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人体彩绘好玩吗?”他松了手劲,冷冷地问。

“其实那时候我只是一时兴起做人体彩绘,可我很少表演的。”她据理力争着。

“那我公司的人怎么找到你的!”

“我……”她轻咬着唇,上的大掌又一用力,她赶紧坦白从宽,“我就是拍成影片,接着就走红了……”她声音低得都要听不清了,可她语气中的自豪,莫岑哲可没有听漏了。

他姑且不质问红不红的问题,“谁帮你画的,嗯?”他低低的嗓音透着危险。

“没,我自己。”她赶紧澄清。

他又重重地抓了她一下,“小骗子,你的手倒是很长!能勾到后面去!”

夏佳仁不敢说话,今天似乎踩到他的地雷区了。

“女的,还是男的?”

“女的!”知道他在介意什么,她偷偷在心里乐了一下。

“以后不准!”

他只要想到她光**身子,好吧,也不全是,她的下身用皮裙包着,只有两条腿做了彩绘,可他还是看到了她丰满的玉团,哦,是所有人都看到了。

她的身材非常好,好到做人体彩绘时真的很美,但前提是她现在是他的管辖范围、他的人,别人怎么可以看!

他眼红了,手上的力道也大了,“大叔,很疼!”她的两条腿被他分别放在了浴缸两侧,好方便他清洗,虽然她极力劝说,她可以自己清洗的,可他不信,一定要亲力亲为,好把她洗得干干净净。

他的手来到她的大腿根处,轻捏她的花瓣,冷言冷语,“怎么这里不做彩绘?嗯?”

那个地方……她羞愧地低下头,“大叔,我错了,你别生气……”

即使他平时笑得一脸温柔,任由她欺负,可他生气时还是让人很害怕、很无助。

“错……”他自嘲地一笑,压根不把她的道歉听在耳里。

“大、大叔!”她红着脸大叫:“你的手……”

瞥了她一眼,莫岑哲面无表情地“清洗”着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包括她最 处,没有遗落任何一个地方。

夏佳仁绯红着脸蛋,双手捂着嘴,轻轻的嗯哼声从喉间冒出,她不敢反抗,或者说她压根就不想反抗。

“嗯……”她半眯着眼,仿佛一只慵懒的小猫咪缩在浴缸中,她的胸脯剧烈地起伏,嫣红的小嘴轻抿着。

他的手一点也不似他的外表这么的冷酷,温柔地令她化为一池春水,她能感觉到他的指头轻刮着她的花瓣,在她的甬道中轻轻地蠕动着,又温柔,又亲昵,让她忍不住地颤抖。

全身都抖动得不像话,她的私 处敏感地抽搐着,她怀疑是不是浴缸里的水跑进身体里了,又热又湿,她娇媚地喊了一声:“大叔!”

他霍地站了起来,在她即将达到愉悦的顶端时放开了她,不理会她埋怨的目光,抱起她站在莲蓬头下,温水冲刷着她的身体,他关掉水,拉过浴巾擦干她的身体,然后把裹着浴巾的她放坐在一边。

他脱掉湿了的衣物,全身地在她面前淋浴,五分钟快速地洗完自己,一转头,正好抓住了小色女偷窥的目光,他抓过浴巾包住下身,掩饰住下身的**,又抱着她回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后又离开,回来时手上有一瓶身体乳液。

洗掉彩绘以后,皮肤会很干燥,他低低地命令道:“转过身。”

夏佳仁听话地趴在床上。

他的手带着柔柔的乳液,以及一种淡淡的温热,轻缓地在她的背上移动着,她享受的闭着眼睛,从上往下移动着,当来到她挺翘的臀部时,他不由得逗留了好一会儿,气还没完全消,他故意重重地捏了她好几下,直到她不舒服地扭动着身子,他才离开。

他的手继续往下移动,擦过均匀的腿部,来到脚跟,他专业地按摩了一会儿,“转过来……”却没有听到声音,他的大掌扳过她的身子,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他无声地笑了,不贵手上的工作仍须继续,他擦拭着她的身体,不带任何色情的意味,可他的呼吸情不自禁地重了,当他恋恋不舍地离开那两团白嫩,经过平坦的小腹,来到隐密的私 处时,他倒抽了一口气。

被单上有着点点可疑的湿漉漉,他蓦地抬头,看见了某个俏皮的精灵正对着他眨眼,他惊讶道:“你没睡?”

“本来睡着了,都怪你摸来摸去的。”弄得她身体不由得发热,想睡也睡不着,她缓缓地起身,拿过他手上的乳液,对着他嫣然一笑,将乳液倒在身上,她大玩诱惑游戏,乳液沾上她的梅花,她轻轻地打圈。

莫岑哲重重地喘了一声,低沈地问:“你从哪里学来的?”

她倾身向前,对着他嘟嘴,“我不是小孩子了……”言下之意便是她该知道的都知道,“而且以前的纽约同学很开放。”

他默默地盯着她玩弄她自己胸脯的手,恨不得立刻代劳,“怎么开放?”他的理智与欲 望正在拼斗着。

“他们父亲喜欢买色情杂志,有时还邀请我一起去看‘动作片’。”她举例说明。

“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轻声道。

“嗯,你也没有告诉我你的小秘密。”她魅惑地轻吹着他的额头。

他睁开眼,看着她,“还学会了什么,嗯?”

“想要坐享其成?”她不屑地说。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深沉的眼神望着她,她不再说话,大胆地坐在他的身上,将乳液倒下,半液 体的乳液从她的身上流下来,形成一种的场景。

藉着乳液,她的身体没有任何阻碍地蹭着他,她挺立的磨蹭着他的胸膛,一软一硬,一柔一刚,他无法自己地起了反应,她的**甚至蹭着他的下腹。

她不舒服地扭了扭,双手往后一抓,抓住了他的男性。

知识再多,她也没有实战经验,她的身体一僵,他取笑道:“怎么?没看过?”

她红着脸,僵硬地想下来,男人一把抓住她,不许她半途而废,“继续扭!”

她像个机器人一样扭动着,少了刚才的柔媚和刻意,多了自然和天真,他反而喜欢青涩的她,被说他是大男人主义也好。

“嗯!”她低哼了一声,身体好像有自主意识地扭动着。

莫岑哲的大掌轻轻地摸着她的背部,促使她放松,一手轻轻地揉着她的胸脯,夹在两指间的被亵完得硬挺。

他轻咬着另一头的花峰,感觉她在他身上扭动得更加厉害,下身轻轻地夹在她的双腿间,缓慢地移动着,蹭得她的花瓣逐渐湿润。

她轻轻地“啊”了一声,身子往后仰,“大叔,你好讨厌!”尽是挑逗她,却不给她,她都要被欲火焚身了。

“叫我的名字。”他央求着,在她倒下之时,他也占据了上位,轻压在她的身上,她两条无力地张开,他顺势下滑到她的花口,看着美丽的花朵。

“岑哲……”她羞答答地喊了一声。

“佳仁……”他动容地喊着她的名字,呼出的热气吹过她青涩的花谷,他低头含住她的下身,她吓了好大一跳,幸亏他事先制住她的腰身。

“别……”她娇羞地拒绝。

他不回答,直接以行动告诉她。

她的双腿被他分开来,屈放在床上,下身如花儿一般绽放在他眼前,他跪在她的腿间,以灵活的唇舌取悦着她。

……

浓重的喘息声在房内响起,他软了身子,抱着她侧躺在床上,男性随着她的滑出她的体内,激烈的拍打声终于停了下来。

夏佳仁还没有完全恢复,她累得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

“以后……”他缓了缓气,“不准再做人体彩绘了!”他无法容忍她的身子近乎光裸地被别人看光。

“好。”

“明天立刻上网把影片给删掉!”

“好。”

他满意地吮了吮她的耳朵,回味着两人紧紧相贴的感觉,夏佳仁很想睡,可是她还不能睡,“岑哲……”

шωш• ttκΛ n• C O

“嗯?”他的嘴轻微弯起,他喜欢她叫他的名字,大叔是一种熟悉而名字是一种亲昵。

“那个艺术集团是你的?”她闭着眼,心跳仍跳得厉害。

“嗯。”他应了一声。

聪明如夏佳仁,她立刻想到了他曾经提过的,有关生父对他的恩情,“我的生父到底帮了你什么忙?”是什么的忙让他接手了她这个烫手山芋?

他的宝贝真的很聪慧,他艰涩地开口,“我是一个私生子……”

还未完全清醒的头脑因为他的话睁大了眼,夏佳仁张着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夏伯父收留了我,甚至栽培我,让我上大学,你说,这个恩我是不是该报……”他并未细讲,其中的酸楚她必然会懂,因为他们曾经走的是同一条道路,有过类似的经历。

夏佳仁讲不出话了,她没想到一向温柔的莫岑哲会和她有过一样的处境,她哽咽地说不出话,怪不得那时候不论她多坏、不论她多让人讨厌,他总是耐心地对待她。

因为她不是故意要耍坏,她只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希望有人关注她而已,而他必定是懂她的,否则他怎么会在被她气得要疯掉时,还一如既往地待在自己身边呢……

“岑哲……”

“嗯……”他轻轻地摸着她的手臂,感觉她的皮肤上的鸡皮疙瘩,他用脚勾住被子,盖住他们。

“幸好我当初遇见了你。”要不是他的话,也许她真的会孤苦伶仃到最后。

生父并未做错所有的事情,他让母亲一个人生活,让他的血脉流落在外固然可恶,可他做对了一件事,他将莫岑哲送到了自己身边。

“我也是……”

两个有情人紧紧相拥着,他突然想到,“佳仁,谁想到给你取这个名字的?”

“妈妈。”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

莫岑哲深有体会地点点头,“以后我们都不会寂寞了。”

佳仁,小佳仁,你叫小佳仁……年轻温和的母亲说。

为什么?我不喜欢叫佳仁。

佳仁、佳仁,以后你就是我的家人了,永远的家人……年轻的母亲拥着小女孩说。

以前不懂她为什么会叫佳仁,没想到母亲也很孤单,母亲也想要一个家人,真正的家人,“妈妈她没有亲人……”因为未婚生子,败坏门风,母亲毅然地选择一个人生活,和她的小佳仁一起。

“她有你……”莫岑哲温柔地说。

“我以前有妈妈,现在有你……”她甜甜地笑了。

“对!”他感动地埋进她的脖子。

“岑哲……”

“什么?”

“你也有我。”他们是同样的人,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人,是可以一起牵手到最后的人。

“我知道。”

她笑着闭上眼睛,“我想睡了。”

“嗯,晚安。”他的手臂坚定地环住她,也跟着进入梦乡。

窗外的月光皎洁分明,冷然的月色在黑暗中闪着温柔的光芒,渲染着一种暖意,这样的夜晚最适合拥着最爱的人,一同入眠。

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三章
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