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疗伤

黄伯流闯荡江湖近一甲子,虽然名头不如五岳剑派风光,但是江湖潜势力十分庞大,这也是他并不畏惧嵩山派的原因。吴天德是华山剑派的掌门,他便已存了结纳之心,待知道他是自己未来的侄孙女婿,更是呵护备至。

吴天德听天河帮手下一直称他为吴掌门,十分的奇怪,此时问过黄伯流,才知道封不平几人已经迫不及待在华山朝阳峰大兴土木,而且通告武林同道:将在明年祖师爷创派之日成立华山剑派,剑宗弟子推举吴天德为掌门,号召散落各处的华山剑宗弟子回山共襄盛举。

想想自己本来要去华山隐居,这一下到底还是脱离不了武林的恩恩怨怨,岳不群若是知道自己和他唱对台戏,以后处于敌对关系,和令狐冲就难以相处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由暗暗一叹。

黄伯流见他神色,以为他担心人单势孤,华山剑宗前程未卜,笑着拍拍他肩头道:“你且放心,我先带你去开封找平一指疗伤。明年华山剑宗立派之日,老头子一定邀请三山五岳的好汉去给你捧场,到时候定比当年岳不群登上华山掌门时还要风光。”

不戒连忙在一旁道:“好极了,等你当上掌门,不要忘了将仪琳风风光光地迎娶过去……”他倒是念念不忘女儿的终生幸福。仪琳在一旁听见,又羞又气,跺了跺脚,红着脸避了出去。

黄伯流微笑道:“你自管安心治伤,我已派人去恒山通报你的消息,你的两位夫人若知道你安然无恙,便不会担心了,待你养好伤,再去恒山接她们,同时向定闲师太当面求亲,岂不更好?”

这叔侄俩一唱一和,敢情都替吴天德安排好了,吴天德干咳两声,不敢再就这个问题纠缠,瞧瞧桃谷五仙坐在那儿老神在在,一直未做声,他熟知桃谷六仙的性格,心中奇怪,向黄伯流问道:“黄老前辈,他们……他们怎么这般模样?”

黄伯流与不戒和尚古怪地一笑,不戒忽然扬声道:“桃谷六仙的武功么,我不戒一向是很佩服的,不过但凡高人,打坐入定的功夫都是超人一等的,但我觉得桃谷六仙在这门功夫上,一定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黄伯流呵呵笑着道:“你刚被抬上船时,桃谷六仙还在吵嚷不休,想不到听了不戒的话,居然打坐至今,老头子活了八十二岁,见过的奇人异士也不在少数,像桃谷六仙这样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绝世高人,倒是头一次看见,心中佩服之至,不知他们到底还能坐上多久。”

桃谷五仙仍是端坐不动、一言不发,生怕动上一动,便算丢了绝世高人的身份,虽然听了这话喜得全身三千六百个毛孔都张开了,仍然努力摆出一副平静的表情。不过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弯了下来的眉毛,一抽一抽的橘子皮般的面皮,却让人瞧了不禁失笑。

吴天德想不到不戒和黄伯流为了让桃谷六仙闭嘴,居然想出这么个法子,而桃谷六仙偏偏乐此不疲,被他们耍得团团转,还真是一物降一物了。

黄河水道是黄伯流的地盘,一路行来船行甚速,纵有官府税卡,也早被黄伯流收买,见了他船头挂着的五蛟旗便即放行。这一日,船到开封城外,众人弃船登岸,骑马进城。黄伯流叫人给自己和吴天德备了软轿,一行人直奔平一指住处。

桃谷五仙在船上一路装世外高人装得甚是辛苦,这一弃船登岸,再也忍耐不住,五人一上岸便声称要去客栈接回六弟,然后急不可耐告辞,五人迈着方步,施施然扬长而去,身影刚刚转过一个房角儿,便听得轰然一声欢呼,嘈杂之声喧嚣尘上,七嘴八舌的声音渐行渐远,终不可闻,听得众人摇头苦笑,便连仪琳也为之莞尔。

黄伯流半躺在软轿上,对吴天德道:“开封虽是大都,但武风不胜,武功名望在江湖上数得上名号的不多。只有这位平一指,算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了,此人医术之高,当真世上罕见。”

这一行人进了城,四十多名青衣汉子前呼后拥。开封城中许多人虽不认得天河帮主,却识得天河帮的衣着打扮,纷纷避了开去。这些日子前来等着参加‘毒独大会’的武林中人不断增多,平日都在酒肆茶楼之中打发时间,看见这一行人威势,都道是天河帮主黄老爷子来了。只是看见一个满脸胡子的病夫居然与他并列而行,不由纷纷称奇,暗暗猜测这人的身份。

平一指府邸在开封西城,庭院虽不小,却住得极偏僻。天河帮众人到了平一指府前停住,黄伯流知道这平一指好清静,便下轿和不戒、仪琳进院,只命两个属下抬着吴天德进去。

平一指得到下人报信,知道是天河帮主到了,也不便过于托大,忙到厅里接了,领了众人来到自己诊病的房间。吴天德细细打量这位名闻天下的神医,见他身材矮胖,脑袋极大,生着一撇鼠须,走起路来摇头晃脑,形相十分滑稽。

他将吴天德放置在室中床板上,解开他胸口包扎的布巾,仔细瞧过伤口,又去为他把脉。仪琳屏住了呼吸,生怕呼吸声大了也会影响这位神医号脉的效果,黄伯流、不戒和尚也都瞪大了眼睛等着平一指说话。

过了片刻平一指道:“这人受过剑伤,而且没有得到及时医治,内腑溃烂化脓,虽然用了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膏,创口已经结疤,但内腑伤处却不曾好,因此始终病榻缠绵,不见康复。”

黄伯流蹙眉道:“那依平先生之见,该如何救治?”

平一指沉吟道:“我须得将他胸膛剖开,清理腐烂之处,敷上生肌疗疾的药物,方可令他完好如初。”黄伯流、不戒听了都大吃一惊,道:“什么?要剖开他胸膛,那……那……世上哪有这样治病的法子?剖开了胸膛,那人还活得下去么?”

平一指淡淡地道:“若是旁人去治,自是活不下去了,若是由我来治,那又不然。这人伤势拖延太久,除了这个法子是无法完全治好的。”

黄伯流、不戒和尚面面相觑,他们只会剖开肚子杀人,何曾听过剖开胸膛可以救人的道理,若不是相信平一指是个神医,只听他这么说,早就动手剖开他肚子,让他先给自己治上一治了。

仪琳在一旁听了也是大吃一惊,想想吴大哥被开膛破肚、内腑五脏都露了出来,那还能够活命么?一时吓得俏脸雪白,忍不住拉拉父亲衣袖,道:“爹爹,不如……不如我们将吴大哥接了回去,再另请名医诊治吧,这个法子实在太过凶险,万一吴大哥他……”

平一指听了翻了翻白眼道:“既然如此,请便。若不是看在黄帮主面上,哼哼,平某还懒得伸手呐。”

吴天德对于手术治疗可不陌生,这时代的人看得匪夷所思的治病手段,在他看来实是再正常不过。不过他见平一指这间房子十分的简陋,窗子居然还大开着,便对平一指道:“平神医的法子的确是治我这创伤最快最好的法子,只是……一会动刀之时还请平大夫关门闭窗、将刀具烧上一烧,药巾用具用热水烫烫,以免……”他忽地想到这时的人还不懂得什么叫病菌、发炎,遂改口道:“以免脏物污染伤口,再次腐烂。”

平一指本来板着一张脸,一双小眼睛不时向上翻着,好似什么人都瞧不在眼里的德行,听了吴天德的话不禁一怔,一把抓住他的手,脸上满是热切之色道:“你也懂得这治病的法子?我这法子太过惊世骇俗,世人一听便视做邪门歪道,因此一向甚少使用。你说再次污染腐烂是怎么回事?我曾用这法子给人治伤,那人便是伤口之内再次腐烂,差点儿送掉性命,你说的法子可管用么?”

吴天德瞧他大有求教之意,讪讪地道:“这……这空气之中、器物之上有许多肉眼看不到的微小生物,平时对人体危害不大,不过若是内腑要害处沾染上了,不免会腐烂化脓,室内尽量清洁一些,接触内腑的器物以火或沸水清理过,便可杀死这些微小生物,内腑开刀之后除了生肌药物,再上些消肿化脓的药物便更好了。”

平一指听了若有所悟,大喜道:“原来如此,我这法子本是极妙的治病之法,只是这开刀之后常有反复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啊哈,你也懂得治病么,这可要切磋切磋了。”说着搬过一条凳子,满脸热忱,激动得一张胖脸腾起红光。

吴天德瞧他模样,不禁暗暗苦笑,自己哪里懂得什么医术了,这平一指神情高傲,本来什么都不看在眼里的模样,不料一谈到医术,竟然兴奋若狂,真是一个医痴,忙对平一指道:“平神医,是不是先给在下治过了伤处再说?在下躺在这里,腑内涨闷疼痛,实在难熬得很。”

平一指啊了一声,把手在额头上连拍数下,不迭声地道:“正是,正是,先给你瞧了病再说……”说着回头对外面高喊一声:“拿针线来!”

稍过片刻,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妇人走进房来,端着一只木盘,一言不发的放在桌上。这妇人四十来岁年纪,方面大耳,眼睛深陷,脸上全无血色。

平一指依吴天德所言,关了门窗,又将器物都在沸水中浸泡过,然后冲了一碗麻沸散给吴天德灌下。待吴天德药效发作,便从盘中取出一把银刀来,仪琳瞧见了触目惊心,不忍再看下去,连忙避出门去,黄伯流、不戒和尚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可是这样眼睁睁瞧着一个人躺在那儿,被一把小刀将胸膛慢慢划开,顿时便觉胸中翻腾,也忙避出房去。

平一指横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飞快地将吴天德胸口剖开,双手十指犹如弹弦一般飞快地在他胸口上连点了数十下,胸口本没有那许多穴道,他点的竟然还有经脉血脉,吴天德胸口溢出的鲜血顿时减少。

平一指十根手指又粗又短,便似十根胡萝卜一般,动作却灵巧之极,飞快地清理了他内腑伤处,敷上自制的药物,然后从银盘中取过一枝针来,穿上透明的丝线,将他胸口剖开处缝合起来,然后又取出药水、药粉抹在缝合的伤口之上,撬开吴天德的牙根,灌下几种药水,那高瘦妇人一直在旁相助,递针递药,动作也极熟练。

平一指一切收拾停当,在吴天德头顶百汇穴上啪地拍了一掌,百汇穴是人身死穴之一,不戒和黄伯流与桃谷五仙在吴天德体内真气拚斗之时,始终不敢将手掌按在他头顶百汇穴上,平一指倒是毫不在意,一掌拍下,吴天德顿时醒来。

平一指清理了吴天德胸口血迹,重新给他包扎好伤口,只觉好似完成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脸上大有兴奋之色。吴天德微笑道:“平神医的医术,世所罕见,如此神术,较之古时扁鹊、华陀毫不逊色。”平一指脸上毫无谦逊之色,哈哈大笑道:“你的功力深厚,身体健壮,料来用不了几日便可康复如初了。”

门外仪琳等人听见笑声,都急忙闯了进来,见吴天德躺在床板上,脸上却甚是精神,都是又惊又喜,仪琳抢上前来道:“吴大哥,你好了么?”

吴天德胸口淤血脓液清除一空,敷上了极好的伤药,清清凉凉,比之原来不知轻松了多少,也欣喜异常地道:“平神医医术高超,吴大哥现在身上轻松得很,相信用不了几日,一定便会康复了。”

仪琳满面喜色,抓住了他的手,再也不舍得放开。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有人吵吵嚷嚷道:“怎么样怎么样,吴天德好了么?”又有人道:“哪有那么快便好?那老家伙把我肚子都剖了开,害我发了三天高烧,饿成了皮包骨头,直到现在才好,吴天德若是不发上三天高烧,也饿成皮包骨头,怎么可能好得了?”

众人一听,便知是桃谷六仙又到了,果然,话音未落,桃谷六仙便一齐闯了进来,瞧见吴天德模样,桃干仙顿时欣喜道:“好了,好了,你看他神清气爽、不可一世的样子,一定是好的不得了。”这屋子本来不大,桃谷六仙一齐拥了进来,顿时将一间屋子塞得满满的,满室只闻他们不绝于耳的聒噪之声。

只听桃实仙奇道:“怎么我被老家伙动了一刀,睡了那么久才醒,这小子这么快便醒过来了,那是十分的不妙,说不定马上就要开始发起高烧,烧得海枯石烂、皮开肉绽。”他却不知平一指急着想问吴天德一些医术上的问题,医治不遗余力,用了最珍贵的药材不说,还用真力助他醒来,自然不必睡上很久了。

桃根仙见吴天德气色果然与六弟当日不同,忍不住得意道:“那有什么奇怪?他好的这么快,乃是我用内力真气替他治过了肺经,老家伙捡了个顺风便宜而已。”桃干仙道:“明明是我用真气替他疏通了足太阴脾经,他才活到今日,与你有什么相干?”桃枝仙、桃叶仙、桃花仙等人也纷纷大发谬论,各执一词,自居大功。

平一指冷眼旁观,突然大喝:“放屁,放屁!”桃根仙怒道:“是你放屁,还是我五兄弟放屁?”平一指道:“自然是你们六兄弟放屁!这小子受的是刀剑外伤,你们却用内家真气胡乱在他经脉内运行,这人不被你们搞死,已是大幸,还敢自居其功,真是不要脸之至。”

桃谷六仙大怒,六张嘴巴张开,正要出言反驳,忽地门外格儿一声轻笑,那笑声脆而娇柔、隐含旖旎妩媚,令人只闻其声,便觉心中一荡,便是不知风情为何物的桃谷六仙听了,也不觉一呆。

只听门外一个女子道:“听天河帮的兄弟说,华山剑派的吴天德吴公子已经到了此地了,不知可在里边么?”这女人声调听来娇柔宛转,真是荡人心魄。桃谷六仙张大了嘴巴,只觉这样说话,实在古怪已极,那嘴巴张开了合不拢来,一时倒未再多嘴多舌。

吴天德提起力气道:“吴天德在此,是何方朋友要见我?”他话音刚落,门外啊地一声,有个喜极而泣的声音道:“天哥,你果然在这里……?”

这声音极是熟悉,吴天德身子一震,猛地抬头望去,只见站在门口的桃花仙竟被人推了个趔趄,一个身段儿苗条的美人儿冲了进来,那弯弯的秀眉下,一双黑亮的眸子里满是氤氲的雾气,娇美的脸蛋上却充满了欣喜之色,正是曲非烟来了。

吴天德自与她和朱静月从华山分开,一路寻找她们,牵肠挂肚,心中不知担了多少心事,后来知道她们被不戒掳去恒山,虽知她们没了什么危险,心中的思念可是不曾稍减,此刻乍然见到曲非烟出现在自己面前,惊喜莫名,如同坠入梦中一般。

仪琳本来坐在吴天德身边,见到曲非烟出现,也又惊又喜地站起来迎上去道:“非烟妹妹,你来了。”她自衡山县与曲非烟一别,就不曾再见过面。在华阴县客栈中时,田伯光将朱静月二人骗下山来,仪琳也是后来才知道,此时见了,大感亲切。

曲非烟脸色一冷,从她身边绕了过去,一把拉住吴天德的手,瞧着他胸口伤处,忍不住潸然泪下,抽抽咽咽地抚着他削瘦的脸颊道:“天哥,非烟好想你……”

仪琳神色一黯,默默地退到一边,心想:爹爹将月儿姐姐、非烟妹妹诓走,害得吴大哥受了这么重的伤,非烟妹妹这是怪我啦,唉,都是因为我……非烟妹妹怪我,也是应该的。

吴天德拉着曲非烟柔软的小手儿,激动万分,若不是身体不适,真想一把将这娇俏的美人儿拥在怀里,他痴痴地瞧着曲非烟的脸庞,这妮子近一个月不见,也削瘦多了,下巴变得尖尖的,眉宇间轻锁的哀愁,让这年轻的少女似乎成熟了许多。

这时桃谷六仙从短暂的惊讶中清醒,又开始七嘴八舌起来,桃叶仙道:“奇哉怪也,刚刚听声音就像个女妖精,这会儿出现却是个小姑娘,莫非是传说中的狐狸精不成?”

桃干仙奇道:“狐狸精都是有尾巴的,我怎么瞧不见她的尾巴?”桃实仙哂道:“有尾巴也是藏在衣服下边,你又怎么可能瞧得见?”

曲非烟这些日子牵挂着吴天德,自听说他身受重伤、生死未卜后,真是心急如焚,此刻见到他憔悴的模样,正心疼得不得了,听这六个不戒的帮凶还在那里饶舌,心中烦躁,忍不住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桃谷六仙怒道:“你们这六个废物,说的全是废话,还不给我闭嘴!”

桃谷六仙见这娇俏得柳枝儿般的少女忽然大发雌威,单手叉腰、柳眉倒竖,那副母老虎模样,甚是吓人,登时骇得一个个张口结舌、噤若寒蝉。

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三十二章 华山爱巢第三十六章 论剑第一百章 示爱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五十四章 一网双鱼第三十七章 求个好出身第一百零六章 温馨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一百零一章 未遂第二十章 大力推广“葵花宝典”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四十七章 又见六仙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一百零二章 回山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四十二章 三招之约第二十章 大力推广“葵花宝典”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五十七章 请你帮我瞒住你第四十四章 仪琳第三十九章 掳美下山第六十九章 果然,洞房不败!第七十八章 三千兵痞闹恒山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二十二章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第三章 返老还童的功夫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六十九章 果然,洞房不败!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一百章 示爱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二十九章 飞燕斩?双刀流!第九十八章 情蛊连心第四十七章 又见六仙第六十五章 毒上美人身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一百零四章 苗女多情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六十四章 最毒美人毒第二十六章 谁中了谁的“奸”计?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二十四章 非烟长大了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十一章 训婿第六十九章 果然,洞房不败!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八十二章 合章第一百章 示爱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冰古洞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冰古洞第十一章 训婿第九十六章 吸星大法第一百零六章 温馨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第二章 做美女郡主的心腹第七十三章 杀僧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五十二章 知恩不报第九十九章 月神媚术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八十九章 合章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十二章 该死不死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三十三章 破洞第一百一十八章 枭雄与奸雄第一百零二章 回山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第七章 赐婚第三十六章 论剑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
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三十二章 华山爱巢第三十六章 论剑第一百章 示爱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第一百零五章 凤凰山上第六十六章 收个罗马小俏婢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五十四章 一网双鱼第三十七章 求个好出身第一百零六章 温馨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一百零一章 未遂第二十章 大力推广“葵花宝典”第六十七章 酒桌上论茶壶第四十七章 又见六仙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一百零二章 回山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四十二章 三招之约第二十章 大力推广“葵花宝典”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五十七章 请你帮我瞒住你第四十四章 仪琳第三十九章 掳美下山第六十九章 果然,洞房不败!第七十八章 三千兵痞闹恒山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二十二章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第三章 返老还童的功夫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六十九章 果然,洞房不败!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一百章 示爱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二十九章 飞燕斩?双刀流!第九十八章 情蛊连心第四十七章 又见六仙第六十五章 毒上美人身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一百零四章 苗女多情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五十三章 清心普善咒第六十四章 最毒美人毒第二十六章 谁中了谁的“奸”计?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二十四章 非烟长大了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十一章 训婿第六十九章 果然,洞房不败!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八十二章 合章第一百章 示爱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冰古洞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五十六章 弥天大谎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冰古洞第十一章 训婿第九十六章 吸星大法第一百零六章 温馨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第二章 做美女郡主的心腹第七十三章 杀僧第一百二十四章 日出东方第五十二章 知恩不报第九十九章 月神媚术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八十九章 合章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十二章 该死不死第四十章 大小老婆一齐失踪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三十三章 破洞第一百一十八章 枭雄与奸雄第一百零二章 回山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四十六章 死境真情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第七章 赐婚第三十六章 论剑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爱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