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是了!夏佳仁噤口了,就两个人怎么投票?她真的是笨死了!不,这不是重点,“我不是要说这个!”

“嗯?”他优雅地挑挑眉。

“我不要去台湾!”

“为什么?”

“就是不想去!”她回瞪过去,大有他要是不肯,她就抗争到底的意味。

“佳仁……”

“干嘛?”

“你确定要只穿内衣和我说话吗?”他是不介意自己的眼睛有冰淇淋吃,可如果是少女的冰淇淋,他还没有这么变态。

“啊!你这个偷窥狂!”夏佳仁大骂一声,跑回了房间,站在房间里的圆形镜子前,看到她脸红得可以媲美猴子的屁股了。

她不是真的穿着内衣,而是一件背心式的上衣,下身是一条紧身的弹性短裤,他总喜欢说她的打扮是犹如穿着内衣。

好吧,是有一点点他说的那种感觉,可这里是她的家,她喜欢这样穿,难道员警还上门抓她吗?

当然不会了!

那她为什么害羞呢?她也不知道,只是,她对着镜子看一下,看着自己没有穿胸罩却仍旧挺立的胸脯,以及平坦的小腹、挺翘的臀部,她给了自己满分。

和十四岁时的赢弱模样不可同日而语,她现在是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少女,在性观念开放的纽约,她也不会动不动因为听到一些敏感的词就脸红,却因为莫岑哲一句不带任何意义的话而羞红了脸。

为什么呢?夏佳仁也百思不得其解。

两年后,台湾。

“大叔,你不能这样做,太过分了!”快要满十八岁的夏佳仁两手插腰,站在莫家书房里,愤怒地瞪视着莫岑哲。

莫岑哲恍若未闻,继续手上的动作,两眼没有离开电脑屏幕,认真地看着下属传过来的报告,今年“岚”收购了亚洲地区的古董画作,预期盈利将达到数亿以上……

一个人影钻进了他与电脑之间,他的动作一顿,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好一会,缓缓地上移,在注意到她傲人的胸脯时,他尴尬地再次疑开目光,直到眼睛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看着她的脸,“怎么了?”

“我问你,我书包里的情书呢?”

“扔了。”他淡淡地说:“那些毛头小子不适合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可不行,他家的天鹅肉可娇贵得很,不是随便让人觊觎的。

“那是我的战利品。”

“你太虚荣了。”他不重不轻地批评道。

“什么虚荣?我这个年纪要是没有男生追,会很丢脸的好不好!”夏佳仁嗤之以鼻。

莫岑哲看着她脸上一副要找他麻烦的模样,心中笑了,以前他就觉得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怎么总喜欢惹他呢?后来他才知道,这个问题少女就是喜欢看他生气的模样。

他淡定地回道:“我扔了又怎么样!”

夏佳仁一下子愣了住,这个大叔学精了,以前还会跟她闹着玩,现在都不会了,真没意思,她无趣地转身要走,却不小心被绊了一脚,身后男人坚实的手臂护住了她,没有让她跌得很难看。

她的心跳剧烈地起伏,她还以为真的会毁容,要去韩国整型了呢!她干脆坐了下来,坐在他的大腿上,好像坐在凳子上般的随意。

莫岑哲挑挑眉,没想到她这么自在,他的手绕着她的腹部,她的腰肢很细,她的态度很自然,让莫岑哲有些不自在了,一阵阵属于少女独有的芳香飘过他的鼻端,脸上隐隐有淡淡可疑的红晕。

他故意地咳嗽了一下,她不为所动,他又咳了一声,“咳!”

“咳嗽?大叔,你感冒了吗?”夏佳仁赖在他的腿上不走了。

“嗯,有点,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莫岑哲压低声音。

“厚!我又不是老人,我是年轻人欸,才不会随便就被传染的!”夏佳仁得意地说。

某个老人脸色难看地说:“你可以移动一下你的臀部吗?”

“不要!”夏佳仁就是喜欢干莫岑哲不喜欢的事情,她侧过头,两人面对面,她没有发现莫岑哲有些僵硬的脸色,娇媚地对他抛了一个媚眼,“受不了我年轻身躯的诱惑吗?”

莫岑哲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了,故意把她带回台湾,就是要把她往正常的方向引导,她倒好,没有变好,只有变差。

“是你的橄榄屁股弄疼我的双腿了。”他正经八百地说。

“胡说,明明我的臀部是可爱的水蜜桃,哪可能是橄榄!”别以为她听不出他在暗喻着她的臀部都是骨头,坐得他的双腿发疼。

“这只是你一个人这么认为,不是大家都这么认为的。”莫岑哲已经掌握了激怒她的诀窍了。

夏佳仁气得站起身,“你……”

正当莫岑哲庆幸她终于离开的时候,她下一个动作更可怕,她竟然抓起他的手往她挺翘的臀部上一按,甚至还引导着他的手重重地捏了好几下,他的手不受控制地随着她的动作揉了揉她的臀部。

他一时傻在那里,耳边听见她不服输的嗓音,“是不是很好摸?”

她……他认输!莫岑哲想收回手,她却不肯,硬要他承认他的口误,她不是橄榄臀!

“好好,不是,你不是橄榄臀!”遇上女番王,他只好俯首称臣。

夏佳仁哼了一声,满意地走出去了,在莫岑哲看不见的地方,她的脸得可疑。

在她离开后的那一段时间,莫岑哲久久不能回神,来回看了好几次那只摸了她翘臀的手掌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呢喃了一句:“还真的不是橄榄臀!”

不仅仅看起来翘,摸着还挺舒服……stop!他在想什么!莫岑哲皱着眉,想了半天也没搞清楚自己的想法。

电脑上传来最新的交易报告后,他的注意力才被转移。

嗯,这个问题还是放着好了,总有一天会想通的,又不急!

夏佳仁一离开书房,就满脸通红嘴里念念有词,“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被说中了!”

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接通,“喂?”

“如何呀?”电话那一头是一阵柔柔的女声。

“子琳……”童子琳,她出国前的同学,没想到回到台湾后,又很有缘地成了同学,不过在开心之前,她被童子琳拉着耳朵“问候”了好长一段时间,童子琳才气消。

“测试结果怎么样?”童子琳慢悠悠地问。

夏佳仁沉默没回答。

“嗯,没有声音,那就是我说对了?”

童子琳一直对于她在纽约的事情很有兴趣,夏佳仁说没有机会,童子琳逼问原因,吞吞吐吐之下,夏佳仁把没有艳遇的原因归结于莫岑哲严厉的管教。

“唉……”夏佳仁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童子琳跟她打赌,绝对不是莫岑哲管教太严厉,是她太听莫岑哲的话,为什么会这么听大叔的话呢?

“是喜欢吧?”童子琳浓浓的笑声中带着揶揄。

“唉……”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

“没事,没事,不过就是大了十岁而已。”童子琳安慰道。

“唉……”

“怎么了?”童子琳郁闷道。

“我怎么会喜欢大叔呢?”她无奈地道。

童子琳沉吟一会,“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发生,我比较想知道,你接下来怎么办?”

“别以为我听不出你想看好戏!”夏佳仁不客气地回应。

电话另一头的童子琳已经习惯这样的夏佳仁了,那年她认识小夏佳仁时,小夏佳仁是一点也不喜欢说话,甚至很孤僻,连她都不喜欢小夏佳仁,但是她成了自己的同学,早见晚见,后来相处下来,童子琳越来越喜欢夏佳仁了,她们很合得来。

只是她一直希望夏佳仁能开朗一些,希望却不断地落空,直到夏佳仁离开,又回来了,她们再一次重逢,她才发现夏佳仁变了,变得开朗,敢说敢做,不再像以前一样畏畏缩缩。

她想,大概跟夏佳仁口中的大叔有关吧。

“人家才没有看好戏,人家是关心你!”童子琳,吐吐舌头,否定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夏佳仁乖乖地被引诱出自己的心声,她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大叔,大叔就应该是大叔呀,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自己而已呀!

可不知何时,逗弄大叔、欺负大叔,她感觉很开心,偶尔大叔去国外,她会很无聊,会大电话揶揄他。

什么时候大叔变得这么重要了?

刚刚故意测试大叔时,自己的心跳得极快,她要不是按住胸口,只怕心都要飞出去了。

“你坐在他腿上的时候,他有什么反应?”童子琳八卦道。

“没什么反应。”夏佳仁回忆道。

“哦,那他大概对你没有意思吧!”童子琳分析着。

夏佳仁嘟着嘴,对于她的猜测很是不满,“你又知道了?”

“唉呦,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要是你投怀送抱他都没有反应,他要嘛就是性无能,要嘛就是不喜欢你哦!”童子琳直接道。

“我不知道!”好乱!夏佳仁搔搔头发,回道自己的房间,趴躺在床上。

“嗯,那你直接去问好了!”童子琳洒脱地说。

“不要,他说不定以为我是神经病!”

“那你就不要喜欢他好了,换个人喜欢。”

“那我该去喜欢谁?”

“呃……你看看周围追求者有没有喜欢的呀?”

“嗯,那试试看吧!”

莫岑哲觉得很奇怪,在他完成了一半的陶土制品时,夏佳仁不在家,他记得前一段时间,她得知他在做陶土工艺时非常的兴奋,非缠着他教导她做陶土。

他不肯,她就天天蹲在他身边看他做陶土,可这几天怎么都没有看见她呢?

莫岑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下楼,楼下一片漆黑,他打开灯,又走到冰箱前面看着便利贴,这是他们的默契,如果来不及通知对方,就留一张便利贴在冰箱上。

他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冰箱表面,神情怪异地打开冰箱,拿了一个苹果,缓慢地咬了几口,今天是星期六,难道她跟朋友出去玩,看电影了?

算了,小孩子自有他们的玩法,莫岑哲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刚放下的心又吊起来了。

是了,莫家有门禁,必须要十点回家,门禁对他也有一样的效果,这几年他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也没有感情上的发展,所以他没有晚归的纪录,同样的,夏佳仁也是。

只是他不知道身边没了夏佳仁这只小麻雀,生活会这么无聊!

三两下就啃完了苹果,将苹果扔进垃圾桶后,他走到门口,还未打开门时,他听见了门口刺耳的机车声,以及小麻雀开心的笑声。

莫岑哲打开门一看,小麻雀正倚在机车旁,跟一个长得挺帅的男生聊着天,两人你浓我浓的,好不浪漫!他不做声地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年轻男女的恋恋不舍。

“夏佳仁,我们下次再出来玩哦。”男生羞涩地说。”

“好。”玩是玩得开心,不过夏佳仁总觉得有些怪异,但她还是强颜欢笑地应允了。

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五章
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