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误(六)

阿良跳下船,向人群走去。她的心里莫名涌起一股气力,十分想找人说话。她走到酒席中央。这里是看戏的好地方,却因为户老夫人的临时退出而不再气氛热烈。不过人也不少。其中还有几个和阿良玩得不错。阿良骨子里就是大胆活跃,又看了不少野史杂闻,能说会道,立时就把这一片的零零落落的人聚在了一起,边看戏边激烈讨论。这里的讨论和笑声太过响亮,连户老夫人隔了那么远也望过来,更不用说不远处的齐梁那桌。那桌上的女子轻蔑地瞪过来;阿良这边的女子更优雅地挺起身子,更大方地笑起来。

齐梁看到眉飞色舞的阿良,好像又回到花清镇之前的时光。无忧无虑,没有责任,心上空空明明,不留任何人的影像。但是从什么时候起,眼光就染上忧伤?阿良望着齐梁远去的船影,不禁去想:爱,是什么?她的眼前闪过无数画面,最后定格在落风苑,一直在她眼前晃动的天花板,那朵滴血的苏萱花。

爱是第一次,带血,却销魂。一生一次。

齐梁走后,阿良的婚事也到了眼前。一天晚上,娘把喜服拿到阿良房间,让她绣上几针。阿良看了一眼,翻着书桌上的诗集说:我不会刺绣。娘又劝她,说只要绣上一两针,好不好没关系,要的是个虔诚,保佑日后夫妻和睦。阿良说:我不信这些。娘把喜服摔到床上,怒道:那你信什么?你信自己能像个男人一样考中状元,还是信自己能像个名门闺秀一样做王妃?看看别人家的女儿,安安稳稳,干干净……明白自己的位置。哪像你?妄图一步登天……阿良扔下书,说:我从来没想过一步登天,我也没想过不干不净!娘捶着床说:那你一天到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干什么?那个婆娘听说是偏房扶正,得有多少的手段!又管着那么大的家业,怎么会好对付?你,你有没有一点儿机灵劲儿……婚事你不上心,米行的事你也不上心。他们家已经把火伙计安插到咱们店里来了!当爹的只能在床上躺着,做儿子的一棍子不出半个屁,女儿又一点儿事都不懂,我我是上辈子造什么孽了,摊上这一家子人!就你还这个不嫁那个不嫁,你不知道自己已经是……

阿良嚯的起身,一句话不答,推开门就走出去。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是这样看自己,这里可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处?那些话是多么难听啊。

娘追到门口,扒着门框喊:连说都不能说你了?好,有本事你自己养活自己,不要动我的一文钱!阿良不知道,只剩一根救命稻草的女人会是这个模样。她不想做空心的稻草,即使那心是被亲人挖去的。

等阿良跌跌撞撞跑到渡口,夜色又深了一层。一只红灯笼挑在渡口。她坐到岸边,手撑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喘得犯恶心,一声声干呕。好半天,她直起腰,靠到了灯杆上。江波一遍遍泼到岸上,节奏循环了千百遍。江风越来越紧,一点点榨出她身体里的热量。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那片地,不久前摆着一场盛大的离席。那宴席的主角,没和她说一句话,就永远的离开了。记忆是什么?离开是什么?命又是什么?这些字在她脑子里写出来,笔画怪异,陌生至极。阿良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先前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做那么多无用功?她以后会是什么样?现在死,和将来死,到底有什么区别?

到底,在等什么?

阿良扶着灯杆,慢慢站起来。她这才感觉到,全身像落了一层麻片,失去了知觉。她沿着江岸一瘸一拐地走,不知道会通向什么地方。当身体有了热气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向岸边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直到一只脚没有触点,悬在空中。这样落下去,是不是太草率了?她唇间突然绽开一个诡异的笑容,闭上了眼……

阿良还是把脚收回来,一路走下去。直到一个扬着黄尘的驿站。她在那儿住了两天,然后跟着一个戏班走了。那个戏班的马车比她在县城见过的要高大很多,帷布是蓝色丝绸,戏子的便衣也比一般的讲究。他们说要去橦州。阿良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地方,但她从这个戏班的装备上看出,他们要去的地方很繁华。她在那里会开始不一样的生活。

离那棵橡树越来越近了。阿良眯着眼,看清了,树上是一只风筝。她放下帘布,摇摇头,慢慢笑了。

风筝误(五)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
风筝误(三)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一)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三)风筝误(三)风筝误(五)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五)风筝误(五)风筝误(一)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一)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五)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三)风筝误(五)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一)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五)风筝误(五)风筝误(四)
风筝误(三)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一)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三)风筝误(三)风筝误(五)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五)风筝误(五)风筝误(一)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一)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二)风筝误(五)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四)风筝误(二)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四)风筝误(五)风筝误(三)风筝误(五)风筝误(三)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四)风筝误(一)风筝误(一)风筝误(二)风筝误(一)风筝误(三)风筝误(五)风筝误(五)风筝误(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