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不要!既然不要她,现在为什么又要这样对她!

泪珠滑落时,她没有注意到,但莫岑哲注意到了,他放开含在嘴里的茱萸,两眼复杂地看着她。

一巴掌呼地甩过他的脸,力道很大,将他的脸都打偏了,他看着她泪流满面,对着他嘶吼:“莫岑哲,你这个混蛋,消失了三年,你干什么又要出现?你干嘛不永远永远地消失?”让她永远也不记得他、永远也不会伤心难过。

他没有说话,脸上的红印怵目惊心,他乖乖地停下了动作,而她犹不自知,声音沙哑地大喊:“你不要我了就不要回来,干什么回来……”

小佳仁,你以后一定会遇上一个对你很好的人,接着呢,你会爱上他,他也毁一心一意地爱着你……小时候,母亲最喜欢在她耳边讲这些话。

母亲是在哀悼自己还没盛开就枯萎的爱情,还是希望着她能得到幸福呢?可是她很小的时候就被现实夺走了作梦的权力。

因为绿色眼睛以及突出的五官。她被当成了怪物,比起展现自己,她更擅长低调,而当她十五岁的某一天早上醒过来时,他在自己的身边。

他看着手中的电子温度计,安心地对她说,没事了,退烧了……

那一刻,夏佳仁想,母亲也许有些话不对,可是,她真的遇上了一个对她很好的人,所以她想,她想喜欢他……

情愫被她好好地藏起来,有时藏得太好了,她都快要忘记自己喜欢他,甚至爱上他,隐约之间,她知道,一旦藏得不好,后果就不得了了……

但现在她顾不得这么多了!“混蛋,就因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这样对我吗?我告诉你,我不要,我不要再喜欢你,你这个坏蛋!丢掉我,一个人跑开,只剩下我一个人……”

对,他是一个混蛋,他不否认。

“你不要再回来,回来做什么……”她低低地重复着这一句话,脸上的泪水多得惊人,眼睛成了水库,豆大的泪珠,滴滴答答地流着,流进了他的心里。

莫岑哲轻拥着她,他知道,他的女孩回来了……

既然恨他,就不要装成不恨;既然喜欢他,就不要假装不喜欢;既然忘不了他,就不要求着他不要回来……

只要她说出来,他都愿意如她所愿……

他已经不是三年前的他了,他愿意一辈子当她的守护者,就像稻草人守望着稻田,他也愿意站在田边风吹日晒,任由乌鸦啃啄,吓走贪吃老鼠,只为了保住她的完整,为此,他甘之如饴。

她一边哭,一边捶打着他,雪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好看的粉色,他柔和着眼,温柔地触摸着她最美的肤色。

“佳仁,我不会走了,不会离开了……”他的嗓音轻得像是一阵风吹过她的耳边。

她没有理会,继续哭着,这一辈子大概就是这一会儿哭得最痛快。

“我喜欢你……”莫岑哲柔意满满地说。

她嘎然而止,梨花带雨的小脸蛋从他的胸前抬了起来,她脸上的神情像是看见恐龙似的惊恐,“你、说、什、么!”

他不自在地转了转头,“我喜欢你……”

“啪”,又是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

莫岑哲委屈地说:“我喜欢……”

“啪”!

“我喜……”

照旧“啪”!

好好先生的脾气也被磨光,莫岑哲破口大骂:“该死,你……”

“三年前,为什么要走?”夏佳仁霸道地打断他的话。

他一下子闭嘴了,嘴闭得牢牢的,比蚌壳还要紧。

“说!”她狠戾地命令道。

他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说话,双手主动地为她穿衣服,他进来时上了锁,但他们待在里面太久,也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你要是不说,我今天不让你出这个门。”她一个箭步挡在了他的面前,两手插腰。

他偷偷地吞了吞口水,脸上有些难为情,而夏佳仁堵住了唯一的出入口,压根不打算让他离开。

真是糟糕!静默了一会,他舔了舔唇,开口道:“我只是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害怕喜欢我?”夏佳仁两道柳眉紧紧地蹙在了一起。

“对,你知道的,我跟你差了这么多……”阅历、年龄,各个方面都差太多了,他真的可以去喜欢小他十岁的女生吗?他自己都怀疑不已。

夏佳仁面无表情的环住胸,看不出她任何情绪,莫岑哲紧张地搓搓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抛下你。”

“所以你花了三年的时间得出了什么结论?”夏佳仁真的很好奇,一个人需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去逃避吗?

“我喜欢你,我……”他脸儿红了,像个女人娇羞得说不出话。

“还想做我男朋友,跟我上床?”她倒直接得像个男人。

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咽到,“咳,不全是……”虽然她说对了一部份,但……“我想娶你……”

她的耳根子也不自在地红了,这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真的好令人害羞呀!“跳过这个问题,”她也实在听不下去了,太矫情了,“三年前我是做了什么事情吓跑了你?”

她不记得自己有做过“刺激”到他的事情,除了偶尔坏坏地用年轻的身子诱惑他,但那是因为他正经八百的模样实在是逗人,她才会玩心大发,或者偶尔说一些让人喷饭的话,可除此之外,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丰功伟业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跑出去跟男生约会……”那一刻,他渴望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是自己。

哦,这么说,是童子琳的馊主意的错了!夏佳仁脸臭得不行,她是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了。

可换过来想,如果没有馊主意的话,也许大叔还得花好多时间才能想通,到时候就有可能不是三年这么短的时间了。

“那你就是吃醋了。”夏佳仁了解地点点头。

他没有说话地侧过脸。

他的脸红在这个场合实在不适宜,夏佳仁想欺负他的想法陡然而生,她摸摸自己的脖子,状似不舒服地说:“你刚才抓得我的脖子好疼!”

她的控诉马上得到了他的抚慰,他轻柔地上前为她揉着脖颈,她享受地闭着眼睛,又道:“手臂也疼。”

大掌立刻移到她的手臂处轻捏着,他虽然把她的衣服穿了回来,可是穿得乱七八糟,她雪白的胸口还露了一大片出来。

她半睁开眼,“胸口也疼……”

他的手听话地在她胸部上方揉着,她坏坏地一笑,“下面一点。”

他的手停在了那儿,眼睛看着她眼泪未干的脸庞,以为自己听错了,“佳仁,你……”

“这里!”她拉开衣襟,“好疼,你咬得我很疼!”

闻言,他低头一看,果然如她所说,雪白的玉团红红的,而顶上的红莓被他咬得暗了不少,“这……”

夏佳仁坏心地看着他为难的表情,她故作豪放地把手放在胸口,轻轻地揉着,“算了,我自己来好了,明天最好不要红肿……”

“我来吧。”大掌坚定地拉开她的手,两眼直直地看着她胸前的美景。

刚才他没有想太多,只是想逼她脱去伪装,而现在,他脑子里真的很难把色情的想法给排除在外。

她的胸部很丰满,他一只大手都撑不住,乳肉在掌心膨胀的感觉差点令他迷失,她突然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双眼迷离,好不迷人,他差点就要像狗见了骨头冲上去。

她柔弱地说:“怎么办?小芳快回来了……”

欲 望硬生生地止住了,他抬头看着她的脸,在她的脸上看见了不同于声音柔媚的恶意,他嘀咕一声,“小恶魔!”

她咯咯地笑了,“给我穿衣服!”她像个女王张开双臂,尊贵地吩咐。

莫岑哲轻叹一声,知道她的娇纵是应该的,谁让自己这么可恶,不过他还是心有余悸地问了一句:“不生我的气了?”

她对着他甜甜一笑,“看你听不听话了!”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莫岑哲为她穿衣服的手一顿,假装害怕地说:“你不要吓我,我好怕!”

怕?夏佳仁心里不服气,等他一穿好衣服,她拿好包,准备要出门时,对他说L“不准跟我一起回去。”

“为什么?”

她甜美一笑,“因为我不想让你搭顺风车!”天底下可不能什么好事都让他占尽。

莫岑哲苦苦地一笑,所以说人不能对自己喜欢的人太坏,否则的话,报应很快就到自己身上了。

“过来!”她叫小狗似地对着他晃晃手。

他摇头晃脑地走到她身边,她妖媚地指指唇,“吻别。”

他笑了,这一次是开心地笑了,像拿到花蜜的蜂蜜,他开心地在她的嘴上吻一记。

她眼睛水水的,酷酷道:“掰掰。”

看着她近似小光头的发型,他怜惜地摸摸她的头,像是恳求似地道:“把头发留长吧!”

她的微笑一怔,把头发剪得这么短其实很方便,她很懒,他不在的这三年,她已经是一个超级大懒人,看她凌乱的房间,他就该知道。

她娇嗔道:“不要!麻烦!”

“冬天可以御寒。”

“冬天我会戴帽子的。”她狡辩。

他轻叹一声,“就为了我好不好?”他在她的肩上蹭着,像只小猫咪祈求主人的怜惜。

她抿着嘴思考了半天,“中长发!”这是她的极限,他可别妄想她像以前那样把头发给留到腰部。

中长发总比现在的好吧,他欣然接受,心里默默地想,以后总会说动她的。

当他目送着夏佳仁离开之后,他一个人走出房子,看着四周荒凉的场景,他慢一拍地想到,今天拍摄的地方接近郊区,很少有车。

拍摄人员都走得差不多了,他现在总算知道她的坏心思了,这个女人……以前她还只是一个问题少女,如今成功晋升为问题女人了,整人的功力越来越高超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司机会在一个小时之内赶过来。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喂?”

“老板,是我啦……”

“任远,干什么?”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嗯?一向好好先生的任远要他帮忙?真是史上奇闻。

“什么事?”

“帮我找三色猫……”

“什么?”

“三色猫……”

“任远……你打错电话了。”

“不是啦,老板,三色猫很重要,否则我要……”

“再见。”见死不救本来不是老板的特性,可找猫?莫岑哲摇摇头挂了电话,他可没有兴趣去找一只猫。

“大叔,你真的要睡沙发吗?”夏佳仁天真无邪地问。

莫岑哲认真地点点头,“嗯。”

“不跟人家一起睡?”

如果夏佳仁是一个抱着玩偶才能入睡的三岁小孩,他就跟她一起睡,“不。”

“好吧,那我睡觉去了。”她穿着近乎透明的白色睡衣,悠悠地从他前面晃过。

他们和好了,关系也从监护人变成了男女朋友,但莫岑哲想给彼此互相了解的时间,而不是像一个精虫上身的混蛋。

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一章
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