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哦,对了,大叔,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已经躺在沙发上的莫岑哲睁开眼,“什么事情?”

“过几天我有工作,要很晚才回来。”

莫岑哲不情愿地看着她,“要很晚?我陪你……”最后的几个字自动消失在莫岑哲的嘴里,夏佳仁现在最不喜欢听见的就是这样的话。

她已经成年了,她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就算他有钱可以养活她,她也不愿意,原因很简单,做模特儿和做他的清洁工,她情愿做模特儿。

莫岑哲赶紧改口,“那你早点回来……”

夏佳仁满意地点点头,上前亲了亲他的额头,他的鼻梁,以及那张乖乖的嘴,“知道啦。”虽然大叔有时候比阿公还要啰唆,但她还满喜欢的。

“晚安。”

“晚安。”她回房时又问了一句:“大叔,我又忘记了,一直以来我都想问你一件事情。”

“嗯?”

“你到底交过几个女朋友?”她好奇地眨着眼睛。

“我记不得了。”年轻时还满爱玩的,后来被她折腾够了,他可不想再找一个女人自寻烦恼。

她哼了哼,“标准的模棱两可。”她忽而邪邪一笑,“在你离开之后,我……”她比了比数字,“我也记不清了,似乎是两三个吧!”

沙发上的男人不镇定地换了一个姿势,努力地沉着气,“后来呢?”

“哪有后来,有后来有没有你了。”

“那……”他别扭地想知道更多,人天生的好奇心开始作祟。

“啊,好晚了,该睡美容觉了,晚安,大叔……”她跑回了房间。

“等……”他还没问完哪!

厚!这样让他怎么睡得着!他是比她大十岁、比她稳重、比她成熟,可不意味着他就不会吃醋呀!他独自生着闷气,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打开电脑。

MSN上弹出一个信息,是公关部的乔依依。

Boss,大后天艺术展,请准时到场,若不到场,年底分红时看着办!

很乔依依的风格,简单明了,喜欢威胁人。

“岚”每年都会举行一个艺术展,展出“岚”最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而这些艺术品则是有钱人想买都买不到的。

他回了乔依依一条信息后,点开了一个资料夹,里面有一份资料,档名是夏佳仁,他仔细地看着她的资料,这不是第一次,可他似乎没有查到有关她所说的前任男友。

过了一会儿,再三确定她说的前任男友不具威胁之后,他才吁了一口气,她要嘛就是唬弄他、骗他,要嘛真的如资料上写得这么不重要。

他揉揉自己眉头,客厅一片漆黑,一个人影从房间里走出来,“大叔?你还没睡?”

夏佳仁惊愕地看着他,客厅里只有电脑发出微弱的灯光,她打开灯。

“你怎么还没睡?”他反问,看了一眼左手的手表,距离她跟他说晚安已经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了。

“人家口渴。”夏佳仁迷迷糊糊。

“我不是在你床头放了一杯水了吗?”她知道她有三更半夜起来喝水的习惯。

“我要喝温的。”他那杯水已经放凉了。

是了,快进入冬天了,她不喜欢喝凉水,“我倒给你,你不要动。”莫岑哲关掉电脑,起身走向厨房倒了一杯水,看了一眼客厅,她不在,他往房间里走,看见她趴在床上,似睡又没睡。

“佳仁,喝水。”

夏佳仁咕哝一声,“你喂人家。”她耍赖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把小嘴嘟得老高。

莫岑哲无奈地一笑,走到她身边,扶起她,她可爱的小嘴嘟了一下,他将水杯凑近她的嘴边,她摇摇头。

“喂!”

她永远知道如何折腾自己!不让她如愿,她会闹个没完。

莫岑哲啜了一口水,贴着她的嘴,将水喂进她的嘴里,她的手臂宛若是被施了魔法的树藤,双手绕着他的脖颈,紧紧地贴着他。

他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将水背放在床头柜上,嘴唇没离开过她半刻,热情地回吻着她,她的舌头很柔软,好似棉花一般,两人接吻处发出声音,唾液相交的暧昧使房间内的温度一下热了起来。

夏佳仁的腿缠了上来,主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细细的柳腰优美地舞动着,若有若无地蹭着彼此的身体。

莫岑哲一把抓下她的手,气息不稳地看着她,“佳仁,住手!”

“大叔?”她迷惑地看着他,绯红的小脸上有浓郁的,全身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他难受地推开她,“你该睡了,晚安。”他逃之夭夭。

漂亮得如翡翠的绿眸在黑夜中一闪一闪的,透着趣味,仿佛猫捉老鼠似的胜券在握。她邪魅地一笑,“谁让你惹我!”

过了一会儿,夏佳仁听见浴室传来的水声后,笑得更开心了,身体在床上翻了一圈,抱住被子,准备睡一个好觉。

夏佳仁鬼鬼祟祟地躲在房间里打着电话,“你确定这个东西没问题?”

“绝对没有问题。”

“有没有副作用?”她紧张又问。

“唉呦,真的没问题啦!”

“你哪里弄来的?”夏佳仁打开包裹,研究着里面的东西。

“嘿嘿。”

“童子琳,你可别拿什么……”夏佳仁警告道。

“真的没有问题,我跟你说,这个药是医院里专门针对一些**有困难的男人……”

“大叔没有**困难好不好!”夏佳仁打断道,莫岑哲才没有呢!他有多热情,她完全清楚,每一次拥吻之后,他都异常激动。

不过无论如何,莫岑哲都没有碰她,她才会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哪知道童子琳直接给她寄什么药……

“呃,你早说嘛,那我就寄**了!”童子琳大剌剌地说。

几条黑线划过夏佳仁的脸,“那到底能不能用?”

电话那头安静了好一会儿,“我看还是不要用了。”

“那我怎么办?”

“你何时这么渴望了?”童子琳调戏道。

她才不是呢!谁教大叔定力太好了……

“不跟你说了,挂了!”夏佳仁在莫岑哲回来之前,羞愧地将包裹毁尸灭迹,男人不是下半身动物吗?大叔也太会忍了,忍久会不会憋坏?她脸红得抬不起头了。

玄关响起男人的声音,“你在想什么?”莫岑哲一回来,就发现她脸红得异常,还专心到没有发现他回来。

“你回来啦?没有呀!我没事,我在想晚上要穿什么衣服。”她快速地编了一个藉口。

“今天晚上大概几点回来?”

“呃,不清楚,你不用等我啦,我会……”

“我今天公司有事,说不定结束的时候可以去接你。”

“哦,好,到时手机联络吧!”

“那我出门了。”莫岑哲对她说道。

“等等……”夏佳仁站起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

她食指指着他,“你今天很不对劲!”

“我哪里不对劲了?”

“你穿西装欸!”不是说他穿西装不好看,相反的,很迷人,大叔是那种温柔的人,平时也总是淡淡地笑着,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西装,衬得他雍容华贵、风雅迷人。

“公司……”他正想作说明,她狐疑的眼神取悦了他,他咧嘴一笑,“被你发现了。”

“谁?”

“人。”

“男人?女人?”她不肯放弃地再三追问。

“都有!”

她笑了,上前在他的嘴边轻咬了一下,“不要被别的女人给袭击了。”

他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我会努力保护自己的。”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又拥抱了一下,莫岑哲离开了。

“大叔……”她喃喃地念着,过了一会儿,她也想起晚上的工作,赶紧准备去了。

这是一个安静的艺术展,一件一件独具匠心的艺术作品一一展现着,莫岑哲坐在最前排,眼睛看着精心准备的一切,心却早已跑到夏佳仁那边去了。

她现在大概正在拍摄,没时间回他简讯,他一次一次地翻看讯息,没有收到她的回覆。

“老板,你很不专心欸。”坐在他左边的任远咬耳朵道。

以往这种秀会吸引他的目光,因为他也是一个热爱艺术的人,可现在他只想着一件“艺术品”,夏佳仁。

“我先走了。”他欲起身,任远扯住他。

“等等,等一下就是三色猫了,老板你一定要看!”任远激动地说。

三色猫?好熟悉,哦,任远上次不是请他帮忙找三色猫吗?“是谁的作品?”

任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老板,你真的不知道三色猫?”

“不知道。”

任远偷偷地笑了,以老板正经八百的性格,大概很少接触这些,“是一个人啦。”

“人?你是说一个人是艺术品?”莫岑哲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好玩的事情,“类似欧洲大街上卖艺的人?”

“差不多,不过三色猫专业多了,我们可是花费了好多人力找到她的。”

“我想乔依依应该不会允许你破坏她的企划吧?”莫岑哲揶揄道,请一个表演艺术的人来当压轴?

“是依依决定的,只要你看了三色猫的表演,你也会赞同的。”任远坚定地说。

“你看过?”

“当然!喏,我这里有照片、有影片,等等……”任远拿着手机翻找着,灯光突然一暗,“来了来了,有真人版就不用看手机了。”

莫岑哲笑看了他一眼,转而目光调到了舞台上,然后,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夏佳仁会舞台上……

虽然她戴着面具,看不清脸,莫岑哲还是在第一时间里认出了她,他要是不认识她,那么他就是一个瞎子!

在柔和的灯光下,莫岑哲看清了她身上的衣物,他的眼球都要跳出来了,她身上穿着米色衣物,哦,不,不是衣物,而是彩绘,她竟然敢做人体彩绘!

他黑着脸站了起来,他的举动太明显了,以至于他一站起来,原本还在欣赏的人都把注意力转到了他的身上,他脸色铁青地上台,将夏佳仁给抓了下来。

乔依依正在主持,她也愣在了那里。

当莫岑哲抱着该痛打一顿的女人走到后台专属休息室时,他听到乔依依戏剧化的声音,“各位同事,虽然没有三色猫的精彩演出,但是能看到我们敬爱的老板表演的变脸节目,我们也赚到了!”

分红?才怪!他要封他们的嘴、戳他们的眼……

“大叔?”夏佳仁惊讶地喊道。

“闭嘴!”现在不准跟他说话,他快要发疯了!

浴室里一阵水声,男人挽着袖子,一边用专门的油清洗女人身上炫彩斑斓的颜色,她的脸上没有做彩绘,而用金丝面具罩着,而她**着身体,任由设计师在她的身上涂抹……

“啊!”

他阴森森地看了她一眼,“叫什么!”

“你捏痛我了……”她轻轻地说,眼含泪水,她的被他紧紧地掐在手里,形状奇异就不计较了,可是他的手劲真的好大。

第九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六章
第九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