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跟男生告别后,夏佳仁一转过身就看见大叔倚在门边,他站在阴影里,夏佳仁看不见他的神情,她一步一步地走近,笑着说:“大叔,我回来了……”

“出去玩了?”他云淡风轻地问。

“嗯。”

“好玩吗?”

“还可以。”夏佳仁看了一眼手机,现在已经十点二十了。

“早点睡吧。”莫岑哲背着光进了门。

“大叔……”夏佳仁心里突然一阵的不舒服,麻木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种像是要被丢弃的感觉油然而生,她迅速地跑进去,一路狂奔,声音沙哑道:“大叔,别走!”

莫岑哲停了下来,“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夏佳仁不懂他的漠然,以往他都不允许她跟男生走得太近的,“大叔,那个男生是我的同班同学。”

“嗯。”他低低地应了一声。

“我们只是吃了一顿饭、看了一场电影。”她老实地交代行程。

“嗯。”仍是不变的单音节。

“然后我就回来了。”她没有很贪玩。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睡觉吧。”

“大叔,你不骂我?”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下个月就满十八岁,是一个大人了,已经知道什么是你想要的了。”莫岑哲的声音比往常低了好多。

“所以我可以跟男生一起出去玩了?”

“可以,不过要注意安全。”

“所以我可以交男朋友了?”

“可以,不过不可以有婚前性行为。”

“所以你不管我了?”她控制不住地提高嗓音。

“不会,你有事情,我一定会在。”他语气很淡却带着肯定。

一片沉默,夏佳仁大动作地摇摇头,“我跟那个男生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是吗?”他没有任何情感地反问,声音平静得如死水一般。

“对!”她深怕他不相信地用力地点头。

“好吧,你自己有分寸就好了。”莫岑哲始终背对着她。

“大叔……”她轻颤着嗓音,“你是不是要离开了?”她就要满十八岁了,而他照顾了她这么多年,他是不是想功成身退了?

整个房子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夏佳仁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抓住他的手,“大叔,不要走,我……”

他反应极快地甩开她的手,嗓音有着压抑,“该睡觉了。”

夏佳仁静静地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两眼不由得冒出了泪。

“晚安。”他丢下这一句话,没有犹豫地上楼,走进自己的房间,轻轻地关上门。

楼梯口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过了好久她才缓慢地移动着僵硬的身子,往房间走去。

大叔,这个学期的愿望可以提前兑现吗?

大叔,可以不要离开吗?

大叔,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

他走了,在夏佳仁累极地半靠在他房间的门边,守着他的门口睡着时,他带着极少的行囊,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连三楼的陶土作品都没有带走,那些被他视为宝贝的作品也没有带走,何况是她这个专门给他惹祸的坏女生呢!

又一次地被丢弃了,夏佳仁发呆地看着空空的房间,触摸着那没有暖意的床很久很久,直到床染上了她的体温后,他离开了,什么都没有带,带着证件,逃离似地离开那个地方,连最后一眼也没有看那个与他一起生活了两年的房子。

他走了,她也走了,只剩房子孤寂地伫立在阳光下……

三年后,一名气质优雅的男人缓慢地出现在机场大门口,他缓缓地行走着,不疾不徐,外面有一辆加长型的豪华轿车正等候着他,他上了车。

轿车往市中心行驶时,中途经过一家百货公司,男人的眼睛瞬间被外面的海报吸引住,“停下来!”

“是。”老板的指示太过唐突,司机仍是训练有素,稳妥地停好车。

大大的海报上是一名俏丽的女人,她的眼睛是一双罕有的绿眸,头发剪得和男生一样短,却不突兀,俏丽的五官不会令人误会她是一名男生,她的五官没有多余的颜色,肤色接近天然。

她,是她……

莫岑哲闭了闭眼睛,试图将海报上的女人与印象中的少女连接起来,可不管他重复多少次这个动作,她都不再是以前的她……短发的她流露出叛逆、不屑,以及愤世嫉俗!他的喉间好似含着苦涩的黑咖啡,又苦又涩,实在难以咽下。

他清清喉咙,报了一个地址,司机将他载到了那幢房子前。

“不用等我了,你回去吧。”原本要下榻的酒店,他不打算去了。

“是。”

莫岑哲静立在房子前,看着小院子一片杂乱,杂草丛生,犹记得当年的这里绿叶盎然,花香万里,临风莞尔的美好场景。

不过三年,物是人非。

他以为她还会住在这里,整整三年对她漠不关心,以为她没有了他,会活得更快乐,像飞出小树林的小鸟。

这种一片乱七八糟,与周围干净的房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门上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角落有着蜘蛛网。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插进锁孔,门一打开,房内一股恶心的味道即刻传了出来,恐怕能将早上吃的食物都催吐出来了。

他屏着气息。走进屋子里,看见厨房里的垃圾原封不动,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垃圾。莫岑哲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狠狠地瞪着那个垃圾桶,好似里头随时会爬出几万只的蟑螂,他甚至可以想像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也许有几只肥大老鼠。

他无法再进去,还是决定退一步,僵直着身子往后走,一走出门,他夸张地深呼吸着,让鲜美的空气充斥着肺部。

事情似乎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样,他以为他不在的时候,夏佳仁会更开心,他特意留了这么大的房子给她,可她人呢?

“咦,是莫先生?”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老爷爷对着他打招呼。

“王爷爷……”这位老爷爷是左边数过来的第二户人家。

“好久不见了,你们去哪里了,移民了吗?”

对于他的话,莫岑哲深感疑惑,“这几年我住在国外。”

“是吗?小姑娘还跟你一起住?”对于那个活泼的少女,王爷爷印象深刻。

“不,我……”他也不清楚,莫岑哲转过头看着眼前的旧房子,他不知情,他以为她会一直住在这里的,就算他不在,她也会需要一个住的地方,可她没有住在这里,以这个房子目前的状态,是不可能会有人愿意住下来的……

“王爷爷,你有看见佳仁吗?”他抱着希望问可能知道的人。

可王爷爷怎会记得呢,“不知道呀,我也很久没见过她了。”

“是吗?”莫岑哲勉强地笑着。

“哦,对了,似乎是你早上离开后,她中午就跟着离开了。”王爷爷回忆着,他还记得莫岑哲当天走得匆忙,他对着他打招呼,都不被理会自己呢!

莫岑哲心头一惊,“我一走,她也走了?”

“是呀,唉呦,我说你,上次走的时候也不跟我们这些邻居打个招呼……”王爷爷半是埋怨道:“好办一个欢送会呀!”

王爷爷说什么,莫岑哲都没有听进去,他只听到他走了,她也走了,所以,在她十八岁生日前的一个月,她……是一个人独自生活的?

“王爷爷,佳仁都没有再回来吗?”莫岑哲激动地问。

说得正起劲的王爷爷被打断了,他无辜地摇摇头,“没有呀。”

莫岑哲迅速地丢下王爷爷,又重新跑进那个他不想再进去的房子,他打开门,快速地跑到二楼,一把打开她居住的卧室。

他打开她的衣柜,看着他买给她的衣服全数都在,那时她刚来纽约,他一直不懂她为什么总是穿得这么单薄,后来看了她的行李,他才知道她之前的生活是多么的艰辛,行李里根本没有像样的冬衣,怪不得她总是冷得脸部发青,怪不得她需要钱。

所以他总是在特定季节里帮她买衣服,可是她走了,连这些衣服也没有带走……傻愣半刻,他又拉开抽屉,他知道她的身份证、护照之前都放在抽屉里。

但是现在不在了,除了他给她的提款卡。

他抓起卡,提款卡差点因为他的力大而弯曲,他没想过这三年默默地汇钱给她的行为成了笑话,他连打电话询问银行的欲 望也没有了,她不是忘记带走这张卡,而是不想带。

那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活的?

他想到那个海报上的她,即使和三年前的模样有所不同,可他是不会认错的,是她没错,她竟然把好不容易留长的及腰长发给剪掉了,剪的还是那种和男生一样的短头发,已经是近乎光头,要不是上面有一些些的黑色阴影的话。

他咬紧牙,不断地磨着,该死的夏佳仁,她怎么可以……让他对她这么放不下心!

她不知道,他心里住着可怕的恶魔,他竟然会对一个小他十岁,一起生活了三、四年的小女生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他被吓到了!当他看见她跟那个男生卿卿我我的时候,他有想一拳打断男生鼻梁的冲动。他吓得只想逃离她的身边,而她却不知道,还以为那种她很需要他的眼神请求他留下。

他不能!他做不到!

三年来音讯全无,虽然他不知道她怎样了,但是他做不到对她完全放心。

三年后回来,他却发现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料的完全不同,他忘记了一件事情,夏佳仁最不会照人家的意思做了,而他该是最清楚的人,却又忘记了。

他把提款卡放在口袋里,缓缓地离开了这幢房子,他会找到夏佳仁,因为这个狼心狗肺的坏女生,让他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对,对,就是这样……很好,pose很棒……好!”某一知名摄影棚里,一名专业的模特儿正敬业地摆着姿势。

身上一件纯手工的镂空蕾丝,完美无瑕地贴合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礼服的衣襟口做了一个水晶的假领,中间有一个硬币般的圆洞,微露出女人丰满的胸部,礼服到女人的脚踝处又分开,鱼尾状的摆尾衬得她婀娜多姿。

“好,收工!”

夏佳仁呼了一口气,一旁的小助理赶紧把外套给她披上,即使室内开着暖气,可这件礼服里没有穿任何衣服,她只贴了胸贴和穿了丁字裤,还是会觉得冷。

“佳仁,等一下我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小助理一边帮夏佳仁整理东西,一边说着。

夏佳仁坐在化妆间里,动作迅速地卸妆,一张清纯亮丽的小脸立即呈现出来,“好的。”她冷淡有礼地说。

小助理等在一边,等着夏佳仁准备好,本来小助理也不用这么守着的,可有太多意图不良的人在守株待兔,所以小助理只好乖乖地守护着这颗摇钱树。

卸完妆,夏佳仁快速地换了一套衣服,“我好了,走吧。”

她们才刚一出门,摄影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小夏,我们要去唱歌,你也来吧!”

“不用了,谢谢。”夏佳仁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一旁的小助理感觉到了摄影师的不悦,忙打断说,“不好意思哦,我们小夏身体不舒服。”

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
第六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