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名约为十四岁左右的少女伫立在僻静的墓园,宽身的衬衫随着晨风不断地摇曳着,这不像是一个正在发育的身子,而更像是一个没有吃饱饭的儿童。

少女眉目清朗,波澜不惊地处在阴森肮宽阔的墓园,站在最高处一眼望去,没有一个人影,少女将手中的雏菊放在墓碑前,轻轻地说:“妈,我走了……我要去找……”

少女的话说道一半不由得停住了,“去找父亲……”当说到父亲两个字时,少女的脸上有一抹嘲讽,美丽的翠眸留恋地再望一眼墓碑,她缓慢地转过身,往外走。

金色的太阳透过云层,布满大地,丝丝光芒,却不带温暖,她缓缓地走着,初秋的季节,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长袖衬衫,和一条破旧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洗白的布鞋。

她的身上没有多余的装扮,背着一个背包,她坐上公车,一路坐回家,走到家门口时,一辆高级的轿车停在那儿,似乎等了很久。

夏佳仁看了看那辆黑得发亮的轿车,再看了看自己窘迫的模样,眼神复杂地停在那儿,一动不动。

车门打开了,一名同年龄的少女走了出来,“佳仁……”

“子琳……”她下意识地低头,藏住脸上的不自在。

童子琳走上来,拉着她的手,往日活泼的她泪汪汪地看着夏佳仁,“你真的要走了吗?”

“嗯。”她低低地应了一声。

童子琳没有说话,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地塞了一张纸条给她,“不论你去哪里,你一定不要忘记我,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夏佳仁红了眼眶,倔强地没有吭一声。

她们当了很多年的同学,童子琳自然知道她的固执,于是也跟着沉默了,直到司机催促自己,她才恋恋不舍地上了车。

夏佳仁终于抬起头,她看着那辆与自己格格不入的车,黑色的车窗放了下来,童子琳哭丧着脸,严肃地警告她,“夏佳仁,你一定要联系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小公主耍完狠以后,以哭声作为尾音,抖着肩膀,轻轻地哭泣。

夏佳仁的小手轻轻地握紧,看着她、看着车子缓缓离开……

“子琳,再见……”夏佳仁轻轻地说,眼里的犹豫就好像头顶上的乌云,任由风也吹不散。

她又低着头,摊开手,一个一个指甲印如月牙呈现在手心,夏佳仁用脚尖踢了踢脚下的石子,累了,停了下来,转身往那幢老旧的公寓走去,在经过垃圾桶时,她将被手心的汗浸湿的纸张扔了进去。

再见了,子琳……

其实她不适合做她的朋友,如果童子琳是太阳,那么她便是月亮,谁会喜欢阴晴不定,阴晴圆缺的月亮呢!

但是她喜欢真心当她朋友的童子琳……夏佳仁笑了,如果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她一定会把握机会跟她做很好的朋友,如果有如果的话……

因为明天她要飘洋过海,去那个陌生的国度,去找那个陌生的生父,以及不欢迎她的夏家。

对,她姓夏,即使她是一个私生女,但她还是“光荣”地被赋予了这个不该属于她的姓氏。

夏佳仁缓缓地往三楼的房间走去,刚走到门口,看见房东站在门边,“佳仁,你回来了!”

“阿姨好。”她点点头,长长的浏海遮住了眼睛,教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你还好吧?”

“我很好,谢谢阿姨关心。”

“那就好,你妈妈也可怜,怎么突然就心肌梗塞了呢?你一个人怎么办?”

夏佳仁默默无语,她年轻却懂事,她知道房东阿姨并不是真的想知道自己未来如何,不过是想从她的嘴里套出一些有关她亲生父亲的讯息,好用来当成以后与隔壁邻居闲聊时的话题。

房东大概也感觉到她的冷漠,于是道出来意,“你妈妈走得急,连房租都没有交……”

“阿姨,房子里的家具或家电可以抵吗?”她轻声地问,反正人都要离开了,留着那些东西,也没有用。

房东状似为难地看了她一眼,才百般不愿地点点头,“人都死了,不行也得行,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你一个孤儿……咳,佳仁,其实阿姨也不是那个意思……”话题又绕回了夏佳仁以后该怎么办。

夏佳仁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知道,谢谢阿姨,那我先进去了……”

“嗯嗯!”房东掩不住嘴边的笑容,心里对她留下那些家具一阵得意,夏佳仁母女过来住时,她没有提供家具,现在她以一个月的房租换了一屋子的家具,怎么说她也划得来,她开心地扭着肥大的臀部离开了。

夏佳仁关上门,靠在门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拖着疲惫的身子钻进了被窝,无论什么事情,她都不想去想了,她现在只想要好好地睡一觉,然后,别的再说吧……

当夏佳仁一路迷迷糊糊的,像一只误闯黑森林似的小白兔般出现在纽约的机场时,她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不知所措。

她听到的是叽哩呱啦的英文,以及各种肤色的人,无论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比亚洲人高出了好多,而她身处其中,就像一个小矮人。

夏佳仁一步一步地随着人潮移动,当她走到机场门口时,看着黄色亮眼的计程车,她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会有人来接自己吗?

妈妈躺在病床时跟她说过,不要担心,爸爸会来找她的,什么都不要担心……

哦,母亲的天真,夏佳仁早就见识过了,母亲在不知道亲生父亲有婚姻的情况下,稀里糊涂与其发生关系,怀上了她后,还一意孤行地要生下她,知道真相后,母亲自责自己当了第三者,一个人怀着她回到了台湾,生下她,抚养她长大。

而母亲总说父亲是爱她这个女儿的,可是夏佳仁知道母亲不爱亲生父亲,一夜情会有多少感情,天才知道!如果真的要说,只能怪自己的母亲太笨、太善良,不忍心把她打掉,到头来里外不是人。

夏佳仁静静地找了一根柱子,靠在那里轻喘着气,当方律师出现,将机票交给她时,她第一次相信了母亲的话,父亲会来找她,会来履行这么多年都未曾履行的责任。

她不贪心,她不会做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她会乖乖的,她不会惹父亲的妻子生气,她会一直很听话。

“哈啰!”一道温柔的男声响了起来,打破了她的思绪。

夏佳仁静静地看着男人,来人是一个长相温柔的人,不是特别的突出、是特别的帅气,但让人感觉很舒服。

“你叫夏佳仁吧?”他轻轻地问,还不时地看看她,又看看手中的照片,兀自点头,“确实是你!”

他认识自己?夏佳仁脸上升起了一股疑惑,他看起来和她想像中的模样差很多,“你是我的父亲?”她小心翼翼地问。

男人脸上差点就挂不住笑了,“你说什么?”

夏佳仁看着男人激动地比划着手脚。

“我有这么老吗?”莫岑哲不过也就是二十四岁而已,被她这么一问,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老成了才被误会,嘴巴不由得下垂,“我不是你的父亲……”他幽怨地说。

夏佳仁仔细地看了看,确实,他长得一点也不像母亲形容的,是一个事业有成、成熟稳重的男性,“不好意思。”她开口道歉。

“咳,言归正传,我是来接你的。”莫岑哲友好地说。

“我的父亲呢?”父亲,说来真是生疏,夏佳仁每一次说到这个词的时候,口气就忍不住带着讽刺。

莫岑哲没有听漏她的怪声怪气,但是没有当一回事,“他临时有事不能来。”

“为什么?”她问。

莫岑哲垂着脸,努力地思考着,夏父是他多年的忘年好友,在困难的时候还拉了自己一把,如今夏父想托莫岑哲照顾他的私生女,莫岑哲自然是不能sayno的。

“他不要我?”一张惨白的脸色配上这样的语调,任谁都不忍心说一些难听的话,莫岑哲沉默。

夏佳仁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她似乎很不开心,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庞,却掩饰不了她的天生丽质,刚刚的一瞥足以让他看清楚她脱俗的美,她的眼睛是神秘的绿眸。

唉,真的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他只能帮助夏父……收留这个可怜的女生,“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你。”

她仍低着头,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莫岑哲静静地陪着她,突然少女跑开了,他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时,女孩已经跑出了他的视线所及。

他快速地追了上去,没花多久时间就抓住了她的手,却在碰触到她的手时,她发出一种类似野兽嘶吼的嗓音,“啊……”

“喂!”莫岑哲不知道她怎么了,下意识地抱住她,她却不合作地大大踢打着他,迫使他松手,却没想到人高马大的莫岑哲根本不把她的暴力当一回事。

只是在机场门口上演的这一幕引起了航警的注意,他们迅速地将两人带离了机场大厅。

“等等,这是一个误会……”莫岑哲喘着气试图讲清楚。

“放开我!”夏佳仁大吼大叫。

航警已经把莫岑哲当成意图诱拐少女的嫌疑犯,直接把他们带回了机场的侦讯室。

当一片混乱结束时,莫岑哲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发现夏佳仁沉默不语地坐在那儿,像一个被抛弃的玩偶。

他心底一阵酸疼,不过是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就这么莫名地勾起了他的同情心,他走了过去,少女蓦地抬头,凌厉地瞪视着他。

“好了,别闹了,我们该回去了。”他像是安慰小女孩似的。

夏佳仁仍是凶神恶煞地瞪着他,眼里带着防备,“你是骗子!”她一骂完就咬着唇,一句话也不说。

莫岑哲有些无奈地抚抚额头,“我哪里是骗子了?”

“我……”她轻咬着下唇,“我父亲会来接我的。”

夏佳仁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她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可是她已经来了,也已经回不去了。

莫岑哲被她痛苦的眼神震慑到,一时语塞,她很聪明,而他却觉得心疼,她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才养成了如此事事防备的心理。

在保护自己的时候,也伤害着别人……

莫岑哲静静地坐在长椅另一端,陪着她等她口中的父亲,他却很清楚夏父是不会来的,因为夏父已经将夏佳仁的监护权改定给自己了,但他说不出口,去伤害一个女孩,像花一样稚嫩的女孩,他做不出来。

父亲,夏佳仁从来不渴望有一个父亲,可是她只不过是在逞强,其实她需要,她非常的需要,她要一个父亲,一个背影像大山一样高大雄伟的父亲,在她难过、开心时,可以用强而有力的臂膀拥抱着她。

她只是一直在伪装,伪装不要父亲,伪装可以不需要父亲,其实她需要,因为妈妈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如果上帝将门关上,一定会另外开一扇窗户,可是她怎么都找不到那扇窗户。

一件大衣落了下来,披在夏佳仁瑟瑟发抖的身体上,“纽约早晚温差大。”

她脸上有些尴尬,可她还是硬着头皮道了一声谢,“谢谢你。”

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三章
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