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见者有份?”她以为他谈成了一笔大生意。

“嗯,某种意义上你也有份。”他拿过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

“有形的还是无形的?”她一点就通。

“无形的。”

她的眼睛转了一圈,食指戳了戳他的腰,“是什么事情?”

“以后再告诉你。”

“我现在就要知道!”好奇心杀死一只猫。

“乖。”他眼睛直盯着电视。

“哼,不说就算了,电视还我!”她抢过遥控器,鸭霸地转回原来的频道。

他偷偷地从身后拥住她的腰身,头抵着她耳朵,“该睡觉了!”

“不要,今天我要看……啊!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纽约

“呀!”一声尖叫从一栋别墅中传了出来。

“怎么了?”莫岑哲以百米速度冲到了卧房,却发现没有人,于是往衣物间走去。

“你这个坏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生父要过来看我!”房内一个小女人正对着满满的衣服发愁。

莫岑哲倚在门口,看着忙碌的女人,“下午喝茶,给你一个上午还不够吗?”

“我……”她很紧张啦!一想到等等就可以见到自己的生父,她就激动不已。

莫岑哲把她拉进怀里,“好了,别想了,就穿上个星期买的那一套吧!”

“可以吗?”她抬头询问。

“嗯,很漂亮。”他赞许道。

“那就穿那个好了。”她笑颜逐开。

“佳仁……”

“干嘛?”

他低下头,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地看着她,“你恨夏伯伯吗?”那个从来没有尽过父亲责任的男人。

她的眼睛闪烁了几下,目光看向了地上,良久后才说:“恨?我妈妈教的最多的就是不要恨,她说是她不好,才会让我没有父亲。”

莫岑哲紧紧地抱着她,感叹道:“你妈妈是一个好女人。”

“岑哲……”

“嗯?”

“如果你敢……”她话还没说完,嘴巴已经被他给捂住了,他的”眼里透露着睿智。

“我不会的,你没发现我都没有喝酒吗?”酒可以助兴,也会酿成大祸。

他这样一说,夏佳仁倒想起了,“你是没喝酒……”至少在她面前没有过。

“不要怕,嗯?”他用力地抱着她,恨不得将她纳入自己的身体里,她没有安全感,所以他竭尽所能地给她安全感。

夏佳仁静静地被抱在他的怀里,柔顺得如一只被抚平了毛的猫咪,良久之后,她推开他,想起了一件事情,“哦,对了,一直忘记问你,为什么三楼有一间房打不开呀?”

“这个……”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不相信地眯着眼睛,突然嘴角笑开了,温柔地说:“不知道呀?那就算了!”

“你……”她的转变太快,他倒有些不安。

“你不是在工作吗?快点去吧!”她对他挥挥手。

他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那我去工作了。”

“嗯,去吧,去吧,我也要换衣服了。”她把他给推了出去。

过了五分钟后,衣物间的门再一次地打开了,一个贼头贼脑的人看来看去,看见走廊上空无一人后,她清悄悄地往三楼走去。

走到三楼某间房时,她停了下来,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人影,她偷偷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一把一把地试着。

“终于找到了!”她找到对的钥匙,打开了门。

门内一片黑暗,她走到窗户边,拉开了窗帘,阳光洒了进来,她才看清了周围,是他的工作室,房间里摆着很多成型或者不成型的作品。

“不就是工作室吗?神秘兮兮的。”她无聊地看了一圈,转身要走时,左边架子上的玩意吸引了她的目光。

左边墙上有数排架子,架子上陈列着一个个拳头大的陶土娃娃,每个娃娃都有着不同的表情,生气、开心、郁闷……栩栩如生。

是她!每个娃娃都是她!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几乎有四、五排那么多的小玩偶,每个都做得非常精细,不论是五官轮廓还是动作,她捂着嘴,一排一排地看过来,到最后她泣不成声。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道男声在她轻颤的背后响起。

莫岑哲感觉到了她的古怪,在发现自己口袋的钥匙不见时,他就知道被她给“摸”走了,他无奈的笑着看她抖动的背影,他悄悄地走上去,“怎么了?”

“这些……都是我!”她肯定地说。

“要是做别的女人的陶土娃娃,我肯定会被你打死!”他试着让气氛轻松一些。

她破涕而笑,“废话!”

“呵呵……”他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这些陶土娃娃是他这三年做的,她不在他的身边,他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把她所有的表情、肢体语言全都用陶土做出来以后,他又觉得无聊,因为陶土做得再像,也不是真的她。

陶土娃娃不对对他讲话、不会故意挑衅他、不会坏心逗弄他……

她,陶土娃娃代替不了……

“不过是几个陶土罢了,你不用这么感动吧?”他故意不在意地说。

夏佳仁没有理会他,迳自半蹲下身子,细细地数着,“一个、两个……十个……二十……”

“佳仁!”他抓住她,打断她的算术。

“你很烦!被你打断了!”她气愤地看了他一眼,“又得重新来过了。”

“别数了……”他制止她的行为,可她仍坚持不懈地从头开始数。

“好了,是一百个……”他只好承认了。

夏佳仁哭得惨兮兮地看着他。

“以后不会再做了。”他亲亲她的额头。

“为什么?”

莫岑哲深情地凝视着她,“你都在我身边了,我还要这些陶土娃娃干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她的泪痕。

“大叔……”

“嗯?”

“以后陶土娃娃当成我每年的生日礼物,好不好?”她可怜兮兮地央求着,没有人能拒绝她的要求。

“好。”

“大叔,你真好!”她双腿一跳,环住他的腰,像无尾熊抱着尤加利树似地抱住他。

“哦!”他赶紧捧住她的臀,“热情的小东西!”

她大方地在他脸上赏了几个香吻。

“别惹火了,小家伙!”他威胁道,暗示性地挺了挺下身,她却不当一回事,照样热情地吻他。

“佳仁……”他出声警告她,她干脆就封住了他的嘴。

一旦遇上她,他的意志有多薄弱可想而知,可她却热情地要融化他,不断地用她的吻挑逗着,好不容易逃开了她的吻,他气喘吁吁,“下午……该死的下午!”

闻言,她哈哈大笑。

“没良心的女人!”他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引得她敏感地缩了缩,“还惹不惹我!”

“大人饶命,小女子不敢了!”她赶紧推开,他却把她抱得紧紧的,怎么也挣脱不了。

“我看干脆下午就不用去了!”

“那我们干什么呢?”她魅惑地对他挑了一下眼。

他哀叹一声,真的可以的话,他想直接带她上床,他放开她,“别闹了,该准备一下了。”约好是下午两点,总没有让长辈等晚辈的道理。

她凑近他的耳边,耳鬓厮磨之际答应下了一个热情的晚上。

他艰难地别开了眼,“我,咳,去换个衣服,到楼下等我。”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夏佳仁不忘追加道:“不要待太久哦!”换来他一个白眼。

“哈哈……”大叔为什么还是这么可爱,好玩呢!

她又一次地看了可爱的陶土娃娃们,带着幸福的笑容关好门,上了锁,大叔不想让她知道那三年他是如何思念她的,偏偏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

她带着满足的笑容优雅地步到一楼,门铃正好响了起来,她小跑步过去开门,心想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呢?

门一开,见到一个高贵的夫人,夏佳仁正想要开口,贵夫人已经开口,“我是夏夫人。”

夏佳仁还没缓过来,瞥见她盛气凌人的眼神中戴着轻蔑,夏佳仁心里一阵不舒服,没有邀请她进来,“夫人,你找谁?”

夏夫人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生,不用多说什么,光是那双眼睛,她就能确定夏佳仁就是丈夫的亲生骨肉,她的心里又苦涩又难受。

她傲然地重复了一遍,“我是夏夫人。”

夏佳仁耳力很好,她当然听见了,也听懂了,可……等等!夏?夏佳仁慢一拍地反应过来,眼前的贵妇人刚刚讲的是国语,她脸色一阵苍白,马上明白贵夫人的身份。

“你……”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夏佳仁只能不说话地看着她。

“废话不多说,我丈夫是不会出席你的婚礼的!”夏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狼狈地转过头,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开,她无法再待下去,面对这个长得像挚爱丈夫的女生,她竟然狠不下心对她说狠话,但愿这个女生有自知之明,不要妄想别的了。

夏夫人上了轿车,她难受地捂着头,这个女孩就是她心中的刺,她怎么也拔不掉的刺,夏佳仁为什么和丈夫长得这么相像呢?如果不像,她的心也许不会这么难受……

“夫人,你还好吧?”

“快点回去吧,还有,请陈医生来家里一趟……”她的头疼得难受。

“是。”

目送着扬尘而去的轿车,夏佳仁全身冰冷地站在门口,“怎么了?”身后男人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这么冷,站在门口干什么?”

她沉默不语,他敛眉,“刚刚是谁?”

“岑哲…一下午的见面,我不去了……”夏佳仁推开他,跑回了房间。

“佳仁!”莫岑哲紧张地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女人,“怎么回事?”

在那天之后,夏佳仁一直闷闷不乐,即使是莫岑哲也无法开导她,于是到了某个周末,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莫家。

当时夏佳仁正无聊地看着原文书,她坐在自家小院子里的白色藤椅上,藤桌上放着精致的点心和热饮。

莫岑哲就坐在她身边,她看书、他看她,而她也由着他,这几天他探究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

“有人来了,我去开门。”他这么说。

过了很久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院子里,夏佳仁头也没抬,她以为是莫岑哲,过了好一会,那抹高大的身影一直挡着她。

她不耐地抬头,却望入了一双吃惊的眼眸,她的绿眸里也盛满了惊讶,“先生,你……”

心中隐隐约约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夏佳仁下意识地找莫岑哲的身影,他却狡猾地不知道躲在了哪个角落里。

她放下书,慌慌张张地站起来,飞快地看了一眼那张英俊亲切的脸,随即她便低下了头,莫岑哲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让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碰见自己的生父呢?

“别怪岑哲……”夏父低沈的嗓音响起,“他只是担心你。”

他的声音好温柔,夏佳仁不由得抬头看着他,用一种迷茫中带着崇拜的眼神望着他,夏父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孩子,可以坐下聊聊吗?”

他的一句“孩子”让她酸了鼻子,夏佳仁垂下眼眸,“嗯。”

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
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