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夏佳仁看了看纸条上的地址,疑惑地蹙着眉,这个地址……疗养院?她听过这个疗养院的名字,因为那是私立的贵族疗养院,有钱就能住。

“在想什么?”今天莫岑哲自己开车,他一边看着夏佳仁,一边小心地开车。

“没什么……”她抓紧手心,一只大掌伸过来,正好搭在她手上,她的手冰冷得厉害。

“真的没事?”他不放心地又问一次。

“没什么啦,人家就是有点累,想休息了。”她对他笑了笑,半转过身,背对着他,“你让我休息一下,到了再叫我。”

看着自己的手空了,莫岑哲只好把手规规矩矩地放在方向盘上,脸上一层雾色。

莫岑哲最爱的女人?难道不是她吗?她扪心自问,暗色的玻璃上倒映着她犹豫的脸庞,莫岑哲看了一眼车窗,望见她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

她在想什么?

洛思疗养院,夏佳仁站在门口,咬着唇,犹豫地看向里面,接着她缓慢地走了进去。

马上就有人为她服务,“小姐,请问你是来探病吗?”

“呃,我想找一位……”她递出手上的纸张,“这位小姐。”

工作人员拿过纸张,先是看了她一眼,接着道:“李夫人跟我们说过,小姐这边请。”

李夫人安排了一切吗?藉着上课的名义,摆脱了莫岑哲的夏佳仁跷课来到这里,就是想弄清楚这件事情。

她是不是不小心掉入了那位李夫人的圈套里呢?要是真的话,那她真的是笨死了。

护士把她带到一个房间后就离开了,她静静地打量着房间,在房间的一个角落沙发上坐着一名女子。

她倒抽了一口气,她以为那是一个娃娃,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人。

说那个女子是娃娃一点也不过分,她很漂亮,头发长及腰部,发尾卷曲,一双黑眼睛又大又亮,肌肤雪白,就和她小时候玩过的娃娃一样漂亮。

房间内陷入诡异的沉默,她吞了吞口水,“你好……”

那名女子没有反应。

夏佳仁觉得奇怪,上前在她的前面晃了晃手,她仍是没有反应,“小姐,你好……”

洋娃娃女子沉静如玩偶,一动不动。

夏佳仁的心头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她掉头准备要离开时,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李夫人,她吓得惊呼了一声。

房内仍是安静无声,李夫人淡淡地开口,“你来了……”

“夫人你……”夏佳仁脸色都苍白了,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她拍拍自己的胸口,试图冷静下来。

“这个女人就是他最爱的人。”李夫人放下昂贵的包包,走到女子身边,拿起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着她的头发,好似不是第一次,她的动作很是熟练。

“她是谁?”夏佳仁纯粹是好奇,她甚至觉得这名女子与李夫人非常的相像。

李夫人没有说话,夏佳仁深吸了一口气,却发现这个房间的气氛压抑到极点,连带得令她呼吸都困难,深呼吸并没有起到缓解的作用,夏佳仁实在受不了了,“我要走了。”

“你别跟着那个男人,否则你的下场就和她一样……”在夏佳仁踏出门口时,李夫人突然来了这个一句。

李夫人什么都没有多说,却比什么都说了的效果还要惊人,夏佳仁狼狈地离开了房间,当她碰到那名护士时,她抓住了护士,“你好,我想问一下,那位小姐她生了什么病?”

护士看了她一眼,才既起她就是刚刚的探访者,“哦,你说李小姐?”

“李小姐?”她傻傻地重复着,怪不得容貌会这么像,怪不得李夫人对那名女子这么温柔,夏佳仁几乎可以猜到其中的曲折了。

“是的,她是精神方面的问题,受到太大的刺激,所以就自我封闭,这种病通常很复杂,但也是有好转的机会……”护士以为她是家属或是亲朋好友,详细地解释。

夏佳仁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谢谢你。”

“不客气,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多来探望,也许能让她好起来。”

她没有说话,勉强地一笑,接着踉跄地离开了。

外头的阳光如此的绚丽,夏佳仁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爆开了,她一步一步地走出疗养院,看到停到门口的跑车,她看着车内的男人走出来,迎向她。

“你知道了?”莫岑哲开门见山地问。

“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现在好想大笑,却笑不出来。

“对!”

“她爱你,以女人的方式爱着你?”

“嗯。”

夏佳仁努力地眨着眼睛,想将这个男人看得清楚一些,“你爱她?”

“从来没有!”他冷酷地说。

夏佳仁像被点到了什么穴一般,神经地拉着他的手,火速地往疗养院冲去,莫岑哲被她的行为吓了好大一跳,“佳仁!”

夏佳仁没有说话,铁青的脸色活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

我母亲将我交给夏伯伯以后就离开了,听说后来又嫁给了一个有钱人,我是私生子,是夏伯伯收留我、栽培我……

走着走着,夏佳仁小跑起来,被拉着跑的莫岑哲无助地跟着她。

你爱她?

从来没有!

病房的门一下子被打开了,李夫人不悦地看向门口,在看到是莫岑哲和夏佳仁时,她有些吃惊。

夏佳仁微喘着气,跟在她身后的莫岑哲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莫岑哲看到了房间里的李小姐,他有一瞬间的内疚。

他不知道,他一直不知道这名女子疯狂地喜欢自己,在他还不知道她是李夫人的女儿时,他就明确地拒绝了她。

过了一段时间后,她消失了,直到一个宴会,他看见了她,她也见到了他,那一刻他看见她眼里的崩溃。

他不爱她,甚至把她当陌生人,所以他没任何感觉,直到他听到她疯了住进疗养院。

他坐立难安,虽然他不是罪魁祸首,但他还是不安了,她不该因为上一代的一个错而害了她自己的一辈子,如果她早知道他是李晨明的私生子,也许她就不会爱上他。

她情何以堪?爱上同父异母的哥哥!

夏佳仁深吸一口气,在李夫人下逐客令之前,她豁出去地大喊:“混蛋!”

不知把目光摆在哪里好的莫岑哲一惊,看着周身有着熊熊大火的夏佳仁,“佳仁……”

“你给我闭嘴!”夏佳仁凶狠地大喊了一声,莫岑哲立即噤口,“回去再收拾你!”

夏佳仁转过头,看着李夫人以及那名女子,她气呼呼地喊道:“你们凭什么给我扮成受害者的模样,是你的女儿爱上了大叔,大叔从来没有爱过她!你凭什么把错都归咎于大叔!是你的女儿犯花痴、是你的女儿爱玩禁忌游戏、是你的女儿情不自禁……”

李夫人脸色大变,贵妇的形象转而退下,她破口大骂道:“你是哪里来的疯子?我女儿哪里有问题,是他!是他勾引我女儿,我女儿才会爱上他,他是故意的,明知到他们有血缘关系,竟然还勾引……”

“你给我闭嘴,你的嘴巴比屎还臭,大叔才不会故意勾引她!像她这种弱不禁风的女人,才不是大叔喜欢的型,是她自己不要脸贴上来,你也是,不要脸地把所有的错都怪在大叔身上,你们两个就是一对不要脸的母女!”

李夫人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他曾经有过一段不好的回忆,所以他不想回台湾,他一直不去面对、一直逃闭着,莫岑哲沉默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小女人……

“告诉你,以后不准说大叔爱的是这个女人!”她一顿,神气地扬眉,“大叔爱的是我!”

李夫人憎恨地看着他们,夏佳仁也不想看见她,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拉着莫岑哲走。

“呜呜……”

他们听到了一阵哭声,于是停住脚步,相视一眼,同时转过身。

夏佳仁看见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哭着,她的脸上挂着两道泪痕,喉间发出呜呜的哭泣声。

“俞渝!”李夫人惊喜地大叫,李俞渝住在这里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反应,“医生!护士!”她惊喜万分地跑出去叫着医生和护士。

夏佳仁偷偷看了一眼莫岑哲,发现他的眼底除了愧疚之外没有别的情绪,她才满意地拉着他往外走。

李夫人,李俞渝……哼,这些不重要的人,休想伤害到她的大叔,来一个,她劈一个,来两个,她斩一双。

夏佳仁从来不觉得自己很幸运,但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幸运,她有一个工作很忙得单亲妈妈,但妈妈很疼爱她;她有一个从未谋面的生父,虽然从来没有被生父疼爱过,但生父帮她找了个有力的保护者。

而大叔,他什么都没有……但现在,他有自己!

“说!”夏佳仁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寒意,一副要算帐的模样。

被罚站的莫岑哲一头雾水,“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这么傻,被人欺负!”夏佳仁一肚子的气,小时候她也因为单亲家庭的关系而被小朋友欺负,但她都心机颇深地欺负回来了,而那些小朋友到现在都不自知。

“我没有被人欺负!”他陈述道。

“但你自责了!”她犀利地指出他心太软,对别的女人心软,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佳仁……”他深邃的眼眸温柔地注视着她。

她冷冷一笑,“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

莫岑哲讨好地依偎在她的身边,没有说话,只是唤着她的名字,“佳仁,佳仁……”她怎么会这么可爱呢!他的心被填得满满的,他以为她会嫌弃自己,就像很多不知情的人一样,用一种恶心的眼神鄙视他,他们都被李夫人误导,真的认为他是一个居心不良的人,认为他真的利用血缘关系,让李俞渝发疯。

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他,他像个傻瓜一样被万人指责,只有她没有听信缠言,她不知道,当他得知她来到疗养院时,他真的很怕她出来以后,也以那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夏佳仁将他埋在她脖子的脸抬起来,看着他眼里一阵水意,她气愤地骂道:“你训斥我的魄力到哪里了?被人欺负了不懂得还击吗?”

莫岑哲笑了,他没有她想的这么软弱,但他也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强大。

“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乖乖地被别人欺负,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夏佳仁气到了极点,讲的话也毫不留情。

他出了一身冷汗,像啄木鸟啄树似地猛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再也不敢了!”

她气愤难消,冷哼了几声,“今天不准上床!你睡沙发!”果然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

是夜,万籁俱静,男人躺在有些小的沙发上辗转反侧,怀里没有了某个小女人,很没有安全感,他都难以入眠。

他缓慢地爬起来,看着窗外的月光,他不由得拿了一根烟,点燃,缓缓地抽着,不一会,他抽完一根,缓慢地站起来,往房间里走去,卧房并未上锁,他像个小偷似地潜进去。突然房间的灯打开了,本该躺着睡觉的女人正坐在床上。

他笑容满面地凑过去,“佳仁……”

“我睡不着!”她越想越气愤,拿起身边的抱枕狠狠地往男人身上砸去。

莫岑哲准确地接住,“还在生气?”

“没什么,我只是发神经!”

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三章
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