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经过大半年的饮食调养,她的脸色红润如苹果,一双绿眸像魔术般吸引人的目光,哦,对了,就是她的混血外表,让她在华人和外国人当中相当吃得开。

“不行!”他摇摇头,太危险了,如果派对上的男生有和他一样的想法,问题少女有可能会成为问题妈妈,他简直无法往下想。

“大叔,你工作不忙吗?”夏佳仁换了一个话题。

莫岑哲已经了解她灵魂中邪恶一面,“不准转移话题!”

“好吧。”夏佳仁靠着门,无辜地看着他,似乎在说,请让我去吧,求求你了。

莫岑哲可不会上当,“你知不知道多少女生被下了药而不自知,然后……”他脸一红,感觉自己此刻有些过于激动了。

夏佳仁好心地接下去,“怀孕,堕胎……”

莫岑哲见鬼似地张大眼睛看着她,不敢相信她过份坦白的话语,“你……”他惊讶到说不出话了。

夏佳仁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愉快地看着他似乎想撞墙的表情。

“你听我说。”他努力地安抚着激动的心情,“你不能去参加那种……不健康的派对……”

“大叔,十个派对里有八个都在抽大麻、酗酒……”夏佳仁看着他像惊弓之鸟似地瑟缩了一下。

“不行,你绝对不能去,如果你发生那种事情,你的一生就毁了……”莫岑哲吓得满头大汗。

“大叔,去年你答应过不会对我讲大道理的!”她哼了哼,提醒他要言出必行。

莫岑哲蓦地垂头丧气,以前他就觉得她很不可爱,她现在已经把这项缺点发挥到极致!

夏佳仁像个大人似地拍拍他的肩膀,奈何他太高,她都构不到,话说她都有一百六了,他是不是长太高了?她只好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俏皮地对着他眨眨眼,“大叔,既然这样,我要走了,我要来不及了。”

“不行!”虽然还没想到其他理由,可莫岑哲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羊入虎口。

“大叔!”夏佳仁不耐烦了。

“你……”莫岑哲词穷,手紧紧地抓着夏佳仁的包包。

夏佳仁硬脾气一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甩开,连带把自己的包包也给甩了出去。

莫岑哲的手被甩开了,夏佳仁的包包也躺在了地上,若是一般人来看,好似一对要分手的男女,男的死缠烂打的场景。

夏佳仁看着他,不发一语。

“我接受你的道歉,只要你不去那个该死的派对!”莫岑哲趁机接过话。

夏佳仁眼睛一眯,似乎非常不爽,“不,我就是要去!”本来去不去也是无所谓的,可看着莫岑哲紧张兮兮的模样,她就想逗逗他。

寄人篱下的拘束早在他们生活的第二个月就消失了,只要她不要太过分,莫岑哲总是睁一支眼、闭一支眼,可是他似乎管得越来越严了。

看来派对的事情对他的刺激不小,他不但没有妥协,反而紧张得要命。

夏佳仁并没有很大的兴趣要参加派对,这一次也是拗不过埃利的要求才答应的,可看着莫岑哲的表情,她突然很好奇他在派对上曾发生什么事情。

“大叔,你在派对上做错事?”她像是发现他的小秘密一样兴奋。

他说不出话,支支吾吾,“没有!”

“你把女生的肚子搞大了?”

“没有!”他立刻否决。

“你被下药?”

“没有!”

“你……”

“该死,那些派对不过是男生想要跟女生上床的途径罢了!”偷尝禁果,青少年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这个了。

莫岑哲懊恼地瞪着夏佳仁,夏佳仁得意地笑了,“啧啧,原来大叔也有吃荤的时候。”

莫岑哲的脸一阵青一阵红,耍狠道:“闭嘴!”他太清楚那些外国男生对亚洲女生的觊觎,对外国男生而言,那种充满羞涩的东方美人是多么地令人……兴奋……

“是外国人还是……”她邪恶地笑着。

莫岑哲无力地垂下头,却惊见地上的东西,“该死,那是什么?”

呦呦,大叔真的要发飙了,从来不在她面前讲粗话的大叔爆发了,夏佳仁顺着他的手势看向地上的……

“这不是我的!”她澄清。

“你竟然带保险套?还有那个是什么?避孕药?”莫岑哲要发疯了!

“那不是我的,是埃利斯的!”埃利斯肯定是恶整她,真是可恶,明天非得跟她算帐!

“埃利斯?”

“女生,我的同学。”

“立刻跟她分开,不准跟她来往!”

夏佳仁不开心了,“然后呢?你要带我去做处女膜检查吗?”

一群乌鸦飞过莫岑哲的头顶,他简直要被气到吐血了!“你……”

“什么?”

“立刻给我回房!”

“做什么?”

“面壁思过!”好好地给他反省。

“可以面门吗?”

“夏佳仁!”他的叫声几乎掀开了屋顶!

“好的,我的先生。”夏佳仁面无表情地转身。

在莫岑哲看不见的地方,她的脸上挂着惬意的笑容,整他真好玩!

气呼呼的莫岑哲独自一人站在客厅里生着闷气,他该如何是好呢?

夏佳仁肯定不知道她一时兴起的恶作剧,会让莫岑哲作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在莫岑哲宣布这个决定之前,他约了夏父见面。

“阿哲,你这次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夏父日理万机,一向喜欢有话直说,而他也喜欢与爽快的人交谈。

“我想回台湾发展。”

“是吗?可是你的‘岚’现在才刚起步……”夏父深思着,以一个好友的立场斟酌他的决定。

莫岑哲没有多说原因,“我不仅仅想回去发展,我还想带她回去。”他虽然是夏佳仁的监护人,可是他觉得有必要通知一下她的生父。

他口中的她,他们心知肚明,就是夏佳仁。

夏父的神情冷淡,可眼神闪过一瞬的愧疚,“她……愿意吗?”

莫岑哲笑一笑,“她会愿意的。”纽约不适合她,她应该回到原来的地方去,那里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地方,也不会令人颓废丧志。

“是为了她,你才……”

“呵呵,当然不是,她只是一个因素,还有就是我也想回去了。”莫岑哲温柔地笑着。

“你真的要回去?”夏父知道台湾对莫岑哲来说,是一个不愿回想的地方。

“是的。”莫岑哲点点头。

“好吧,不管如何,这个人情我一辈子也还不清。”夏父诚恳地说。

“哈哈,你说过最讨厌别人说客套话,现在跟我客气什么!”照顾夏佳仁也许一开始真的只是想要还夏父的人情,可是现在他觉得他跟小ㄚ头生活的日子挺开心的。

“这是真心话,不是客套!”夏父笑咪咪地说。

“好吧……”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在莫岑哲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夏父叫住了他,“请等等。”

“怎么了?”

“收下这个吧。”夏父将一个牛皮纸袋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莫岑哲脸一冷,“我说过很多次,不需要!”

夏父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不需要,可她也许需要,你可以留着……”

“不。”这种情形每次都会发生,以至于他们之前愉快的聊天都成了多余,莫岑哲严肃道:“我可以养活她。”

“这不是你的责任。”

“但现在是了。”莫岑哲不知道自己在争执什么,当初不收夏父的钱,是因为他要还人情,现在不收下钱的原因,似乎和原来不一样了。

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夏父的眼睛一刹那间有些困惑,片刻后似乎有所顿悟,他笑着收回牛皮纸袋,淡然道:“好。”

莫岑哲匆匆地道别,在夏父面前,他有一种感觉,好像埋于地下几万年的秘密要被看透了,天知道他根本没有所谓的秘密。

他光明正大,又没有做什么羞耻的事情!

莫岑哲离开后,开着车回家,途中下了车给夏佳仁买了最爱吃的泡芙,当他回家的时候,问题少女正用愤怒的眼神暗示着他的。

“你太过分了!”

“嗯?”

“你竟然跑去学校警告埃利斯不准跟我来往。”虽然她也不是很喜欢埃利斯,但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大家都喜欢不完美的人,不是吗?

“哦。”他大方地承认,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其实夏佳仁也不是真的生气,她就是不喜欢他这么霸道,不喜欢他这种像母鸡保护小鸡的行径,她都已经十五岁了,就要满十六岁了!

莫岑哲将预先准备好的泡芙拿出来,对着她讨好的笑一笑,“你看!”

她不是小孩子,他以为用食物贿赂是一个好行为吗?夏佳仁没好气地拿过泡芙,随手塞了一个在嘴里,“嗯,算了,这次算了,下次绝对不可这么做了!”她发誓绝对不是泡芙征服了她,而是她不想太计较了!

莫岑哲笑了笑,“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夏佳仁眉一挑,心里有一种要倒大楣的感觉,“什么事情?”犹记得他上次跟她说事情,请注意,是说,不是商量,所以这种事情绝对是没得商量的。

他上次说要带她去非洲看动物大迁徙,而她对非洲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反抗也是没用的。最后他是尽兴了,她却是带着一身的红疹回来的,上帝保佑她,千万,千万不要再去狗不拉屎的地方了!

“年底我们回台湾!”莫岑哲宣布道。

“你所说的回是回去玩还是……”

“定居……”

哦,她弄错了,他买泡芙不是因为埃利斯的事情而道歉,是因为这件事,夏佳仁忍住用食指去抠喉咙,把泡芙吐出来的冲动。

“没得商量?”

“没有!”

“这个学期,我考了前三名……”

“亲爱的,你已经用完愿望了。”

“是吗?我用在哪里?”夏佳仁瞠目结舌。

“第一个学期,你要我不准讲大道理;第二学期,你说不准我再带你去非洲;第三个学期,嗯,你现在正在读,等你知道考试成绩时,我们大概在台湾了。”他理性地分析。

“不能提早许愿吗?”夏佳仁真诚地望着他,希望他能改变想法。

“不能!”没有妥协的余地。

“提早一点点?”她比比手指,意图说服他,一点点真的不多。

“宝贝,我不是银行,我不提供贷款。”他幽默道。

“你可以的!”夏佳仁不服气地瞪着他。

“回去不好吗?”他问道。

“我已经习惯这里了!”她理直气壮。

“不,不,你没有习惯,你还是比较喜欢中式早餐。”莫岑哲露出两排亮白白的牙齿。

“我可以从今以后都吃西式早餐的。”她坚定自己的立场。

“那你大概会恨我一辈子!”莫岑哲低语着,“好了,我只是通知你一声,你没有投票权!”

“为什么!”她愤怒不已,“选总统都可以投票,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能民主投票?”

哦,她在美国待的这段时间,大概是政治学得最好,他摇摇头,“你真的是让我太无语了,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论如何投票,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结果。

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
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