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遇袭

王一凡看向二人一阵无语,通过神识察看二人的呼吸和表情,确实不似说谎。

但仍抱着一丝幻想,又问道:“那疯子长什么样子你们总见过吧,在没在这酒吧里?”

这时的白衣男子也抬起了头,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拿起一瓶酒喝了一大口,然后说道:“其实……那个,我们也是第一次来酒吧,之前只是在盛京一家酒店打工做服务员。”

“这次回建康老家就是想来这地方装一下,车是租来的,我俩看电影和网上的帖子,都说这样可以很容易的泡到妹子,所以才……”

“我靠!”

王一凡听见白衣男子说的话后爆了声粗口,然后对二人竖起大拇指:“你俩真是,牛逼,我算服了。滚滚滚!真晦气”

两名男子如同大赦一般,慌忙起身,连忙点头哈腰说道:“谢谢大哥,谢谢!”然后逃也似的磕磕绊绊的跑出了酒吧。

见二人如此模样,王一凡忍俊不禁,用食指又抚了抚额头,看来还得找其他人问问。

不过找谁呢,抬眼望了一下四周,要不,偷偷抓一个保安来试试。

“那个……我知道你说的那个疯子长什么模样。”

王一凡听声音侧头一看,竟是刚刚那个白衣女子,她一直没有走,此时正欣喜的看着自己,知道能帮到王一凡,心里非常的高兴。

“你说的是真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不是开玩笑的”

王一凡有些难以置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然是真的,他本人我没有见过,但是我见过他的照片。”

“照片也行,那你给我描述一下,他的大致长什么样子,有什么显要特征没有。”

王一凡此时惊喜万分,只要知道疯子的大致模样,通过神识,在这里就能很快把他揪出来。

“你先稍等一下,我试试,能不能帮你找他到他的照片。”

女孩看王一凡确实有些着急,边说着边掏出手机,开始翻找起来。

“呐!这就是他。”

不一会儿,女孩将手机递给王一凡,指着照片中的男子说道。

王一凡接过手机,看到照片中有两人,一个是年轻貌美的女子。

另一个高鼻梁,剑眉倒竖的男子,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疯子了。

王一凡一边看着,一边用神识在这个上下六层的楼里,仔细的搜寻。

遗憾的是,还是没有找到照片上的疯子,不禁又皱了皱眉。

女孩见王一凡眉头紧锁,喝了口酒,然后淡声说道:“你是现在就要见他吗?那样的话,恐怕很难。”

王一凡抬起头,看着女孩好像话里有话,遂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这事说来也巧,今天中午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我有一闺蜜,就是照片中的那个女孩。我这张照片,也是从她朋友圈里找到的。”

“他家和那个疯子的关系不一般,闲聊时经常从她口中说起他。她说,最近疯子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弄了到大黑山那边的一座煤矿的开采权。”

“要知道那可是自然保护区,是不允许私自开矿的。她爸是咱们建康县的常务副县长,所以三天前就陪同那个疯子一起去了省里,好像是去办什么手续,今早还往家里打电话说,一行人要明天才能往回赶。”

“对了!那个疯子,本名其实叫做胡天星,这家娱乐城就是他开的。”

“胡天星以前在建康就是一卖服装的小摊主,也就是最近几年,靠争勇斗狠,各种拉拢、贿赂才迅速的发展起来。”

白衣女孩一股脑的把所知道的事,全部说了出来,然后拿起杯喝了口酒,静静的等着王一凡,看他有什么打算。

“哦!原来如此,还真是要多谢你了,不然我这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既然他不在,我就要先回去了,你呢,还要再玩一会儿吗,”

王一凡看眼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既然事主不在,他一人也不想多待了。

“那我也回去吧,你怎么走?”女孩问道。

“我溜达着走就行,到附近开间家房,随便休息一晚就行了,你呢?”

“我开车了,叫个代驾,要不要我帮你找家宾馆,顺便送送你。”

“不用,那多麻烦,附近宾馆挺多的,我自己找就行了。”

“那好吧!对了,待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你帮我解决了那两个流氓,也没好好谢谢你,留个电话吧,改天请你吃饭,再正式谢谢你,怎么样?”

女孩看起来害羞和慌张,她一直在等王一凡问自己名字和联系方式,可是眼见要分开了,对方就是没有这个意思,情急之下只能自己开口了。

说话间,两人走出天星娱乐城,王一凡轻轻吸了口新鲜空气。 Wωω ⊙ttκǎ n ⊙¢o

心想,电视里不是这么演的啊,怎么还问起我的姓名和电话,我虽说有点小帅,但目前和富没有半毛钱关系,怎么就有漂亮主动女孩问我要这些。

“噢!我嘛,韩立,我这刚刚高中毕业,我妈还没给买电话呢,实在不好意思。那个,今天太晚了,我就先走了,拜拜!”

说完王一凡噔噔噔的走下台阶,头也不回的走了。

空留白衣女孩独自在石阶上咬牙切齿,表情都有些扭曲。

你能不能用点心啊,拒绝人也不是这样的,都什么年代了,我妈还没给我买电话,这个借口也能说的出来。

越想越是来气,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向男孩子要联系方式,没成想,就这么被拒绝了。

自己怎么说,也是个美女好不好。

原地跺了跺脚,转身就走向了不远处的宝马mini。

坐进车里,刚刚原本被王一凡拒绝,气的有些懊恼的表情,转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脸的沉稳和淡漠。

整理了一下胸口,从巫峰间取出了一微型的通讯器,双指捻起淡声说道:“您刚刚都听见了,他好像对我不感兴趣,接下来该怎么做?”

通讯器那边很久没有任何回音,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好像那边在思虑着什么。

片刻过后,通讯器里传来一声浑厚的声音:“想办法继续跟进,哪有男人不好色,我们调查过,这小子女人缘很好的,对自己要有信心,当天那么多人,经过排查后,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好的,我知道了!”

白衣女子,关了通讯器,启动汽车,轻呼了一口气,不一会儿就淹没在了黑暗里。

王一凡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也是苦闷至极,美女嘛谁不喜欢,而且还是上赶子那种。

要知道王一凡以前的理想就是,过有钱人的生活,泡漂亮的妹子。

只是白衣女孩给王一凡的感觉,总是有些怪怪的,但又说出来哪里不对劲。

所以他果断的拒绝了美女的要求,免得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想想,自己留的名字,也不禁笑了起来。

青云门弃徒韩立,也没准是黄枫谷的韩跑跑,哈哈哈……

王一凡今夜没有修炼,随便找了一家临河的宾馆,冲洗过后,就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王一凡起床时,已上午十点,有段时间没有睡过这么久了,浑身有些酸软,走下床,来到窗前拉开了房间的窗帘。

八月的骄阳如燃烧在头顶的火焰,临近中午,天空亮得刺眼。

河边垂柳如丝绦般的柳枝一动不动,蒙着一层尘土的叶子都蔫蔫地打起了卷,懒洋洋的矗立在原地。

柏油路面也被晒得软软的,向远方望去,寂静宽阔的河面上,似乎有一片透明的蒸汽在悠悠升腾。

收拾了一番,下楼退了房,王一凡到昨晚停车的地方,取了摩托车,随后找了个餐馆,要了一碗米饭,一份炒菜,一边吃饭一边琢磨着今天的计划。

找胡天星,最好是晚上,人不知鬼不觉的收拾他一顿,影响降到最低最好。

真是的,为什么无怨无故的非得招惹我,老老实实的当个黑老大他不香吗。

正好来了建康,离大黑山不远,下午再去一趟大黑山,上次走的匆忙,很多事情都没有考虑周全。

朱亮虽然陨落了,储物法宝也落在了我的手中,但是他斗法时,使用的兵器却没有来得及收到储物戒。

那可是一柄极品法器飞剑啊,大气层的灼烧不可能损毁分毫的,但是当时尸体旁边并没有发现。

那么只有三种可能了,要不被人提前发现捡走了,要不就是没有和他堕落到同一位置,而是随机掉落在了附近某处,也或者从空中堕落时出现偏差,掉在了其他地方,不管怎样还是先尝试找找看,左右现在也无事可做。

不对!不对!我好像还忽略了什么。

王一凡用食指轻轻抚了抚额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另一个修真者,我怎么把他忘了。

朱亮的记忆中有提到过,那人叫张有道,也是东胜大陆的。

张有道和他不是一个宗门的,而是另一宗门,岚风宗的长老。

张有道虽然自爆了,那有没有可能和朱亮一样,有残魂逃脱出来?

毕竟都是顶级宗门峰主、长老之流,都会有些保命手段的,身上带有一些保护元神的法宝也很正常。

张有道的身体肯定是爆碎了,金丹肯定都碎裂了,也很难找到了,他若想重生,也只有夺舍重生这一条路可走了。

由此可见,这地球上,可能不只是有我一个修真者,只是不清楚那张有道是夺舍成功了,还是和我一样反客为主,反向夺舍了呢。

此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他真的陨落了,那么他的储物法器和自爆前手持的法宝又去了哪里,如果说都在自爆中损毁也不可能,储物戒里也肯定会有其他东西得以幸免。

算了,想这些没用的干啥。那个张有道有没有传承下来与我何干,只要别惹我就行了,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什么有道,还是没道。

半个小时后,王一凡再次来到了大黑山入口处,此时那些先前搭建的帐篷早已撤去,只有地上残留的些许坑洞和一些纵横交错的车辙。

没有多做停留,王一凡驱车继续向山里进发,直至上次停车的地方,方才下车,神识扫了一下周围,附近没有其他人,分辨了一下遇见朱亮的那个方向,

施展身法,瞬间王一凡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在十五米外,原地只有一道残影,如泡沫般瞬间破散。

шωш ◆тт kān ◆Сo

片刻后,王一凡就来到了自己与朱亮相遇的地方,只是此地现在已看不出任何痕迹,连地面都被人犁去了三尺有余,留下一片狼藉。

王一凡舒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免去了自己诸多顾虑。

就在王一凡准备到四周搜寻一下,朱亮丢落的那把飞剑时,突然感到自己的汗毛根根倒立,一股浓重的危险气息瞬间笼罩全身。

修士的观感何其敏锐,王一凡自打突破到练气一层后,就从未感觉到过任何危险。

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去想其他,身体本能的向后蹿出十多米远,只见王一凡刚刚落脚的地方,不知被何物击打的轰隆作响,震起漫天烟尘,沙石四处迸射。

连续几次跳跃之后,方才稳住身形,放出神识迅速查看周遭的环境,想弄明白究竟是谁在偷袭自己,又是何人出手竟有这般威力。

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二章夺舍第三章事发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四章修真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三章事发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六章 再遇女警十一章 遇袭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二章夺舍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五章,突破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二章夺舍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四章修真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一章 突变第二章夺舍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二章夺舍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四章修真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一章 突变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十一章 遇袭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一章 突变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一章 突变第五章,突破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二章夺舍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五章,突破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五章,突破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三章事发
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二章夺舍第三章事发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四章修真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三章事发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六章 再遇女警十一章 遇袭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二章夺舍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五章,突破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二章夺舍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四章修真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一章 突变第二章夺舍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二章夺舍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四章修真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一章 突变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十一章 遇袭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一章 突变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一章 突变第五章,突破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二章夺舍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五章,突破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五章,突破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三章事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