在这里,就会认出这是当初西域使团进京时,跟随在度厄罗汉身边的净思小和尚。

年纪不大,却修成了金刚神功。

年纪轻轻的就成了邪教的头目,肯定很值钱.........竺赖心里暗想。

这时,他听净思微笑道:

“施主气色极差,腹内空空,不若先吃些斋食,再与诸同门聆听贫僧讲经。”

竟然还有吃的?竺赖心说这可太好了,向城主揭发你们之前,先白吃你们一顿。

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很快送来一叠白面馒头,一碗清水。

竺赖吃的狼吞虎咽,很快就解决了温饱问题。

净思微笑的看着这一切,转而望向中年人,道:

“大乘佛法,度人度己,救苍生脱离苦海,助苍生得证果位,你做的很好。”

中年人双手合十,道:

“得幸聆听我佛真经。”

众人双手合十,念诵:

“阿弥陀佛!”

净思接着说道:

“今日有新成员加入,贫僧重新讲一遍大乘佛法的起源,望新来者知悉。

“大乘佛法起始于中原大奉,是大奉银锣许七安开创,许银锣是三千世界中,万佛之主的转世,祂于大奉京城的佛门斗法中,度化度厄罗汉。

“度厄罗汉明悟大乘佛法真义,顿悟成佛,成为大乘佛法教第二尊佛.........”

罗汉怎么可能是佛?世上明明只有佛陀一位佛!竺赖悄然撇嘴。

他满怀不屑的听着年轻僧人讲述大乘佛法,年轻僧人每说一句,他便在心里反驳一句,或不屑的冷笑。

可当他听到众生平等时,竺赖沉默了。

如果世上真的有众生平等的地方,那我一定誓死捍卫..........他心里嘀咕一句。

从小便是乞丐的他,受尽白眼和欺凌,活的很痛苦。

他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心态,开始认真听经,认真思考。

“度人度己,挣脱苦海........如果阿兰陀,如果西域的佛门信徒都度人度己,那我还会是乞丐吗?我的命运是否会改变?”

“如果刚才没有那位大叔帮忙,我现在还在为饥饿而苦恼.........这样的大乘佛法教,真的是邪教吗........”

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

不知不觉间,竺赖听到那位年轻僧人说道:

“今日到此为止!”

他才恍然回神,发现门缝里的阳光已经便成了金红色,黄昏了。

哎呀,忘记乞讨了,今晚又得挨饿.........竺赖心里大急,懊恼不已。

像他这样吃了这顿没下顿的乞丐,每时每刻都要为吃饭而努力,不然就要饿肚子。

想到这里,他急忙忙的站起身,打算离开。

小和尚说的挺有道理,先不揭发他.........竺赖正要走,却发现周围的大乘教信徒盘坐不动,没有一人起身离开。

众人目光希冀的看着年轻僧人。

接着,他看见净思小和尚从袖子里掏出一串铜钱,对着老妇人说:

“给大家分一分!”

老妇人接过铜钱,按照人头,均匀的分给众人。

还,还有钱拿?!竺赖低着看着掌心里的五个铜板,在北昌城,这可以买五个馒头。

省着点吃,够他解决三天温饱。

这是什么教派?这世间真的存在给信徒发铜钱的教派?!

竺赖的三观遭受到严重的冲击。

净思和尚温和道:

“佛不会让祂的信徒忍饥挨饿,度人度己,乃本教宗旨,大乘佛教言出必践。”

竺赖握紧了手里得铜钱,感觉自己找到组织了。

随后,他发现度他入教的那名中年人,分到的是十枚铜板。

嗯?不是说众生平等吗?!

竺赖看不懂了。

中年男人笑道:

“这是我应有的奖励,凡度一人,赏五铜钱,这是我教规矩。”

我认识很多乞丐,很多很多,我,我要发财了........竺赖脑海里只剩这个念头。

唯信仰大乘佛教徒,信仰万佛之主!

第四十六章 蛊神与白帝的对话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六章 真心话大冒险第五十五章 鲛人第两百一十九章 一号身份第九章 暴走的婶婶第三十章 力蛊部第一百章 晋升二品(三)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书和守门人(两章合一)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五十七章 赠诗第七十六章 迷宫和重逢第一百零九章 刁难第一百四十四章 杨千幻(为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二)第六十三章 神魔旧土第六十八章 矿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谈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个男人回来了第三十章 预言师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违的日记(为盟主“咸鱼不想说话”加更)第两百二十四章 源头之人(感谢“快点......”的白银盟打赏)第一百七十五章 讲故事第八十八章 婶婶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四十二章 亚圣和他的妻子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第五十九章 这个孩子太难了,我不会教第七十四章 街头偶遇第一百零三章 腰斩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六十章 门当户对(元旦快乐)第七十章 赴会第两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三十七章 许七安的绝学白银盟感谢单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国第两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的七封信(为盟主“陨落星辰”加更)第三十四章 蛊神之力第十四章 交换情报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第三十章 力蛊部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谢“女装使我变强”大佬的白银盟)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第四十章 春闱结束第三十七章 不动明王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七十三章 惊悚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的截杀计划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号:我已经推断出三号的真实身份第十八章 遇刺第三十六章 应对之策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斩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七十六章 迷宫和重逢第三十五章 背锅侠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谢“女装使我变强”大佬的白银盟)第七十六章 夜会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十四章 四号:兄弟俩都一表人才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第十三章 审问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辅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七章 吓唬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二章 拜访巫神教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第五十三章 蛊的世界第一百三十章 决战前夕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极泰来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三十三章 密会百盟感谢章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九章 问灵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汹涌第三十一章 名不经传许银锣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节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十二章 半个故人
第四十六章 蛊神与白帝的对话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二章 李灵素的修罗场(一)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六章 真心话大冒险第五十五章 鲛人第两百一十九章 一号身份第九章 暴走的婶婶第三十章 力蛊部第一百章 晋升二品(三)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书和守门人(两章合一)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五十七章 赠诗第七十六章 迷宫和重逢第一百零九章 刁难第一百四十四章 杨千幻(为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二)第六十三章 神魔旧土第六十八章 矿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谈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个男人回来了第三十章 预言师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违的日记(为盟主“咸鱼不想说话”加更)第两百二十四章 源头之人(感谢“快点......”的白银盟打赏)第一百七十五章 讲故事第八十八章 婶婶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四十二章 亚圣和他的妻子第两百二十五章 天地会小群体坦诚布公第五十九章 这个孩子太难了,我不会教第七十四章 街头偶遇第一百零三章 腰斩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六十章 门当户对(元旦快乐)第七十章 赴会第两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三十七章 许七安的绝学白银盟感谢单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国第两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一百九十章 许七安的七封信(为盟主“陨落星辰”加更)第三十四章 蛊神之力第十四章 交换情报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第两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第三十章 力蛊部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谢“女装使我变强”大佬的白银盟)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第四十章 春闱结束第三十七章 不动明王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七十三章 惊悚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的截杀计划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号:我已经推断出三号的真实身份第十八章 遇刺第三十六章 应对之策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斩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七十六章 迷宫和重逢第三十五章 背锅侠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谢“女装使我变强”大佬的白银盟)第七十六章 夜会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十四章 四号:兄弟俩都一表人才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第十三章 审问第一百九十八章 遗物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辅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七章 吓唬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二章 拜访巫神教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第五十三章 蛊的世界第一百三十章 决战前夕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极泰来第一百六十六章 带妹子和婶婶看新宅第三十三章 密会百盟感谢章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九章 问灵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汹涌第三十一章 名不经传许银锣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节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十二章 半个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