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入岛

眼前的这一幕让神魔后裔们瞠目结舌,久久无言,龙鲸玄马和烈焰鸟可是海外顶尖强者,站在巅峰的那一小撮人。

可是这么强大的三位神魔后裔,却被甲板上那位妖媚动人的雌性轻而易举的撕碎,坚固的肉身防御、傲人的气血膂力,不及对方三根尾巴。

持续的沉默里,怒浪岛主眉骨微跳,他知道九尾狐要高自身一个境界,是人族划分的品级中的二品。

可没想到万妖国的国主,实力会这么强。

玄马这样堪比三品的神魔后裔,在她面前真的只是臭鱼烂虾,而龙鲸也只是强大一些的鱼虾罢了。

那我呢?

想到这里,怒浪神色复杂起来,当他看见疑似二品的许七安后,就更复杂了。

“海外还有这种层次的强者?是新晋升的神魔后裔?”

“显然不是,以她的层次,没晋升之前不可能寂寂无名。。”

百余名散落各处的神魔后裔,在惊骇的情绪中迅速交流,他们猜出了九尾天狐的境界。

毕竟能如此轻易斩杀玄马龙鲸的存在,与它们肯定不在同一个境界。

旁观神魔后裔们念头纷呈之际,银发妖姬的狐尾像蚂蟥吸血时一样,“吨吨吨”的把玄马和烈焰鸟尸块上的精血一股股的吸收吞噬。

海面上,天空中,玄马和烈焰鸟的元神愤怒咆哮,它们的肉块疯狂蠕动,试图重组,但随着活性的降低,精华的流逝,只能无奈的变成“死肉”。

肉身彻底死去。

龙鲸的尸体碎块始终没有浮上来,不过染红海面的血水,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淡化,直至恢复成清澈碧波。

此时,九条狐狸尾巴彻底变成红尾巴,色泽猩红。

“她是九尾天狐,青丘狐的后裔,据说这一脉在九州大陆建了一个万妖国,是极少数的,没有被道尊赶出九州的神魔后裔。”

“难怪,难怪杀玄马和龙鲸如屠狗。”

终于有人认出九尾狐了。

万妖国主出海数次,虽说没有主动掀起风浪,没有闹事,但关于她的传闻,海外还是有一些的,只是传的不多罢了。

九尾狐“呼”出一口气,一脸满足,笑吟吟道:

“它们的精血我帮你储存起来,回头炼成血丹给你,嗯,如果你等不及的话,可以吸我的尾巴。”

她暧昧的眨巴一下眸子。

超凡境的精血想要炼成血丹,需要一点时间,刚才她下手太重,为了不让精血流失,选择将它们存储在狐尾里。

“尾巴?”

许七安一脸嫌弃,瞄了她红艳艳的小嘴,笑道:

“能不能换个地方。”

一人一狐旁若无人的闲聊,完全不把四周的神魔后裔放在眼里。

九尾狐“大吃一惊”,伸手捂住挺翘的臀儿,花容失色:

“你在想什么?这里不行!”

我想什么了?许七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旋即明白又被狐狸精调戏了,心里一阵不爽。

从来没有哪个女子敢屡次三番的戏谑调侃他。

都是他掌握主动,一边申公豹一边豆腐乳。

这时,船只已经航行到神魔鬼边缘,距离海岸线不足十丈,怒浪岛主脸色微变的提醒:

“别靠近,会被岛内的气息沾染的。”

许七安脚底板微微发力,船只“听话”的停下来,他边审视着笼罩岛屿的薄雾,边问道:

“墨玉是怎么感染的。”

怒浪岛主低声道:

“它触碰到了迷雾。”

许七安沉吟片刻,望向九尾狐,道:

“我来吧。”

他是一品武夫,精气神三者合一,这样的特性让他变相的拥有“万法不侵”的能力,外界的力量很难强行融入他的身体。

银发妖姬没有逞强,微微点头。

许七安跨前两步,走出了甲板,他的举动让远处的神魔后裔愣了愣。

它们看的出九州大陆来的万妖国主打算进岛,但没料到率先向神魔岛靠拢的是一个疑似人族的雄性。

海外的神魔后裔,很多都没见到真正的人族。

是用来试探危险的炮灰?

众神魔念头闪烁间,许七安一步步踏着虚空,来到海岸线边缘,距离薄雾形成的屏障,已是咫尺。

他伸出手指,尝试着触及薄雾。

嗡!

在手指接触到薄雾的刹那,缓缓浮动的薄雾,局面抖动起来,紧接着,一缕缕雾气宛如跗骨之蛆,开始朝着许七安涌起,先是手指“画”上诡异的、残缺的纹路,接着是手掌........

伴随着薄雾的入侵,许七安脑海“轰”的一震,一下子多了许多“记忆”,这记忆仿佛烙印在基因深处,是从出生时便携带的本能。

比如运用双脚走路,运用双手拿物品,只不过此时凭空多出的记忆,是如何操纵风雨雷电等天地元素。

天赋神通........这些薄雾真的能强行赋予一个生命不属于他的神通.........许七安察觉到精神在逐步崩溃,基因被强行修改。

换成是九尾狐,纵使能强行把“薄雾”的馈赠逼出体外,也得吃大苦头。

但许七安不会,他是一品武夫,是又臭又硬的石头。

“看,这就是触碰屏障的后果。”

“只有那位大人能抵抗住薄雾的侵蚀,一旦被那股气息沾染,会发疯的,这个家伙要完蛋了。”

几个很早之前就来到归墟的神魔后裔,向后来者分享自己的经验。

“没事吧!”

船头,九尾天狐目光望着许七安的双手,眉尖微皱。

“无妨!”

许七安嘿了一声,双掌合并,猛的刺入薄雾中,就像一把刀,刺入了坚硬的屏障。

许七安的双掌刺破薄雾凝成的屏障,双臂往外扩张,一点点的把它撕开。

没有任何响动,但这一刻,整座岛的薄雾都抖动起来,受了强烈冲击。

薄雾疯狂的朝着异物汇聚,妄图同化他,侵蚀他,但那些攀附上一品武夫双掌的纹路,往往还未来得及成型,便被更强大的力量蒸发、驱散。

“啊啊啊........”

许七安浑身肌肉膨胀,毛孔里喷出血雾。

血祭!

薄雾屏障再次被撑开,那道豁口里,岛内的景象不再朦胧,清晰的映入甲板三位神魔后裔的眼里。

笼罩住整座岛的薄雾,已经不是抖动而已,它们彻底沸腾,像是被搅浑的浊流。

见豁口已经被撕开,银发妖姬对身后的鲛人女王、怒浪岛主说道:

“你们不必跟来,在外面等着。”

两名神魔后裔对神魔岛有着极强的“欲望”,来自本能的欲望,但理智告诉他们,进了岛,多半死路一条。

等他们点头,银发妖姬翩然跃起,钻入豁口。

许七安侧了侧身子,也钻了进去。

薄雾如水般涌动,把被撕开的豁口填平。

远处的神魔后裔们木然而立,表情像是凝固了。

过了半晌,本体是蚌的超凡神魔后裔,低声喃喃:

“那人是,什么来头........”

甲板上,怒浪岛主怔怔的扭头,看向鲛人女王,用一种震惊中夹杂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

“你,你早知道他的修为?”

如今回想起鲛人女王一路上的讨好,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过于迟钝了。

如此强大的存在,我竟然错过了讨好他的机会,一直没怎么交谈。

..........

神魔岛,某处寂静的荒野。

身躯庞大的宛如山岳的荒,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慢的迈出半步。

“我......讨厌.......这里........这是........时间的........灵蕴.........”

低沉浑厚的声音,“缓慢”的说着。

这片区域的时间流速极为古怪,比现实世界慢十几倍。

闯入其中的生物,每行动一步,要花费的时间是外面的十几倍。

“时间......是什.......么人物?”

同样缓慢的声音问道,来自监正。

“如果.......远古时代........的神魔中.......谁最难缠........无法杀死........那就是........时间。

“祂的灵蕴.......是将一切........都变的无........比缓慢........”

荒为了回答监正,花了整整一刻钟。

在现实世界里,这句话十息之内就能说完。

“我真.......受不了.......你说话的.......速度.......”

监正叹息道:

“而且.......你还让我........想到了.......我的弟子........”

这时,人面羊头微微抬起,以极慢的速度抬头看一眼:

“有........什么.......人.......进来.......了........”

监正好奇道:

“海,外,还,有,高,手?”

荒没有回应,祂改变了前进路线,慢慢的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返回。

祂耗费了很久很久,终于离开这片“缓慢”地带,回到时间流速正常的世界。

“少装蒜了!”

荒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凶光,冷笑道:

“当今九州,能靠蛮力撕裂屏障的,除了许七安,就只有那个南疆的半步武神。

“我猜是许七安,半步武神不会离开南疆,他得牵制佛门。”

这时,他看见一只由薄雾凝成的蝴蝶,扇动翅膀,轻盈的落在某根长角上,正是封印着监正的那只。

荒轻轻呼气,把蝴蝶吹散,化作薄雾消失。

“我知道身为守门人的你,在这里会有特殊手段,但别在我面前耍。”

荒冷哼一声,“许七安来到正好,他在海外无法使用众生之力,我可杀他,吞噬他的精血,增强我的体魄。”

至于重返巅峰,需要的是神魔的灵蕴,不是武夫的气血。

..........

许七安站在“沙滩”上,眼前所见,尽是黑色的荒芜大地,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一片死寂。

抬头望天,则是徐徐涌动的薄雾。

九尾狐伸出白皙的小手,沉默几秒,道:

“这里没有任何天地元素,包括土灵!”

她刚才尝试着召唤阴阳五行地风水火,但都失败了。

那我们脚下踩着的不是土?许七安皱眉,环顾四周,道:

“没看见‘荒’的脚印........”

依照当初所见,海底那只怪物,体型庞大的宛如山岳,这样体积的怪物正常行动,绝对会留下痕迹。

除非祂御风而行。

“暂时别动,我让傀儡先做探索。”

他稳健的给出建议,同时挥舞袖子,甩出黑色蛟龙。

“嗷呜.......”

黑色蛟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向天空。

然后........它突然一段段的裂开,啪嗒啪嗒的摔在许七安和九尾狐眼前。

这算什么,现场展示什么叫“我裂开了”?许七安心里嘀咕,脸色凝重道:

“空中有古怪!”

黑蛟是超凡境,天赋神通里还有“防御”这一项,但上天后立刻四分五裂,那看不见的危险,拥有可怕的锋芒。

这时,九尾狐‘嘶’了一声,白嫩修长的玉指沁出一粒血珠。

“在我前面,不足三尺.......”

她还没说完,许七安一拳打了过去,半空中传来琴弦断裂般的声音。

九尾狐伸出手指再探,发现那可怕的锋芒已经消失。

“琴弦?蛛丝?”

她谨慎的给出猜测。

许七安没有回答,把恢复原样的黑蛟收回袖中,默不作声的朝前走去。

这一次,他负责开路,沿途遇到无数次无形之物的切割,走出十几丈,衣袍已经被割的破烂褴褛。

一品武夫的强悍体魄遍布着一道道白痕。

щшш¸тt kan¸CO

九尾狐跟在粗鄙武夫身后,颇有闲情逸致的取笑道:

“哎呦,转过身让本国主瞧瞧,让夜姬沉迷的那根东西是个什么样儿。”

“我怕一转身,把你给扫飞出去。”许七安没好气的说道。

越往前走,温度越高,空气越干燥,当许七安看见前方出现一片熔浆时,他已经很久没有被无形的锋利之物切割。

九尾天狐与他并肩而立,目光所及,大地消失,岩浆宛如海洋,时不时喷吐出灼热的火舌。

“嗤!”

九尾狐摊开掌心,一道夸张的火舌喷吐而出,吓了她自己一跳。

“此地全是火灵之力,我只是施了个小法术,便是此等规模。”

她震惊不已。

许七安摸着下巴,沉吟道:

“我有一个想法!”

九尾天狐心里也有了猜测,但还是侧头听他说话。

许七安道:

“我们在岛外有看见远古神魔的身影,可进来之后却不见了,那会不会是神魔残留的灵蕴凝聚而成的幻象?

“此地是远古神魔的战场之一,充斥着祂们死后遗留的力量。我们刚才遇到的,是那位六臂巨人的灵蕴,而现在看见的则属于另一位神魔。

“只是没想明白,外头的灵蕴为何是残缺混乱的,而岛内的却泾渭分明?”

银发妖姬解释道:

“越强的灵蕴,排他性也越强,泾渭分明是必然的。至于外头的那些,大概是灵蕴溢散的力量相互融合形成,这也能解释为何沾染上的神魔后裔,所得到的灵蕴残缺混乱。”

“合理!”许七安点头表示认同,叹息道:

“此处是“荒”的天堂,神魔岛现世不久,荒就来了,祂想借助此地重返巅峰,我愈发肯定了之前的猜测。

“祂甚至可能在南海带着监正游玩了许久,边玩边等神魔岛现世。”

后一句话属于苦中作乐的玩笑话。

说完,许七安没有御风,而是试探性的踏入岩浆。

“嘶........”

他先倒抽一口凉气,感受到了恐怖的高温,带着强烈的疼痛。

接着,喜出望外道:

“岩浆具有极好得淬体效果,它能让皮肉更加坚韧,泡久了,耐火性会更强。你来吗?”

九尾狐撇撇嘴:

“你自己泡吧!”

许七安‘哦’一声,一边在岩浆中跋涉,一边借机淬炼体魄。

突然,他抬起手,气机凝成巨手,抓向空中的九尾狐。

后者似乎早有防备,毫无征兆的拔高身形,恰好避开巨手的抓摄。

她低头俯瞰,嘴角挑起:

“姑奶奶纵横捭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刚才一开口,我就知道打什么主意。”

想看她的身子,呸,做梦!

“没意思!”许七安嘀咕一句,继续走着。

眼见就要淌过这片区域,许七安一愣,道:

“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枪取人.......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八十八章 这位小大人是...第二十六章 梦境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第两百二十三章 许七安的无奈之举第一百五十四章 开幕(三)第二章 渴饮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婶婶,你想用黄金打脸,还是绸缎打脸?第七章 密折(6000)第十九章 送行诗第五章 解开谜题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四章 监守自盗第二十一章 医学常识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七十一章 救第三十四章 与神殊沟通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一百一十三章 监正的身份第六章 许七安的报复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个伽罗树(5200)第两百零九章 社会性死亡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第四十七章 日常气婶婶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苏苏:小朋友,我是鬼第四十章 上猫第一百六十八章 简陋版鸡精的制作第三十四章 监正的著作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幕(一)第四十六章 两段往事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三十九章 大敌来访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个伽罗树(5200)第四十六章 两段往事第三十九章 那许平志不当人子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第四十三章 题字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为盟主“醉仙落尘”加更)第五十五章 鲛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受害者(为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两百一十九章 本官许七安第十五章 古往今来人类不变的劣根第一百四十九章 阳谋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队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零九章 蛊神的目标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第八章 师门败类第七章 吓唬第八十一章针砭时弊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九十三章 三号不愧是读书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团抵达北境第七十九章 背靠组织的好处说一说最近的剧情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第七十二章 试探(5400)第二十七章 问询第四十三章 伤我者,必付出代价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十一章 许铃音的愤怒第八十章 不灭之躯第两百一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第九十一章 密谈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圆满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十七章 心剑第一百八十章 群聊(为盟主“大哥带我飞”加更)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六十三章 许七安:我还有抢救的机会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会内部讨论(为“_white_”加更)第一百零二章 最后的日记第一百二十二章 许七安的谋划第一百七十四章 斩敌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六十章 化身为岛第一百零三章 议和尾声第九十七章 风云变色第一百一十八章 灭口第两百四十一章 什么?许银锣一剑斩了数十万敌军?第七章 吓唬第十五章 浑天神镜:我好难啊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枪取人.......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八十八章 这位小大人是...第二十六章 梦境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第两百二十三章 许七安的无奈之举第一百五十四章 开幕(三)第二章 渴饮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婶婶,你想用黄金打脸,还是绸缎打脸?第七章 密折(6000)第十九章 送行诗第五章 解开谜题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四章 监守自盗第二十一章 医学常识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师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七十一章 救第三十四章 与神殊沟通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一百一十三章 监正的身份第六章 许七安的报复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个伽罗树(5200)第两百零九章 社会性死亡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第四十七章 日常气婶婶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苏苏:小朋友,我是鬼第四十章 上猫第一百六十八章 简陋版鸡精的制作第三十四章 监正的著作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幕(一)第四十六章 两段往事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三十九章 大敌来访第七十九章 青衣拦路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个伽罗树(5200)第四十六章 两段往事第三十九章 那许平志不当人子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第四十三章 题字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为盟主“醉仙落尘”加更)第五十五章 鲛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受害者(为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两百一十九章 本官许七安第十五章 古往今来人类不变的劣根第一百四十九章 阳谋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队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零九章 蛊神的目标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第八章 师门败类第七章 吓唬第八十一章针砭时弊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九十三章 三号不愧是读书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团抵达北境第七十九章 背靠组织的好处说一说最近的剧情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第七十二章 试探(5400)第二十七章 问询第四十三章 伤我者,必付出代价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十一章 许铃音的愤怒第八十章 不灭之躯第两百一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第九十一章 密谈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圆满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开单章求月票,2月争榜一!第十七章 心剑第一百八十章 群聊(为盟主“大哥带我飞”加更)第两百一十三章 惊愕第六十三章 许七安:我还有抢救的机会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会内部讨论(为“_white_”加更)第一百零二章 最后的日记第一百二十二章 许七安的谋划第一百七十四章 斩敌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六十章 化身为岛第一百零三章 议和尾声第九十七章 风云变色第一百一十八章 灭口第两百四十一章 什么?许银锣一剑斩了数十万敌军?第七章 吓唬第十五章 浑天神镜:我好难啊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