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任逼亲

那三间精舍偏右的房间,推门进去是一个小小的竹厅,厅中四壁萧然,唯有正前方壁上一副墨迹,画上是孤山一仞,一个白衣人负剑独立,仰首向天,状极孤傲,画角一行草书,吴天德自不认得这鬼画符般的书法。

杨莲亭陪着吴天德走进厅中,急忙走过去一扯那幅画,小厅中间的竹制地板无声无息地滑开,现出一个洞口。

杨莲亭急急忙忙地走在前边,一路示意吴天德跟上。他深知自己的性命此时全系于任盈盈一身,所以那种关心迫切的心情实是不逊于吴天德。

洞下幽深的地道十分干燥,沿途有几间小小的石室,吴天德已是武学大行家,看那洞中布置,已看出这是东方不败昔日闭关参悟、修炼武功的地方。

地道并不太长,盏茶功夫已走至尽头,一间门户洞开的略大些的房间内对门正放着一张石床,一个白衣少女平躺在床上,床头却坐着一个矮胖的黑衣人,背对门口默然不动。

吴天德心中一阵急跳,床上躺着的少女头部被那黑衣人遮住,看不见样子,但这室中只有一个女人,自然该是任大小姐。那黑衣人看背影已认出是平一指,吴天德生怕他狗急跳墙,对任盈盈不利,脚下虚飘,倏然一闪,已出现在平一指背后。

杨莲亭跟进房中,便站在一角不敢再动。平一指也不回头,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杨总管,今天是教主重新登位的大日子,也是宣布与你成亲的日子,你对大小姐还是不死心吗?”

吴天德立在他身后,紧贴着他的后背,以平一指的武功竟然一丝没有察觉。杨莲亭听见他的话,不禁脸上一白,生怕吴天德听了大怒。

任盈盈静静地躺在石床上,俏丽的脸蛋上非常平静,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长长的眼睫毛细细密密地覆盖着眼睑,美丽得像一朵洁白无瑕的白莲花,是那么柔婉温顺。

吴天德眼神定定地望着任盈盈,心中充满了喜悦,对平一指的话充耳不闻,杨莲亭见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平一指不见杨莲亭回答,也不在意,自顾喃喃地道:“人的血型有好几种,我已经试过了,据我试来应该分为四种,但是这和合蛊是天下至妙的神物,可以将不同血液的人融合,我这几天又试过好几个人,都没有问题,为什么偏偏对任大小姐无效呢?”

吴天德静静地立在他的身后,轻飘飘的好像并不存在于这世间的幽灵,明明他与平一指贴衣而站,偏偏平一指就是恍若未见,杨莲亭瞧了这诡异的场面额上已渗下汗来。

平一指自言自语,忽地吃吃一笑,盯着任盈盈的俏脸道:“说不定由少女变成妇人,会改变她这种特异的血质,杨大总管,我知道你对任大小姐早有意思,我出去半个时辰,你要快些才好,莫要被教主……”

他说着转过头来,一眼看到杨莲亭站在壁角发抖,眼角余光瞥见一道青色人影,平一指大惊,想也不想抬肘便向后全力击去。“噗”地一声,平一指的肘部已狠狠地撞在吴天德的小腹上。

平一指只觉手肘好像撞入一团软绵绵的棉花团中,柔软得浑不着力,他惊骇得想立刻撒手闪开,可是那手臂已像生了根一般陷在吴天德的小腹中再也动弹不得。

平一指大骇,额上顿时也渗出冷汗来,天下间有谁有如此高深莫测的神功?他颤声道:“教主、六弟,是小兄一时糊涂,你……你……你……”

他虽素得东方不败器重,可是深知在东方不败眼中,世上再无什么比杨莲亭更加重要,不知他要用什么惨烈的手段对付自己,一边说着,牙齿已情不自禁地打起架来。

吴天德忽然静静地道:“你的六弟已经死了,世上再无东方不败这个人。”

平一指身子一震,忽地平静了下来,半晌才缓缓道:“吴天德?”

吴天德不答,却道:“救醒任大小姐!……”他的话虽说得轻轻的,却有着不容置疑的霸气,平一指只在东方不败身上感受过这样睥睨天下的气势,他犹豫了一下,喃喃地道:“教主死了?教主也会被人打败?”

他一面说,一面用软弱无力的右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放到嘴边咬下瓶塞,凑到任盈盈鼻端。过了片刻,任盈盈的眼帘轻轻地抖动了起来,她缓缓睁开眼睛,一眼瞧见平一指那张老脸,竟然身子瑟缩了一下。

一向坚强的任大小姐见到这位绝世神医,竟然难以抑制地露出惊惧之色,可见这几天她眼见的杀人、换脑那些恐怖之极的事在她心中投下了多么难忘的阴影。

吴天德内气回收,已放开平一指的手肘,对任盈盈柔声说道:“盈盈,东方不败已经死了,我来带你离开这里!”

任大小姐霍地抬头,瞧见那站在平一指身后的人影,恐惧和惊忧顿时一扫而空,她的双眸迅速浮起一片晶莹的泪光,嘴唇翕动了半晌,忽地从石床上翻身跃了下来,一下子扑进了吴天德的怀抱,娇躯还在不断地颤抖。

任盈盈虽然就在平一指面前,举手之间就可将她制住,但是就算现在任盈盈已扑入吴天德怀中,阻住了吴天德的身手,他还是不敢妄动。吴天德敢将他放开,自然有把握在顷刻间再制住他。

七天前吴天德与东方不败一战,那武功之高已让平一指惊讶莫名,如今他竟连东方不败也杀了,他的武功已到了什么境界?方才突然抬肘一击,吴天德的内功分明已超越了意动功发、到了神功自应的神人境界,他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的胆量。

吴天德揽住任盈盈的柳腰,轻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令尊大人还在等着我们去救他,大小姐要哭得水淹黑木崖不成?”

任盈盈破涕为笑,忸怩着离开他的怀抱,眼睛已不敢瞧向他,吴天德微笑着望着她,赞美道:“现在的大小姐才充满了女人味儿,如果一直这样才好!”

任盈盈听了把眼一瞪,板起俏脸道:“快带我去见爹爹!”她虽着意要装出冷淡的样子,掩饰自己忘情之下过于娇怯的表现,可是那梨花带雨的俏颜要扮出冷淡模样实在无甚威严。

吴天德见她少女情态稍纵即藏,还是那么爱面子,微微一笑,也不点破,转目向平一指望去,平一指已直起身来,转过头也望着吴天德。

吴天德的笑容渐逝,眼中凝起一阵冷意,他望着平一指说道:“平神医,你一直梦想超越扁鹊、华陀,成为千古第一神医,若以医术而论,你真的做到了!”

平一指一提起医术,恐惧之心顿时一扫而空,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道:“不错,仅是这一手换脑的神技,我平一指便已超越了三皇五帝至今所有的神医,我平一指已是古往今来杏林第一人,哈哈哈哈……”

吴天德摇摇头,淡淡地道:“第一人?可笑!你甚至不如一个走方郎中,后人若还记得你平一指,只会永远鄙视、憎恶,你永远不会成为天下医者心目中的神医!”

他唇边泛起一丝讥诮的笑意,冷冷地道:“没有悟出这换脑之术时你已是当世第一神医,你看天下人是怕你的人多,还是尊敬你的人多?学武的人要用他的武功行侠仗义,才会受到百姓的敬仰;学医的人应该救死扶伤,才会受到万民拥戴。你呢?

医者父母心!你是第一神医,天下间若有人万里迢迢求到你的头上,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病人自身的痛苦且不言,他的父母妻儿,也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却倚医自重,非要逼得人家救一人、杀一人,你虽让一家人重拾幸福,却也将另一家人送入痛苦,还以此沾沾自喜,说什么尊重阎王!你尊重过生命么?

无恒德者不可为医!庸医误的不过是一人性命,你每救一人,却挑起两家、甚至两派无数人的打斗厮杀,他们虽不是死在你的药石之下,其实却正是死在你手中!他们不敢将这仇算到你的头上,可始作俑者还是你!

以活人换脑,只为了你心中梦想,全无一点是非、仁义,你的医术越高,害的人就越多!你还想超越扁鹊、超越华陀?平一指,你是天下第一大庸医!”

平一指面孔涨红,全然忘了吴天德的厉害,嘶声吼道:“我是神医!我能医别人所不能医,我能治别人所不能治,我就是最最了不起的神医!”他平生最容不得人指摘他的医术,可说这是他最大的忌讳,不禁越说越是怒不可遏,猛地大叫一声向吴天德冲来。

‘三指定君臣’!拇指、食指、中指依次捻开如花瓣怒绽,指尖翩然变幻,剑气森寒,平一指甫一出手,就是最厉害的剑指绝技。

吴天德左臂一揽任盈盈的纤腰,将她拉至身侧,眼见那剑指指力骤发、剑气夭矫、直逼面门而来,他右手突然探出,犹如云龙现爪,那道道森寒凛厉的剑气,直是视若无物,手臂突破那旋转如轮的道道剑指,一把抓住平一指的臂肘,反手一送,一股大力袭去,平一指的手指突然不受控制地折转回来,噗地一声,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他的剑指纵是最坚硬的岩石也抓得碎,这一刺,剑指如轮,刺破自己胸膛,整只手都送进了胸腑之中。平一指瞪大双眼,口中呃呃直叫,气血入肺,眼神已开始涣散。

吴天德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拥着任盈盈道:“我们走!”

两人走至门口,平一指在后边嘶哑着嗓子道:“可惜……我还没有弄清……为什么大小姐不受和合蛊……控制,我死不……瞑目啊!”

吴天德停住脚步,窒了一窒,说道:“大小姐中了别人的本命蛊,所有的蛊物都无法伤她!”

任盈盈被吴天德揽住纤腰,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涌上心头,他大手上热力透过腰畔传到心里,身上懒洋洋地说不出的舒服,又羞又喜下正任由他揽住自己,一听他提起本命蛊,心中忽地想到:“他来救我,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蓝娃儿?他的心中可有我的影子?”

这样一想,一股醋意涌上心头,她忽地挣脱了吴天德的手,站开了一些。吴天德诧然望了她一眼,瞧见鬼鬼祟祟的杨莲亭跟在身后,以为任大小姐是因为脸皮薄,所以只是微微一笑,先自头前走了出去。

任盈盈望着他背影,心中一阵气苦:“他果然根本就不在意我,他救我只是为了蓝娃儿罢了,我在他心中根本没有一点分量!”

平一指软倒在地,奄奄一息地喘息着,自言自语道:“本命蛊?是了,是了,本命蛊抗拒一切蛊虫,它寄居在人体内,分泌的液体连人的血液也随之产生变化,离体一刻钟后才能消失效力,我早该想到……世上除了本命蛊,还有……什么能不受和合蛊的影响呢?”

他苦笑一声,续道:“本命蛊只有苗女才养,只用来对……心仪的男子下蛊,我又怎能想到大小姐是中了本命蛊?如果我多待片刻才验血……天意!一切都是天意……”任盈盈走出那秘洞出口,长长地吸了口气,真有两世为人的感觉。

杨莲亭跟了出来,畏畏缩缩地站在一边。一个人,一旦向人屈服了一次,便再无勇气在这人面前挺直腰杆,他原本还有几分硬气,现在却变得越来越是猥琐。

吴天德盯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说过放你离开,便不会再食言,望你好自为之!”

杨莲亭听了喜出望外,刚刚奔到门口,又跑回来向厅旁侧门一推,冲了进去。吴天德只瞧见那房中布置锦团花簇,犹如女子的香闺。杨莲亭翻箱倒柜,也不知搜罗了些什么奇珍异宝,兴冲冲地用一件女子的红衫包了背在肩上,胆怯地望着吴天德。

吴天德瞧了他现在的小丑模样,不禁厌恶地皱了皱眉,原本因为与他同来自一个世界的亲切感荡然无存,他只是摆了摆手,连话也不想和他再说一句。

杨莲亭如蒙大赦,却不敢再走回这间厅子,直接推开那闺房的前门跑了出去。吴天德摇了摇头,忽然觉得东方不败也实是可怜,可是遇人不淑、所托非人、红颜薄命这些词儿用在东方不败身上又实在太过诡异。

二人走出房门,任盈盈瞧见花树下那具恐怖之极的血尸,情不自禁地惊呼一声,向吴天德靠近了些。那地上血尸虽已看不清相貌,但她心中自知那便是东方不败,乍见他如此模样,怎不惊骇万分?

远处,杨莲亭背着包袱,已转过一处假山,他经过东方不败的身旁竟连一眼也没有去瞧他,此时匆匆急行,更是全无留恋,便是任盈盈见了,也不禁幽幽一叹。

吴天德与任盈盈一前一后,沿着石子小路,穿过花圃池塘,刚刚走到狭壁前边,只见几位从未谋面的神教长老都穿着崭新的襟绣火焰的素白袍子,腰系黑带,一面惊讶地回头张望着,一面走了过来。

一瞧见任盈盈模样,那些长老立即拜倒在地,恭谨地道:“教主继位大典即将开始,属下恭请少教主登坛!”

任盈盈听了顿时呆在那里,一时作声不得……

※※※※※※※※※※※※

玉女峰下华山派祖宅,张灯结彩,处处红锦高挂,今日是华山派剑、气二宗正式举行并派仪式、由吴天德登任华山派第九代掌门的日子,同时也是吴天德与朱静月、曲非烟、仪琳、蓝娃儿四位美人儿成亲之日。

此时朱静月已生产数月之后,她已完全恢复了昔日婀娜动人的窈窕身段儿。

依着吴天德的意思,自己大婚同时娶了四位妻子,心里总觉得不甚自在,而且还有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娃儿由奶妈子抱着陪在一边,这大婚未免叫人笑话,所以事先并未通知武林各派和江湖道上的好友。

正气堂上喜气洋洋,人头攒动,此时结婚大礼已经行毕,可这新郎官儿却不能马上去陪新娘子,紧跟着又是继任掌门之礼。

这正气堂内虽只有华山派自己弟子,也是人满为患,华山剑气二宗的弟子加起来也有上百人。正气堂上的大匾又换回了“剑气冲宵”四字,这大匾古旧斑斓,是从华山派库房中翻出来的,由于那上面的字是华山开派祖师亲手题写,当年凌若虚也只敢将它弃之库中,却不敢损毁。

大堂上岳不群、宁中则、赵不凡、孙不庸、封不平等七人一字排开,坐在“剑气冲宵”匾额之下,正中的位子上坐着华山掌门吴天德。

华山一众弟子兴高采烈,令狐冲立在众弟子中,望着这喜气洋洋的场面,心中也是无限喜悦,岳不群已应允一个月后为他和灵珊也举行婚礼,这时见了喜庆场面感同身受,不禁想起自己同心爱的师妹举案齐眉、站在这大堂之上接受大家祝贺的场面。

他悄悄望向站在一边的岳灵珊,想不到岳灵珊也正悄悄向他看来,那张俏红妩媚的脸蛋上,洋溢着难以言述的羞涩和喜悦,显然也想到了自己成亲时的样子。

令狐冲不禁心中一荡,悄悄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她光滑、柔软的小手,两个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绵绵情意,尽在两两相望之间……

岳不群坐在椅上,环顾济济一堂的华山弟子,喟然一叹:“这才像个华山大派的样子,堂上堂下,人才济济,华山派后继有人啦!

如今自己身为五岳盟主,尽展所长,嵩山派被调理得不敢生事,玉馨子被自己说服,将掌门之位还与了天门。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经过自己的调解已日趋和缓,君子剑的声望一时名嚣武林。

师弟杀了东方不败的消息传遍天下,已被奉为天下第一高手,成为江湖中的无冕之王,现在黑白两道再无一人敢轻视华山剑派,这才是自己多年来所追求的梦想呀。”

他正慨然叹息,只听门外有人大叫道:“怎么不等我回来便举行大礼了么?师父,我可是从大同连夜赶回来的!”

说着,吴天德的首徒白展堂携着一个年仅七八岁、白白净净的小童急急忙忙走了进来,见了吴天德喜滋滋地跪倒在地,高声说道:“恭喜师父娶了掌门当师娘,啊呀!错了,是当了师娘娶掌门!”

他说完啪地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笑嘻嘻地道:“徒弟有些着急了,说错了话,师父莫怪!”堂上众位师伯和堂下的师兄师弟们早已哄堂大笑。

吴天德也哭笑不得地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你不是接了令尊的信,回大同去了么,急急忙忙赶回来做什么?”

白展堂喜笑颜开地道:“师父双喜临门,徒儿身为首徒,怎能不在身边呢?”

吴天德瞧了他身边那怯生生的小童一眼,向白公子问道:“这个孩子是……”

白展堂啊了一声,连忙站起身,走到吴天德身边,眉飞色舞地道:“师父,你不是总告诉我学武的人要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么?这小孩子是我在来时路上救下的,他父亲是个卸任的知县,回乡时被山贼劫掠杀人,徒儿到时一家人都死光了,我杀了贼首,赶跑山贼,在车子底下才找到的他。师父,这孩子孤苦无依,你收了他做徒弟吧!”

吴天德听了不禁动容,他望着那孩子,柔声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孩儿怯怯地望了他一眼,用稚嫩的嗓音答道:“我叫芦丁!”

吴天德点了点头,微笑道:“令尊大人姓卢?”

小孩儿听了骄傲地一挺胸脯,脆声答道:“不是,我爹姓穆,是个大大的清官。爹爹回乡时,县上百姓都送了万民伞给爹爹呢。芦丁是我的小名,我的大号叫穆人清,我还有个哥哥叫穆人杰,可是……他被山贼杀了!”

说着,那小童已忍不住垂下泪来。岳不群神思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华山派,仿佛又看到了少年时的自己,他忍不住对吴天德道:“师弟,我看这孩子根骨清奇,是个可造之材,又是忠良之后,你收下他吧!”

吴天德点了点头,向那小童问道:“穆人清,你可愿入我华山门下,做我的弟子么?”他一面问着,隐隐约约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可是连着参加了两场大礼,早弄得头昏脑涨,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穆人清听了,欢喜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说:“芦丁听白哥哥说您是天下闻名的大英雄,是个和爹爹一样的好人,芦丁愿意拜您为师!”

岳不群吁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好像他能感受到芦丁那种异常喜悦、激动的心情,眼睛也不由有些湿润了:“凌祖师,今天的一幕何其相像。弟子们已经重振华山威名,华山派再也不会同门相残、血肉相争!诸位祖师在天有灵,护佑我们吧!”

黑木崖下的翠峰上,鸟语花香,林木葱郁。

任我行传功之后,心肌已伤,再也练不得武,便住在成德殿后那座小花园中颐养天年,他武功尽失,雄心已去,变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若是有人见到现在的他,绝不相信他就是昔日纵横天下的魔教教主任我行。

任盈盈继任了日月神教教主,却将教中大事交付天王老子向问天,自己搬到翠峰上居住。虽然她也时常登峰去陪爹爹和向叔叔饮酒抚琴,可是眉宇之间总带着些淡淡的落寞,全无以前的闲适安逸,纵然抚琴之时也再无那种自得其乐的欣然。

任我行老眼不花,自那日吴天德救了自己出来、女儿登上教主之位,他告辞离去时,看到女儿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那种怅然若失的神色,便已明白她的心意。可是他也知道女儿心高气傲,这事如何向她提起,实是颇费思量。

一日酒后,借着酒意,任我行向女儿提起吴天德来,试探她心意,不料任盈盈听了顿时俏脸变色,振衣而起道:“爹爹,女儿身为一教之主,叫我嫁一个已有了三妻四妾的男人么?请再也不要向我提起他来!”

说着她已拂袖而去,刚刚踏出园子,两行伤心的清泪却已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那人若对我有一丝情义,又怎会一走了之,从来不曾对我说过娶我为妻?爹爹呀,你要女儿委委曲曲地去求他不成?”

任我行与向问天老哥俩无言相望,唯有暗暗叹息:叫他们杀人放火,那是易如反掌,促人姻缘,而且还是盈盈这种脾气秉性,他俩也是束手无策……

这日盈盈又上峰来陪爹爹叙话,忽然向问天拿了一封信走进花园,远远看到任大小姐便兴冲冲地迎上来,施礼道:“属下参见教主。大小姐,华山吴掌门有书信给你!”

什么?任我行白眉一扬,面露喜色,任盈盈脸上一红,强抑住怦怦直跳的芳心,接过了那信,踌躇着却不去拆信。任我行微微一笑,对向问天道:“老弟,推哥哥去那池边,待我钓几尾鲜鱼,咱们晚上下酒!”

向问天忍住笑道:“是,老教主!”当下推了任我行的轮车,缓缓离开竹亭,两双老眼却偷偷窥探着任盈盈神色。

任盈盈见他们已然离开竹亭,忸怩着侧过身去,手指微颤地撕开信口,扯出信纸,却有一枚药丸滴溜溜地落在掌中。

任盈盈举起手掌,只见掌中那枚药丸与自己怀中一直藏着的那枚药丸一模一样,不禁脸色大变,一颗心顿时沉到了万丈深渊。

定定地望了那枚药丸许久,任盈盈唇边才绽起一丝凄婉的笑容:“他要成亲了!吴天德要成亲了!见了这丸药,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呵呵呵,吴天德呀吴天德,你是怕我已经丢了那丸药么?还是怕一丸药还不能让我睡死过去?”

热泪扑簌簌地打落在信纸上,任盈盈忽地抓起桌上那只玉壶,就着壶嘴儿将一壶烈酒灌下肚去,她踉跄着站起身子,看也不看便将手中的信纸扯得稀碎,一把扔了出去。

碎片随风飘去,她的心仿佛也已碎成片片,随着那风飘向了远方……

望着她摇摇晃晃、无比憔悴的身影渐渐远去,任我行和向问天又呆若木鸡地对视一眼,半晌任我行才蹙着眉头道:“又发生什么事啦?方才看她接信时明明眉毛眼睛都在笑,怎么信的内容不去看,却看了半天的手相?看手相就看手相吧,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向问天顿了顿脚,扑过去东捡西拾,捧了十多片碎信纸回来,两个老头儿歪着脑袋对了半晌,也没从那些支离破碎的话中弄明白吴天德到底说了什么,更是揣度不出大小姐为何如此伤心。

向问天苦笑一声,对任我行道:“老教主,大小姐这次好像非常伤心,你看我们是不是再去哄哄她?”

任我行皱着眉头摆了摆手,叹道:“那孩子性子太拗,有什么心事都窝在心里,除非她自己想得开,否则没人能劝得了她!”

向问天也唉声叹气道:“那怎么办?自从吴天德走了后,大小姐表面上平静如常,其实只是强颜欢笑罢了,那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整个黑木崖上都没人敢高声说话了。这一来……怕是大口喘气的人儿都没有啦!”

任我行一拍大腿,怒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害得盈盈如此不开心,都是吴天德的错,我们打上华山去!呃……别让盈盈知道!”

向问天听了吓了一跳,急忙道:“老教主,咱们打上华山?这只怕……”

任我行撅着白胡子,怒气冲冲地向他瞪眼道:“你怕什么?又不是要你动手!带上我的拐杖,怎么说我也算是他半个师傅,老夫豁出这张老脸,说什么也要变成他半个老子,他敢不娶我的女儿,我就一头碰死给他看!”

向问天:“?;¥%№?;**※#↗%♀▲……?!”

※※※※※※※※※※※※

七月十四,华山云台峰,吴天德成亲已经半个月了。

一顶四人小轿直趋华山吴府。这四人正是昔日给东方不败抬轿的四大高手,四人最擅长的便是轻功身法,抬着一顶小轿健步如飞,云台峰险峻的山路在他们脚下如履平地。山路上骑不得马,天王老子向问天展开轻功,紧随在轿侧。

小轿停在吴府庭院之中,闻声赶来的吴天德接了这两位意想不到的客人,连忙让进客厅去,老任不让人扶,自己拄着双拐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呼呼地喘了几口大气,接过温茶来一口喝了个干净,然后向目瞪口呆的吴天德怒目而视着:“你写的那信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女儿哭天抹泪的,你今天一定给我个交待!”

他一面说,一面用拐杖重重地点着地面,吴天德瞧了瞧他,又看了看向问天,吃吃地道:“我……我……我说,如果任大小姐愿意纡尊降贵,垂青我吴天德,吴某一定三媒六聘,亲赴黑木崖迎亲。如果大小姐不愿意,那就……那就……”

任我行听了一半就哈哈大笑,双掌一合,笑容可掬地对向问天道:“你看如何?孺子可教也!小吴这孩子,我一向瞧着甚是顺眼,天下间除了他,还有谁配做我的女婿?”

向问天站在他身后,无奈地翻了翻白眼,郁闷地想:“在桃源时不知谁说过,将来不能收服他就置他于死地来着……”

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八章 升官第四十四章 仪琳第一章 注入灵魂成功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赴平定州第一百一十章 无尽的爱第一百零八章 错剑大阵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一百二十二章 祭天之战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七章 赐婚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四十二章 三招之约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六十五章 毒上美人身第二十九章 飞燕斩?双刀流!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一章 注入灵魂成功第七十九章 合章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二十八章 假死第八十二章 合章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八章 升官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三十七章 求个好出身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四章 两情相悦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六十五章 毒上美人身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五十九章 五毒大会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十九章 初见神龟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三十一章 难兄难弟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一百零四章 苗女多情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一百零三章 名师高徒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七十九章 合章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四章 两情相悦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二十章 大力推广“葵花宝典”第九十五章 一掌伤了老丈任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九十九章 月神媚术第一百二十五章 毫无悬念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八十章 人已逝兮风清扬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一百二十一章 瞎话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六十章 掌门初亮相第五十八章 佳人开恩放心一觉第四十九章 来之不易的先天真气第五十章 疗伤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九十三章 雷峰塔倒,任我行出第九十章 我被金庸撞了一下腰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
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八章 升官第四十四章 仪琳第一章 注入灵魂成功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赴平定州第一百一十章 无尽的爱第一百零八章 错剑大阵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一百二十二章 祭天之战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七章 赐婚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四十二章 三招之约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六十五章 毒上美人身第二十九章 飞燕斩?双刀流!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一章 注入灵魂成功第七十九章 合章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二十八章 假死第八十二章 合章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八章 升官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三十七章 求个好出身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四章 两情相悦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六十五章 毒上美人身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五十九章 五毒大会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十九章 初见神龟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三十一章 难兄难弟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一百零四章 苗女多情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一百零三章 名师高徒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关算尽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七十九章 合章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四章 两情相悦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二十章 大力推广“葵花宝典”第九十五章 一掌伤了老丈任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九十九章 月神媚术第一百二十五章 毫无悬念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八十章 人已逝兮风清扬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一百二十一章 瞎话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六十章 掌门初亮相第五十八章 佳人开恩放心一觉第四十九章 来之不易的先天真气第五十章 疗伤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九十三章 雷峰塔倒,任我行出第九十章 我被金庸撞了一下腰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