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

“就是这里?”

王一凡看着眼前的环境,有些无语,似是有些不太相信,疑惑的问向大白。

“咕噜噜!”

大白眨了眨眼,又脚蹬爪刨的比划了半天,意思好像是说,没错就是这里我还能骗你咋地,这是对兔的侮辱。

说起来也不怪王一凡不信,因为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

此地不是别处,而是就在大白偷袭他的地方附近,和朱亮陨落的地方,相距也不足百米。

得到肯定答复的王一凡,将信将疑的放开神识,对周围仔细搜索了一遍,连地底的可视范围内都没放过。

仍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多少心有不甘,再三的搜索了一阵,直至识海有些承受不住,这才不得不放弃搜寻。

不过,王一凡心中依然有些不解,这个地方可能是真的非比寻常。

如果说朱亮重伤后,慌不择路,摔落到这里纯属偶然,还勉强说的过去,毕竟他是首次来到地球,对地球的地理环境也不熟悉。

可是当这里再次出现与修真者有关的东西,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这种类似棺材钉的法器,品阶应该还不低,至少王一凡是看不出来是什么等级的。

这两件事情,虽然是相对独立的,但是两两相加,就不仅仅是巧合那么简单了,只能说,那是必然了。

王一凡再次仔细的回忆起来,尤其是与此地有关的,还是一无所获。

因为相关的记忆,到张有道自曝的那一刻,就开始断断续续了。

只有短瞬的白光乍现,王一凡分析,那应该是张有道自爆所造成的。

下一幕就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到处都是浓郁无比的黑气。

记忆片段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接下来发生的,就是夺舍之后了,这些王一凡都清楚,这与此事无关。

王一凡抚了抚额头,长叹口气,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还是看不出丝毫异样。

或许是我修为太浅,目前还看不出此地的玄妙之处,只能待日后我修为提升了再一探究竟了。

王一凡虽心有不甘,此时也只能放弃了。

扭转过头,对着还在咕噜噜,不知道嘀咕什么的大白,轻声说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短期内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我呢,想要你留在这里,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很不一般,如果有什么情况,你也能尽快的通知我。晚些时候,我会想办法安排人和你接触,到时一旦发现什么异常,你要马上找到联系我。”

王一凡又仔细的斟酌了一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能不能顺利实施,还要看今晚的具体情况。

大白听说,要把自己孤零零的丢在这里,心里顿时不满。

说好的功法呢,化形呢,我就知道,你会骗兔。

就这么把兔扔在这里了,兔好委屈,兔还不敢说。

“你有什么不情愿的,这里灵气比南山和附近其他地方都要浓郁。”

“没看见那大蛇吗,人家都修成一级妖兽了,你现在还狗蛋不是,你不感到自卑吗?不感到惭愧吗?”

“回过头来,你再想想,在这里你万一可以自动激发天赋功法呢。”

王一凡看出了大白小心思,所以又补充了一句。

“但是在这之前,我可以传给一部人族的修炼功法,你可以自行参悟,但是能不能参悟透,就看你的造化了。”

大白一听这话,现在就有功法传给自己,眼睛霎时一亮,三瓣子嘴对王一凡是又舔又蹭,突然间感觉兔生也是这么美好。

王一凡一脚把它踢出四五米远,笑骂道:“滚犊子!你又不是狗,舔什么,要不要点兔脸了。”

说话间,王一凡食指和中指并拢,虚空划了个诡异弧度,口中默念法诀,之后双指抵住自己眉间,一朵青芒光团出现在指甲,接着双指一弹,那团青光直射入了大白额头。

大白被突如其来的青芒弄得一愣,呆滞当场。

大约十分钟左右,双眼重新恢复了光彩,而后,咕噜噜的冲着王一凡又叫又跳,显然是十分开心。

王一凡刚刚只是从脑海中,刻画了一个修真界,非常普通的练气基础,通过神识印记,传给了大白。

并非是九霄天雷诀那种顶级功法,他只是尝试一下看看行不行。

毕竟大白灵智初开,基础功法最是适合,毕竟条条大道通罗马,万变不离其宗。

看来这个东西对妖兽有用,能领悟到什么程度就要看大白的造化了。

由此可知,王一凡日后若想要收服其他妖兽,也有了一些借鉴和底牌。

“既然你可以参悟,你就在这里修行吧,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日后会有人拿着我的印记前来寻你的,有发现就找他示警,他会转告我的。”

王一凡又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棺材钉,略微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还是先放你手里保存吧,一是用作你防身用,二是此物出现在这里,可能有些莫名关联,也方便你留注意一下。”

王一凡思来想去,没有带走棺材钉。

从目前来看,棺材钉虽然有封印真气的作用,但是用来当做兵器,还是不太顺手,不伦不类。

况且,自己已经有了大蛇身上的脊骨和牙齿,这些都是炼制法器的材料,可以简单的炼制一些简单的法器,那样也要比棺材钉称手的多。

接下来的时间里,王一凡又对大白交代了一番,天色渐暗时,这才起身离开。

王一凡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当晚月上中天的时刻,就在离他搜寻处不远的小山峰上,大白真正拾起棺材钉的地方。

一股浓墨般的黑气,正从地表的缝隙中缓缓的溢散出来。

一头不经意路过的野猪,刚刚接触到那股黑气,瞬间就被浓浓的黑气所吞没。

一个时辰后黑气不再溢出时,那头如同牛犊般的野猪,也随之消失不见,唯有峰顶又平白的升高了几分。

王一凡回到建康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

刚刚停好车,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心道糟糕。

“小凡呐,你这两天跑哪去了,电话也打不通,是不是出了事啊……”

电话里啰嗦的话语,充满了关切,使得王一凡既幸福又无奈。

王一凡恐怕自己母亲说起没完,打断了母亲的话,抢着说道:“妈,我没事,就是今天进山了,山里信号不好,我明天早上就回去了,您就不用担心了,我马上上大学了,又不是小孩子了,懂得照顾自己。”

“咋地!闲妈唠叨了,告诉你,你就是到我这个年纪了,你也是我儿子,明早回来就好,你爸来电话了,恐怕赶不回来了,中途又被人请走了。”

“咋还又被请走了,这是又给人看风水去了,还是选墓去了。”王一凡嘟囔了一句。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对了,你明天回来时候,多买几条鲤鱼,后天家里招待亲戚朋友要用,再买点……”

“好了,妈,我知道了,还需要啥,你一会拉个单子,发信息给我,您这么说我也记不住。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

挂了电话,王一凡常舒了口气。

看眼时间已经快晚上七点了,卖场应该还没下班,到专柜重新买了套衣服,现在身上的衣服,白天和大蛇战斗时已经有所破损了。

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点饭,又到之前住的那家临河宾馆开了房,把包里的灵芝,还有蛇身上的材料,又重新整理封印了一下,简单的冲洗了一番,换好衣服这才出门。

当王一凡再次出现在天星娱乐城的酒吧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依旧是那些五光十色的酒杯,嘈杂震耳的音乐,痴狂迷离的男男女女。

王一凡第二杯酒下肚的时候,神识再次清扫了一下,还是没有发现胡天星的影子。

不过却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倩影,昨晚那个白衣女孩。

只是她此时正和一个矮个的中年男子,在楼下的包厢里说着什么。

原本王一凡并没有在意,只是神识就要离开她们的那一瞬间,却听见了自己名字。

“那小子找胡天星的原因,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事情的起因是,胡天星受人之托,找了个刀手要求废去其双腿引起的。”

“至于具体受何人所托和其缘由,我们并不清楚,当然这个和你的任务,也没多大关系。”

“你一定要多加留心他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他有什么可疑之处,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

“如果他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到时我再给你安排其他任务。好好干!我看好你,事成之后,组织上不会亏待你的。”最后男子起身拍了拍女孩肩膀,郑重的说道。

“您放心吧,虽然昨天没有什么进展,但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昨晚他没有找到胡天星,我想今晚他应该还会再来,一会我就再上去找找看,一定不会辜负组织和您的信任。”女孩自信说道。

“好,我当初吸收你进组织,不仅仅是因为你长的漂亮,更重要的就是你这股子做事自信认真的劲,一会儿我们分开走,我先出去,过五分钟后你再走。”

听到这里,王一凡收回了神识,惊出了一声冷汗,这尼玛是在和我演谍战剧啊?妥妥的潜伏加伪装者。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又从哪冒出的,什么组织,看情形应该还不是官方的。

我就说嘛,自己还没那么大的魅力,让一个初识的美女缠着。

所谓的任务以及接近我的目的,不言而喻。

除了朱亮那件事以外,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值得被他人惦记的了。

只是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找到自己,而且还不是官方的。

事情着实有些匪夷所思,现在就有陌生组织找到自己,那么谁又说得准以后会不会有其他组织呢。

听那个男子说话的语气,好像并不确定事情与一定我有关的,这样看来还有些回旋余地。

总被人盯着的滋味,可不好受,必须得想办法摆脱这种困境。

首要的还是尽量低调行事,只要不暴露出自己修真者的能力,就应该还能蒙混一段时间。

等以后自己实力上去了,就算暴露了,谁又能奈我何。

那个女人还是不要接触的好,反正知道那个胡天星的样子了,换个地方等他也一样。

放下酒杯,点燃了一根中南海,起身向电梯走去,上了五楼,来到了一个门上贴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前。

单手握住门把手,真气渗进锁中轻轻一阵,嗒的一声,门锁就被轻松的打开。

走进了这间足有八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室内装饰比较简单。

一个大大的实木办公桌,一把老板椅,一套可供八人落座的组合沙发和茶几,外加一个不小的酒柜。

柜子里各种五颜六色的酒很多都是外文,王一凡并不认识,不过料想不会便宜。

让王一凡感兴趣的还是办公桌旁边的保险柜,他很好奇,一个小地方的流氓头子,保险柜里会放些什么东西。

都会是神识查看之下,里面竟然都是一打一打的华夏币,差不多能有三十多打,也就是三十多万。

俗!真俗!简直是俗不可耐!

王一凡一本正经,愤世嫉俗的骂了一句。

转瞬间,就低头呵呵直笑,不过,我喜欢,要是再多点就更好了,哈哈哈……

可谓是变脸堪比翻书。

三十多万或许对许多人来说,并没什么。

可是对于一个在农村成长起来的孩子来说,无疑是笔巨款,存在着巨大的诱惑。

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五章,突破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十一章 遇袭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四章修真第十四章 斩杀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二章夺舍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一章 突变第五章,突破十一章 遇袭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四章修真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四章 斩杀第四章修真第四章修真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十一章 遇袭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三章事发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四章 斩杀第二章夺舍第三章事发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三章事发十一章 遇袭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三章事发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十一章 遇袭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三章事发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七章,无妄之灾第二章夺舍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十一章 遇袭第四章修真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一章 突变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二章夺舍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一章 突变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四章修真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十一章 遇袭第一章 突变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二章夺舍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二章夺舍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十一章 遇袭第八章 摘叶飞花
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五章,突破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十一章 遇袭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四章修真第十四章 斩杀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二章夺舍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一章 突变第五章,突破十一章 遇袭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四章修真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四章 斩杀第四章修真第四章修真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十一章 遇袭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三章事发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四章 斩杀第二章夺舍第三章事发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三章事发十一章 遇袭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三章事发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十一章 遇袭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三章事发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七章,无妄之灾第二章夺舍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十一章 遇袭第四章修真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一章 突变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二章夺舍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一章 突变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四章修真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十一章 遇袭第一章 突变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二章夺舍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二章夺舍第七章,无妄之灾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十一章 遇袭第八章 摘叶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