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

盛夏的晨光,穿过浓密的树叶,如铜钱大小的粼斑映射在,王一凡俊逸的脸上,微微有些刺眼。

他这才发觉,时候已经不早了,今天家里还要办酒席,得赶快回去,不然少不得老妈的一顿唠叨。

只是,刚刚移动一下脚步,就感觉头晕目眩,四肢乏力,险些栽倒在地。

王一凡知道,这是真气枯竭所导致的。

毕竟,炼器熬了一夜,最后剩余的一些真气,还被他用在了试验法器之上。

没办法,王一凡只得再次坐下,开始调息,汲取一些天地灵气。。

等王一凡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已是热闹非凡,前来帮忙的人大部分已经到了,有的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有的围在桌前打着扑克。

“你这一大早上,跑哪去了,连个影都没有,问谁都说没看到,电话还打不通,不知道今天忙吗?这大人了,咋就这么不知轻重呢!”

刚一进门,好巧不巧的就被老妈逮个正着。

“好啦,我知道啦!您就别说我了,家里这么多人呢,赶快忙您的去吧!家里”王一凡有些心虚的说道。

“行了,赶快进屋找你五叔,看看他还有什么交代的没有。”

“好嘞!”王一凡说完就逃也似的跑了。

“唉!你小心点!这孩子,眼瞅着就上大学了,还没个正行。”

王母的话里,似是责备,似是关心,又似是欣慰。

十点钟以后,前来贺喜就开始三三两两的到了,账桌也就开始忙碌起来。

记礼账的是村里小学的老校长,村委会的老会计帮忙收钱。

这对组合,在百草村是由来已久,起码,自打王一凡记事起,就一直是这样。

无论谁家有个什么红白喜事,这对组合,都是不可或缺的。

经年累月的下来,也基本上成了百草村一个传统。

眼瞅着院子里的人越聚越多,主事人也就是支客,就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

“来来来!你们几个年轻的,把扑克放下,先别玩了,赶紧进屋,把桌子先放上,找不着家伙儿,问小凡。”

“老王你那锅炉里的水,还够不够,不够就再添点,别见天在这吹牛逼了!”

“小勇啊!赶快把酒都给摆上去,和这几个老家伙有啥聊得。”

……

五叔不愧是做了多年的支客,大嗓门一喊,嬉笑怒骂的,就把原本烦乱不堪的场面,安排的井井有条,无论老的,少的都挑不出一点毛病,各个还都屁颠屁颠的,乐乐呵呵的照做。

五叔看到桌子已经放好,又开始了高声安排。

“桌子马上放好了啊,各位亲朋,赶快进屋落座啊,晚了就得等下一波啦,饿的就抓点紧。”

“厨房准备好炒菜,先把凉菜端上来,让老少爷们先磨磨牙。”

由于是每席都是十桌,合计八十人的流水席,米饭基本是在左邻右舍的大锅里闷蒸的。

百草村的酒席讲究的是,十碟八碗。

红事菜品成双,白事则是单数。

两者菜品的样式都差不多,都是以农村常见的家畜肉为主,只不过是做法稍有不同。

一声声高亮的‘油着,借光’把这个院子里的气氛,带动的异常热闹。

王一凡身在其中,也是感触万分,这样的烟火气,真是令人好生向往、陶醉。

一整天,里里外外的忙碌,终于告别了尾声。

算上帮忙的众人,一共开了七次席,将近招待了六百人,整个百草村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人来过了。

“小凡,这些钱你拿着,学费和头个月生活费都在里面,一共给你准备了八千,到时不够的话再给家里打电话。”王一凡的母亲拿着一摞现金,对靠在沙发上出神的王一凡说道,眼里充满了骄傲和慈爱。

王一凡本想拒绝,说我有钱,但是一想,钱的来源又不好解释,所以只象征性的数了三千收了起来,然后,将剩余的还给了母亲。

“妈,这些就够了,我之前还攒点,除去学费,还够我两个月的生活费呢。”

“到时候,我再做些勤工俭学,基本上就不缺钱了,以后您也就不用给我打钱了,那样还得跑去镇上,多麻烦。”

“你这孩子,上学就好好学习,别因为勤工俭学,再耽误了学习,咱家里钱够用,你爸这趟出去,雇主也没少给,今天又收了这么多礼金,就这都足够上大学用了。”母亲说着,又把钱塞回到了王一凡手中,一脸慈爱的说道。

王一凡见实在拗不过,只好作罢。

王一凡的家里确实不差钱,虽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是小日子过得也还滋润。

自己那个不靠谱的老爸,赚钱还是挺能忽悠的,不对,是挺有一套的。

“那行!对了,妈,我爸说没说这次要多久,才能回来啊。我给他打电话一直是关机没信号,那边到底什么情况,你知道吗?眼瞅着,这都一个多月了。”

“这次的雇主,应该不简单,具体是谁,你爸含含糊糊的也没说清楚。只说他们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宜透露太多。看样子事应该不小。”

“那边不止请了你爸,还请了几个国内有名的大师,其中就包括你爸的师父,这次若不是他极力举荐,这活也轮不到你爸参与。”

和母亲唠了会家常,王一凡便起身回自己屋睡觉去了。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又是大战,又是炼器,接着又操办酒席的,纵然自己已是练气二层的修士,仍然有些吃不消。

第二天早上,王一凡是被母亲叫醒的,自打修炼以来,已经好久没有睡的这么惬意了。

今天要把之前借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等等,都要挨家的还回去。

还要去祖坟那边给爷爷上坟,另,外也得打包好一些衣物,因为明早,王一凡就动身去滨海了。

翌日,王一凡起了个大早,今天要到利城火车站乘车。

王一凡不敢怠慢,收拾好大包小包的两箱行李,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奶奶家辞行。

“奶奶,我先走了,放假了再回来看你。”

“这就走了啊,到外边照顾好自己,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我大孙子出息了,上大学了,你那死鬼爷爷,也一定在哪个旮旯偷着乐呢。”

“我知道了!奶奶!你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没事别去赶集了,凑那个热闹干啥,磕着碰着多不合适。”

王一凡的奶奶年近九十,偏偏是闲不住那种,农村大集那是人挤人的地,老太太还就爱凑那热闹。

“臭小子!还管起奶奶来了,我没事,我这身体好着呢,不用你操心。”

“就是没想到,你走这么急,本来是有些东西要给你的,那就等你放假回来再说吧,。”

“什么东西啊?奶奶!还神神秘秘的。”王一凡有些疑惑。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是你爷爷走前交代的,说是等你考上大学以后再给你。”

说到也也,奶奶眼里就开始迷蒙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或者憧憬着什么。

……

前往利城的车上,王一凡对于奶奶说,交给自己的什么东西,并没有太多期待。

换做以前的话可能,还会兴奋一些,只是现在自己不差钱啊,以后拥有的还会更多。

利城由于地理位置偏远,火车站也是个不入流的小站,更谈不上高铁、动车之类的了。

到滨海的火车只有一趟,而且还是目前国内少有的绿皮火车,中午一点多发车,到达滨海要第二天清晨七点。

这趟车贯穿整个北方省,而且还途经省城盛京,所以在开学季可以说一票难求,王一凡也是托关系才弄到的一张硬座的票。

由于今天乘车的人过多,有些人连站票都买不到。

所以车站提前半个小时放行,让有些人可以上车补票,恐怕这种事也就只能发生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城车站了。

既不检票也没安检,白费了王一凡对半月仞和那把枪做的一番手脚。

列车刚刚进站,不顾还没停稳开门,人群就发疯一般的扑了上去。

车里有熟人的就打开窗户,开始拉车下的同伴扒车,没有同伴的,见哪个车窗开着,不管三七二十一行李往里一推,人扒着窗沿就往里钻。

王一凡属实被这场面震撼到了,华夏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现在竟还有上世纪的感觉。

“喂!帅哥帮帮忙呗!”

王一凡感觉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寻声看去,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正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

再看下去,王一凡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乐。

原来在那女孩旁边还有一个微胖的女孩双手正吊在车窗上,双脚不停的蹬着车厢外皮,上也上不去;下还下不来,着实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别看了,你还笑,快帮我推一下,我弄不动她。”车下的女孩,幽怨的对着王一凡喊道。

王一凡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合适吗?”

“你一男孩子,有啥不好意思的,矫情!快点吧,车都快要开了。”女孩着急的说道。

王一凡一脑门子黑线,靠!我这是被鄙视了?

被女孩这么一说,王一凡也就不再犹豫,放下自己的包裹,快步走了过去。

只是一到近前,又有些嘬牙花子。看着扒窗的胖女孩,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抬脚吧!嫌脏,推屁股吧!又感觉不合适。

旁边女孩似乎看出了王一凡的心思,又嘲讽道:“推她屁股啊,使劲往里塞!多大点事,白捡的便宜你都不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我特么的!我这个人都不好了。

王一凡心里苦,我又被鄙视了,不过你妹的,说的好有道理啊。

你既然都那么说了,我还客气什么。

伸出双手,托着肉乎乎的屁股,就开始往车窗里塞,是的‘塞’。

女孩实在有些超标了,想顺利的推进去,根本不可能,所以只能硬塞了。

费了好大劲,才把那胖女孩弄进去,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抬了抬下巴,意思是说,她进去了,你呢。

“看什么看,那就把我也弄进去啊!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好吧!”

王一凡心中仿佛钻进了几十只耗子,那可真是百抓挠心啊,我特么的第三次被鄙视了。

有这么求人帮忙的吗,虽然我好像是,占了一点点小小的便宜,但那可是被动的,对!没错!就是被动的。

等王一凡把这个让人心塞的女孩推上车后,才缓缓舒了口气。

仔细回味了一下刚才,得出了一个他认为受用终身的结论,找媳妇就得找屁股大的,手感就是不一样。

呃!我特么的这是怎么了!都怪该死的朱亮。

第三章事发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一章 突变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十一章 遇袭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七章 半月刃十一章 遇袭第五章,突破第一章 突变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一章 突变第四章修真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四章 斩杀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三章事发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二章夺舍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五章,突破十一章 遇袭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四章修真第四章修真第二章夺舍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五章,突破第一章 突变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五章,突破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三章事发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一章 突变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七章,无妄之灾第二章夺舍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十一章 遇袭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四章修真第二章夺舍第四章修真第四章修真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五章,突破第二章夺舍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一章 突变第三章事发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十一章 遇袭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
第三章事发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一章 突变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十一章 遇袭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七章 半月刃十一章 遇袭第五章,突破第一章 突变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一章 突变第四章修真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四章 斩杀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三章事发第十六章 镇压全场第三章事发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四章 斩杀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二章夺舍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五章,突破十一章 遇袭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四章修真第四章修真第二章夺舍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五章,突破第一章 突变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五章,突破第十章 英雄救美第十五章 恐怖的黑气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三章事发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十七章 半月刃第十八章 被鄙视了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一章 突变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第七章,无妄之灾第二章夺舍第十九章 咱俩有缘十一章 遇袭第六章 再遇女警第四章修真第二章夺舍第四章修真第四章修真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五章,突破第二章夺舍第八章 摘叶飞花第十二章 灵芝仙草第一章 突变第三章事发第十三章 炼灵期妖兽十一章 遇袭第九章 天星娱乐城第三章事发第四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